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高鑫:易学视域下的欧阳修史学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 次 更新时间:2022-08-30 00:20:24

进入专题: 易学   欧阳修   史学  

汪高鑫  

  

   摘 要:欧阳修的史学成就与其丰富而深邃的史学思想密不可分,而其史学思想又以其易学思想为哲理基础。在历史变易观上,欧阳修从“《易》道占其变”,变通是“天地之自然”,物极必反是万物变通的规律,“物极而不变则弊”等易学变通思想出发,肯定历史的变易性,坚持以“本末”的观点来看待历史,强调历史变易“有渐积”,进而提出具体的改革时弊主张;在历史盛衰观上,欧阳修认为“《易》之为说”是“止于人事”,虽然不否认天地鬼神的存在,但天人同情,“修人事”即是“不废天地鬼神之道”,在此基础上提出盛衰之理“岂非人事”的历史盛衰观,历史编纂实践奉行“书人不书天”的撰述原则,对人事如何决定历史盛衰作出了系统阐发。在道德史观上,欧阳修以家正、婚娶正,进而提出“事无不利于正”的易学思想为指导,肯定“道德仁义,所以为治”,以道德作为历史评判标准,大力宣扬“女祸”思想,提出礼乐治民的重要性,历史编纂秉持道德标准。

   关键词:欧阳修 易学视域 史学思想

  

   欧阳修是北宋著名的史学家,主要史学著作有“奉诏修《唐书》纪、志、表,自撰《五代史记》”,与历史考据密切相关的《集古录》,以及散见于文集中的大量史论。欧阳修又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易学家,撰述的易学论著主要有《易童子问》《易或问三首》《易或问》,以及《明用》《系辞说》《传易图序》《崇文总目叙·易类》《读易》《张令注周易序》《送王陶序》《南省试进士策问三首》( 第三首) 等易说散论。欧阳修的史学成就与其丰富而深邃的史学思想密不可分,而其史学思想又以其易学思想为哲理基础。他以“《易》道占其变”的易学思想为依据,认为变通是“天地之自然”,肯定历史具有变易特性,提出系统的历史变易观; 从“止于人事”的易学思想出发,将“修人事”作为“《易》之为说”的中心思想,肯定人事决定历史盛衰,秉持 “书人不书天”的历史编纂思想; 以“事无不利于正”的易学思想为指导,强调家正、婚娶正、进而人事正的重要性,肯定“道德仁义,所以为治”,大倡道德史观,历史编纂秉持道德标准。以往学者对于欧阳修的史学与易学分别多有探讨,而从易史关系角度来探讨其史学思想则较少。基于此,本文试从易学视域对欧阳修史学思想作出系统论述,以求教于大方之家。

   一、“《易》道占其变”的历史变易观

   历史是否具有变易性,是传统历史观的重要问题。欧阳修是一个历史变革论者,他肯定历史具有变易特性,强调变革救弊对于历史发展的重要性。而这一历史变易观与其易学变通思想密不可分,欧阳修认为“《易》道占其变”,有变才能通,变通是“天理之自然”; 物极必反是万物变通的内在规律,“物极而不变则弊”。欧阳修关于易学变通思想的阐发,成为其历史变易观的哲理基础。纵观欧阳修的易学变通思想,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易》道占其变”,变通乃“天地之自然”。欧阳修认为,“《易》道占其变”,又说“《易》用变以为占”,肯定“变”是易占的基本原理,是贯穿《周易》经传的重要思想。而“变”必然会“通”,变通是天地万物普遍存在的法则,“物无不变,变无不通,此天理之自然也”。欧阳修从《恒》卦“为言久”之义出发,具体阐发了“久”与“变”之间的关系,他说:

   恒之为言久也,所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也,久于其道者知变之谓也。天地升降而不息,故曰“天地之道久而不已”也。日月往来,与天偕行而不息,故曰“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代谢循环而不息,故曰“四时变化而能久成”。圣人者尚消息盈虚,而知进退存亡者,故曰“圣人久于其道而化成”。

   这段话包含了四层含义: 其一,《恒》卦的本质讲事物发展的久远问题,而久远的前提在于变; 其二,只有懂得“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道理的人,才能称得上是知变; 其三,天地升降不息、日月与天地偕行不息、四时循环不息,这是天地永存、日月永照、四时久成的原因所在,换言之,万物永不停息地变易是其存在的基础与法则; 其四,圣人之所以能成为圣人,就在于他崇尚“消息盈虚”,懂得“进退存亡”,也就是说,圣人懂得变通的道理。

