林晓光:美朝、俄朝两次峰会之后的朝鲜:内政、外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4 次 更新时间:2019-07-10 17:38:07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美朝关系   俄朝关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2019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接连与美、俄、中三大国领导人举行会谈,更实现了美朝跨越三八线的握手与会谈。与此同时,朝鲜举行了党和国家的“两会”,重新确立了新的领导机制,整顿对美外交团队,多次进行军事演练和发射导弹,并要求美方鹰派蓬佩奥、博尔顿退出美朝对话,要求美方年内落实新加坡峰会的承诺,否则将在美国的大选之年发射导弹……这一切都说明,进入2019年的朝鲜半岛问题将一如既往地成为国际热点之一,到底会如何发展变化。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一、内政:权力结构的重组与巩固

  

   1、强化与固化:集权体制再出发

  

   据朝中社2019年4月13日消息,朝鲜于4月10日召开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七届四中全会,4月11日在万寿台议事堂召开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对劳动党及国家领导层进行改组。朝鲜劳动党委员长、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出席会议。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兼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党中央副委员长朴奉珠,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会委员、内阁总理金才龙等新一届国家领导干部入坐主席台。会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再次被推举为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并发表历史性施政演说;会议选举崔龙海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朴凤柱为副委员长;选举金才龙、李万建、李洙墉、金英哲、太宗秀、李勇浩、金秀吉、努光铁、郑京择、崔富一、崔善姬为委员。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也毫无意外地当选国务委员。

  

   金正恩在会议上发表了朝鲜29年来的首次施政演说《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共和国政府的对内对外政策》,明确提出为实现全社会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化的斗争任务、在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现阶段斗争中朝鲜政府面临的中心任务和实现途径,分析和评价了当前形势,指明了朝鲜党和政府要坚持的对外政策立场。金正恩在演说中提到:“与美国之间的对峙不得不带有长期性,同时,敌对势力的制裁也将持续不断……就用实力对我们无可奈何的敌对势力来说,制裁不过是黔驴之计而已。但是,制裁本身就是忍无可忍的挑衅,我们对此绝不能容忍或坐视不管,必须迎头痛击,加以粉碎。”金正恩提及不久前举行的美朝首脑河内峰会说,朝鲜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中表明了愿意履行朝美联合声明必需的阶段和途径,但美国只抱着根本无望实现的打算参加了会谈。换句话说,没做好要和朝鲜坐下来解决问题的准备,也没有明确的方向和方法。“美方没有做好与我方协商解决问题的准备,也没有拿出明明白白的意向或方法。如果美国继续打那种算盘,那么即使重开会谈一百次一千次,也绝不能说动我们,将一无所获。”

  

   金正恩表示,河内峰会的结果让他质疑去年采取的与国际打交道和与美国谈判的战略,“今年2月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使我们产生强烈的疑问,我们果断做出战略决断和重大决策迈出的步伐到底是否正确?同时使我们有所警觉,美国是否真正具有改善朝美关系的意图?”金正恩补充道:与美国谈判破裂已使得紧张关系重燃的风险升高,如果美方抱持正确的态度,他有兴趣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度进行会谈。“直到今年年底,我们会耐心地等着美国拿出勇气来。说实在的,像上一次那样的好机会,很难有第二次。”金正恩表示,最近美国强烈暗示再次考虑进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谈、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但依然回避建立新型朝美关系的根本途径——取消敌对政策问题,反而错以为极限施压能使朝鲜屈服。朝鲜当然重视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问题,但对只想单方面强加自己要求的美国式对话方式,朝鲜既不接受,也不感兴趣。金正恩强调,朝鲜并不稀罕也不愿意进行像河内峰会那样的首脑会谈,“如果美国以正确的态度,找到朝鲜可以认同的方法后要举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谈,我们也愿意再尝试一次。”[1]金正恩表态愿意等到“今年年底”,既回应了美方关于第三次特金会的宣传,又把球踢给了美方,让美国决定要否为第三次特金会而展现更多弹性。韩国庆南大学远东问题研究所的KimDong-yup表示,金正恩的言论表明他不会永远坚持与美国谈判,“这可能表明朝鲜正在启动与其他国家外交关系多样化的计划。”[2]

