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平:功能主义与物理主义的趋同与分异

——评当代心灵哲学的走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2 次 更新时间:2017-07-06 09:05:53

进入专题: 功能主义   物理主义  

陈晓平(华南师大) (进入专栏)  

  

   摘要:功能主义在当代心灵哲学中占据主导地位,并与物理主义似乎有着不解之缘,被分为非还原的物理主义和还原的物理主义。一方面,非还原的物理主义在理论上面临两难困境,使之在物理主义和非还原论之间不可得兼;另一方面,还原的物理主义在“中文屋”论证和“感受性问题”面前遭受挫败,同样面临严重的困境。看来,作为物理主义的功能主义已经面临绝境,摆脱物理主义窠臼的出路只能是向二元论的某种回归。

  

   关键词:功能主义 物理主义 二元论 “中文屋”论证 图林机

  

   当前心灵哲学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功能主义,确切地说,是作为物理主义的功能主义(functionalism as physicalism),其主要代表人物包括普特南(H. Putnam)、福多(J. A. Fodor)和布洛克(Ned Block)等人。他们又以“非还原的物理主义”(nonreductive physicalism)自许,这样便与戴维森(Donald Davidson)的非则一元论(anomalous monism)合流,形成物理主义的二元论,即基于个体一元论的性质二元论或类型二元论。与之不同,金在权(Jaegwon Kim)则把功能主义归入还原的物理主义,亦即类型一元论,属于功能主义中的非主流派。功能主义与物理主义似乎有着某种不解之缘,其“缘分”就在于功能的“物理实现原则”。

  

   一、功能的“物理实现原则”及其表述

  

   可以说,一切功能主义者都接受一个基本原则即“功能的物理实现原则”(the physical realization principle of function),各派的区别仅仅在于对此原则做出不同的解释。简单地说,此原则声称一切功能都是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得以实现的,或者说,不具备物质基础的功能是不存在的。现以金在权对该原则用于心理功能的表述为例给以进一步的分析,其表述是:

  

   如果某事物x在时间t具有某种心理性质M(或在某种心理状态M之中),那么x是一个物质事物(material thing),并且之所以x在t具有M是基于这一事实:x在t具有某种物理性质P,并且在x中P实现M。[1]

  

   这个原则也可表达为:心灵(如果存在的话)必须被物理地具体化(to be embodied)。金在权称之为物理主义的基本特征,也是物理主义的“形而上学命题”(metaphysical thesis),并进一步解释道:“它说的是,任何展现出心理性(mentality)的事物必须是一个物理系统,如一个生物有机体。尽管心理性观念允许非物理实体具有心理性,但是根据这一原则,世界就是如此构造的,即只有物理系统能够实现心理性质——也许因为只有它们存在于时空之中。此外,这个原则要求每一个心理性质必须是基于物理的。”[2]

  

   我们看到,金在权在这里把两对概念混而用之,似乎它们是同义的:一对是“一个事物”(a thing)和“一个系统”(a system),另一对是“性质”(property)和“功能”(function);事实上,这种混用在当今心灵哲学文献中是普遍存在的。然而,在笔者看来,这每一对中的两个概念是有本质区别的;具体地说,“一个事物具有某种性质”和“一个系统具有某种功能”,这种对应性不能随便打乱,否则会造成范畴性错误。应该说,一个事物具有某种性质是静态说法,属于认识论范围;而一个系统具有某种功能是动态说法,属于实践论范围,这两对概念分属于哲学的两个基本领域。

  

   从认识论上讲,一个事物也就是一个实体。实体是抽象的和没有具体内容的,但却具有某些性质,使它成为可以辨认的并与其他实体区分开来。实体和性质共同构成一个事态,“实体-性质-事态”是认识论形而上学的基本范畴之一。从实践论讲,一切对象都是相对于一定目的而言的,因此对象不再是单纯的实体及其性质,而是具有某种功能的结构系统。结构是复杂的,包含若干要素甚至若干子系统,并在动态的因果关系中实现其功能。因此,“功能结构-功能意义-功能系统”是实践论形而上学的基本范畴之一。须强调,结构和功能的关系不能看作实体(事物)和性质的关系;借用金在权有时比较正确的说法:功能化就是因果关系化或外在化,这个过程也就是功能实现的过程。显然,这样的功能化是实体及其性质之间所不具备的。

  

   当然,认识论和实践论是密切相关的,在一定条件下,“实体”和“性质”、“系统”(功能结构)和“功能”(功能意义)这两对概念也可交换使用,但需要小心处理。当把一个系统看作一个事物时也可谈论它的性质,比如,这个系统是物理的,而那个系统是非物理的或心理的,此时是从认识论的角度谈论系统的;当把一个事物看作一个系统时也可谈论它的功能,如心脏这种事物具有促进血液循环的功能,此时是从实用或实践论的角度谈论心脏的。这种说法只是一种变通或引申的说法,应与这些概念的应有之义相区别。这种区别对于心灵哲学的讨论非常重要。

  

   前面提到金在权关于功能的物理实现的表述,其中就把个体性的事物和整体性的系统混为一谈。我们知道,功能的物理实现是多重的,从而引起“多重实现”问题。为此,金在权提出多重实现局部化的理论,即把多重实现看作析取命题而非析取谓词。我们知道,谓词是有空位的,必须将其空位填入个体词后才能成为命题。既然作为实现者的物理性质P1或P2(多重实现所涉及的物理性质P可以是无限多的,在此为方便起见,只讨论两个物理性质)被表达为一个析取命题即P1(s)∨P2(s),那么,被还原性质M相应地被表达为M(s),进而把多重实现表述为:[M(s)? P1(s)]∨[M(s)?P2(s)]。其中每一个支命题表达一个局部还原:左边M(s)?P1(s)表达M对P1的局部还原,右边M(s)? P2(s)表达M对P2的局部还原。问题在于,填入谓词空位的s表示什么?

