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军:恐怖主义该如何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0 次 更新时间:2017-03-28 21:17:21

进入专题: 恐怖主义  

李少军  

   恐怖主义作为国际政治中的一种极端的暴力现象,对国际关系有重要影响。美国“9•11”事件的影响已充分表明了这一点。这种影响的凸显,预示着国际社会将在今后面对着更为严峻的恐怖主义的挑战。


一、恐怖主义对国际、国内政治进程的影响

  

   恐怖主义组织采取恐怖行动,最根本的目的是要对政治进程施加影响,改变政治现状。它们的行为方式可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滥杀无辜造成恐怖气氛,间接影响政治进程;另一种是通过打击既定目标,直接改变政治进程。犹太极端分子刺杀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目的就在于直接改变巴以和平进程,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在以色列袭击公共目标,目的是通过制造恐怖气氛,间接地改变巴以和平进程。

   恐怖主义施加影响的目标,可能是国内政治进程,也可能是国际政治进程。俄罗斯车臣分离主义分子搞恐怖活动,是要改变国内的政治进程,即从俄罗斯分离出去。伊斯兰教中的极端组织袭击美国目标,则是要改变国际政治进程,迫使美国改变其中东政策。当然,有时国内政治进程与国际政治进程是相互关联的。例如,爱尔兰共和军所搞的恐怖主义活动,既是一个英国内政问题,又是一个关系到北爱地位以及英国与爱尔兰关系的国际政治问题。

   恐怖主义的影响不可低估,有时这种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

   就国际关系而言,恐怖主义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有时这种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20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起因于奥国皇储弗朗兹•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刺。这起暗杀是由民族主义学生普林西普执行的,但整个行动却是由塞尔维亚战争部情报处精心组织和支持的。这一事件导致了奥匈帝国与塞尔维亚之间的战争,并进而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20世纪80年代卡特竞选连任总统之所以败于里根,据认为未能解决伊朗人质危机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90年代,哈马斯运动频繁进行的袭击以色列人的恐怖主义活动,对中东和平进程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据民意调查,1993年巴以签订奥斯陆协议之后,有61%的以色列人是支持该协议的,反对者只有31%。但是,在1995年1月发生炸死22名以色列军人的爆炸事件之后,支持协议者就下降到了35%。1995年2月的民意测验表明,52%的以色列人支持态度强硬的利库德集团的内塔尼亚胡,支持拉宾的只有38%。1995年11月,拉宾总理在和平集会上被犹太右翼分子刺杀之后,以色列国内支持和平进程的人曾大大增加,但1996年2-3月间哈马斯恐怖分子在以色列境内连续制造数起自杀性爆炸事件之后,支持和平进程的人又明显下降了。马加利特指出,几十人的哈马斯恐怖分子,也许可以决定未来谁将成为以色列的总理。也就是说,如果他们频繁地进行恐怖活动,以色列人民就可能支持对巴勒斯坦人持强硬态度的人,反之,则可能支持推进和平进程者。1996年以色列的大选就证实了这一说法。强硬派领导人内塔尼亚胡之所以能击败佩雷斯上台执政,固然有多种原因,但哈马斯年初在以色列制造的多起恐怖事件无疑起了重大作用。

   从长远来看,恐怖活动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历史进程

   当然,对恐怖主义的影响也不能高估,因为从长远来看,恐怖活动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历史进程的。

   多伊奇在分析旨在消灭个人的传统恐怖主义的作用和影响时认为,通过刺杀政界要人改变历史进程的行为,其作用是极其有限的,原因在于人口众多的庞大组织有它们自己的巨大惯性。例如,1884年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行为取得了成功,但结果只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取而代之,专制独裁制度依然如故。美国总统肯尼迪、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遇刺后,其国家政策都没有改变。他还指出,19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在俄国、意大利、西班牙以及拉丁美洲一度活跃的以恐怖主义为手段的无政府主义组织,尽管在若干次轰动一时的暗杀行动中得手,但从未在任何一个国家夺得政权。

   不过,在分析恐怖主义的政治影响时,我们也必须注意这样的事实,即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恐怖主义有可能成为触发突然事件的导火索。

   1994年4月6日晚,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恩塔里亚米拉乘坐的飞机在抵达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机场上空时,突遭地面火力袭击而坠毁。机上两位总统、卢旺达邮电部长、计划部长、军队参谋长及机组人员全部遇难。这无疑是一次恐怖事件。

   事件发生后,胡图人组成的总统卫队乘乱绑架并杀害了女总理乌维林吉伊马纳和三名反对派部长。虽然临时政府很快就建立了,但已控制不了局势。属于图西族的卢旺达爱国阵线武装和属于胡图族的政府军之间发生了大规模武装冲突,随之发生了两部族之间在全国范围的仇杀。在首都,占人口多数的胡图族民兵手持砍刀、棍棒和长矛,在政府军控制区追杀图西族人,有时一次就杀死上千人,其中包括许多儿童。在爱国阵线控制的地区,图西人则以牙还牙,大肆屠杀胡图人。在这场历时3个多月的大屠杀中,估计有50万人死亡,有400万人沦为难民。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这场战乱造成了25万儿童的死亡,使15万儿童变成孤儿。涌入邻国的难民,由于生活条件恶劣,卫生状况极差,造成瘟疫流行,又使得十多万人死于霍乱和痢疾。除了这些直接的后果之外,大屠杀无疑给两个部族造成了深深的仇恨心理。卢旺达所发生的这起恐怖事件,可以说在历史上造成了最惨重的后果。然而,时至今日,到底元凶是谁,仍是个谜。

