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在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画出最大同心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02 次 更新时间:2024-05-30 23:31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统一战线  

王浩  

 

【摘要】统一战线是党克敌制胜、执政兴国的重要法宝,是团结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必须长期坚持。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加速演进,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现在统一战线面临的时和势、肩负的使命和任务发生了某些重大变化。新时代统战工作必须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坚持党的领导,发扬优良传统,形成全党上下一齐动手、有关方面协同联动的工作局面。要牢牢把握团结奋斗的时代主题,系统谋划新时代统战工作,研究解决实际问题,着力防范化解统战领域重大风险隐患,推动统战工作高质量发展,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关键是要在尊重多样性中寻求一致性,找到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人心、汇聚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人心是最大的政治,统一战线是凝聚人心、汇聚力量的强大法宝。完善大统战工作格局,坚持大团结大联合,动员全体中华儿女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一起来想、一起来干。”[1]这是立足我们党在新时代新征程上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心任务作出的科学概括和战略部署,对于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汇聚起共襄伟业的磅礴力量,具有极其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一、统一战线是党克敌制胜、执政兴国的重要法宝,是团结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必须长期坚持

统一战线是关系着无产阶级解放运动中的自身团结统一和同盟军问题的基本战略和策略。[2]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要建立革命的联合来摆脱一切剥削、压迫,“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共产党人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调。”[3]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政党与其他政党的“共同行动”必须以“党的无产阶级性质不致因此发生问题为前提”。[4]列宁阐释了无产阶级统一战线同盟者的战略和策略,他指出:“这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在很长时期内,依然要比资产阶级弱”,必须要“利用一切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来获得大量的同盟者”。[5]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统一战线的思想为无产阶级政党的革命和建设实践提供了科学指南。

“统一战线是党的总路线总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革命、建设、改革不同历史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6]从大革命时期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联合战线”,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工农民主统一战线”,抗日战争时期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时期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改革开放时期“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再到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统战工作始终与时代的脉搏同频共振。毛泽东同志指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7],要坚决地“赞成统一战线,反对关门主义”[8]“我们的方针是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既统一,又独立”。[9]邓小平同志指出,“在我国新的历史时期,我们的革命的爱国的统一战线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统一战线仍然是一个重要法宝,不是可以削弱,而是应该加强,不是可以缩小,而是应该扩大”[10]“没有统一战线工作,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办不好的。”[11]江泽民同志指出,“统一战线历来是为党的总路线、总任务服务的。统一战线工作的根本任务就是争取人心、凝聚力量,为实现党和国家的宏伟目标而团结奋斗。”[12]胡锦涛同志指出,“统一战线是凝聚各方面力量,促进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的和谐,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重要法宝。”[13]中国共产党始终把统一战线摆在重要位置,不断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最大限度凝聚起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的力量,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加强和改进统战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新时代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思想。这一重要思想是党的统一战线百年发展史的智慧结晶,是新时代统战工作的根本指针,必须完整、准确、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用“十二个必须”对关于做好新时代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思想作出精辟概括。他指出,“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夺取革命、建设、改革事业胜利的重要法宝,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14]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从全局和战略高度重视统战工作,先后颁布有关重要法规文件,召开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等重要会议,对做好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宗教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作出全面部署”。[15]党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不断促进政党关系和谐、推进新时代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巩固和发展海内外中华儿女大团结……,为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推动统战工作取得历史性成就。如今,统一战线呈现出团结、奋进、开拓、活跃的良好局面,真正把不同党派、不同民族、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不同信仰以及生活在不同社会制度下的全体中华儿女都团结起来,涵养壮大知华友华力量,促进中外文化文明交流互鉴,更好地彰显中国共产党强大领导力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巨大优越性,为我国参与全球开放合作、改善全球治理体系、促进全球共同发展繁荣凝聚磅礴力量。

二、现在统一战线面临的时和势、肩负的使命和任务发生了某些重大变化,必须深刻理解把握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的历史方位