  

   金在权谈道:“为什么一个系统s在时间t会例示M?因为它正在时间t例示P1,并且在一种系统中P1是M的一个实现者,这种系统正是s。”[3]这段话也适用于P2。可见,填入谓词空位的s表示一个系统,并且对于M、P1和P2来说这个系统是同一个,即M(s) 、P1(s)和P2(s)。这又引起一个新的问题:心理层次的系统同其物质实现者的系统为什么是同一个呢?金在权对此没有给以明确的说明。不过,从他关于功能的物理实现的表述可以引申出这样的回答:“世界就是如此构造的,即只有物理系统能够实现心理性质。”并且说,这是物理主义的一个“形而上学命题”,不必再问为什么了。

  

   对于笔者而言,一方面我有充分理由拒绝物理主义的这一形而上学命题,这一点在其他文章已经论述;[4]另一方面笔者要指出,金在权混淆了两个命题,即“某物具有某种性质”和“某系统具有某种功能”,这使他关于功能实现的表述不乏混乱之处。比如,在金在权关于“物理实现原则”的表述中,“x在t具有某种物理性质P,并且在x中P实现M”这句话就是令人费解的。前半句中的x表达事物,可以表示为P(x),属于认识论的表述;后半句中的x则是把P和M包含在内的系统s,它说的是因果性和目的性的“实现”关系,而不是简单的“具有”关系,因而属于实践论的表述。表达“实现”关系的手段应该是模型或更为复杂的命题,如后面将谈到的作为功能定义的拉姆齐表达式,而不是将认识论命题P(x)简单地替换为P(s)。金在权和许多功能主义者常常做这种简单替换,这是犯了范畴性的错误。

  

   无独有偶,塞尔(John Searle)以不同于笔者的方式强调了两个范畴的区别。他说道:“哲学上最难——也是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明确世界的两类特征,即那些独立于任何观察者而存在的内在特征和那些相对于观察者或使用者而存在的特征。例如一物体有质量,这是它的内在特征。如果我们都死了,它仍然会有质量。但是,同一物体是个浴缸,这不是它的内在特征,它只是相对于使用者或观察者而存在,使用者和观察者赋予它浴缸的功能。有质量是内在的,成为浴缸却是相对于观察者的。这就是为什么自然科学领域会研究质量,却没有浴缸的自然科学。”[5]

  

   在笔者看来,塞尔所说的物体的内在特征和外在的功能特征分别相当于对象的认识论特征和实践论特征。塞尔也把这种区分看作哲学上最为重要的任务之一,而当今心灵哲学中的许多错误来自对这两个范畴的混淆。

  

   二、从心脑同一论到功能主义

  

   在还原的物理主义中,除了金在权基于功能还原模型的理论以外,还有一种理论是基于实体-性质范畴的,即所谓的“心脑同一论”(mind-brain identity theory)或“心理物理同一论”(psychophysical identity theory)。心脑同一论的基本观点就是把心理状态看作大脑这种物质实体的一种性质,而性质是从属于实体的,因而心理从属于大脑。这就是说,只有大脑是实体,而心理状态不是实体;或者说,心理状态与大脑是同一种实体。正如白色是雪的性质,只有雪是实在的物体,而白色不是;如果说附着于雪的白色也是实体,那它便和雪是同一种实体。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心脑同一论属于还原的物理主义,亦即类型物理主义。不难看出,心脑同一论就是把心脑系统及其功能错误地当作大脑这种物质具有心灵这种性质的结果。

  

   心脑同一论的代表性文献是费格尔(Herbert Feigle)发表于1958年的文章《“心理”和“物理”》,[6]和斯马特(J.J.C. Smart)发表于1959年的文章《感觉和大脑过程》。[7]这两篇文章曾经名噪一时,被称为首次系统阐述心身问题的物理主义或唯物主义的著作,对笛卡尔的心身二元论给以“致命”的打击,开创了当代心灵哲学的新纪元。然而,心脑同一论却是短命的,仅仅几年功夫便从顶峰跌落下来。不过,它在心灵哲学中所开创的物理主义或唯物主义风气却延续至今。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降,心身问题的主旨几乎就是为心灵在物理世界中找寻位置。

  

   致使心脑同一论迅速凋零的力量主要来自两方面的反驳,即由戴维森提出的非则一元论和由普特南提出的多重实现(multiple realization)论证。后一论证首次出现于普特南1967年发表的文章《心理谓词》,[8]该文成为功能主义兴起的标志。功能主义的核心思想是把心理性质看作功能性质,并处于较高的抽象的层次上,而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的性质则处于较低的层次,高层性质是由低层性质实现的。这一思想引发了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的兴起,认知科学和功能主义几乎是同时发展起来的,功能主义为认知科学提供了形而上学和方法论的基础。

  

戴维森的非则一元论的兴趣点与功能主义有所不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晓平(华南师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功能主义   物理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比较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01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