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沙漠民族:恐怖分子的主要来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58 次 更新时间:2018-01-03 18:48:16

进入专题: 恐怖主义   恐怖分子  

施卫江  

  

   【摘要】 当今国际政治环境催生大批恐怖分子。也许他们早已生活在西方大城市里,也许还接受过西式人文教育。考证祖籍地,他们几都来自于沙漠地区,其先祖辈们都经历过游牧部落生涯,世代以掠夺为生,游牧兼业,杀戮为荣,多生为乐。生老病死都在沙漠地带里作艰苦的抗争,严酷的环境造化成其酷烈的性情,于是秉性从祖辈遗传下来,情愫中洋溢着的暴力、血腥、杀戮,早已积淀于心灵深处,内化成集体无意识的内容,民族思维的定势,文化面具的展示,路径依赖的偏好,于是恰如一级易燃品,遇火即引爆。江山易变,本性难移。

  

   【前言】为了理解和懂得穆斯林,我们必须学习伊斯兰教。为了理解和懂得伊斯兰教,我们必须学习阿拉伯半岛上的贝多因人,为了理解和懂得贝多因人,我们必须学习沙漠,因为沙漠环境解释了贝多因人的特殊精神气质,他的存在概念,他的品行和缺点。于是就解释了伊斯兰教,以及阿拉伯人头脑中的分泌物,最后解释了穆斯林人士如何使得伊斯兰教运作成为僵化的气质类型。①

  

   【关键词】沙漠文明,沙漠民族,游牧部落,恐怖分子,血腥杀戮,穆斯林,伊斯兰,多生育,政治正确,公平,正义,平等,民族责任。

  

   【正文】                              

  

     (一)沙漠地带的严酷生态

  

   沙漠环境的地理特征就是极度干旱缺水。沙漠地区,降水极少,空气干燥,云层薄积。白天光照炙热,地表水份蒸尽,日夜温差显著,夏季酷暑连绵。沙土里有机养料稀缺,地表裸露,植物鲜有,流沙滚滚,沙丘时变。

  

   水是构成生命的基质——细胞所必需。细胞是构成生命的基础,植物是形成生态的根本,低等植物是构成生命食物链条的底层。水的匮缺细胞构成就少,沙漠里植物稀少,以植物为养料的动物必然稀少,食草动物少则食肉动物也少,连锁反应到生命阶梯顶层,可供应人类生存所需的食物来源少之又少。

  

   再说,热带地区沙漠的正午如烤箱,赤日炎炎似火烧。细胞不耐高温,任何生命都耐不住“烤箱”烘烤。总之,沙漠里生机缺乏,是生命的禁区。譬如阿拉伯半岛的高原,被当地游牧的贝都因人称之为:“恐惧和干渴之地。”

  

   谈及生命的禁区,对于人类来说,当然是指二十世纪之前的旧时代。在工业化已经普及到欧亚大陆的形势下,一个沙漠部落若拥有一块沙漠领土,假如这块沙土之下,蕴藏有丰富的油气资源,或其他宝藏,那么可以通过商品交换而换取到丰富的食物、水资源、日用品,生活和工业设施等等,乃至劳动力资源,沙漠居民完全有可能过上相当富足的生活,不过还需要几个附带前提:有能力开采、运输、经营和管理。

  

   (二)严酷生态塑造血腥民族

  

   在远古,生存在沙漠边缘绿洲地带的人类部落,由于缺乏水源和有机质土壤,都以游牧业为主的经济方式生存,再辅以采集和狩猎,难以去发展农耕经济种植业。古代的牧民若定居某一绿洲带地块,畜牧的牲口必定会迅速将该地的嫩草树叶消耗殆尽,于是不得不进行游牧,逐水草而居,随之部落人口和牲口头数的增加,对嫩草树叶的消耗也变得急剧增加,即使围绕在临近地区逐水草而居,也会渐渐变得困难,最终难以为继。古代没有采矿业,即使该地块底下藏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古人(尤其是游牧民)也无法获知,更不会懂得去开采去利用,去与外界进行商品交换。

  

   不过在古代,沙漠边缘地带的游牧部落取得了文明提升使之进入到高级的社会发展阶段还是有些,只是居极少数。古代的犹太人和以色列人,早在3500年前,他们凭自己的智慧和勤奋,摆脱了游牧经济,进入了农耕经济,从而进步到高级文明,1948年复国后的以色列发展出现代化的沙漠农业经济,成为中东地区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国。同样,在被伊斯兰化之前位于新月沃土带的两河文明、尼罗河畔的古埃及、波斯帝国也早已进入了先进的农耕文明,为人类早期文明创造出辉煌的成就来。

  

   游牧民族,尤其是来自沙漠地带者,有四个精神特征已经内化为民族性格,一旦处在了与外界文明对抗或族裔抗争的场景,他们便容易激励成恐怖主义的动力源:

  

   (1)  文明低下。

  

   生态的严酷性使得游牧民族的生产劳作必须逐水草而游动,靠血缘关系凝聚起来的部落牧民时常性流动、迁居、飘泊、浪迹。比较与之农耕经济文明,社会发展只能维持在较为低下的水平。一般认为,游牧经济所需要的知识技术含量远低于农耕种植业,生存的门槛极低,因此,游牧经济往往是人类许多民族早期历史经历过的初级形态和阶段。又因游动性太大,游牧部落的智力劳动者就难以有安静的心思坐下来而独处一屋,难有较长的时间不被中断而能够深入细致地思考精神领域的问题。

  

  

   图片:一位埃及的贝都因妇女在烤饼    来源:《背包客栈》https://www.bbkz.com/

  

