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令和元年的日本政局:从参院选举到安倍新内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2 次 更新时间:2019-12-28 17:44:24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令和元年的日本政局:从参院选举到安倍新内阁

   2019年的日本,除了启用新年号、天皇即位大典的热闹和吸睛,政局的变动也一如既往地引人关注。从第25届参议院选举到安倍组成新一届内阁,日本政局有哪些变与不变、未来一个时期的走向如何?本文拟作一些简单的分析研判。

  

一、参院选尘埃落定 安倍丸欲将何往?

  

   日本国会参议院的半数成员每三年选举一次。今年改选124个席位:在单一和多议席选区产生74个议席,另外50个议席由全国比例代表投票选出。执政联盟在2017年众院选举赢得三分之二多数席位。

   7月22日,日本第25届参议院选举结果出炉,最终数据:自民党57、公明党14、立宪民主党17、日本维新会10、共产党7、国民民主党6、令和新选组2、社会民主党1、其他10。安倍首相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执政联盟获得71个改选议席,加上对修改宪法态度积极的“修宪势力”一共为81个议席,与79个非改选议席合计为160席,未能达到足以在参议院发起修宪动议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席。这意味着,自民党、公明党执政联盟丢掉了改选前控制三分之二参院席位的优势地位,但仍稳控半数以上席位,在除修宪以外的其他法案讨的立法程序中仍掌握政局运营的主动权。投票结果巩固了安倍的执政地位,尽管日本与韩国关系恶化、将与美国进行艰苦贸易谈判,但反对党的挑战很难撼动自民党和安倍政权。执政联盟采取何种措施健全国家财政,稳定养老、医保、老年照护等社保体制,如何处理对美贸易协定谈判和对韩贸易摩擦将成为今后在经济领域的重点课题。

   为助力参院选举,安倍政府在选前提出了给贫困家庭发放生活补助、对低收入家庭的高校生减免学费等惠民措施。安倍在竞选中反复强调执政以来企业收入、就业人口和农产品出口的增加,幼教和老年照护人员工资提高等业绩,但在野党和媒体批评他“过分夸大成绩”,对修宪的重视远高于经济发展,没有拿出解决经济结构深层次问题的方案。据参院选举期间的舆论调查显示,日本民众最关心的课题第一是如何维护社会保障体制,第二是如何促进经济发展和增加就业。日本政府和执政党必须采取措施回应国民关切。

   目前制约日本社会发展的难题有:少子化、老龄化,社会保障、增税等。

   1.日本已连续4年出生人口低于100万人,2018年人口净减少45万人(连续14年减少)。由于人均寿命延长,65岁和7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人口比率分别达到28.1%、20.7%,因此带来养老金、医保等社会负担的日益加重。社保支出已占日本年度财政支出预算的30%,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将持续增加。如何在社保不断增加的同时促进经济发展成为迫在眉睫的课题,政府将依据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推进会议每5年出台的报告调整具体政策。该报告近几年的基调都是减轻财政负担,降低社保支出。2004年多个政党提出逐步将养老金标准从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60%下调至50%的方案,引起民众反感。本应在6月份发布的本年度社保制度改革报告,因此被政府推迟到参议院选举之后。围绕社保制度改革,朝野各界将会激烈争论。

   2.安倍政府自今年10月1日起把消费税从8%提高至10%,作为教育无偿化的经费来源。虽然出台了向低收入家庭发放补贴、食品减税等多种措施,以弥补增税对民众生活的冲击,但增税对经济、民生构成的负面冲击无可回避。2014年消费税从5%增至8%导致日本经济停滞3年。随着贸易保护主义对日本出口的影响开始显现,日本政府谋求最大限度地抑制增税对经济景气的影响,为防止经济下滑采取了增收2万亿日元的对策。

