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强:拜登政府台海政策“两面性”特征解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99 次 更新时间:2023-03-18 23:09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拜登政府  

信强  


2022年10月,入主白宫将近两年的拜登政府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宣称中国是“唯一既有意图,也越来越有能力重塑国际秩序的竞争对手”,并矢言要“利用国家力量的所有要素”实现“竞胜”(out-compete)中国的战略目标。〔1〕纵观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可以发现其继承了前任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判断,即当今世界已然进入“大国竞争时代”,并继续将中国视为美国“全球领导地位”最大的挑战和“威胁”。在此基础上,拜登政府不断扬言要“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展开“激烈的竞争”,力保美国全球霸权的长盛不衰。〔2〕在中美战略博弈不断升温的背景下,拜登政府加大了打“台湾牌”的力度,持续推行“以台制华”的政策,以实现其打压中国发展、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图谋。


一、拜登政府对台政策新动向


由于利用“台湾牌”牵制中国大陆,通过支持台湾当局长期保持台海分裂状态,可谓是美国两党对华基本的政策共识之一,因此拜登政府上台执政后,虽然在一些涉台政策领域进行了一定的回调,在一些政策手段、方式、方法上有所收敛,但对台战略基调却并未发生重大的改变。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较之于特朗普的莽撞冒失,拜登在对台政策的掌控和操作手法方面更加具有隐蔽性和破坏性,并使得美台关系出现一些新的发展动向。

首先,不断加强美台军事勾连。近年来随着两岸紧张关系的持续升温,美国日益担心台海会爆发军事冲突,因此极力要通过提升美台军事安全合作,来为“拒统谋独”的民进党当局保驾护航。例如2021年4月,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便公开声称美国将根据“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的要求,落实所谓的对台“安全承诺”。10月7日,在被问及美国是否会采取军事行动“协防台湾”时,沙利文公然表示美国“将会与我们的朋友站在一起”,并“现在就将采取行动以让那一天(大陆对台动武)永远不会到来”。〔3〕10月14日,美国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公开宣称:“美国对台湾的承诺‘坚如盘石’,并且有助于海峡两岸和台湾地区内的和平与稳定”,为此美国将根据“与台湾关系法”的规定,“继续协助台湾,并且提供足够的自卫能力”,同时再度明确表示美国“反对任何对现状单方面的改变”。〔4〕10月27日,拜登在出席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线上会议时也声称,美国对中国在台湾海峡的“胁迫行为”(coercive actions)深感关切,并宣称“这是对和平和稳定的威胁”,而美国的“对台承诺坚如盘石”。〔5〕2022年9月21日,拜登在第77届联合国大会演说中再度公然表示“美国寻求台海和平稳定”,并“反对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时至今日,所谓“美对台承诺坚如盘石”俨然成为美国高层表述对台政策的统一口径。而为了展示对台湾的“安全支持”,2021年8月4日,上台仅半年的拜登政府便宣布一项总额约7亿5000万美元的对台军售案,包括40门M109A6自行榴弹炮、20辆M992A2系列野战炮兵弹药补给车、一套先进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等相关设备,并声称该项军售有助于提升台湾安全,维持“区域政治稳定、军事平衡与经济进步”。2022年2月7日,美国又批准向台湾当局出售价值约1亿美元的“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设备和服务,用于“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升级及“战场监视项目”建设,以维持、改善台湾当局此前购买的“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对于此次军售,美方则表示将有助于台湾当局维持导弹密度、确保空中作战战备能力,以持续协助台湾当局“维持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吓阻所谓“区域威胁”。随后拜登政府对台军售可谓进入“快车道”,其中仅在2022年12月一个月之内,便于6日和29日连续宣布两项金额共计6亿余美元,包括“弹簧刀”无人机、空军战机零部件、陆军布雷系统等武器装备在内的军售案,使得拜登政府对台军售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达到8次之多。

