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泉:人身、人生、人性——《维摩经》里探死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0 次 更新时间:2021-03-04 14:07:38

进入专题: 人身   人生   人性   维摩诘经  

王雷泉 (进入专栏)  

  

   提要:《维摩经》藉维摩诘居士与文殊菩萨之间就生死问题的讨论,系统阐述了生命的身心结构、生死流转的原因、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要参透生死问题,必须有哲学慧解。对生死问题的解决,则落实在即世间而成就佛道的菩萨行过程中。本文透过《维摩经》对人身、人生、人性三个关键词的阐释,强调作为人间佛教的重要课题,应强化佛教的神圣性和主体性,依体起用,在解决民众生老病死的问题中以了生死。

   一、维摩诘参透生死的哲学慧解

   这世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假设生命只有一生一世的话,则如慧开法师所言,死亡的结局必然导致“生命存在的断灭,生命价值的失落,乃至生命意义的空虚”。[1]因此,我们需要扩大“生命”的定义域与维度,生命不是只有现在这一世,还有无穷的“过去世”与“未来世”;生命的历程也不是只限于色身的生老病死,还有无尽心识的流转,以及灵性的不断提升。

   要参透生死问题,必须有哲学慧解。在《维摩经》中,维摩诘居士与文殊菩萨从生死问题入手,系统阐述了生命的身心结构、生死流转的原因、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维摩诘居士为帮助释迦佛度化众生,来到这个充满怨怒、彼此伤害、有许多不善众生聚居的世界。[2]为了救治病态的社会,故以方便示身有疾,现身说法,以唤醒迷茫中的众生。[3]

   在《维摩经》中,对生死问题有恢宏透彻的阐述,本文谨从四个方面略作论议:

   (一)生命是五蕴聚合的身心统一体。维摩诘以自己患病的事实现身说法,从身心关系入手,揭示生命的本质为四大无主、五蕴本空,阐明色身当厌、佛身可乐之理。佛教正视人生是苦,表明出离之必要性;强调人身难得,则提供修道之可能性。

   (二)生命在生死流转中展开。维摩诘以“从痴有爱,则我病生”,将人生的存在从生活世界的当下延伸到三世因果、四有轮转,阐述流转缘起与还灭缘起的规律,说明如何消除烦恼的精神污染,走向觉悟的理想境界及进路。并以“菩萨病者以大悲起”,阐述菩萨同体大悲的精神,以及在人间展开菩萨行的进路。

   (三)生命的价值,在于从色身进趋法身。维摩诘将诸佛解脱这一终极目标,建立在“当于一切众生心行中求”,从哲学根源上揭示人性的本质,即一切众生本具的佛性。“从无住本立一切法”,阐明佛教的根本宗旨:明心见性,觉悟成佛。

   (四)生命的意义,在菩萨行中得到体现。透过对上述人身、人生、人性这三个关键词的阐释,《维摩经》以空有不二的般若智慧,揭示即烦恼而成菩提,即生死而证涅槃。对生死问题的解决,必须落实在即世间而成就佛道的菩萨行过程中。

   二、人身:四大无主,五蕴本空

   维摩诘作为众生之代表,示相有疾,现身说法。他藉国王大臣、长者居士等各界人士前往问疾之机,揭示生命的真相,众生执着为实的色身,其实是假四大五蕴暂时聚合的现象,要从脆弱无常的色身转向清净圆满的法身。

   “是身无常,无强、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为苦为恼,众病所集。诸仁者,如此身,明智所不怙。…

   是身无主,为如地。是身无我,为如火。是身无寿,为如风。是身无人,为如水。是身不实,四大为家。”(《维摩经·方便品》)

   为凡夫众生执著的色身,垢秽苦恼、众病所集。它呈现为:无常,刹那刹那变异无停;无强,由因缘和合,不能作主;无力,离开衣食住就不能支持;无坚,四大不调,百病丛生,虚浮不实。维摩诘直指众病所集的生死色身,并非生命的本质。因此,明智者不应心为形役,应常乐佛身,追求生命的理想状态。佛身即是法身,从无量智慧功德所生,从慈悲喜舍所生,从四摄六度所生。所以应以当下的速朽之身,勤修如是胜行,饶益众生,获成佛的清净庄严之身。如欧阳渐在《经论断章读》叙中所示:“舍生死身而取法身,犹儒者义利之辨,入德之门。”[4]