   3.如何应对日美经贸谈判和日韩贸易摩擦,也是日本政府的重要课题。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份访日期间,同意在日本参议院选举后再进入日美实质性经贸谈判,以支持自民党的选情。但这个支持并非没有代价,美国要求增加对日农产品出口,无疑将打击日本的农牧业生产,影响农牧民对自民党的支持;日本要求美降低对汽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标准对美开放,显然也不符合美国的要求;日美贸易谈判取得成果应无疑问,问题在于各方的利弊得失。

   4.日本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对韩出口半导体材料,将韩国移出贸易白名单,是对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企赔偿二战中韩国劳工一案的反制措施,韩国指责日本用贸易手段解决外交纠纷,并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决。反过来,韩国半导体生产下降又影响日本电子成品生产。日本政府7月开始对韩国实行限制出口措施,8月初以安全保障为由把韩国从“白名单”国家中剔除,8月28日零时正式生效。作为回应,韩国8月12日决定把日方排除出韩方贸易“白色清单”,8月22日宣布不再与日方续签《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主张维护自由贸易制度的日本对邻国发起贸易制裁,会不会给国际社会留下了出尔反尔、言行不一的负面印象?


二、安倍修宪之心不死 何来“梦碎”?

  

   虽然国内主流媒体和学者自嗨于“安倍修宪梦碎”的乐观论断,但只是一厢情愿、盲目乐观,日本的情况并非如此。尽管持积极态度的“修宪势力”在参院选举后失去发起修宪动议所需的2/3以上议席,但安倍首相仍坚持要在任内实现修宪的夙愿,试图拉拢在野党中的修宪力量,重建2/3以上的“修宪势力”。对于安倍政府的修宪冲动,执政伙伴公明党态度谨慎,在野党保持警惕,民众和社会舆论两极分化,前景依然不明朗。

   1.执着“修宪梦”

   安倍继承了外祖父岸信介的“政治DNA”,修宪是其毕生追求的终极政治目标。尤其是这次参院选举中,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首次态度鲜明地高举“修宪”大旗正面投入选战。无论是竞选过程中,还是选举结果出炉后,安倍一直以修宪为旗号,反复向民众喊话,“是选择就宪法进行讨论的党,还是选择不讨论的党”,明确表示“无论如何都希望在任期内实现修宪”,表明2021年9月总裁任期届满前实现修宪的强烈意愿。选举尚未结束的21日晚,安倍即于富士电视台节目呼吁讨论修宪问题称“我想让各位国民好好讨论(修宪问题)”,“作为我个人的使命来说,自然希望在剩余任期中发起修宪问题”。安倍的自民党总裁任期到2021年9月结束还剩两年多。“任期内修宪”的提法比他先前提出“2020年施行新宪法”的最初计划有所推迟。次日,安倍在自民党总部举行的记者会强调,“为制订宪法修正案,在参众两院均为第一大党的自民党决心发挥强有力的主导作用”,“至少应该讨论修宪是国民作出的判断,希望在野党正视这一民意”。敦促在野党加入修宪讨论。显然,参院选举结束后安倍不仅没有“修宪梦碎”,反而大造舆论、加速推进修宪。只能说明:参院选举后执政党在国会两院依然占据过半数议席,安倍政权稳定,修宪信心增强;安倍对修宪陷入停滞颇感焦急,希望任期内取得突破。但日本各在野党均反对安倍的修宪主张。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说,“把这样的选举结果认为是‘应讨论修宪’有些牵强”,“到底有没有修宪的必要性现在还不明确”。参议院选举获胜的第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代表枝野幸男表示,“现在没有推进修宪讨论的必要”。

   2.重建“修宪势力”

   参院选举后,对安倍推动修宪持积极态度的“修宪势力”在国会参议院失去发起修宪动议所必须的2/3以上议席,对安倍的“修宪梦”确实构成冲击。但长袖善舞的安倍转而取灵活姿态,呼吁各在野党:“跨越朝野政党之分,反复推敲能够获得2/3以上议员赞同的修正案。不拘泥于自民党草案,展开灵活讨论”。针对“修宪势力”参院议席跌破“2/3”底线的现状,安倍放软身段、竭力拉拢,声称“国民民主党内部仍有许多人认为应该进行修宪讨论”,意在发动包括部分在野党议员的修宪讨论。安倍握有解散牌之专权却没有选择解散众议院、实现众参两院同时选举,也不无动摇分裂在野党、重建“修宪势力”的意图。尽管安倍不断向在野党伸出橄榄枝,但由于各党处境不同、修宪主张各异,安倍能否如愿凑成“修宪势力”在参议院发起修宪动议所必须的2/3以上议席,仍在未定之天。