  

   人们注意到,在朝鲜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的相关新闻画面中,金正恩独自一人坐在大会主席台上,居高临下俯视台下众人。显然,这一坐席布局凸显了金正恩至高无上的政治地位,也向全世界传递出一个十分明确直白的信息:朝鲜的权力格局不存在所谓“集体领导”,而是金正恩一人大权在握、乾纲独断,没有其他任何政治人物可以与之比肩而立。在以前播出的最高人民会议的画面中,金正恩是和其他领导人坐在一起,但如今金正恩地位高居他人之上,说明其权力基础已经十分稳固,且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金日成到金正日,再到今天的金正恩,朝鲜的最高权力已经世袭传承三代,朝鲜权力集中于金正恩一人的体制和结构已经进一步稳固,所谓“金家王朝”再次被金正恩通过至高无上的权力作出了完美演绎。这当然是朝鲜现有政治现实所决定的,国家权力完全集中于最高领导人一人之手,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将取决于他个人的政治智慧、谈判技巧、管理能力和道德感。

  

   2、问责和清洗: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

  

   美朝河内峰会在2月底以失败而告终后,按照惯例,负责美朝外交的朝鲜官员中一定会有人承担责任,这是外界的一致看法。但直到4月后,这个一致看法才刚刚被证实。来自消息人士的话称,在美朝峰会前负责美朝事务沟通的朝鲜对美特别代表金赫哲已被免职。这是首个被确认因为特-金会失败而遭到处分的朝鲜官员。金赫哲原担任国务委员,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直接管辖的重要组织成员。他与朝鲜对美外交重要负责人金英哲一起,在2019年1月访美,2月在平壤以及越南河内,与美国官员有密切接触。特-金会后,他兼任的外交部官职被撤消。据悉参与美朝峰会事前磋商的朝鲜统一战线部策略室长金圣惠也被问责,但尚不知道具体处理情况。由于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谈判之际,当金正恩提出“还有一事要谈”,负责特-金会现场翻译的朝方女翻译尚未及时翻译出来,特朗普就已经离席而去,朝方女翻译因此被指责未尽到工作职责,因说话慢而被处分。

  

   韩国媒体4月6日报道,据数位熟悉美朝谈判事务的外交人士透露,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之后,朝鲜当局对河内会谈进行了检讨,对负责美朝谈判的朝方官员——负责特金会事前磋商事宜的朝鲜国务委员会对美问题特别代表金赫哲、朝鲜统一战线部统一策略室长金圣惠以及在特金会期间担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翻译的翻译官等人——启动了问责。金赫哲和金圣惠被问责主要是因为在未准确把握美国方面意图的情况下,直接对外公布了谈判进展。被称为“1号翻译”的朝方翻译官被问责是因为在对金正恩和特朗普(DonaldTrump)的会谈进行翻译时出现翻译错误。金赫哲和金圣惠两人被问责在意料之中,“1号翻译”被问责却是意料之外,因为这名翻译是金正恩一手提拔起来的官员。这名翻译官在当地时间2月28日的河内美朝首脑会谈期间出现了翻译错误。特朗普在会谈中宣布美朝未达成协议,金正恩当时表示“还有一事要说”,而朝方翻译官还没来得及将金正恩的话翻译出来,特朗普就已离席而去。对金正恩而言,这是有损脸面的重大错误。”[3]随着河内特金会的朝方官员接连被问责,美韩外交人士普遍认为,今后朝鲜当局对美谈判团队可能出现人员更换。美韩外交人士普遍认为,今后的朝鲜对美谈判主力,将从以金英哲和金圣惠为核心的“统一战线部阵营”转移至以朝鲜外相李勇浩和副外相崔善姬为核心的“外务省阵营”。华盛顿的某消息人士称:“美国方面自2018年起就希望美朝谈判由李勇浩主导,而非‘对美强硬派’的金英哲。对美谈判的人员替换会影响金正恩的决策。”

