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亮: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驳疑与自然辩证法客观评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59 次 更新时间:2008-11-25 09:55:18

进入专题: 对立论   自然辩证法  

孙亮  

  

  摘要:马恩“对立论”一般在责难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抽象性”的基础上会认为:“恩格斯是从脱离人的自然界出发”,而“马克思自然观的出发点是被人的目的性活动中介过的“人化的自然界””、“马克思并不赞成“自然辩证法”这样的提法”、“马克思的辩证法是历史辩证法”,对此,辩证唯物主义者坚持的是,马克思恩格斯从未否定自然界的“优先性”、自然与人类社会应当作辩证的理解、马克思从来没有否定过自然辩证法、自然辩证法与历史辩证法在实践基础上是辩证的统一,应当客观公正地评价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

  关键词:马恩“对立论”;自然辩证法;历史辩证法;实践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作者简介:孙亮,男,北京师范大学大学学报。主要学术兴趣:哲学范式转型研究。

  

  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自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马克思学”对恩格斯种种“恶魔化”恣意“彩绘”以来,这种声音总是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近来,拜读到俞吾金先生《自然辩证法,还是社会历史辩证法》[1](以下简称俞文,《社会科学战线》2007年第4期)一文,有感于俞先生自称的“本文对马克思辩证法的实质及其内容做了富有创新意义的说明”,确实阐释了一些有价值的思想。但俞文在责难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抽象性”的基础上认为:“恩格斯的自然观与斯宾诺莎及法国唯物主义者的自然观在 “坚持从世界本身说明世界”这一点上是完全一致的”,而“与恩格斯不同,马克思自然观的出发点不是排除人的目的性活动的抽象的自然界,而是被人的目的性活动中介过的“人化的自然界”。”;恩格斯“赞同的“纯粹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却蕴含着使自然科学与人类的社会生活分离的倾向”;“马克思并不赞成“自然辩证法”这样的提法”;“在马克思看来,以人类的实践活动为基础和核心的“社会历史”才是合理的辩证法的真正的载体”,从而进一步试图证实他思路中“前见”——马克思恩格斯迥然异质。我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故撰此文以求教俞吾金先生与方家。

  

  一、

  

  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是持有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观点的学者主要集中“火药”攻击与责难的领地之一。俞文同样从对恩格斯的责难开始,阐释自己的“创新”见解,他认为:“在正统的阐释者们的视野里”,“马克思的辩证法实质上就是自然辩证法”。而他发现,“这一与历史唯物主义分离并被安顿在辩证唯物主义范围内的自然辩证法,从一开始起就是抽象的,因为作为辩证法载体的自然界是与社会历史相分离的”。“这种抽象的自然观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其一,主张撇开人的目的活动,即实践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只考察自然自身的运动。其二,主张自然科学与人类生活、自然科学与人的科学是相互分离的。”

  首先,让我们对近一个世纪来,在自然辩证法问题上制造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观点作一个简单的回溯。最早,卢卡奇在《什么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一文中指出:“最为重要的是认识到,这种方法在这里仅限于历史和社会领域 ……恩格斯追随黑格尔的错误引导,把这种方法扩展并应用到自然中。可是,辩证法的最关键的决定因素是,主体和客体的交互作用,理论和实践的统一”[2-P51] ,而恩格斯“对最根本相互作用,即历史过程中的主体和客体之间的辩证关系提兜没有提到,更不要说把它置于与它相称的方法论的中心地位了。” [2-P50]法兰克福学派霍克海默也同样认为“自然辩证法”是把历史的“主体与客体的辩证法”本体论化的结果,马尔库塞则明确反对把辩证法本体论化,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同黑格尔辩证法的根本区别。辩证法只能是一种方法,自然辩证法是把辩证法本体论化的结果。萨特认为“辩证法应当在许多的人同自然界、同种种‘既定条件’的关系之中和人与人的关系之中被探究。[3-P75]所以他才会说,马克思的辩证法就是人学辩证法。施密特在《马克思的自然观》一书中,恩格斯把辩证法实体化,变成了世界观,而马克思仅把它看成内在于历史之中。自然本身并没有辩证法 ,只有人与自然相互作用时才有辩证的运动。认为“如果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只是像恩格斯在关于费尔巴哈的论文中所说的那样,无疑是‘对自然界本来面目的朴素了解,不附加任何外来成分’,那和马克思的立场相比,就意味着倒退成朴素的实在论” [4-P50]