2021年3月25日,美台在华盛顿签署“设立海巡工作小组备忘录”,据此美台双方未来将围绕海上救难互助、海上渔业执法、海域水文情报交流和信息分享、美国教官赴台教学培训及台方人员赴美国海警防卫学院受训等方面开展合作。对此“美国在台协会”宣称美方“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全球关切议题并做出贡献,包括维护海上安全、建立能促进海上执法信息交换及国际合作网络等”。〔6〕这不仅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台签署的第一项正式合作文件,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海岸警卫队和台湾当局“海巡署”作为双方的准军事组织,该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美台军事与安全合作的进一步升级,也因此被台湾当局视为彰显美台“伙伴关系的又一个里程碑”。此外,拜登政府还以所谓“州伙伴关系项目”(State Partnership Program)的名义,推动台军与美国各州国民警卫队开展合作,以便让台湾得以参与美国主导的军事交流乃至联合演训。2022年9月,台“全民防卫动员署”首次派员前往夏威夷国民警卫队司令部观摩演习,开启了美台军事交流合作的“新窗口”。

其次,持续提升美台政治互动和“伙伴关系”。为了凸显美台所谓紧密的“伙伴关系”,拜登政府还不断拉高美台互动层级,以“切香肠”的方式挑战一个中国原则,藉以显示美国对台湾当局的坚定支持。例如2021年1月20日,台湾当局“驻美代表”萧美琴受美国“就职典礼国会联合委员会”邀请,参加了拜登的总统就职仪式,这是自1979年以来台湾当局高官首次正式受邀。2月10日,美国务院亚太代理助理国务卿金圣(Sung Kim)与萧美琴在国务院举行会晤,并通过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的官方社交媒体予以公布,同时鼓吹“台湾是民主领头羊也是重要经济、安全伙伴,美国正深化与台湾的关系”云云,这是拜登上任后萧美琴首次获准进入美国国务院。3月28日,美国驻帕劳大使约翰·亨尼西尼兰(John Hennessey-Niland)随帕劳总统访台,成为自1979年以来首位公开访问台湾的美国驻外大使。4月9日,拜登政府宣布修订对台交往准则,继续松绑美台交往限制,允许美国官员在联邦政府大楼接待台官员,或前往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双橡园参加非正式节日的活动。随后又指派拜登密友、前参议员克里斯·多德(Chris Dodd)、前常务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及詹姆斯·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等重量级人物访台,凸显美国对美台关系的“高度重视”。6月6日,参议员泰米·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丹·苏利文(Dan Sullivan)及克里斯·昆斯(Chris Coons)等搭乘C-17A“环球霸王”运输机从韩国美军基地直飞台北松山机场,宣布向台湾当局捐赠75万剂疫苗协助抗疫。9月中上旬,台湾当局“海巡署长”周美伍首次受邀赴美参加美台“国安高层”战略对话“蒙特雷会谈”,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司令部高层进行对谈,讨论双方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责任分属,以及未来合作支援模式。10月13日,美国国务院官方推特账号发布了主管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约瑟夫·费尔南德斯(Joseph Fernandez)与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在国务院会见萧美琴的照片及推文,并再次宣称美对台承诺“坚如盘石”,期待进一步深化美台关系。11月9日,以参议员约翰·柯宁(John Cornyn)为首的6名国会参众两院议员搭乘美国海军C-40A行政专机,从菲律宾克拉克基地飞抵台北,在访台期间不仅与蔡英文进行会晤,还首次获准进入台湾当局防务部门,听取“军事威胁简报”,讨论如何根据“与台湾关系法”帮助台湾提升“自卫能力”。〔7〕11月25日,美国众议院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主席高野(Mark Takano)率领一个由两党6名众议员以及十余名幕僚组成的代表团,乘坐美军公务机抵达台湾,并在访台期间前往台湾当局防务部门以及台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针对台军军力提升与改革进行意见交流。2022年3月1日,正值俄乌爆发大规模冲突之际,拜登特意派遣一个由美军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Michael Mullen)领衔的跨党派代表团访问台湾,其他随行人员包括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梅根·奥沙利文(Meghan O'Sullivan)、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ele Flournoy)等多名前高级国防和安全官员。在访台期间,该代表团与蔡英文和台湾当局防务部门负责人邱国正会面,讨论美台关系和区域安全,旨在展示美国两党对“美台伙伴关系”的持续坚定支持。〔8〕2022年8月,美国国会众议长南希·佩洛西更是不顾中方的严正反对,执意窜访台湾,令两岸关系乃至中美关系陷入高度紧张。由上述可见,在拜登上台后美台高层政治互动层级显着提升,不仅更趋频密,且呈现出日益公开化的态势。