  

   特别是一直肩负与美国高层进行沟通,协调美朝峰会安排、负责美朝峰会准备工作的最高负责人,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自美朝越南峰会失败以来一直没有露面,一度没有确切消息,最初也没有出现在最高人民会议的当选代表名单中,因此引起了各种各样的猜测。金英哲出生于1946年,是朝鲜立国后的第一批出生者。2000年,曾担任金正恩的军事理论教官,从此得到金正恩的信任。2009年1月,金正恩被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指定为接班人后,金英哲出任为保卫金正恩而设立的侦察总局局长,在金正恩成为朝鲜领导人后,他不断得到提拔,最终达到了副委员长、即朝鲜政府第2号人物的高位。这名对内强硬,曾被美国政府抵制的金正恩的副手,自2018年朝鲜改变对外敌对政策以来,成为沟通美朝政府高层的第一负责人。自河内峰会彻底失败以来,有关金英哲的消息就再也没有出现,甚至朝鲜突然在河内召开记者会时,金英哲也没有露面。这就不免引起了各种风言风语,有人认为,金英哲一度被排斥,与他在河内峰会举办前乐观估计美国政府会同意朝方要求的研判有关。正是听信了他的乐观预判,金正恩才不惜花费数日乘火车前往距离朝鲜遥远的越南,与特朗普举行第二次会谈。但美朝越南峰会的失败,让金正恩感受到很大挫折、在国际上大丢脸面,所以必须找出造成这一恶果的替罪羊,作为沟通美朝外交的首要负责人,金英哲被认为恐怕难以幸免。不过,直到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结束,金英哲的名字出现在当选国务委员会委员的名单中,并在最近一次金正恩的视察中陪同,各种猜测方烟消云散。

  

   3、原因与背景:高层为何大换血?

  

   距朝美河内峰会破局不足两月之际,朝鲜中央两大权力机构——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和最高人民会议相继召开会议,对中央权力结构进行了人事调整,实现了领导中枢与决策核心的新老交替,在法定程序上完成了对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完全充分地“法律赋权”——全体朝鲜人民的最高代表国务委员长,从而标志着该国最高权力在思想上、组织上、政治上和法律上全面完成了代际传承,金正日时代至此正式谢幕,金正恩时代全面开启。“两会”后的朝鲜最高领导层及其政策发生了重要变化:

  

   一是国防委员会的领导中枢职能逐渐淡化后,在金正恩唯一领导下的劳动党中央+国务委员会的两元制权力机制和组织架构正式形成,进入稳健运行阶段,为确立金正恩的最高领导地位奠定了法律权威、组织结构、运行机制、决策程序的基础。

  

   二是金正恩自2011年12月开始执掌最高权力以来,进行了多次内部权力重组和人员清洗,金正日的执政班底已基本上被全面清除,在中央领导中枢和决策高层完成了新老交替,由金正恩亲自擢升的亲信全部任职中央领导核心,其中最突出的是崔龙海、李万建和金才龙三人权力地位的提升,金正恩时代的执政班底已经形成。

  

三是从权力机构改组到最高领导人职位设置,体现了金正恩希望走向前台发挥全方位的最高领导作用,逐步积累政绩、塑造威望,进而达到长期执政的目标。朝鲜最高领导人从前两代的“神化”倾向,转而更注重实际权力的掌控。金正恩的头衔除劳动党中央委员长、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以外,在此次会议上被推举为“全体朝鲜人民的最高代表和国务委员会委员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美朝关系   俄朝关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1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