   首先,国民民主党尽管主张推动修宪,但认为在未明确自卫权范畴的情况下,尚不具备修改宪法第九条的时机。该党此次参议院选举失利,为着眼于下次众议院选举时保持与“反修宪力量”—立宪民主党、社民党和共产党的选举共斗与国会合作,也很难在修宪问题上向安倍递交“投名状”。

   其次,自-公执政联盟成员的公明党虽然支持推动修宪讨论,但主张“加宪”,即在坚持现行宪法和平主义原则的基础上加入新理念,反对自民党修改宪法第九条的主张,对于安倍提倡的修正第九条态度消极慎重。党首山口那津男称,“有必要对特意把自卫队写入宪法进行认真讨论”。干事长齐藤铁夫也对媒体称,“这反映了民意希望的不是凭借数量优势强行推进,而是细致地加以推进”。由于自民党在参议院已丧失单独过半数席位,执政伙伴公明党的重要性提升和话语权加重,对安倍的修宪活动构成了强有力的牵制。执政联盟内部调整将成为未来政坛运行的一大焦点。

   第三,民意反对修宪。日本共同社于参院选举结果揭晓后的7月22、23日实施电话舆论调查显示,被选为优先课题的“养老金、医疗、护理”以48.5%居首,“景气和就业等经济政策”以38.5%紧随其后,“修宪”以6.9%排在末位。自民党和安倍内阁的支持者中,也只有8.4%选择修宪为优先课题。认为“修宪势力”跌破2/3议席的结果“很好”的比例大幅超出认为“不好”的比例。日本民众普遍希望安倍政府把执政重心放在民生方面,而不是“不务正业”“揠苗助长”地推动修宪。但安倍认为执政联盟在参院选举获得改选议席过半数,表示:“得到了在稳定的政治基础之上要推进新令和时代国家建设这一强有力的信任”。说明他对参院选举结果和舆论民意诉求的解读与认知出现了偏差。

   媒体普遍认为,大部分选民投票给自民党既不是积极评价安倍的政策或业绩,也不是赞同其修宪主张,最大的动因是没有其他合适选项。日本各主要媒体的历次民调,以及此次参议院选举48.8%的战后第二低的投票率都支持上述分析,也再次证明了民众对政治的失望,但安倍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共同社举行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反对安倍政府修宪,大幅超过32.2%的赞成者;对于“修宪势力”在参议院丧失2/3席位,29.8%的受访者认为“很好”,12.2%认为“不好”,56.2%认为“无所谓”。认为安倍政府应优先应对的9个课题选项中,“医疗、退休金、看护”与“景气和就业等经济政策”最受关注,分别获得48.5%和38.5%的支持,“修改宪法”仅获得6.9%支持,在所有选项中排名最末。

   安倍以“国民已作出‘审判’”为由,为推进修宪讨论摇旗呐喊,明显背离重视养老金和经济政策的社会民众舆论。在野党猛批安倍的发言是“妄想”,执政党内也不断传出要求安倍自重的呼声。不同于安倍对参院选举结果的“解释”,自民党资深议员也语气冷淡地说:“首相有些勉强,可能是自己在演说中呼吁修宪,但全国的候选人却无人主打修宪。”安倍一厢情愿地主张“至少(修宪)讨论是应该进行的这一国民审判已经作出”。而舆论调查却显示,“反对”安倍政府执政期间修宪的不仅是在野党的支持者,在联合执政的公明党支持者中也达到63.6%。

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在选举战中持批判安倍的立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6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