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杨小凯与林毅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75 次 更新时间:2017-05-14 11:53:40

进入专题: 杨小凯   林毅夫  

谢志浩 (进入专栏)  


(一)

  

   《杨小凯与茅于轼》初稿,提到第四代学者的一些整体风貌时,不经意中,曾将厉以宁与吴敬琏先生并提,茅于轼先生认为这样不妥当,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一种类型的学者。我在电脑中敲下《杨小凯与林毅夫》时,也觉得有些不妥,真有点唐突小凯了。

  

   笔者在《伟大的杨小凯》一文中指出:林毅夫这个人,有趣之处,在于知道谁是真正出活的学者。坊间经常议论林毅夫如何低调,在我看来,这种低调的背后,似乎隐含着某种隐衷。自1988年第七届全国政协始,林毅夫长期担任政协委员,出镜率非常高,就三农问题,经常接受采访,配合记者拍照,总是笑容可掬,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杨小凯于2004年7月7日离开这个世界,林毅夫这位小凯生前的辩论对手,在第一时间召开了追思会,公正地说,林毅夫此举的确动人心弦。小凯这位卓越而无畏的思想者,在林毅夫心中的分量之重,通过追思会,已经表露无疑。

  

   小凯晚年提出"后发劣势",具有极强的针对性。忧国怀乡的小凯,早岁就提出《中国向何处去?》的天问,张五常先生断定小凯是纯正的经济学家,曾经提起小凯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全是经济学的思考。

  

   张五常说小凯是纯正的经济学家,这一说法,无可指摘。但,张五常先生,说小凯是纯正的经济学家,就把小凯"低估"了。张五常先生并不是特别体会小凯的心思,小凯确实在经济学上呕心沥血,但,小凯的质地是思想家。

  

   苦难激发思考,中国大陆,天然具有培养思想者的土壤。湖南能够产生小凯这样的思想家,也不是偶然的。楚国的屈原,投身汨罗,当代的小凯,葬身澳洲。

  

   林毅夫心中的小凯,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小凯在林毅夫心中,占有很重的分量,"杨小凯是最有能力摘取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华人经济学家",这句评判的"知识产权",怕是出自林毅夫这里。理由是明摆着的,在老外看来,离诺贝尔经济奖最近的人,无疑,是那些已经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士;杨小凯去世之前,没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2004年7月7日,杨小凯去世,而诺贝尔奖项不授予已经去世的人。

  

   小凯的伟大之处,其实,并不在于他的超边际分析,也不在于这句口号--"最有能力摘取诺贝尔经济学奖",小凯的伟大,全在于他具有穿透力的思想,和对故国乔木的忧思。

  

   林毅夫看重的,并不是杨小凯思想的穿透力,恰恰是最皮毛的"距离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的华人经济学家"。因为,这位高层的智囊,曾经卜过一挂,说是到2010年,华人可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接着,就开始将华人经济学家排座次,杨小凯距离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林毅夫紧随其后。

  

   自从1979年5月16日晚,金门前哨模范先锋连的连长--林正义,泅渡过海,抵达大陆,这位曾经的台湾又红又专十大杰出青年,在大陆政治文化生态圈中,依然,如鱼得水,闲庭信步。

  

   从来看不到林毅夫伤心的面容,相反,总是那么乐观,他的底气,到底来自哪里?难道来自"中国2010年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中国2030年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经济国家"诸如此类的豪言壮语?

  

   林毅夫明白,杨小凯在华人经济学家中的位置和分量,这一点,他一点都不糊涂。小凯的逝世,凸显"中国2010年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巫师似的预言,更加荒唐可笑。自此以后,林毅夫对诺贝尔经济学奖,避而不谈,向大众大倒苦水:自己这一代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是没有指望的了,只能将心血用于,经济学教育。林毅夫的使命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保姆,用他自己的话说:培养可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

  

   很显然,林毅夫高调悼念小凯的一个目的,就是以中国大陆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候补种子身份,追思华人经济学界的种子选手。

  

   最让人深思的,2002年,林毅夫的父亲--林火树老先生离开人世,这位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主任,一方面派自己的太太陈云英女士前往台湾吊唁公公。一方面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女儿一起忙于搭建灵堂,并且利用现代先进技术,网络直播父亲出殡的场景,最后一跪不起。浅浅的海峡,竟然剥夺了林毅夫参加老父葬礼的机会,实乃人伦悲剧。

