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尼采,希特勒的老师及他的“鞭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99 次 更新时间:2016-01-09 17:41:37

进入专题: 尼采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爱思想网专栏学者,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爱思想网授权首发,转载需取得授权。

  

   1

   男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重要的女人,首先是朝夕相处,具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母亲最重要,促使身体的成长部分性格的形成。除此外就是发生感情联系的女人。情人、妻子以至性伴。她们有的擦肩而过,留下浮光掠影的淡泊记忆。有的刻骨铭心,走进了生命的深处,颠覆了他的心性,变更了他的目标,铸造了他的人生。其影响甚至超越母亲,这是命运邂逅,无法变更的宿命。像墙砖落在头上,遗下难愈的痼疾,像是中了箭矢,有毒的箭镞留在体内。

尼采(1844-1900)


   尼采就是这样。那一年他才十五岁,第一次与女人发生性接触,一场另类与诡异的遭遇。他受到一位贵夫人的诱惑,她巳三十出头,姿色依然,几番风情。她性变态,专门引诱少年男子,并是一个疯狂的性受虐狂。与尼采在一起的时候,迫使他手持马鞭抽打自己。

   尼采一生对女人的回忆,仿佛总是离不开鞭子。如果说第一次的异性体验,这条鞭子握在男人手中,女人被抽打,发出自虐的哀叫,让尼采感受到性掌控的快感,那么在以后的生命时光里,尼采失去了鞭子,失去了他在一个女人那里无意间得到的性掌控权。

   尼采几次追求女子,但都遭到冷遇和拒绝,反过来遭受鞭子的痛击。而受伤最重的一次,是他与一个叫莎乐美的女人的情遇。1882年冬日未尽,尼采正在小城墨西拿享受地中海温暖的阳光。刚与深深崇拜过的著名音乐家与剧作家瓦戈纳分手,失去友谊的创伤在慢慢愈合。这时他收到一封来信,寄信者是罗马一个著名文化沙龙的女主人。

尼采的母亲


   来信问他,能否来见一位俄罗斯的姑娘,她真的与众不同。对此,尼采起初漫不经心。他回信说,考虑到未来十年中想做的事,我需要她。但说起婚嫁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只能忍受两年的婚姻。然而这一年的2月24日,当他来到罗马,在圣彼得大教堂见到这位姑娘时,原先的态度完全改变了。站在他面前是一位妙龄女郎,月色娇羞的容貌,袅袅动人的体态,内蕴又显的才情,如春风拂柳,打动了尼采。

   这是“一个在瞬间就能征服一个人灵魂的人”,“是我所认识到的极其聪明的人。”日后的回忆中,尼采这样写道。对于这次相见,莎乐美的心情如清风过后留下涟漪。略微的喜悦和一点点感动。她记录了初见的感受。“尼采一出现,就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隐藏着一种孤独感。”这一年,尼采38岁,而莎乐美才20岁出头。

   阿尔卑斯山美丽而又神秘,尤其是星月交辉的夜晚,和心仪的人儿坐在枝叶疏朗的黑松树下,看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夜幕划过,一定是很有意思。尼采在《回顾我们在意大利的时光》记写他如何和莎乐美沿着狭窄曲折的山径,手拉手登上萨库蒙特山。有人推测,两人在山上已经亲密无间。老年时的莎乐美也含糊其辞:“是否在萨库蒙特山吻过尼采,我已记不清了”。不管怎样,这一个星光之夜,对于尼采是重要的。他的感慨如同情诗:“萨库蒙特山,我感谢你让我拥有了人生最美妙的梦想。”1882年5月,尼采同莎乐美又在卢塞恩的狮子花园,有过“私密的”倾心交谈。

   这些日子里,尼采终于向莎乐美求婚,然而其结果却是遭到拒绝。莎乐美独立的人格让她决意远避婚姻。对于男人,只要异性慰藉、灵魂拥抱即可,何需再多。激情的言辞,热烈的追求都无法打动芳心。尼采绝望了,他下山来到海边。地中海热浪滚滚,拍打到冷峻的岸岩,激起细碎的泡沫。鸥鸟来回盘旋,发出阵阵悲鸣,像迷童啼哭。尼采,这位十九世纪的哲学狂人,向来孤独、高傲与冷峻,在思想的疆场上孔武有力,无敌可挡,然而如今却拜倒在石榴裙下,一蹶不振,一如拿破仑战败在滑铁卢。向莎乐美求婚的失败,让尼采自负自信的城堡一夜间塌陷变瓦砾。

   需要补充地说,在发生这段故事的时候莎乐美正在做一项大胆实验,就是一个女子同时向两个男友发出邀请,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而且据说是只有精神沟通,没有性的交流。二个先生,一个是尼采,一个叫保罗。眼看求婚失败,尼采建议三人到照相馆拍照,以作分手的留念。他们走进一家照相店,宽敝的摄影房里正好有一架小推车。这可是一个现成的道具。尼采与保罗在前,把车绳搭在肩上,看上去像二匹脖子上装了套具的马。莎乐美则跪在车上,装扮成乘坐马车的贵妇人,正在等待两匹忠诚的马儿拉车出发。

   这时正在准备拉车的尼采,突然卸下套绳,往回跑到莎乐美跟前,把一根自制的马鞭塞到莎乐美的手中。莎乐美起先不知道尼采这样做的目的,有所推却,但经不起苦苦哀求,还是扬起了鞭子。照相机发出咔嚓的响声,这张照片永远被保存下来,其中包含的暧昧和怪诞也成为人们永远的话题。