(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统一战线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上的作用更加重要。“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我国发展面临新的战略机遇。”[16]同时,“当今世界并不太平,煽动仇恨、偏见的言论不绝于耳,由此产生的种种围堵、打压甚至对抗对世界和平安全有百害而无一利”。[17]国际安全挑战错综复杂,大国战略竞争日趋激烈,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威胁上升,国际秩序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因素突出,“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18]我国面临着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前所未有的外部风险挑战。新时代的统一战线工作涉及民族、宗教、西藏、新疆、港澳台、海外等诸多领域,关乎中华民族复兴大业所需要的和平国际环境,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国际格局中的前途命运,关乎深具中国智慧的“一带一路”倡议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国际舞台上的人心认同。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面临的外部压力和风险挑战空前加大,抵御渗透、防范化解风险、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任务更加艰巨繁重,凝聚人心、汇聚力量的工作更为重要紧迫。这就要求我们增强忧患意识和底线思维,坚决同打着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等幌子肆意干涉别国内政的行为作斗争,同各种围堵、打压、颠覆、分裂活动作斗争,坚定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确保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同时,要充分发挥统一战线联系广泛、润物无声的优势,深入开展各种形式的人文交流活动,对外讲好中国故事,不断壮大知华友华力量,营造于我有利的国际环境。

(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统一战线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上的作用更加重要。统一战线是党的总路线总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来都把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作为基本任务。“现在,我们党所处的历史方位、所面临的内外形势、所肩负的使命任务发生了重大变化。越是变化大,越是要把统一战线发展好、把统战工作开展好。”[19]当前,全面深化改革已经步入“深水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凸显,固有利益藩篱亟待破解,短期问题和长期问题交织叠加,改革发展任务之重、治国理政考验之大前所未有。“开放是当代中国的鲜明标示。”[20]要不断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深度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和合作,用好国内国际两种资源。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需要全社会方方面面同心干,需要全国各族人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越是处于改革攻坚期,越需要汇集众智、增强合力;越是处于发展关键期,越需要凝聚人心、众志成城。”[21]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凝心聚力共谋复兴的责任更加重大。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是一个探索性事业,还有许多未知领域,需要我们在实践中去大胆探索,通过改革创新来推动事业发展,决不能刻舟求剑、守株待兔。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党提出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乡村振兴、促进共同富裕等一系列重大发展战略,既对统一战线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又为统一战线发挥凝心聚力重要作用提供了广阔舞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搞统一战线,从来不是为了好看、为了好听,而是因为有用、有大用、有不可或缺的作用。”[22]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要坚持大团结大联合,引领和支持广大统一战线成员心怀“国之大者”、责之重者,把统一战线所长与中心大局所需结合起来,最大限度地把各方面的智慧和力量凝聚起来,聚焦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改革发展稳定积极献计出力。

(三)我国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统一战线在增强党的阶级基础、扩大党的群众基础上的作用更加重要。统一战线是一个政治联盟,社会结构的变化会直接影响统一战线内部构成,对统一战线“团结谁联合谁,怎么团结联合”产生重要影响。统一战线通过吸纳、整合不同群体,又会反作用于社会结构。当下我国“所有制形式更加多样,社会阶层更加多样,社会思想观念更加多样”。[23]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对统一战线的内部构成、目标任务、着力重点等带来了全方位、深层次的影响。“民主党派、无党派、民族、宗教、新的社会阶层、港澳台海外等各方面统一战线成员达数亿之多。”[24]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值得重视的是,当前社会上出现了许多新群体,但不少还没有纳入我们的工作视野,牵不上线,对不上话,做不进工作。西方敌对势力正在加紧拉拢这些人,如果我们不改进工作,长此以往,这些人就会同我们党渐行渐远”。[25]统战工作需要贴着社会面走,及时感知社会结构变迁和社会阶层变化。“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中的知识分子,如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税务师等专业人士,是改革开放以来快速成长起来的社会群体。目前看,这些人主要在党外、体制外,流动性很大,思想比较活跃,做他们的工作,一般化的方式不太管用。”[26]此外,网络群体等新的问题场域出现,对新时代统一战线提出新的挑战。“互联网是当前宣传思想工作的主阵地。这个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这部分人我们不去团结,人家就会去拉拢。”[27]统一战线内部结构和统战工作对象的变化,必然会带来统一战线政策的调整。这些变化都给统一战线团结整合各方力量、增进政治共识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人心、汇聚力量