  

   这里顺便提一下林毅夫的夫人--陈云英女士。林毅夫拥有一位坚韧、执著的太太,自从林毅夫1979年5月16日投奔大陆,因为两岸的信息保密,误传丈夫林正义(林毅夫在台湾的名字,来到大陆后,改名林毅夫;有趣的是,小凯原来是杨曦光的小名,从监狱出来之后,改名杨小凯。林毅夫受到台湾的通缉,杨小凯有十年的牢狱之灾,两人在这一点上有些相似之处)已经牺牲,当代的王宝钏真守着丈夫的牌位,以泪洗面。直到1983年,才得到林正义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的消息,陈女士毅然携带孩子前去团圆,在美国的陈云英女士,一边带孩子,一边求学,以至于身上经常散发着饭菜的清香,就来到课堂。现在大陆从事特殊教育,为残障人士带来福音。

  

   (二)

  

   1996年7月,"狂人"邹恒甫,请杨小凯进行讲学。杨小凯怀着对珞珈山的美好情感,满怀期待,故地重游,见了老校长刘道玉。谁承想,在武汉大学,住在招待所的杨小凯,受到极大的侮辱,这让小凯非常伤心,很是沮丧。这里,"表彰"一下,令杨小凯伤心失望的时任武汉大学校长--陶德麟。

  

   但是,小凯,对中国这片土地,并没有丧失希望,利用一切机会,宣讲自己关于宪政的思考。

  

   对于小凯的这些思考,按理说,曾就读芝加哥大学的林毅夫,应该具有共识。不知道林毅夫怎么想的。如果林毅夫对小凯没有底线认同,不相信他会第一时间安排追思小凯。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杨小凯追思会,正是由林毅夫主持的。在简短致词中,强调"众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证明林毅夫,是多么崇敬小凯的品格和风骨。

  

   但是,追求政治正确的林毅夫,从来没有做"一士之谔谔",他和小凯争论"后发优势",还是"后发劣势",小凯内蕴的魅力和人格,是可以深切感受到的;林毅夫的文章立论,建立在中国奇迹的基准上,但是,立论不具有彻底性,左处右置,闪烁其词,不免露出虚弱的质地。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林毅夫悖论"。谢泳曾经体会费孝通的两个世界:一个是已经成为政治人物,说场面话的费孝通,一个是知识分子本色,流淌良知的费孝通。令人难解的是,正反两方面,都是费孝通的真实生存状态。林毅夫比费孝通有趣多了,身在学府,多是场面上的话,反过来,把场面上的话,认定为学术研究的基点。难怪《南方人物周刊》的刘天时先生采访林毅夫,直截了当指出林毅夫欠缺知识分子的精神风骨。

  

   林毅夫整天乐呵呵的,说自己是实事求是派,倒是好像永远有办法的样子:谁让我的研究和高层不谋而合?大有英雄所见略同的味道。

  

   其实,在乐呵呵的背后,林毅夫大有隐衷。林毅夫深切知道,因为自己来自台湾,必须表现得更加具有政治正确。不必奇怪,林毅夫从来提不出与主旋律相反的思路,似乎他自己与主旋律,永远水乳交融。林毅夫低调之中,从不忘记说自己的思路经常成为政府的政策,看来,林毅夫并没有总是跟在政策后面,有些政策就是直接间接出自林毅夫之手。这是令林毅夫非常自豪的事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刘天时,采访林毅夫时,曾向林毅夫提问:"当代的经济学家或者其他领域的知识分子里,您愿意与谁相提并论?您和不久前去世的杨小凯有过一些论争吧?"

  

   林毅夫是这样回答的:"作为学者,我是很尊敬小凯的,他做学问很认真,也有社会责任感。小凯和我的论争,主要是研究问题的角度很不一样。我觉得,他看问题,还是从理论看世界,而不是从世界想理论,我则是反过来。比如在宪政问题上,他认为最好的宪政制度,就是英美的制度,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就应该先建立英美的宪政制度,在发展经济,否则就会有后发劣势。在一定的假设条件下,不难构建理论模型来证明英美制度的优越性,可是,从工业革命以后,除了英美自己,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国家是先完成了英美式宪政体制的改革后,再来发展经济而成功的。当然,不好的制度是会制约经济发展的,可是,经济发展成功的国家都是一面发展经济,一面完善制度。"