  从西方“马克思学”来看,“对立论”经过伊林·费切尔、吕贝尔、本得尔、亨德森到诺曼·莱文等发展成为了对自然辩证法曲解的又一思潮。莱文认为,“因为他单纯停留在自然的层次上,他使自然界成为全部本体论的准则”。[5-P142]悉尼·胡克在反对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上的论调更具代表性,他指认:“同黑格尔相反 ,马克思的辩证方法 ,主要地适用于人类历史和社会”, [6-P66-67] “马克思本人从未谈到过一种自然辩证法”。[6-P329-330] “然而 ,恩格斯在其《反杜林论》和死后发表的手稿《自然辩证法》中 ,却公开地把辩证法扩展到自然现象。” [6-P331]总之,他们的一个核心观点就是,恩格斯详细地论证了一种辩证的自然哲学,即自然辩证法,而马克思则只是联系人来设想自然界,把自然界看作人类劳动的异化客体,必须使这个异化客体重新恢复原状。

  以上面对“对立论”的历史回溯来看,我们可以明白俞文的“创新”之所谓。现在先回答俞先生的第一个问题,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主张撇开人的目的活动,即实践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只考察自然自身的运动。”、他还补充说明,“坚持从世界本身说明世界”也就是肯定自然是自我运动的。显然。肯定这一点对于自然科学的研究摆脱宗教世界观的影响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但它同时也蕴含着一个消极的、危险的倾向,即把自然与人的一切目的性活动分离开来。那么,上述观念是否仅仅是斯宾诺莎和法国唯物主义者的观念呢?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实际上,恩格斯本人也坚持了同样的观念。”;事实是这样吗?恩格斯关于自然辩证法的思想绝非如俞文所示“把自然与人的一切目的性活动分离开来”。实质正在于恩格斯从人的实践出发才引出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关系,才科学阐述了自然科学的发生学,从而使得恩格斯能够在自然辩证法研究上取得了伟大的成就。正如恩格斯所言,“手的专业化意味着工具的出现,而工具意味着人所特有的活动,意味着人对自然界的具有改造作用的反作用,意味着生产”。[7-P273]“动物仅仅利用外部自然界,简单地通过自身的存在在自然界中引起变化;而人则通过他所作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界。” [7-P383]在恩格斯自然辩证法研究中,曾精辟而深刻的阐发出从实践的角度能动地把握人与自然的辩证思想。首先,恩格斯在批判自然唯物主义的缺陷时指认“自然科学和哲学一样,直到今天还全然忽视人的活动对人的思维的影响;它们在一方面只知道自然界,在另一方面又只知道思想。但是,人的思维最本质的和最切近的基础,正是人所引起的自然界的变化,而不仅仅是自然界本身;人在怎样的程度上学会改变自然界,人的智力就在怎样的程度上发展起来。因此,自然主义的历史观,如德雷帕和其他一些自然研究家或多或少持有的这种历史观是片面的,它认为只是自然界作用于人,只是自然条件到处决定人的历史发展,它忘记了人也反作用于自然界,改变自然界,为自己创造新的生存条件。”。[7-P329]其次,恩格斯还从人的活动出发来理解与阐释自然界发生演变,这里也可以透视出恩格斯辩证法对旧唯物主义的深刻变革。“地球的表面、气候、植物界、动物界以及人本身都发生了无限的变化,并且这一切都是由于人的活动”[7-P330];第三,恩格斯还从实践的角度去把握人的思想观念和思维范畴的本质,“由于人的活动,就建立了因果观念即一个运动是另一个运动的原因这样一种观念”,“但是人类的活动对因果性作出验证。”[7-P328-329]恩格斯后来在1886年写作《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文时对此有个总结性的说法:“凡是从唯心主义观点出发所能说的,黑格尔都已经说了;费尔巴哈所增加的唯物主义的东西,与其说是深刻的,不如说是机智的。对这些以及其他一切哲学上的怪论的最令人信服的驳斥是实践,即实验和工业”。[7-P225]