“人心向背、力量对比是决定党和人民事业成败的关键,是最大的政治。”[28]做好新时代统战工作,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刻领悟“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围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完善大统战工作格局,积极促进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和谐,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坚持大团结大联合,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齐众心、汇众力、聚众智,形成同心共圆中国梦的强大合力。

一要坚持党对统战工作的全面领导。“统一战线是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在统战工作中,实行的政策、采取的措施都要有利于坚持和巩固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同时,必须明确,党对统一战线的领导主要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重大方针政策的领导,主要体现为党委领导而不是部门领导、集体领导而不是个人领导。”[29]必须提高政治站位、心怀“国之大者”,努力在补短板上下功夫,在敢担当上作表率,在善作为上动脑筋,创造性地把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到实处。要把党的领导贯穿统战工作全过程,确保统战工作始终沿着正确政治方向前进。注重发挥各级党委统一战线工作领导小组在大统战工作格局中的作用,切实履行研究部署、协调指导和督促检查职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新时代统一战线工作,根本在于坚持党的领导,形成全党上下一齐动手、有关方面协同联动的工作局面。[30]“对危害中国共产党领导、危害我国社会主义政权、危害国家制度和法治、损害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问题,必须旗帜鲜明反对,不能让其以多样性的名义大行其道。这是政治底线,不能动摇”“只要我们把政治底线这个圆心固守住,包容的多样性半径越长,画出的同心圆就越大”。[31]

二要正确处理和把握各方面关系,坚持与时俱进、守正创新,树立战略思维、底线思维,有效防范化解统战领域重大风险。统一战线有其特点,做好统战工作不容易。做好新形势下统战工作,必须掌握规律、坚持原则、讲究方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时代做好促进中华儿女大团结工作,必须“把握好固守圆心和扩大共识的关系”“把握好潜绩和显绩的关系”“把握好原则性和灵活性的关系”“把握好团结和斗争的关系”[32],这为我们把握统一战线的政治性和策略性,推动统战工作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重要遵循。“统一战线无小事,统战工作涉及的主要是同党外的关系,处理不好就可能影响大局。”[33]“统战工作有其策略性,但更主要的是它的战略性”。[34]必须站在更高的层面,从战略层面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坚持底线思维,牢固树立总体国家安全观,深入排查民族、宗教、涉疆、涉藏、涉港、涉台、涉海外等统战工作重点领域的风险隐患,做好监测预警、分析研判、应急处置等工作,把风险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要深入研究如何做到“十二个必须”,善于总结提炼海内外统战工作中的好经验和好做法,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在发展中完善,既要演好统战工作连续剧,也要打造全球治理升级版。

三要按照全党重视、大家共同来做的总要求,压实主体责任,完善体制机制,深化大统战工作格局。构建党委统一领导、统战部门牵头协调、有关方面各负其责的大统战工作格局,是准确把握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历史方位作出的科学谋划,是立足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作出的战略部署。完善新时代大统战工作格局,重点是找准统一战线各领域工作的着眼点着力点。既要抓好党中央关于西藏、新疆、民族、宗教等工作重要会议精神的落实,又要抓好以下几方面工作: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工作方面,要围绕发挥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效能,健全完善符合民主党派特点、系统规范的参政党建设制度机制,推动新时代多党合作更加规范有序、生动活泼;在党外知识分子和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方面,要以完善党外知识分子、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组织方式为抓手,解决有成员无组织、有组织无活动、有活动无效果等突出问题;在非公有制经济领域统战工作方面,要积极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在港澳台海外统战工作和侨务工作方面,要聚焦争取人心,多做团结争取工作;在网络统战工作方面,要知网懂网用好网,支持网络人士为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发挥正能量。总之,要结合各地实际,统筹协调、一体推进各领域统战工作,切实实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进一步形成统战网络联动、优势互补的新格局。