  

   图片:现代贝都因人的日常生活 (来源:贝都因和达赫拉http://www.dakhlabedouins.com/bedouins_dakhla.html )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互为促进、互为激励、或互为制约、互为缠绕。再说,流动不居的游牧文明部落使得物质财富的生产也变得困难,物质资料的匮缺反馈到精神文明建设,使之愈加困难,精神文明再次负反馈到物质文明,使得两者再次纠缠于互为发展低下的困境。譬如,游牧民普遍对于生态环境的认识肤浅,过度放牧盛行,导致了草原和绿地退化为荒漠,沙漠化的生存环境渐渐扩大,于是放牧就越来越难以为继。位于新月沃土带的美素不达米亚平原,本来是水网密布、灌溉便利的农耕地,曾经养育出苏美尔、巴比伦等伟大城邦国家,写下人类文明史上辉煌的一页,可惜在无数外来游牧民族的武力冲击下,优秀的农耕城邦逐一沦陷。历经沧桑,历史长河中沃土渐渐退化为沙土,到了今天沦丧为血肉横飞的杀戮、玉石俱焚的摧毁之场所,尽管地下拥有十分可观的油气资源。再如,中国新疆境内在古代曾经有许多孤岛般的农耕和半农耕文明:高昌、和阗、龟兹、哈密、库车、罗布泊之间的尼亚、密儿伦、楼兰等地,但都是由于古人对于沙漠化的认识不够,可耕土地渐渐退化,再加上周边游牧民族的持续劫掠和杀戮,从而农耕文明逐一消亡。同样,非洲之角的索马里西北部曾是绿色的牧场,如今依旧严重退化成为沙漠地带。

  

   美国普利策奖获得者达艾蒙德说:枪支、抗菌和钢铁,这三件事情必须首先要制作起来,才能够使得游牧文明进步到定居农耕文明的高度②。可是对于沙漠地带的游牧部落来说,这三件事情全是何其难也。

  

   草原上的生产资源有限,游牧经济物产稀少,只产肉奶皮毛之类,经济单一而脆弱;古代的游牧部落通常除了帐篷、餐具、牲畜、战马、兵器外,很少拥有其它的物质财产。据传,蒙古游牧族的成吉思汗在成婚的时候新娘陪嫁嫁妆进门只有一张貂皮,后来这张貂皮作为最高级别的礼品被成吉思汗用于赠送一位大草原上的部落酋长。

  

   据《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直系祖先多本·磨根(Dobun Mergen)曾经在一森林里要了别人一块肉,然后在返回家的途中,见到邻居部落的一个村民濒临着饿死,磨根提出把对方的亲生儿子卖给自己,以便换到自己的这块肉。于是双方成功交易,磨根给了他这块肉而把少年领回家做奴隶。成吉思汗年少时名叫:铁木真,幼年时代是靠挖掘野菜吃才生存下来的。可见游牧民的生存严峻境况。

  

   精神领域的思考、创造、教育、传播,需要大量运用文字的形式,这就需要起码的文具用品和屋宇建筑,如:笔、纸、墨、书籍、桌子和教室等。若从事高级的文案工作,就需要文房四宝和书桌、书橱、油灯之类的产品及专用书屋。游牧部落所能提供的帐篷居所之简陋使得人难以想象:能够有足够的文字形式的精神文明产出和传播。既非禽兽,游牧部落的文化的积累当然是有些,主要地依靠口耳相传,仅仅停留在非常简陋、粗糙的层面上,无法构建起农耕文明那样远为发达的经济、文化和制度。

  

   司马迁《史记·匈奴传》记载:“随畜牧转移,……逐水草迁徙,毋城郭常处耕田之业,然亦各有分地。毋文书,以言语为约束。”据阿拉伯史记载,伊斯兰教在沙漠部落中的创立是由文盲商人穆罕默德依口述方式进行的,由此想象,伊斯兰文明该是达到怎样的成就高度呢?作为见证,今天信仰伊斯兰教的沙漠游牧民族后代的姓名极多是“穆罕默德”及其变音体,中国的回民族中极多者以“马”字起姓,可见创造力之低下,另一面,也可以看成是穆斯林对于先知的极端虔敬而严重缺乏现代性的自我独立的价值。

  

   反观农耕区,物产丰富,除了农业经济作物外,还有家禽家畜饲养,有建造在固定土地上的砖瓦、瓷器、陶器窑炉等,有各类手工业作坊,打造金银铜铁锡木竹玉石骨牙等各类器具,还有家用纺车织布,人民远为富庶得多,物产类型的多种多样,农耕经济中可以包涵畜牧经济成分,但是游牧民难以将草原改良为耕田来使用。

  

   在古代,商品交换不发达和交通不便利,又与游牧部落文明低下互缠一体,加剧了游牧经济的困境。因为游牧部落自己不造货币又不认可外界他族的货币,货币不流通使得与外界的商品交易只用“以物易物”的原始方式进行,只得停留在初级阶段。据中国明朝《万历武功录》中记载蒙古族与汉族之间的交易情况:“牛(易)米豆石余,羊碟粮数斗。无畜,间以柴盐数斗易米可一、二斗,柴一担易米可二、三升,而其甚者,或解皮衣,或执皮张马尾,惟冀免一日之饥。”游牧民的困境可见一斑。

  

苏格拉底曰:“知识即美德”。那么其否命题也基本成立:“无知识即无美德”。 缺少美德的低劣文明必然导致沙漠中的游牧部落之间的冲突动用最为原始的动物本能:“人对人是狼”,即为霍布斯式的“自然状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恐怖主义   恐怖分子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63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