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死磕律师的江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9 次 更新时间:2015-07-28 22:55:05

进入专题: 死磕   律师   江湖   杨金柱  

甄鹏  

   死磕律师是什么?我给出一个定义:死磕律师是风格硬朗和针锋相对、在法律程序问题上据理力争、不轻易妥协的律师。死磕主要体现在风格上而不是理念上。在现实中,死磕律师容易与公检法形成一种对立的斗争场面。

   陈有西律师是一个坚持原则、不轻易妥协的人,但是他喜欢以柔克刚,不搞针锋相对。因此,他不符合死磕律师的定义。陈有西说:“必须尊重公、检、法。”他指责死磕律师“捣蛋”、“恶炒”。他与死磕律师的决裂是必然的。

   从定义上可以看出,死磕律师是一种类型,而不是派别。另外,从语法上分析,死磕律师是死磕的律师,死磕派律师是什么?所以,我反对“死磕派律师”的提法。我曾向杨金柱律师提出此建议,他表示接受。然而,“死磕派律师”仍然被一些人误用。

   以杨金柱为首,陈光武辅助,周泽、杨学林、斯伟江、迟夙生等为外围,包括朱明勇、张凯、李金星(伍雷)、张磊(青石)、王兴等在内的律师形成了一个松散的团体,构成了死磕律师的主流。死磕律师既然是一种类型而不是派别,它必然包括其他律师。王才亮、王令父子都是。

   陈有西律师有一段时间与死磕律师走得很近,甚至可以看作其中的一员。他与死磕律师划清界限是死磕律师的第一次分裂,是真、假死磕律师的分裂。第二次分裂是张凯律师的退出。张凯与杨金柱发生冲突,主要是因为他质疑杨的领导能力和业务能力。他与李金星发生争论,主要是因为理念。作为一个信徒,他有明显的基督教文化优越感。而同样是一个基督徒,斯伟江律师则低调、宽容。这次分裂,主要是因为理念的原因。张凯退出了杨金柱为首的团体,但是他仍然是一个死磕律师。

   第三次分裂是杨金柱与张磊、伍雷等律师的分裂。真功夫案,杨金柱与张磊等分别成为当事双方的代理人,渐起隔阂。杨金柱公开指责张磊忘恩、不听指挥。李金星、张磊等少壮派虽没有与杨金柱公开决裂,但事实上另起山头,建立起独立的圈子。杨金柱新浪博客被封杀,他看清了中国律师界的严峻形势,从此低调了很多。也因为如此,他失去了死磕律师领袖的地位。

   最近一次是栾少湖律师。他发微博说:“我再说一遍:死磕律师‘不要政治化、不要组织化、不要演艺化’(在吉林王刚案研讨会上我提出、小河案2013年研讨会上我倡导)。原因很简单:我们是律师,根本使命已经注定是从另外角度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这,你懂得。且行且珍惜吧。”

   张磊律师反应道:“有的红顶律师,并无法治理念,打着幌子做着贩卖法律的生意,前见‘死磕’风生水起,便一摇身也来做出些”死磕“的姿态,想谋些现实好处。现在一看风声紧,便马上转身狂批,不顾形象,丑态百出。恶毒的栽赃和无耻的诋毁‘死磕律师’见多了,岂在乎多你这一个?@栾少湖律师 自重些吧。”

   栾少湖律师的死磕是真的。他曾称:“济南市公安局若不放杨振伟律师,我已经安排每天100位律师穿律师袍到它门前摆普法摊位。”他又称:“别欺负我,因为我报复心强且从当刑警起就有欺压我者死的潜意识。”栾少湖是德衡律师事务所的老板(合伙人会议主席),与陈有西一样是事业有成、家财万贯的红顶律师。

   栾少湖与陈有西不仅都主张在律师执业过程中去政治化,而且在许多重大政治问题上主动与中央保持一致。陈有西声称与中共同舟共济,栾少湖则称“律师的根本使命是从另外角度维护统治阶级利益。”不同的是,栾少湖风格硬朗,属于死磕派,而陈有西不是。栾少湖是红顶死磕派,局部死磕;张磊等人是江湖死磕派,整体死磕。栾少湖承认这点,说:“还是局部死磕好。”

   综上所述,死磕律师本身是个类别而不是派别。大类别下分几个小类别:杨金柱、张磊、李金星等人是江湖死磕派,栾少湖是红顶死磕派,斯伟江、周泽、杨学林等人派别色彩较淡,可称为独立死磕派。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没有了杨金柱扛大旗,死磕律师的江湖寂寞了许多,无趣了许多。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进入专题: 死磕   律师   江湖   杨金柱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849.html
文章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