   维摩诘在〈方便品〉中以种种比喻,说明凡夫众生的色身,乃五阴、十八界、十二入等诸法幻合而成,刹那变易,不存在常一主宰之自性。如此危脆的色身,如醉象所逐、恶龙毒蛇盘踞的邱墟枯井,诸苦逼迫,实不可欣恋。诸法幻合而无实主的人身,亦犹如无人之聚落。凡夫执着于此虚幻不实的色身,皆因对“我”和“我所”的执着。

   在〈文殊师利问疾品〉中,文殊代表佛陀前往维摩诘居室,探问维摩诘病情和病因,维摩诘藉此道出佛教出离世间苦恼的根本精神,阐述苦集灭道、十二缘起等基本思想。维摩诘从他方佛国来此土协助释迦牟尼教化众生,故同众生一样经历从痴有爱而生老病死的生命历程。这一切,都在于由过去世以来的无明,推动产生今世的贪爱,从而形成现实百病丛生的生命状态。

   “今我此病,皆从前世妄想颠倒诸烦恼生,无有实法,谁受病者!所以者何?四大合故,假名为身,四大无主,身亦无我。又此病起,皆由著我,是故于我,不应生著。”

   维摩诘从二个层面回答文殊生病的根源。

   首先,菩萨与众生的病因相同,须作如是观想:从过去世的烦恼执著,起颠倒想,而以无常为常、以无我为我、以不净为净、以苦为乐,造成有我的诸病。

   事实上病无实法,人的身体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组成,肉体生命剎那不停地在新陈代谢,并没有一个实质不变的自我存在。若执著四大之身以为有我,便是生死流转的病因。

   三、人生:三世因果,四有轮转

   维摩诘在回答文殊生病原因时,将生命的存在,从当下延伸到三世因果。生命并不局限于现在这一世,而是在无穷的生死流转中展开。

   “维摩诘言:从痴有爱,则我病生。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众生得不病者,则我病灭。”(〈文殊师利问疾品〉)

   维摩诘首先以示疾这一事相,揭示生命无常的真相,阐述流转缘起与还灭缘起的规律。凡夫的生命,在本有、死有、中有、生有这四种存在状态中轮转,而四有生死流转的规律,则在于三世业力相续的因缘果报。从无明到生死的十二支缘起,说明现象界生死流转的法则。众生的苦难、六道的轮回,皆由众生之业因而生起,所谓起惑、造业、受苦。如此惑、业、苦三道辗转,互为因果。要解脱生死轮回,则必须逆转生死之流,从老死往前追溯,断尽生死流转的根源无明,消除贪、嗔、痴,也就中止了业的报应,并最终中断轮回,达到不再流转于从生到老死的解脱境界。

   “菩萨为众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病;若众生得离病者,则菩萨无复病。……又言是疾何所因起,菩萨病者以大悲起。”(《维摩经·文殊师利问疾品》)

   “菩萨病者以大悲起”,体现了同体大悲的菩萨精神,宣示菩萨不舍众生的使命。菩萨与众生血肉相连,在空的彻底观照下,对众生苦难感同身受,并把众生的苦难担当起来。《维摩经》的佛国理想,重在菩萨因地,以众生为根基,以发菩提心为出发点,教化众生广行菩萨功德,共同建设佛国净土。

   凡夫生死流转的动力,在于无明痴惑所推动的业力,包括生命个体的别业和社会群体的共业,由此构成垢秽苦恼、众病所集的正报主体,以及充满怨怒、彼此伤害的依报世间。菩萨之所以为菩萨,即因其化度众生的愿力和能力。菩萨生命价值的提升,与成就众生、净佛国土的使命紧密相连,化度众生的功行圆满,也就是菩萨的净土圆成。