第三,在外交上推动台湾问题“国际化”“多边化”。拜登政府上台后开始不遗余力地拉拢盟友在台湾问题上发起挑衅,以加强对华“战略合围”的力度。对此,美国驻华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曾于2021年10月20日在参议院提名听证会上直言不讳地宣称,美国应该要求和“正在要求”盟友对台湾当局“表现出真正的承诺”。〔9〕在美国的推动下,近年来法国、德国、立陶宛、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美国传统盟友纷纷效仿美国,公然介入和干预台海事务,涉台议题也从经济、贸易、社会、文化领域向高度敏感的政治、安全领域扩散。与此同时,其他国家干预台海事务的手段也日趋复合化,可谓“软硬结合、文武并举”,使得台湾问题“国际化”的迹象日益明显,导致大陆处理台湾问题面临更棘手的挑战。

第四,在经济、科技、文化、拓展“国际空间”等领域全面加强美台合作。为了将台湾当局彻底纳入美国“以台制华”的战略轨道,拜登政府不断推进与台湾当局在经贸、社会、科技、文化以及拓展“国际空间”等诸多议题领域和层面的合作。例如在金融合作方面,美台签署了“基础建设融资及市场建立合作架构”,谋求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联手针对基础设施建设、新能源技术开发等议题,在东南亚地区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助力台湾当局“新南向政策”的推进,合作拓展在亚太区域乃至全球的经贸新布局,并以此对冲中国大陆“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力。又如在文化教育交流领域,在“美国在台协会”及“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的推动下,“美台教育倡议”得以正式启动,意图全面强化美台语言教学合作,巩固台湾当局“为美国及全球提供中文教学的角色”。2021年11月,台湾当局又以帮助美国等国对抗中国大陆“意识形态输出”为名,推出“华语教育2025计划”,声言要为美国学生提供在大陆之外学习中文的机会和环境。〔10〕美台推出上述举措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在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增强合作,进而构筑美台全面合作的“整体性框架”,为美台关系的持久发展夯实基础。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面对中美日益加剧的高科技博弈,拜登政府更是将半导体等战略物资的供应链、信息通讯基础设施、人工智能、量子技术开发视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并积极谋求借助产业链、供应链的重组和整合,将台湾当局纳入美国主导的“反华高科技联盟”之中。例如早在2021年2月,美台便举行了“半导体供应链合作圆桌论坛”,集中讨论如何强化双方在半导体供应链安全及产业方面的合作。6月,美台举行第11届“贸易暨投资框架协议”(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TIFA)会谈,主要内容分为“贸易与投资相关议题”和“提升未来贸易及合作议题”两大类,其中重中之重就是讨论如何保障半导体芯片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安全”,进而推动双方在网络安全、数字经济、卫生健康、基础设施建设、绿色能源、人工智能等技术领域的精准对接。会谈后,美台双方宣布已就半导体、电动车、疫苗生产与代工等议题领域达成十大共识,并同意就不同项目成立工作小组,就不同议题不间断地展开讨论和沟通。同年11月23日,美台举行第二届“经济繁荣伙伴对话”(U.S.-Taiwan Economic Prosperity Partnership Dialogue, EPPD)视频会议,美方由副国务卿费尔南德斯出席,台湾当局方面则由经济部门主管王美花出席,主要讨论议题便是如何在供应链、产业合作、5G技术和数字经济等方面展开密切合作,联手建立以“去中国化”为目标的半导体产业链。2022年6月,台美双方宣布正式启动“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U.S.-Taiwan Initiative on 21st Century Trade)协商谈判,围绕贸易便利化、监管实践、农业、反腐败、支持中小企业贸易、数字贸易、促进以工人为中心的贸易、支持环境和气候行动、劳工标准、国有企业等11个关键领域展开磋商。2022年11月8日,美台双方在纽约举行了首次“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实体谈判。2023年1月,由美国助理贸易代表特瑞·麦卡廷率领的代表团访台,针对双边贸易议题展开进一步的深入讨论。

