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死磕律师的异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6 次 更新时间:2015-07-28 22:56:28

进入专题: 死磕   律师   庆安  

甄鹏  

   在中国法律界,死磕律师是一支重要的力量。死磕律师是风格硬朗和针锋相对、在法律程序问题上据理力争、不轻易妥协的律师。死磕主要体现在风格上而不是理念上。在现实中,死磕律师容易与公检法形成一种对立的斗争场面。

   死磕现象由来已久,有人的地方就有死磕,律师界自然也不例外。死磕律师大放异彩是从重庆李庄案开始的。律师陈有西、杨金柱等人利用博客等自媒体撰写文章评论该案,打破了官方媒体的话语权。死磕手段主要有:利用自媒体发声;成立专家顾问团和律师观察团。

   李庄案中,死磕律师是一种松散的合作关系;到了北海案,死磕律师形成了密切的派别关系。以杨金柱为首的一些律师,被称为“死磕派律师”。对“死磕派”律师的提法,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提出了异议。北海案是中国死磕律师成型的标志。最重要的死磕手段出现了:律师抱团取暖,一呼百应。另外,死磕律师与一些传统媒体的记者建立了合作关系。例如,《民主与法制》杂志社的李蒙是死磕律师的御用记者。贵州小河案是死磕律师的进一步发展期。

   杨金柱是死磕律师的领军人物。他的成名绝技是写公开信——给中央和地方各级领导写公开信,美其名曰“大战风车”。还有利用各种机会,对违法现象进行申诉、举报等。杨金柱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搞起了行为艺术,声称在重庆法院翻跟头、到最高法院滚钉板。

   行为艺术的顶峰是杨金柱和李金星(伍雷)在福州法院送红薯和北海法院打地铺绝食抗议。对此,我是充分理解和支持的。我说:“当历史书提到杨金柱、伍雷送红薯、绝食的时候,一定认为是中国司法的笑话,而不是死磕律师的笑话,就像《世说新语》记载的那些故事。那是怎样一个荒诞的时代呀?”

   2013年平度陈宝成案是死磕律师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案例。他们开始发表一些法律之外的激烈言论。例如,有人发微博称:“全国律师平度起义”,迟夙生转发后评论道:“我愿战死这里!”李金星说:“平度事件的根本实质,是作为律师,是选择站在人民一边还是选择站在土匪一边。”该案七名犯罪嫌疑人及其亲属委托了包括浦志强、迟夙生、斯伟江等名律师在内的辩护队伍,数百名律师和记者分批进驻平度。该案是死磕律师运动化的开始。

   到了今年,死磕律师的手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第一例,江西乐平案,因为阅卷被拒绝,律师和罪犯家属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门前举行了长达19天的不间断抗议。杨金柱等人也搞过法院门前抗议,但是人数少、时间短。乐平案,死磕律师的行为已经是明显的街头运动。与乐平案情况差不多但是影响更大的河北聂树斌比较,聂案的律师和学者们开过研讨会,发过公开信,要求再审,理性得多。

   刑事案件判决生效后,申诉阶段的律师阅卷权缺乏法律的严格保障。聂树斌案是在最高法院指定山东省高院复查之后,律师才被允许阅卷。2014年《人民法院诉讼档案管理办法》修改之后,律师阅卷的权利加强了,然而这仅是一个法院内部规定,效力较低。另外,该《办法》允许法院对阅卷进行审查和限制。

   第二例,黑龙江庆安徐纯合案。该案是死磕律师异化的标志案件。首先,律师为了炒作而死磕。杨学林律师在《论死磕派律师》中提到死磕的两大前提是:“办案机关明显且严重违法;当事人已经死磕且强烈要求律师死磕。”徐纯合案的调查机关没有“明显且严重违法”,有些律师主动跑过去找徐纯合的老母要求代理案件,同老人一一握手并把照片发到网络上。

   死磕律师最忌讳别人说他们只会演戏没有专业和技术含量。徐纯合家属委托的律师发表了《对央视所谓“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调查结论”的法律意见》,把推母摔女的懦夫行为说成“紧急避险”,13个疑问和5个要求,没有一个写上法律依据(唯一写了的一个还是联合国决议)。丢人!死磕律师走到了穷途末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直接裸奔了。

   2013年的平度陈宝成案,律师界首次出现大规模聚集,主要是声援、慰问和凑热闹。今年徐纯合案律师的聚集则带有强烈的对抗性。覃永沛称:“中国律师从南宁到东北,拟共同向恶警发起挑战,尽管东北恶警抓了游飞翥、马卫东律师,南宁发生了谢阳律师被殴打等恶性事件,此战最终一定是正义战胜邪恶。”

   游飞翥到庆安火车站警务室找警察李乐斌,并发微博称:“小李子,你可先子弹上膛,提着枪来见我!”他又跑到庆安拘留所大声喊叫。(见游飞翥、李方平、葛永喜微博)“唐天昊律师、葛永喜律师已经到达庆安拘留所,门口没有牌子。他们手持喇叭高声呼喊:游飞翥、马卫,我们找你们来了。”(见陈文伍微博)这不是寻衅滋事是什么?

   死磕律师对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推动中国的法治建设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然而,他们只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不是正义的化身,言论具有片面性。死磕律师队伍良莠不齐,一些人为了追名逐利,故意炒作。徐纯合案和乐平案律师的“运动性死磕”,偏离了法律轨道,把磕法律变成了磕政治。这种改变不是死磕律师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理性转型,而是一种无序的、盲目的现象。死磕律师走入了歧途,具有相当的危险性。

  

   【作者简介】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进入专题: 死磕   律师   庆安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850.html
文章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