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龙力:山西归来话“两情”(上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32 次 更新时间:2024-05-24 00:01

涂龙力 (进入专栏)  

23:15飞机徐徐降落在深夜黑幕下的滨城大连,没有归心似箭的感觉,满怀都是山西之行的留恋与不舍。

山西之行是应忻州市税务局长王波冰之邀(辽税89级)给全市税务干部作《加快智慧税务建设,推进新质生产力发展》的专题讲座。讲座内容是波冰亲定的。波冰认为,深化征管改革也好,智慧税务建设也罢,要让基层税务干部不能低头拉车、要抬头看路,只有了解改革的背景、目标,才能增加参与改革的积极性与自觉性。一位地市级税务局长有如此大局观、战略观难能可贵。我欣然受邀,借此机会向基层同仁分享我最新的关于“新型税收关系与新质税收征管能力”的研究成果。

山西之行是我2024年计划的继潮汕、湘西休闲式讲座的第三站,前二站我都即兴写了游记,故波冰也希望留下“山西之行”。游记是情景交融之作,有情才有景,情深景更真。因接下来还有多场讲座任务,故想分上下两篇完成波冰的要求:上篇写情,下篇写景。几天来师生情、战友情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故想趁热打铁先于拙出,待日后有遐再慢慢品味山西之景。

师生之情无世俗、无铜臭

愚以为,师生情是人世间的真实之情,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师生情尤以无世俗、无铜臭而弥足珍贵(但不排除例外)。由于体制原因,1987年首届招生的辽宁税务高等专科学校现已更名为国家税务总局税务干部学院(大连校区),因此这种空前绝后的辽税师生情尤为珍贵,这就是我愿为之付出的情之渊源。

几次赴晋讲座,均因波冰之邀(先临汾后忻州),而与山西学生之见也皆为波冰之召。故老朽认为,波冰是辽税在山西的领军人。这次,山西之行,波冰携省局文涛、太原市局俊武全程陪伴,大同候东、永生、新华的精心设计都令老朽返老还童。其中最令人难以忘却的场景是老朽耳机助听器失而复得的戏剧性一幕。

正值周末,赶到大同云冈石窟时,已是人山人海(其景留待下篇拙出)。中间小息时突然发现左耳助听器丢失,在确认丢失后大家都有点遗憾,这人山人海的云冈石窟,要寻找小小助听器岂不是天方夜谭?然而夜谭竟出天方!当晚22:39时我突接新华短信,说景区找到耳机、需要确认。我惊呆了,不敢相信,如何大海捞针?后来文涛告我,新华一再联系和督促景区拉网式寻找,最后新华专程护送耳机由大同到太原经文涛转交我(当时我正在阳泉市局讲座,遗憾未见夜谭的制造者新华一面)。小小耳机牵动了多少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新华为寻耳机已使出浑身解数,这正是:苍天不负有心人,最有心为师生情!

战友之情永相惜、终难忘

老朽这里讲的战友情是广义的泛指共克难关的战友之情。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参加了由国家税务总局计会司综合处吴新联处长(北京市税务局长位上退休)主持的税收会计改革小组,核心成员有时任山西省局计会计处长王德平(省局副局长退休)、长治市计会科长史爱生(太原市局局长巡视员退休)。每次来山西肯定要会见税收会计改革的两位战友。这次听说我要来忻州讲座,爱生竞坚持要安排在《原味小厨》邀我吃顿山西饭。盛情难却,只好安排在阳泉市局上午讲完课晚上9点返程中间。当我走进原味小厨包间,一位骨瘦如柴、头发斑落的老者起身微笑,这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山西大汉史爱生么?我紧紧抱着他不停地询问:你这是怎么啦?怎么瘦成这样?他缓缓告我,他刚做手术不久…我知道,这时只有回忆往事,才能激发他的兴奋情素:我们共同回忆30年前总局税收会计改革的重要场景:两次重要会议(南在云南昆明、北在龙江镜泊湖);两次税收会计全国培训班(南片在南昌,北片在太原)。我们共同回忆当年改革的难点:税收收入源头核算的意义与难点,企业会计与税收会计的基础衔接,会计核算与征管的衔接。席间我还调侃他与德平局长对酒话难点的场景…然而,激情回忆並未减少他席间去卫生间的次数,看着他只能进流食的现状,如此体状还执意要专门接待我,这是什么情谊?这是世俗间永远难以理解的战友之情!

我转移话题,不回避他的身体,并握手约定,希望他安静乐观调养,至少增体10斤,二年后,我八十岁时再专程赴晋相聚。

赶机场、分手的时间到了!我再次紧紧拥抱、双脸紧贴,低语告之:老弟保重,等我二年后专门陪你。

上车时我已泪眼朦胧,这一刻我仿佛定格在梦呓中:爱生!多保重!!一定等我,再带上德平!!!(时,德平局长在京)

山西之行,两情所绕,情思所愫,难以忘怀。

这正是: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进入 涂龙力 的专栏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171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