  

   表上看上,林毅夫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思想深刻的小凯,不至于这么天真吧!小凯的本意,林毅夫不愿意进行真切的理解。后发国家,发展经济,并不是说,一点"后发红利"都获得不了。但是,制度根本没有真正上轨道,就开始欢呼"中国奇迹"、"中国道路",那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小凯提醒,千万不要因为"中国奇迹"而得意忘形,因为,没有适宜的制度,这些"奇迹",属于侥幸得之,是靠不住的。迷醉于经济发展,就有可能,忘记制度的缺陷,甚至以为,现在不是挺好吗!何必劳心费神进行制度的变革呢?

  

   不愿说林毅夫是为权势集团寻求合法性,只能说,林毅夫比较信从"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小凯信从"合理的就是现实的"。

  

   中国知识分子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或者在体制的核心,或者在体制的边缘。在体制核心的,往往丧失批判精神,但是掌握相当多的资源,具有强大的话语霸权;具有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多数在体制的边缘,掌握的资源固然不足,在文化生态中,甚至连他们的声音,都被限定在一个很小的空间,而难以传播开来。

  

核心学者和边缘学者,尚未进行真正的切磋与交流,没有办法讲出一番道理,双方"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几乎不能出现真正的思想交锋,致使很多思想火花,未能进行碰撞,不是东风压倒西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杨小凯   林毅夫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31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张志恒 2017-06-10 10:24:28

  “象林毅夫这类御用犬儒,为学界真正有良知学者所不齿!”有同感。

ds 2017-05-22 09:26:30

  某些人只不过是罔顾事实、欺世盗名的机会主义者。天香还是不要跟这些人浪费口舌了。

天香还魂草 2017-05-21 23:51:56

  想参与辩论的最好别摆谱,别装那个高大上。

天香还魂草 2017-05-21 23:19:35

  我指出林的“理论”逻辑上有致命的漏洞,玄烨网友则以林当年好汉勇猛和来回应(我说东,你扯西,这算哪门子论辩?),甚至断言“学术圈争论,谈笑风生而已”,丫的,还说别人对林某搞人身攻击,你这个说法更是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把包括林在内的所有参与论辩的学者都给贬低了,把他们忧国忧民的动机全都否定了。
  
  玄烨啊,林毅夫若是知道你如此评断他,他会不会非啐你一口呢?!

金无圣人 2017-05-21 18:00:51

  玄烨,看你也是有知识的人,不妨加我微信我拉你进个群单聊如何?

金无圣人 2017-05-21 17:55:13

  玄烨,你不就是看不起自由派么?最好直说!

玄烨 2017-05-21 17:38:23

  邹亘甫号称狂人,有点像民国的黄侃,读书人,轻狂,他的话和谢灵运差不多,所谓: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还真把人家当二流啦?人家只不过是在自负的同时稍微自谦一点罢了,邹自称二流,国内几个敢称一流?
  人家邹经济学术水平很高,不是人人都能上哈佛经济学博士的,学术排名也排前面,但人家把自己与林毅夫并列,也足以见林毅夫的学术地位
  看来门外汉还是多啊,idea论文排名的权威性都看不上?那上数据库搜搜林毅夫的论文引用量呗,比论文数量谁都行,但比的从来都是引用量,论文数量是啥?
  再说说这个华人经济学家排名,又了解多少呢?真正的学术大牛又有几个知道?魏尚进,白聚山,邓永恒又有几个知道呢?只不过是认识了几个天天上电视批判政府经济政策,高谈宏观经济的媒体经济学家罢了,这些人的学术水平不评价,上数据库搜搜论文引用情况一清二楚
  
  最后,奥地利学派批判政府干预,凯恩斯学派批判市场失灵,经济理论肯定带有价值观,没缺陷的理论就不存在,君不见前几日还有批判张维迎奥地利学派观点的文章,学术圈争论,谈笑风生而已,但从来不会以此攻击个人,什么人品有问题啦,什么政府走狗啦,什么学术素养不高啦,这真是经济学家所不齿

天香还魂草 2017-05-21 16:34:17

  林在“国外idea论文排名上...一直在全球华人经济学家排名的前十”,仅仅是“全球华人经济学家排名的前十”,能否说说世界范围内排名第几?如果仅仅是“华人经济学家”范围内的二流,那我就放弃这个追问。
  