从左至右:莎乐美、保罗、尼采(1882年)

   尼采后来说出了让天下人惊讶,尤其使全世界女权主义者震怒的名言。那是一句恶狠狠的话,显示内心的躁动与强烈的不安。 “到女人那里去吗?千万不要忘记带上你的鞭子”。这条“尼采的鞭子”,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鞭子”。这条“鞭子”深刻着尼采早期丑恶与尴尬的记忆,表现尼采对于妇女,由恐惧、嫌恶,直至憎恨混合而成的复杂情愫。这条“鞭子”宣示着尼采对异性的防范、猜忌与超级的不信任。这条“鞭子”闪现着从一个放浪女人身上沾染过来的性变态习性。更直观地说,这是一条奴役的“鞭子”。体现尼采内心深处强暴的性蹂躏与性征服的男性暴力倾向。这条“鞭子”在尼采的思想中投下永不消逝的阴影。

  

   2

  

   不是吗?尼采尽其一生,声嘶力竭宣传的就是那个“权力意志”理论。这个理论在说什么?这个理论从哪里来?这个理论与“尼采的鞭子”,又有什么关系?这位颇受争议的“哲学巨人”,留给世人众多的思想遗产。而这遗产中最大的一份,还是他的“权力意志”论。他称道,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意志的产物,事物诞生与发展、强大与衰弱、繁荣与荒凉、生存与灭亡,都是由意志决定。意志是宇宙之灵,意志是万物之母。当意志苏醒过来,宇宙也苏醒过来。当意志强大起来,星球运转,万物生长。当意志转向衰亡,太阳熄灭,人类消亡。伟大的絕对意志、将意志的酵母分配给人类,让意志决定整体人类与个人的生死存亡。这个宇宙不可以没有意志,否则一切都在空虚与死寂之中。

   意志决定一切,这个理论也叫唯意志论。这样的理论并非创新,德国思想家持此见解。黑格尔(1770—1831年)是德国著名的哲学家。他为欧陆国家主义辩护,创建唯心主义体系,又提出有价值的辩证法思想。他认为世界万物的形成与发展,与“绝对观念”有关。绝对观念的本质是“展开”,像是东方人使用的折扇,宇宙万物原本是藏在扇子里的“风景”,扇子展开则“风景”展示,宇宙展现。尼采的“意志论”与黑格尔的“观念论”有相似的地方。

黑格尔


   这里要特别提到叔本华(1788-1860年)。他也是德国的哲学家,是他正式了开启唯意志论先河。如果黑格尔的绝对观念主要讲的是宇宙的意志,那么叔本华不仅讲了宇宙意志,还讲生命意志。这个生命意志具体规定为生存意志与繁殖意志。人的一生为“食”与“性”这两件事奔忙,其为生命的本质,因本质的实现,个人及其所属的种群方能存在和延续。

叔本华


   叔本华感叹在意志的面前,宇宙、世界与人类都是那么的被动无奈。沧海桑田,变动不居。山崩海啸,出其不意。人类更是渺小,其人世,升平与灾难不可逆料,兴盛与灭亡无法捉摸。其个人,沉浮荣辱变幻无常,生老病死难以预测。超自然的意志力量一如放纵的怪兽,为所欲为。与此同时他又对心灵无法抑制肉欲和情燃,最终屈从于身体器官的内在躁动而焦虑不已,最后走上悲观主义的道路。因为人类只能匍匐于宇宙意志与生命意志的脚底,失望的哀叹,痛苦的悲鸣。

   与黑格尔的宇宙意志论(绝对观念)及叔本华的生命意志论不同,尼采提出的是“权力意志”论。他这样宣称:这个世界“除了从意志到意志外,根本没有别的因果关系”。“这个世界就是权力意志——岂有他哉!”

   什么是权力呢?马克斯.韦伯认为,“权力意味着在一定社会关系里遇到反抗也能贯彻自己意志的力量。”无论是自然界还是人类,无时不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起于潜在力一一自然界的自然力,人类的社会力的推动。这样的力,巨大而盲目,威胁与冲击。有一个力能够驾驭这两种力,如驾驭烈马与蛟龙,使其驯服,这就是权力。一般说来,人们所说的权力,仅指社会权力。这种权力决定着社会的走势和方向,决定着社会的秩序与安定,决定着利益的获取与分配。尼采的意志论的核心就是权力。

   他在课堂上摇唇鼓舌,他在书桌前振笔疾书,他终于道出内心真言:世上最美的东西是权力!这是坚韧的马鞭可以策马飞奔,这是强硬的棍棒可以让人屈服,这是金色的权杖令人顶礼膜拜。尼采是意志论者,这个意志是“权力意志”。

《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是尼采生前倾注心力而未最后完稿的重要作品。尼采逝世后,他的妹妹伊丽莎白从尼采留下的大量遗稿中辑录成书,冠以此名而出版,产生极大影响。纵观十九世纪下半叶,德国以外的西欧产生了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之起步为身体自主精神的产生、独立人格的养成及主体性的确立,如人类由不自由的童年成长为自由的成人。人的主体性一旦确立,便得以自由,民主宪政的公民社会得以成立。在自由的路上,找到爱心与善行的源泉。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尼采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06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