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树臣:寻找最初的德

——对先秦德观念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5 次 更新时间:2015-06-28 09:24:24

进入专题: 德治   法律思想史   儒家   传统法文化  

武树臣 (进入专栏)  

   【摘要】德字自商代出现,其最初的含义是“以弓缚首,牵之以祭”,用来赞美征服者的胜利。德在西周时被赋予普遍道德的含义,并由此产生了“以德配天”的政治法律观念。春秋末期产生的儒家在此基础上创立了“德治”的理论。德观念的演变正是那个时代社会大变革的反映。

   【关键词】德治|法律思想史|儒家|传统法文化

   德观念自西周初期萌发,经周公提倡而登上政治舞台,至春秋末经孔子加工而形成完整的德治理论,并对整个封建社会的法律活动施以重大影响。本文试图以德字的构造和演化过程为中心,对德字特别是其中的“臣”字进行新的诠释,从而对德字的原始含义和德观念的形成过程及其社会背景,作出粗略的描述,以乞教于大方。

一、对德字结构及原始含义的新诠释

   商代已出现德字,这已被出土的甲骨卜辞所证实。《尚书·盘庚》中亦有“用罪伐厥死,用德彰厥善”,“汝有积德”,“动用非德”,“施实德于民”。但甲骨文德字的字形、字义与后来周代金文的德字,有很大差别。这种字形字义的演化,正是当时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意识演进的一个缩影。

   (一)甲骨文“德”字的结构

   商代甲骨文的“德”字写作氵钦,该字由三个部分组成。

   其一是“彳”。即左“行”。甲骨文作。罗振玉《殷墟书契考释》:“行,象四达之衢,人之所行也”。商承祚《殷墟文字类编》:“古从行之字,或省其右作彳,或省其左作亍,许君误认为二字者,盖由字形传写失其初状使然矣。”此处的“彳”代表十字街口、道路、市井或都邑,总之是人群聚集的场所。

   其二是“丨”。代表某种器物、数字或工具,如绳索或悬钟。大约是造字者出于“指示”的原因,“丨”又变为“卜”,至金文出现时,“卜”又演变为“十”。小篆亦如此。蒋善国《汉字的组成和性质》认为:“指事字,常把丨当作绳子的符号。”马叙伦认为:“疑上古结绳以计数”,“我古结绳时代,或以一绳表一,而于一绳之中间作结以表十,其文即丨也。”徐中舒认为,“甲骨文从丨即金文从丨之省形,象结绳形。古代结绳记事,一结为十,再结为廿,三结为卅”。又认为,在古“直”字中,“目”上之“丨”为悬钟。朱芳圃《殷周文字释丝》认为:“丨”为“税”之初文,即“大杖”之形。

   其三是“”。该部分是“德”字的核心,也是学界长期聚讼之处,大体有两种观点:一是从“目”说,二是从“臣”说。下面分而述之:

   关于从“目”说。《说文解字》:“目,人眼,象形”。《广雅·释诂一》:“目,视也”。“目”字上方加“丨”,即古“直”字。《说文解字》:“直,正见也,从从十从目”。徐中舒《甲骨文字典》:直,“从目上一竖,会以目视悬(悬,悬钟),测得直立之意。金文……竖画已讹为十,小篆乃讹为十,与十由丨讹为十同”。徐灏《说文解字笺》:“目篆本横体,因合于偏旁而易横为直”。由此,有学者认为:“德的古文就是由直符和行或彳符结体构成的”;“德既由直得声受名,也就具有了一般的正道直行的字义”。(臧克和:《中国文字与儒学思想》,广西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第116页)

   关于从“臣”说。“臣”为古代的战俘、奴隶,这早已为学界所公认。“丨”仍代表绳索,“臣”字上面加“丨”,即古“直”字。“直”字“德”字意味着拘执、牵系奴隶。“德”字可以释为:“在道路上发生了一件正直的事情”。(温少峰:“殷周奴隶主阶级“德”的观念”,载《中国哲学》第八辑,三联书店1982年版)

   (二)对“德”字字形及原始含义的新诠释

   我认为,甲骨文“德”字(彳)的右部不是“目”字而是“臣”字,从这层意思上我同意上述第二种观点,但其论据不尽相同。我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新的诠释:

   1.“臣”字与“目”字字形原本有别,后混而互用

   “臣”字的甲骨文作。(甲二八五一;前四、三一、三)