   其次,物极必反,“物极而不变则弊”。在欧阳修看来,变通不但是天地万物的常理,天地万物“久远”的原因所在,而且变通有其内在的规律性,这就是物极必反。欧阳修重视以物极必反的思想来解说卦义,并且寓于其中以变易救弊的思想。如解释《乾》卦“用九,见群龙无首,吉”时,《易童子问》说: “阳过乎亢则灾,数至九而必变,故曰‘见群龙无首。则吉’。物极则反,数穷则变,天道之常也”。《明用》则说: “首,先也,主也,阳极则变而之他,故曰‘无首’也。凡物极而不变则弊,变则通,故曰吉也。”综合二说,体现了两层含义,其一,物极必反、数穷则变,乃是天道之常态或自然之法则; 其二,事物之所以会出现物极必反的变易规律,在于物极不变必然会生弊,只有通过变易,才能使事物重新得以畅通,这是言“吉”之真谛所在。又如解释《剥》卦,欧阳修说: “剥尽则复,否极则泰,消必有息,盈必有虚,天道也。”这里所谓剥复、否泰、消息、盈虚,即是事物发展之两极,肯定事物走向极点,必然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再如解释《困》卦,欧阳修认为《困》卦彖辞之所以会说“困而不失其所,享”,是因为“困极而后享,物之常理也,所谓《易》穷则变,变则通也。”它体现了《周易》物极必反、《易》穷则变的思想,肯定困极必享是万物之理。欧阳修通过释卦阐发的物极必反思想,不但肯定了物极必反是事物变易普遍存在的法则,同时也肯定了事物具有反向转化的必然性。这在认识论上的价值,则是告诫人们处于逆境时不要灰心丧气,相信事物会有转机; 而处于顺境时也不要自我陶醉,始终保持危机意识。

   欧阳修以《周易》的变通思想来观察历史,提出了系统的历史变易观。

   首先,重视以“本末”的观点看待历史变易。以变通的观点看待历史,首先必须要有“原始察终”的历史意识,按照欧阳修的说法,即是要有“本末”的观点。欧阳修说: “天下之事有本末,其为治者有先后。”这就是说,“推本末”是为了“知先后”。故而“本末”的观点,即是要求人们从历史变易全过程来对具体历史作出认识。针对世人将秦朝视为闰朝,欧阳修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他总结了前人之所以会视秦为闰朝的三条理由:“不过曰灭弃礼乐,用法严苛,与其兴也不当五德之运而已。”对此他反驳说:“五德之说,非圣人之言”,其他两条,也只是“始皇帝之事尔”。由此他认为,所谓的秦为闰朝之说,“是不原本末之论也,此汉儒之私说也。”那么,欧阳修是如何作其“本末之论”呢? 其一,秦的建立具有合法性。欧阳修说:“昔者尧、舜、夏、商、周、秦,皆出于黄帝之苗裔,其子孙相代而王。尧传于舜,舜传于禹。夏之衰也,汤代之王; 商之衰也,周代之王;周之衰也,秦代之王。其兴也,或以德,或以功,大抵皆承其弊而代之。”这段话提出了秦政权具有合法性的两个理由: 一是与历史上的尧、舜、夏、商、周一样,秦也是黄帝后裔建立的政权,属于黄帝“子孙相代而王”的政权,这是从血缘之“本”上论证了秦政权的合法性; 二是秦虽然以力而建,却与三代一样都是“承其弊”而建的王朝,这是从历史过程论证了秦政权的合法性。其二,秦始皇“不德”并非秦成为闰朝的理由。欧阳修一方面认可秦朝“德虽不足,而其功力尚不优于魏晋乎? 始秦之兴,务以力胜。”指出“务以力胜”是秦朝立国的特点。一方面也批评秦始皇“悖弃先王之典礼,又自推水德,益任法而少恩,其制度文伪,皆非古而自是,此其所以见黜也。”但是,欧阳修明确认为秦始皇之失,并不能成为视秦为闰朝的理由,他的解释是:“夫始皇之不德,不过如桀、纣,桀、纣不能废夏、商之统,则始皇未可废秦也。”既然人们没有因为夏、商出了比秦始皇更为残暴无德的桀、纣而“废夏、商之统”,又有什么理由否定秦朝的历史统绪呢!