   佛教直面生老病死的苦恼现状,揭示生死流转的因果规律,并非让人消极地承受过去业力的牵引,而是指出变革生命及其环境的实践途径,积极地生起还灭缘起的动力。生死的解脱,在于对真理实相的透彻领悟。在空性智慧的指引下,发起自利利他的菩萨愿力,追求生命的提升和环境的净化。如是,菩萨行者与广大同业有缘的众生,同处相互联系的共业平台中,自利利他,同行同愿,在成就自身和众生的实践中建设佛国净土。

   四、人性:明心见性,觉悟成佛

   生命境界的高度和广度,与生命主体的视野和心量相对应。如僧肇所示,从凡夫对无常色身的贪著,到二乘观无常而厌离,再到菩萨不厌生死不乐涅槃,生命价值提升的程度,皆在于对真理认识程度的深浅:

   “肇曰:慰谕之法,应为病者,说身无常,去其贪著,不应为说厌离,令取证也。不观无常不厌离者,凡夫也。观无常而厌离者,二乘也。观无常不厌离者,菩萨也。是以应慰谕初学令安心处疾,以济群生,不厌生死,不乐涅槃,此大士慰谕之法也。”(《注维摩诘经》)

   菩萨的悲愿,建立在彻底的空性智慧上。菩萨既然要在充满烦恼的世间度化众生,就必须用中道的不二智慧,善巧处理烦恼与菩提、世间与出世间的张力。故《维摩经》在理上平等无差别的基础上,强调菩萨不断烦恼而成菩提,特别指出在我们秽土的修行,比在他方净土的修行更加有效。

   在〈文殊师利问疾品〉中,维摩诘层层解说“空”的深义,不仅维摩丈室是空,乃至十方诸佛的国土都是空。空不能落于思维的分别性对待,空体现了辩证的否定,故称“空亦复空”。这是一种随说随扫,不存任何相对性概念分别的透彻智慧。空的智慧,建立在对“六十二见”的克服中。[5]俗人的视野,都在这六十二见中各执一端,如盲人摸象一般,永远无法从整体上把握到真理。这种空的境界,以彻底的“空空”而达到。空,是解毒的清凉药,是对片面性和局限性的否定。

   诸佛国土亦复皆空→以空空→以无分别空故空→分别亦空→于六十二见中求→于诸佛解脱中求→于一切众生心行中求

   在彻底的空观基础上,出现了大乘最重要的理论转折:六十二见当于诸佛解脱中求,诸佛解脱当于一切众生心行中求。“诸佛解脱”,是修菩萨行的果地,众生心行中六十二见的错误知见,只有在诸佛解脱中得以消除。大乘的终极目标,须在菩萨行的因地修行上,落实在对“一切众生心行”的对治中。这一法界视域中的理论架构,如图示:

佛身、法身、净土、诸佛解脱

↓ ↑

一切法

↓ ↑

众生

   菩萨的根本目标是度化一切众生,如此则不能忽视众生的一切心理和行为,即便是众魔和外道也不舍离。只有这样,菩萨才能与各类众生对话,并以各种方便手段实施有效的度化。众生有向上的生命价值的追求,佛菩萨有向下度化众生的大愿,两者间双向互动的理论起点,在于众生的“空性”,打破世间与出世间的隔阂,而统一到法界中。

   心定位在如此广大的境界,才能得到如来功德力的加持,而行度脱一切众生的菩萨道实践:

   “文殊师利又问:生死有畏,菩萨当何所依?

   摩诘言:菩萨于生死畏中,当依如来功德之力。

   文殊师利又问:菩萨欲依如来功德之力,当于何住?

   答曰:菩萨欲依如来功德力者,当住度脱一切众生。”

   《维摩经·观众生品》)

众生不明空性,不明沉沦于生死轮转的原因,而只是畏于生死这个结果。众生畏果,菩萨畏因。菩萨度化众生,就要使众生“了生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雷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身   人生   人性   维摩诘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0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