   “目”字的甲骨文作。(甲二一五;目父癸爵)

   两个字形有明显的不同:其一,“臣”字中含的笔划是长形的半圆形,“目”字中含的笔划是完整的圆形;其二,“臣”字中的长形半圆横跨框内外,而“目”字中的圆形只在框内。但是,“臣”、“目”两字的确也有形近形似之处。正如杨树达《积微居小学述林》所说:“余谓古文臣与目同形,卧当从人从目”。这是针对《说文解字》“卧,休也,从人臣而取其伏也”而言的。这是将“目”换为“臣”的一例。除了“卧”字之外,还有“临”字,古文作“临”。《说文解字》:“临,视也”。此字之“臣”似当为“目”。这是将“目”换为“臣”的又一例。至于将“臣”换作“目”或“”字的,就是“德”字,对此,下文将述及。总之,正因为“臣”与“目”字形异或同形,又出于刻划的方便,才造成笔误,以致将两字互用。这是探讨“德”字原始字形字义时务必注意的关键。

   “目”字本横写,为罒,但后来为什么变为竖写即“目”了呢?徐灏《说文解字笺》说:“目篆本横体,因合于偏旁而易横为直。”然而当“罒”变成“目”时,一方面,“罒”的本形本义仍然被保留着,如“瞏”,《说文解字》:“罒,目惊视也,从目袁声”;又如“罒”,《说文解字》:“罒,目视也,从横目,从辛,令吏将目捕罪人也”。另一方面,“网”字则被简化为“罒”,如“置”,《说文解字》:“置,赦也,从网、直”。这类字还有“羅”、“罩”、“罟”、“罪”、“罝”、“罛”等。这是古文字演化过程中很有意思的现象,因此,我们面对“德”字中的“罒”形时,必须弄清它的来龙去脉。

   2.“臣”上加“丨”与“目”上加“丨”是两个不同的字

   甲骨文“臣”字上面加“丨”即,与“目”字上面加“丨”即,本来是两个不同的字。前者即“德”字的右半部,后者即古“直”字。正如上文所说,由于古“臣”与“目”字形近而互换,才使“直”字(目上加丨)替代了“德”字的右半部(臣上加丨),才把古“德”字与“直”字(正直)之义相联系,从而无意之中掩盖了“德”字的原始字形字义。“目”上加“丨”是“直”字,其字形字义正如徐中舒所说:“从目上一竖,会以目视悬(悬,悬钟),测得直立之意”。古人筑墙修路,以目测直,不论水平之直还是垂直之直,都被抽象化为“丨”。但是,“直”字不论从字形还是字义上说,都与最初的德字无关。古德即字的字形字义是从“臣”上加“丨”而来的。因此,必须首先弄清“臣”字的原始含义。

   3.“臣”字的原始含义是“以弓缚首”

   对“臣”字本义的诠释似无异议。《说文解字》:“臣,牵也,事君也。象屈服之形”。但至于其字形何以“象屈服之形”?历来都说法不一。大体有二说:

   一是“竖目之形”说。郭沫若《甲骨文字研究·释臣宰》:“臣”字“象一竖目之形,人首俯则目竖,所以象屈服之形者殆以此也”,“臣民字均用目形为之,臣目竖而民目横(古训有‘横目之民’,见《庄子》),臣目明而民目盲,此乃对于俘虏之差别待遇。盖男囚有柔顺而敏给者,有愚戆而暴戾者。其柔顺而敏给者则怀柔之,降服之,用之以供服御而为臣。其愚赣而暴戾者,初则杀戮之,或以之为人牲,继进则利用其生产价值,盲其一目以服苦役,因而命之曰民”。

   二是“束缚之形”说。章太炎认为:“《说文》:臣牵也,事君也,象屈服之形。案:牵,引前也。臣即初文牵字,引申为奴虏,犹曰累臣矣。《书》曰:臣妾逋逃。《易》曰:畜臣妾。《春秋传》曰:男为人臣,女为人妾。《刑法志》曰:鬼薪白粲一岁为隶臣妾,隶臣妾一岁免为庶人。然则臣本俘虏及诸罪人事给为奴,故象屈服之形。其形当横作,臾缚伏地。前象其头,中象手足对缚著地,后象尻以下两胫束缚,故不分也”。(章炳麟:《文始》卷三,第8页,燕京大学图书馆藏书,高保康署检)