而在帮助台湾当局拓展“国际空间”方面,拜登政府同样是动作频频。例如2021年5月7日,美国首次推动“七国集团”发表联合声明,公然支持台湾当局“有意义地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卫生大会”。10月21日,正值联合国2758号决议恢复新中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日以及习主席对此发表讲话前夕,美国国务院负责中蒙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里克·沃特斯(Rick Waters)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主办的会议上公开宣称:过去几十年来,台湾被排除在几乎所有的联合国活动之外,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就是北京“错误”地使用了2758号决议。对此,沃特斯呼吁联合国会员国支持台湾当局“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体系。〔11〕国务卿布林肯更是于10月26日公然发表声明声称:“我们鼓励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加入美国行列,支持台湾强劲、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体系及国际社会”,“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体系不是政治议题,而是务实议题。”〔12〕身为国务卿的布林肯公开挑战联合国2758号决议,实属历史罕见。2022年2月25日,美助理国务卿米歇尔·西松(Michele Sison)在国务院与萧美琴会晤,并随后又在推特上贴文表示:台湾当局所作的贡献能让国际社会多方受益,联合国会员国应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体系”。此后,美国更是不断有前官员和重要学者信口雌黄地指责中国制造了长达50年的“不公正”,诬陷大陆利用该决议系统性地排斥台湾当局参与联合国体系,现在到了“纠错”的时候了,并威胁如果大陆不展现“更大灵活性”,美国就应该全面推进台湾当局“正式加入联合国”。


二、拜登政府台海政策的“两面性”


在外交政策领域,拜登上台后虽然对特朗普时期的大量政策进行了调整和修正,但是却总体上沿袭了特朗普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和政策框架,也始终未停止对中国的全方位打压和围堵。在行政部门诸多反华鹰派人士、国会参众两院亲台议员、亲台利益集团和智库学者的推动下,拜登政府依然将台湾问题视为制衡中国崛起的一张“王牌”,在台海政策领域基本上呈现出“萧规曹随”的态势,也给本已动荡不定的台海局势笼罩上了一层始终挥之不去的阴霾。

与此同时,由于拜登政府深知美国正面临着一系列严峻的内外挑战,其诸多政策目标的实现,包括防控新冠疫情、推动经济复苏、应对气候变化、解决乌克兰危机、维护地区稳定等问题,均离不开中国的配合与支持,因而在其上台后也试图选择性地与中国恢复和开展务实合作,进而让中美关系重回相对正常、良性的发展轨道。此外,拜登及其决策团队拥有远比特朗普更为丰富的外交经验和更加娴熟的专业能力,对台湾问题的高度危险性更是心知肚明,因而也不敢在台湾问题上肆无忌惮地对中国发起挑衅,以免中美关系遭到严重损害甚至彻底“脱轨”。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种种挑衅举措也遭到了中国一系列针锋相对的军事、政治和外交反制。例如2021年10月初,正当美国纠集多国在台海附近举行联合军演之际,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0月1日至4日的4天时间里,连续派出包括战斗机、预警机、反潜机、轰炸机等多种机型在内的149架次战机,以多机种、多空层方式在台海附近空域展开巡航,其中在10月4日更是创下了单日56架次的历史最高记录,对美国和台湾当局进行强力震慑。又如在2022年12月23日,美国通过了“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其中包括要为台湾当局提供军事融资等极富挑衅性的条款,解放军东部战区旋即在台湾周边海空域组织举行诸军兵种联合战备警巡和联合火力打击演练。在短短24小时里,共有71架解放军军机、七艘解放军军舰在台海周边展开活动,其中47架军机飞越所谓“海峡中线”,不仅就此打破瞭解放军出动军机数量的单日纪录,也对美台勾连予以严厉回击。在上述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较之特朗普政府时期也出现了一定的调整,并表现出明显的两面性特征。