   美国“9•11”事件作为一次前所未有的特大恐怖袭击事件,其深刻影响无疑也将是史无前例的。它不但对美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发生重要影响,而且对世界经济也造成沉重打击。

  

二、恐怖主义的发展趋势

  

   面对当代的恐怖主义浪潮,特别是面对“9•11”事件这样的惨烈悲剧,人们也许最关心的就是明天的情况会怎样,关心国际恐怖主义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在这里,有这样三个方面是值得注意的。

   以宗教极端势力为背景的恐怖主义组织规模上升

   1,以宗教极端势力为背景的恐怖主义很可能出现较大的上升趋势,而这种恐怖主义的破坏性和杀伤性是不受制约的。

   有研究表明,自冷战结束以来,以宗教极端势力为背景的恐怖主义无论是组织的数量还是活动的影响都在急剧上升。布鲁斯•霍夫曼认为,在1968年之前,没有哪个国际恐怖主义集团带有宗教属性。从1979年开始(以伊朗伊斯兰革命为起点),现代“宗教”恐怖主义出现在国际政治舞台。在1980年,在总共64个恐怖组织中,只有2个是“宗教”恐怖集团。此后,这一比例就开始上升。1992年,在发动恐怖袭击的恐怖组织中,“宗教”恐怖集团约占1/4(11比48),到1994年超过1/3(16比49),到1995年达到将近一半(26比56)。到1996年这一数字又有所下降,只占28%(13比46)。然而,尽管组织的数字下降了,但该年度最引人注目的13起恐怖袭击事件中,却有10起是这些组织所为。

   霍夫曼认为,从总体上来看,有宗教背景和动机的恐怖主义事件,通常更暴烈,造成的杀伤更大。40例如,在1995年发生的恐怖事件中,虽然有宗教动因的事件只占25%,但死亡8人以上的恐怖事件却都是“宗教”恐怖组织所为。事实上,1993年纽约世贸中心爆炸案、1995年的俄城爆炸案和东京地铁毒气案、1998年的东非美国使馆被炸案,以及2001年的“9•11”事件,都是有宗教动因的恐怖事件。这些事件的规模和对人员的伤害表明,“宗教”恐怖主义比世俗恐怖主义更有可能进行不受限制的杀戮。

   “宗教”恐怖主义通常有不同于世俗恐怖主义的价值体系、合法性和正当性的机制以及道德观念。对“宗教”恐怖主义者来说,暴力是一种神圣的行为,是在履行神的旨意,因此不受任何政治、道德等方面的制约。显然,“宗教”恐怖主义唯一的合法性来源就是宗教。如果他们认为杀戮异端是神的命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大开杀戒。在这一点上,可以说他们与世俗恐怖主义是不同的。世俗恐怖主义通常不愿意进行无限制的攻击,因为那不符合他们的政治目标。从他们的政治目标出发,他们希望更多的人去看而不是去死。所以,他们通常的杀戮尽管可能是任意的,但却是有限度的。然而,“宗教”恐怖主义却可能对敌人发动大规模的攻击,他们不仅认为这样做在道德上是对的,而且认为这样的行为对于实现其目标也是有利的。上述几起带“宗教”特色的恐怖事件,特别是“9•11”事件,之所以特别惨烈,原因就在这里。

   再者,由于“宗教”恐怖主义并不谋求得到民众支持,而只求得到教派自身的支持与认可;不谋求改善目标体系,而是要摧毁目标体系,因此他们很可能并不张扬其宗旨与目标。近年来的一系列重大恐怖爆炸事件,事后都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可能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超级恐怖主义”成为威胁

   2,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超级恐怖主义”,已成为当代国际社会面临的现实威胁。

   在1990年之前,各种各样的恐怖主义组织不论采取怎样的形式和造成怎样的破坏,其手段都是传统的,所使用的武器都是常规的。分析家们大多认为恐怖主义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能是比较小的,把这种情况称为“危害很大但可能性很小的”恐怖主义。理由是:第一,发展这种武器比较复杂;第二,政治、道德考虑会起制约作用。然而,自从1995年日本奥姆真理教的极端分子在东京地铁施放沙林毒气后,一种新型的恐怖主义幽灵就出现了,这就是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恐怖主义。从“9•11”事件的破坏性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如果恐怖分子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很可能会毫不犹豫地使用。

   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WMD),是指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放射性武器或核武器等(简称CBRN)。由于使用这种武器的恐怖行为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危害和后果,因此也被称为“超级恐怖主义”(super?terrorism)。按照有些学者的界定,“超级恐怖主义”是指使用CBRN武器,并使受伤害者达到10万人以上的恐怖主义。对于这样的恐怖分子,人们称之为“最终的恐怖主义者”(ultimate    terrorist)是恰如其分的。

   与传统恐怖主义造成最大恐怖气氛的特点全然不同,这种超级恐怖主义谋求的是杀死尽可能多的人,达到最大的毁灭效应。

一些学者认为,当代的新恐怖主义者出于对特定国家、文化或种族的仇恨,与几十年前的传统恐怖主义者相比,对于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少犹豫。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使用化学武器,已使5000多人受到伤害,如果恐怖分子使用生物或核武器,那么危害性就会更大。现在人们尤其担心生物恐怖主义(bioterrorism)。有一种说法,在高技术的实验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恐怖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7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