  接着,俞文指出与恩格斯不同,“在马克思看来 ,这种撇开人的目的性活动而受到考察的自然只能是抽象的自然”、“撇开这个现实的自然界,去侈谈人类诞生以前的自然界,是没有意义的。”他的文本依据是,他在引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被抽象地、孤立地理解的,被固定为与人分离的自然界,对人说来也是无。”与“这种先于人类历史而存在的自然界,不是费尔巴哈在其中生活的那个自然界,也不是那个除去澳洲新出现的一些珊瑚岛以外今天在任何地方都不存在的、因而对于费尔巴哈说来也是不存在的自然界。”前一个引证大家非常熟识,实践本体论论在强调“属人世界”的时候,不也是如此千万次的引用吗?而后一句话事实上,马克思在此想表明的是,费尔巴哈设想的那种丝毫没有打上人类本质力量烙印的自然界不仅对费尔巴哈、而且对所有的人来讲,同样是不存在的自然界。这里,马克思着重强调的是人类生活其中的自然界是人化自然。吊诡的是,怎么“对立论”者或国内坚持“马克思哲学转向仅关注属人世界”的学者由此就可以推出“全部自然界”都是“人化自然”?宇宙的浩瀚无际这一基本的常识难道能够在人类如此幼稚的断言中就敢于妄言穷尽了认识?人类面对地球所有领地敢于说全部“人化”殆尽了吗?其实就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一被“对立论”者视为主要文本资源的著作,我们读出的却是马克思关于人、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关系的所有论述从来没有把自然界完全当作人化自然来看。马克思强调的是人类生存的现实的自然界是人化自然,人类主要研究的也是目前与人发生关系的人化自然。但这种研究范围绝不是固定的、永远不变的,随着人类实践活动的不断开拓,这样人类不仅可以研究和追溯人类史前的自然史,而且可以把人类认识和实践活动的广度和深度引向更为宽广的“属人的世界”。

  

  二、

  

  “尽管晚年恩格斯对自然科学有很多研究,也充分肯定了自然科学的发现,尤其是其划时代的发现对唯物主义哲学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但他所赞同的“纯粹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却蕴含着使自然科学与人类的社会生活分离的倾向。”接着俞文对《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的一句话“费尔巴哈说得完全正确:纯粹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虽然‘是人类知识的大厦的基础,但是,不是大厦本身’。因为,我们不仅生活在自然界中,而且生活在人类社会中,人类社会同自然界一样也有自己的发展史和自己的科学。作了如下阐释:第一,恩格斯同意费尔巴哈的观点,认为纯粹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是全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的基础;第二,正像自然界有自己的科学和发展史一样,人类社会也有自己的科学和发展史,但恩格斯在这里只注意到这两类科学之间的差异,而不是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

  关于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关系,在我看来,自然与人类社会有着区别,这是一个只要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应该承认的。问题在于这种区别在“对立论”者看来,恩格斯成了一点历史辩证法都不懂得“蠢儿”。反讽的是,恩格斯正是在反对这种抽象的对立、绝对对立来反对他们的“蠢见”。恩格斯一生的理论情结,和马克思一样是为了解答“历史之谜”。人类社会当然是其自19世纪 40年代开始便直接关注的对象,而不是从关注自然现象及自然规律开始的。恩格斯着眼于人类社会即资本主义发展状况和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状况,但当时他面临的理论状况是:首先是古典经济学,该理论完全肯定和赞扬资本主义制度,并把其看作人类社会的永恒现象;其次是空想社会主义,只能看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些弊端,同情无产阶级的生活状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对立论   自然辩证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5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