  我还是觉得(学者)学问水平的高低跟发表论文的数量之间不存在必然的正相关关系,直白地说,林发表论文的数量多并不能证明林学问水平高、以及林的“理论”含金量就一定多。事实上,连我这个根本不入流的人都看出来林的“理论”有明显的逻辑断裂和漏洞。
  
  在我看来,林的“理论”中至少有两个逻辑漏洞,其一,关于市场失灵问题,中国的“市场失灵”跟国外的或经济学上讲的市场失灵根本就不是同一回事,机理机制上有显著差别,中国政府所具有的“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双重身份是造成中国市场失灵的重要原因,而林的“理论”在这个问题上是一片盲区。
  
  其二是没有看见中国的“政府失灵”(即所谓“中梗阻”现象)这一常态性的客观事实。
  
  上述两个问题是所有关注中国经济发展问题的学者都绝对不可以忽视或无视的。忽视或无视这两个问题的学者,肯定是不入流的。

天香还魂草 2017-05-21 15:37:57

  玄烨 2017-05-21 10:54:28
    单纯学术水平上,就像哈佛的博士邹亘甫说的,我和林毅夫二流,张维迎九流,其他人不入流。...
  ===============
  学问上水平的高低也就是大致上划分为一、二、三流,低于三流的算做不入流。邹亘甫说某某九流的话显然不靠谱。你把不靠谱的说法当依据,说明你这个评判也是不靠谱的。

玄烨 2017-05-21 10:54:28

  单纯学术水平上,就像哈佛的博士邹亘甫说的,我和林毅夫二流,张维迎九流,其他人不入流。林在国内的学术水平本就是大牛,就因为人家在体制内工作,一些人价值观不同就不高兴啦,但人家好歹也在教书育人,政策建议上间接为老百姓做过实事,你们天天高喊freedom又为老百姓做过什么呢?或者为中国的改革做过什么呢?
  林毅夫和张的辩论其实是不同学派之争,你们信仰自由主义当然更赞同张的奥地利学派观点,但你们又有几个能区分凯恩斯学派,奥地利学派,新古典学派,新古典综合学派的理论?

玄烨 2017-05-21 10:37:55

  有些人说林毅夫学术水平差?what's fucking?一看就知道是个门外汉,在国外idea论文排名上,林毅夫一直在全球华人经济学家排名的前十,张维迎前100都上不了,注意是国外的,不是国内的排名!有些人啊,由于自己的价值观就不懂装懂批判别人,而自己只不过是个门外汉,经济学的门都没入

玄烨 2017-05-21 10:37:55

  有些人说林毅夫学术水平差?what's fucking?一看就知道是个门外汉,在国外idea论文排名上,林毅夫一直在全球华人经济学家排名的前十,张维迎前100都上不了,注意是国外的,不是国内的排名!有些人啊,由于自己的价值观就不懂装懂批判别人,而自己只不过是个门外汉,经济学的门都没入

罗小号 2017-05-18 11:50:16

  林毅夫的有些话,恐怕他自己也知道是在胡说,比如说什么2010年以前,中国的经济学家要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中国现在连这样的基本素质都不具备,他完全是在迎合某些集团的虚荣心。现在的知识分子里有骨气的人太少。因为人们受到的利益诱惑太多了。

天香还魂草 2017-05-16 00:46:56

  林的人格到底怎样我缺少依据无从评判。但从林前不久跟张维迎等专业学者之间发生的争辩可以明显看出来,林的学术水平、学术素养和理解能力上都挺差劲的,甚至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林的那套理论有明显的学理缺陷,可以说是牵强附会拼凑出来的东西。

清贫寒士 2017-05-15 13:59:49

  人活着要有直面现实和讲真话的勇气和责任,否则无论你的位置再高,人格也是低下的,这是历史,也是现实,更是未来!

法家 2017-05-15 13:06:11

  文风阴阳怪气

ds 2017-05-14 17:13:09

  一个为特色辩护,一个为自由呐喊。一个加官晋爵,一个客死他乡。一个令人动怒,一个令人动容。在历史的长河中,正义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这也就注定了一个终成浮云,一个流芳百世。

黄海潮 2017-05-14 16:34:20

  象林毅夫这类御用犬儒,为学界真正有良知学者所不齿!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