例如2021年4月28日,拜登在国会发表演讲,公然将中国称为美国“赢得21世纪”的主要竞争对手,将与中国的竞争视为美国外交政策面临的最大挑战,承诺美国为此将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维持强大的军事力量,并声称在其任内绝不允许中国超越美国。〔13〕但是与此同时,为了防止中美战略竞争彻底滑向冲突与对抗,国务卿布林肯则于2021年5月4日表态宣称,中美目前并非处于“冷战”关系,而是竞争和合作并存。中美双方在多个领域都有明显的共同利益,对抗、竞争与合作并存,并希望双方通过对话减少误会。〔14〕11月2日,拜登总统也公开表示,美中两国是在竞争,但并不一定是冲突,也没有理由要发生冲突,并希望确保双方没有误解,没有意外。在11月16日中美两国元首视频会议上,拜登又明确重申,美方不寻求改变中国的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15〕12月4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虽然声称中国凭藉过去20年“极速狂奔的现代化”,正在成为美国在军事领域“势均力敌的竞争者”(peer competitor),但是同时也特意强调,美国不想与中国展开新冷战,也不认为美中冲突不可避免,希望保持两国国防沟通渠道开放,“建立常识性护栏”以降低冲突风险。〔16〕2022年5月26日,布林肯发表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演讲,虽然仍然宣称中国对“国际秩序”构成了“最严重的长期挑战”,但同时也重申将与中国进行必要的合作,并强调美国将会极力避免重蹈冷战覆辙。〔17〕

具体就美国台海政策而言,虽然“力挺”台湾当局对抗大陆已然成为美国两党之间以及府会之间的共识,但是具体审视决策制定和施策力度把握的细微之处,仍可以发现拜登政府对台政策同特朗普政府相较存在一些区别和差异。由于特朗普本人缺乏必要的外交知识和行政经验,对台湾问题的危险性和敏感性缺乏清醒的认知,尤其是缺乏“红线意识”,因此其纯粹把台湾问题作为刺激、挑衅和打压中国大陆的工具的做法,使得台海局势陷入波谲云诡的高度紧张之中。而相比特朗普,拜登对台湾问题所蕴含的巨大风险的认识和理解更加充分和深刻,“红线意识”也相对更强,故而极力避免在对台政策上触碰红线,以免导致台海局势失控,更不想因此令美国被拖入一场灾难性的战争之中。面对中国捍卫国家统一的坚定意志和日益增强的军事实力,拜登上台后的对台政策总体上回归了较为慎重、稳健的传统政策轨道,尤其是在一个中国原则这一根本性的“红线问题”上,一再对中国表示会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不鼓励“台独”,而非像特朗普那样毫无顾忌地恣意妄为。

例如2021年5月4日,国务卿布林肯明确宣称美国将始终遵守“一个中国政策”。〔18〕7月6日,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高级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出席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线上对话会时表示:“我想强调我们的立场没有改变。它与以前的做法一致。我们致力于维护台海和平稳定。我们确实有一个中国政策。”美方“不支持台湾独立,完全瞭解其敏感性”。〔19〕在2021年11月16日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向拜登严正指出,由于台湾当局一再企图“倚美谋独”,美方一些人有意搞“以台制华”,导致台海局势面临新一轮紧张,如果美台继续“玩火”必将“自焚”。而面对习主席的警告拜登则明确重申,美国政府“致力于奉行长期一贯的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希望台海地区保持和平稳定”。〔20〕2022年2月22日,国务卿布林肯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就中美关系和乌克兰问题通话时,为了争取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支持,布林肯表示美国“反对台独”,这也是拜登政府首次表态“反对”而非仅仅“不支持”台独。〔21〕2022年11月14日,在于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中美元首峰会上,拜登总统再次重申一个稳定和发展的中国符合美国和世界的利益,表示尊重中国的体制,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新冷战”,不寻求通过强化盟友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也不支持“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美方也无意寻求同中国“脱钩”,无意阻挠中国经济发展,无意围堵中国。〔22〕