   在欧阳修的眼里,五代是一个“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至于兄弟、夫妇人伦之际,无不大坏,而天理几乎其灭矣”的时代。然而,五代政权毕竟是由唐至宋过程中出现的政权,欧阳修作《新五代史》,依然采用“本纪”体例来书写五代之君,肯定五代政权的历史地位。其实关于五代政权的合法性问题,时人颇有争议,如后唐至北宋前期的人们就普遍“伪梁”。欧阳修就说: “呜呼!天下之恶梁久矣! 自后唐以来,皆以为伪也。”之所以会伪梁的原因,欧阳修在所作《梁论》中将其概括为三点: “一曰后唐之为唐,犹后汉之为汉,梁盖新比也。一曰梁虽改元即位,而唐之正朔在李氏而不绝,是梁于唐未能绝,而李氏复兴。一曰因后唐而不改。”针对这三条所谓的理由,欧阳修一一进行了驳斥,进而说到: “后世之有天下者,帝王之理或舛,而终始之际不明,则不可以不疑。”这就是说,欧阳修之所以不伪梁,是要明“终始之际”。此外,他还以《春秋》书法自辩,认为春秋时期鲁桓公、鲁宣公、郑厉公、卫公孙剽皆为弑杀或驱逐旧君自立的,“圣人于《春秋》,皆不绝其为君。”由此他认为自己不伪梁,正是采用了《春秋》“欲著其罪于后世,在乎不没其实”的书法。应该说,欧阳修不伪梁以及用“本纪”体例记述五代帝王事迹,既贯彻了“本末”史观,肯定五代为历史链条的一环,也体现了史家“不没其实”的直书精神,值得肯定的。

   其次,肯定历史变易“有渐积”。欧阳修易学思想强调物极必反,而万物至极却非一朝一夕所致,它有一个“渐积”的过程,即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过程。以此相对应,历史变易也“有渐积”。欧阳修以历代兴亡史为例,认为王朝之兴需要德或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同样,王朝之亡也是“积数世”最终“至于大坏”的。欧阳修说: “昔三代之兴也,皆以功德,或积数世而后王。其亡也,衰乱之迹亦积数世而至于大坏,不可复支,然后有起而代之者。”肯定三代政权的兴与亡皆需数世之久。说到秦朝以降的历代王朝,欧阳修认为不但其兴是“积数世”之力取得,而且其亡也是“积数世”之败的结果。如王朝之兴,像前述秦兴,即是通过数代之力而成。像北魏政权之兴,更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间,其“自成帝毛至于圣武,凡十二世。而可纪于文字,又十一世。至于昭成而建国改元,略具君臣之法……又七世至于孝文,而去夷即华,易姓建都,遂定天下之乱,然后修礼乐、兴制度而文之。考其渐积之基,其道德虽不及于三代,而其为功何异王者之兴?”如王朝之衰,像东汉的衰败,即是始于汉和帝、安帝之时,欧阳修说: “汉之德,自安、和而始衰,至桓、灵而大坏,其衰乱之迹,积之数世,无异三代之亡也。”像唐朝的衰败,也是“其祸乱之来有渐积”。值得注意的是,欧阳修从王朝衰亡“有渐积”的观点出发,对历史发展之“势”作出了阐发。他认为历史王朝持续衰败,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也就是形成了一种衰败之“势”。当历史出现这种衰势之时,即使不是昏暴之君,也无法改变这种衰势局面。他说: “自古亡国,未必皆愚庸暴虐之君也。”以唐朝历史为例,认为唐昭宗即是这样一位君主。欧阳修说,当唐朝衰败“大势已去,适丁斯时,故虽有智勇,有不能为者矣,可谓真不幸也,昭宗是也。”实际上唐昭宗“为人明隽,初亦有志于兴复,而外患已成,内无贤佐,颇亦慨然思得非常之材,而用非其人,徒以益乱。”由此他感叹道: “迹其祸乱,其渐积岂一朝一夕哉! ”欧阳修的“渐积”历史变易观蕴含了一个深刻的道理: 所谓物极必反,是事物“渐积”的必然结果,要防止事物向相反的方向转向,就必须要防微杜渐。

再次,提出改革时弊的具体主张。欧阳修重视“渐积”,然而当事物的发展已经出现“物极”之势时,他以易学“物极而不变则弊”的通变思想为指导,积极倡导变革救弊。欧阳修历仕北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面对北宋积贫积弱的困局,北宋士大夫普遍具有忧患意识,先后发生了范仲淹主持的庆历新政和王安石主持的熙宁变法。在此时代背景下,欧阳修主要针对北宋政治与佛教问题,系统阐发了他的变革思想。欧阳修对北宋政治颇为忧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易学   欧阳修   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233.html
文章来源:《史学史研究》2022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