   郭沫若的“竖目之形”说,将“臣”与“民”字对比而论,得出“横目之形”为“民”,“竖目之形”为“臣”的结论,很令人折服。但对于“人首俯则目竖”,即人低下头眼睛就变成竖立之状,则百思不见其义,且古人造字何以如此高深莫测。

   章太炎的“束缚之形”说,将一个笔划并不复杂的“臣”字,囊括了人的头部、手足、臀部和两胫,又用绳索捆绑,致“手足对缚”,“两胫束缚”,使人“臾缚在地”。此说概括出“臣”乃被束缚之奴隶的特征,以此释“象屈服之形”,可谓具体而形象。但面对一个“臣”字,竟能把一个人体的各部位都凝结在上面,又令人久思而不见其形,且古人造字何以如此抽象隐晦。

   我认为,“臣”取形于人之眼,则过于小;取形于人之体,又过于大。故取其中,取形于人之首,而又以弓加之。故,“臣”字的本义是“以弓缚首”。其论据有二:

   第一个证据是字形。古“臣”字即由外部、内部两部分组成,内部长形半环象人首,外部半圈象弓。甲骨文弓字作(前五、七、二)(弓父庚卣)(后下一三、一七)(菁一一、一九)。前两形为张弦之弓,后两形为弛弦之弓。古人狩猎或临战时张弦,此后脱弦,与矢一起妥为保藏。《易经·睽》:“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弧”即弓弦。此是说,有一路人马远道而来,可能是强盗,遂张弓备战。走近一看,不是强盗,而是娶亲的队伍,遂脱下弓弦。战争之后,胜利者将弓弦脱下,并用弓弦捆缚战俘,押之以归。或用弓弦捆束战俘脖项,牵之以返。此时,弓还有另外一层作用,就是证明俘虏是属于自己的战利品,别人不能争议。其目的是等待论功行赏。《诗·鲁颂·泮水):“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这是“既克淮夷”,“淮夷卒获”之后论功行赏的情景。馘,《毛传》:“馘,获也,不服者杀而献其左耳曰馘”。献即谳,讯问,谳囚不是审问战俘,而是论功行赏。这是古老军法的重要职能之一。《睡虎地秦墓竹简·封诊式》中载有两战士战后相互争首级而致诉讼的内容,长官只得“诊首”,凭借创口的特征来判断。这是战国时代的事情。但是在远古时代,这种矛盾已经被解决了。因为古人的弓矢上面刻有族徽或记号,挂在俘虏上的弓便是直接的证据。因此,久而久之,以弓弦捆缚他人的脖项,便带有统治、打败或奴隶身份的特定的含义。

   第二个证据是从文化传统上来证明的。《左传·襄公六年》载:“宋华弱与乐辔少相狎,长相优,又相谤也。子荡怒,以弓梏华弱于朝”。杜预集解:“张弓以贯其颈,若械之在手,故曰梏。”杨伯峻注:“用弓套入华弱颈项,而己执其弦”。华弱与乐辔(即子荡)从小一起长大,亲匿无间,常戏闹无礼,致子荡翻了脸,竟在朝堂之上取弓弦捆华弱脖颈以羞耻之。这段文字的价值并不在于批评贵族们的言行有失检点,而在于再现了一段被人们遗忘或忽略的古老典故。而“以弓套入颈项,而己执其弦”,正是古代“臣”字的本义——“以弓缚首”。子荡对华弱的羞侮之义便在于此。当《左传》的作者将这段文字记载下来之际,也许知道其原始的含义,可惜后来被人们遗忘了。

   4.“德”字的原始含义是“以弓缚首,牵之以祭”

既然“臣”字的古字是“以弓缚首”即战俘,那么“臣”上加“丨”就是“牵之以归”之义。古代战争常以俘获奴虏为目的。《墨子·天志下》:“入其沟境,刈其禾稼,斩其树木,残其城郭,以御其沟池,焚烧其祖庙,攘杀其牺。民之格者,则劲拔之,不格者则系操而归,大夫以为仆圉、胥糜,妇人以为舂酋”。这些战俘可以用来赏赐战争有功之臣,也可以当作礼品赠予他人,如《左传·成公九年》:“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此外还可以祭祀,感谢祖先神、上帝神的保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武树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德治   法律思想史   儒家   传统法文化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841.html
文章来源:《法学研究》2001年0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