但是在另一方面,拜登政府也并未放松打“台湾牌”的力度,而是大肆玩弄“两面平衡”的策略,持续加强、加快、加深与岛内民进党当局之间的勾连。例如2021年12月3日,布林肯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虽然重申美国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同时又声称美国将“确保台湾拥有自卫手段”。在2022年2月11日发布的《美国印太战略》报告中,拜登政府公然以中国在印太地区的“胁迫和进攻”以及大陆“对台施压”当作美国实施印太战略的背景和理由之一,并明确声称要联合区域内外的伙伴来“维护台海和平稳定”。该报告还扬言要推进和加强在印太地区的“整合威慑”,并特别点名要阻止“跨越台湾海峡的军事侵略”,显然是要将针对台海的军事威慑作为其印太军事战略的重点。〔23〕以拜登上台后美国舰机在台海的活动为例。在其2021不到一年的执政时间内,美军舰艇累计12次穿越台湾海峡,几乎每个月都会穿行一次,不仅实现了穿越的“常态化”,而且手段和花样也在不断翻新升级。2021年8月27日,美海军“基德”号(USS Kidd)导弹驱逐舰、海岸警卫队“门罗”号(USCG Monroe)海警船联合穿越台湾海峡,这是近两年内美海警舰艇首次加入到穿越台海行动之中。10月15日,美海军“杜威”号(USS Dewey)驱逐舰又联合加拿大海军“温尼伯”号(HMCS Winnipeg)护卫舰共同穿越台湾海峡。与此同时,美军军机也加强了在台海周边的飞行侦察活动。2021年6月2日、8月12日、11月29日,分别有美海军一架P-8A反潜巡逻机穿越台湾海峡。其中11月29日美军巡逻机穿越台海期间,最近距离中国大陆领海基线仅约15.91海里,刷新了美军机对华抵近侦察的最近纪录。2021年6月6日、7月15日、7月19日、11月9日及11月25日,分别有美空军一架C-17A运输机、美空军一架C-146A“猎狼犬”特种作战运输机、美中情局下属一架C-130J运输机、美海军一架C-40A公务机及美空军一架C-40C公务机降落台湾,创下了6个月内连续5架军机在台湾起降飞行的新纪录。2022年2月24日,随着乌克兰危机的迅速升级,正值台湾当局热炒“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担心被美国“抛弃”而惶惶不可终日之际,拜登政府特意派遣“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拉尔夫·约翰逊”号(USS Ralph Johnson)穿越台湾海峡,并故意打开船舶自动辨识系统(Automatic Identification System)“高调”地显示舰艇方位和航迹,以为台湾当局撑腰打气。在2022年一年时间里,美国军舰、军机同样基本上保持了每月一次穿航或飞越台湾海峡的频率。2023年新年伊始,在解放军东部战区海空兵力的全程跟监和警戒之下,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钟云号”又于1月5日公然穿航台湾海峡,从而成为2023年首艘穿越台海的美军舰艇。


三、结语


为了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拜登政府基本上继承了特朗普的对华强硬政策,并试图通过打“台湾牌”实现其“以台制华”的战略目标。在台湾问题上,拜登政府一方面在政策宣示上频频声称会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另一方面在实际行动上却采取“切香肠”“打擦边球”的方式,变换各种手法提升美台政治、军事和经贸“实质性关系”,为台湾当局拓展“国际空间”摇旗呐喊,为“台独”分裂势力撑腰打气。与此同时,拜登政府还将特朗普时期的“独狼战术”逐步升级为“群狼战术”,拉拢日本、澳大利亚及欧洲盟国集体对华发难,极力推动台湾问题的“国际化”,令中美围绕台湾问题的博弈更趋复杂化。

随着中美战略竞争和对抗的日渐升温,拜登政府未来势必会继续其“两面手法”,不断寻找机会,在美台关系层面谋求实现更多的、更大的“突破”,以此作为美国开展对华“战略竞争”的重要抓手,从而导致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陷入长期持续的紧张状态。


注释:

〔1〕U.S.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ctober 2022, 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22/10/Biden-Harris-Administrations-National-Security-Strategy-10.2022.pdf

〔2〕吴心伯:“拜登执政与中美战略竞争走向”,《国际问题研究》2021年第2期,第34-48页。

〔3〕James Landale, "US Deeply Concerned over Taiwan-China Tension," BBC, October 7, 2021,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8837432/.