四要培养高素质的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和统战干部队伍,这是巩固和发展新时代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组织保证。习近平总书记对统战干部队伍建设提出了明确要求,“统战工作是一门科学,没有很强的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是做不好的。统战干部要深入学习党的统一战线理论和方针政策,精通统一战线历史,做到心明眼亮,同时还要广泛学习各方面知识,掌握统战工作的个中门道,善于处理各种复杂敏感问题,努力成为行家里手。”[35]要着眼统一战线事业长远发展,坚持政治培训为主,加大组织培养力度,引导党外代表人士坚定理想信念、增进政治认同、站稳政治立场,努力培养造就一支与党同心同德、高素质的党外代表人士队伍。要强化政治训练和业务培训,着力提升统战干部的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培养过硬的理论政策水平和业务能力,建设具有坚强党性、过硬能力、丰富学识、优良作风的高素质统战干部队伍。统战部门要加强自身建设,发挥参谋、组织、协调、督促等重要作用,讲求工作艺术,改进工作方法,展现统战部门和统战干部的良好形象。

五要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健全宗教工作体制机制,推动构建党委领导、政府管理、社会协同、宗教自律的宗教事务治理格局;把握好涉及宗教工作的重大关系,多做打基础、利长远的工作,常抓不懈、久久为功。“必须深刻认识做好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的重要性,必须建立健全强有力的领导机制,必须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必须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必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必须坚持把广大信教群众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必须构建积极健康的宗教关系,必须支持宗教团体加强自身建设,必须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36]要从宗教政策、办好教会、依法管理、舆论导向、统一战线的国际化等方面强化措施,更好组织和引导信教群众同广大人民群众一道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团结奋斗。

六要始终坚持胸怀天下,坚定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站在人类文明进步的一边,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促进各国人民相知相亲。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世界担当和对人类整体命运的终极关怀。“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37]毛泽东同志说过,所谓政治,就是把拥护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38]从某种意义上说,统一战线工作做得好不好,要看交到的朋友多不多、合格不合格、够不够铁。多不多是数量问题,合格不合格、够不够铁是质量问题。[39]要拓展世界眼光,深刻洞察人类发展进步潮流,积极回应各国人民普遍关切,为解决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不断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以海纳百川的宽阔胸襟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推动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这就要求统战工作必须以最大公约数的思维方式分析研究问题,应当更加积极主动推动世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并进,与关心、理解和支持我们正义事业的国际友人乃至全世界人民同舟共济,以落实三大全球倡议为战略引领,从伙伴关系、安全格局、经济发展、文明交流、生态建设等各方面深化交融,不断扩大中国的“朋友圈”,以共商共建共享共赢为原则,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识。

 

(作者: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研究员)

来源:《中国政协. 理论研究》2024年第2期

 

注 释:

[1]习近平:《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团结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22年版,第39页。

[2]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史》,中共党史出版社、华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3页。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35页。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593页。

[5]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53页。

[6]《习近平著作选读》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23年版,第607页。

[7]《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06页。

[8]《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5页。

[9]《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40页。

[10]《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03页。

[11]《邓小平文选》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86页。

[12]《江泽民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39页。

[13]《胡锦涛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636页。

[1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70页。

[15]《习近平著作选读》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23年版,第609-610页。

[16]《习近平著作选读》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23年版,第21页。

[17]《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四卷,外文出版社2022年版,第486页。

[18]《习近平著作选读》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23年版,第22页。

[19]习近平:《论坚持人民当家作主》,中央文献出版社2021年版,第129页。

[20]《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四卷,外文出版社2022年版,第236页。

[2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第124页。

[2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