〔4〕The White House, "Press Briefing by Press Secretary Jen Psaki," October 14,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press-briefings/2021/10/14/press-briefing-by-press-secretary-jen-psaki-october-14-2021/

〔5〕Eillen Ng and Niniek Karmini, “Biden Calls out China’s Taiwan Actions as ‘Coercive’,” AP News, October 28, 2021, https://apnews.com/article/joe-biden-business-russia-asia-china-f7d0f3aec4e1e0f8e0baa4992e8149c1/.

〔6〕“美台签署海巡工作小组备忘录或藉此名义搞军事勾连”,2021年3月26日,https://mil.news.sina.com.cn/2021-03-26/doc-ikkntiam8530941.shtml

〔7〕“美国参众议员密访台军方 听取军事威胁简报”,中评社,2021年11月10日,http://gb.crntt.com/doc/1062/2/1/4/106221415.html

〔8〕"Peace in Taiwan Strait a global concern, says Mullen," March 2, 2022, https://abcnews.go.com/US/wireStory/peace-taiwan-strait-global-concern-mullen-83197341

〔9〕余东辉:“美候任驻华大使大谈‘台湾关系法’协防台湾”,中评社,2021年10月21日,http://220.194.47.118/doc/1062/0/4/9/106204962.html?coluid=93&kindid=7950&docid=106204962&mdate=1021120708/.

〔10〕“台当局要全球推广‘华语教育’反大陆,美国认为这是个战略”,《环球时报》,2021年11月24日。

〔11〕"Resolution 'Misused' by Beijing to Block Taiwan at U.N.: U.S. Official," Focus Taiwan, October 22, 2021, https://focustaiwan.tw/cross-strait/202110220017/. (上网时间:2022年1月10日

〔12〕Antony J. Blinken, "Supporting Taiwan's Participation in the UN Syste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October 26, 2021, https://www.state.gov/supporting-taiwans-participation-in-the-un-system/

〔13〕"Remarks by President Biden in Address to a Joint Session of Congress," The White House, April 29,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peeches-remarks/2021/04/29/remarks-by-president-biden-in-address-to-a-joint-session-of-congress/.

〔14〕Katrina Manson, "Blinken Rejects Claims of 'Cold War' between US and China," Financial Times, May 5, 2021, https://www.ft.com/content/f77604cd-cb6b-45df-a9ec-4f4b63959ad5/.

〔15〕"Readout of President Biden's Virtual Meeting with President Xi Jinp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White House, November 16,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11/16/readout-of-president-bidens-virtual-meeting-with-president-xi-jinping-of-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16〕"Remarks by Secretary of Defense Lloyd J. Austin III at the Reagan National Defense Forum (As Delivered),"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December 4, 2021, https://www.defense.gov/News/Speeches/Speech/Article/2861931/remarks-by-secretary-of-defense-lloyd-j-austin-iii-at-the-reagan-national-defense/.

〔17〕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Administration's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ay 26, 2022, https://www.state.gov/the-administrations-approach-to-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18〕Katrina Manson, “Blinken Rejects Claims of ‘Cold War’ between US and China,” Financial Times, May 5, 2021, https://www.ft.com/content/f77604cd-cb6b-45df-a9ec-4f4b63959ad5/.

〔19〕"A Conversation With Kurt Campbell, White House Coordinator for the Indo-Pacific," Asia Society, July 6, 20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LeUTBtNouY.

〔20〕"Readout of President Biden's Virtual Meeting with President Xi Jinp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White House, November 16, 202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11/16/readout-of-president-bidens-virtual-meeting-with-president-xi-jinping-of-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21〕中国外交部:“王毅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中美关系交换意见,”2022年2月20日,https://www.fmprc.gov.cn/wjb_673085/zzjg_673183/xws_674681/xgxw_674683/202202/t20220222_10644342.shtml

〔22〕中国外交部:“习近平同美国总统拜登在巴厘岛举行会晤,”2022年11月14日,https://www.mfa.gov.cn/zyxw/202211/t20221114_10974651.shtml

〔23〕White House of the US, "Indo-Pacific Strategy of the US," February 11, 2022.


信强,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台湾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中国评论》月刊2023年2月号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拜登政府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161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