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海建:戊戌变法期间的保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0 次 更新时间:2014-05-03 21:55:26

进入专题: 戊戌变法   保举  

茅海建 (进入专栏)  

  

   摘要:清代官员的升迁有一定之规。虽各官缺的补授皆出自于旨意,而皇帝要任用小臣却属特例。甲午战争后,光绪帝曾下诏求贤,胶州湾事件后又三次下诏求贤,然局面没有任何改观。戊戌变法期间,命誉抚廷臣保举人才开始成为光绪帝择用小臣的特殊方法。“明定国是”诏颁布后,翰林院侍读学士徐致靖上疏保举康有为、张元济、黄遵宪、谭阴同、梁启超等,各地督抚和京内大臣也先后出奏,保举人才,被保举者超过百人,光绪帝几乎全部下令召见,到政变发生前共召见26人。这种前所未有的现象,促动了变法的展开。透过甲午至戊戌年间的保举活动,也可观察到清朝政治的若干特点。

  

   本文的写作,基于这样一个思路:康有为、梁启超是戊戌变法的主角,发挥了很大的政治作用;然康只是工部候补主事,从未到部任事,梁只是一个举人,还不是官员,按常理来说,在当时京城地面,他们即便是大声说话,也无人听得见,又如何能进据政治舞台的中心?先前的研究已经注意到对康有为的保举,其中最重要的是兵科掌印给事中高燮曾、翰林院侍读学士徐致靖的保举。由此,我最初的目的是彻底查清此中的真情。档案的阅读使我发现,戊戌变法期间的保举实始于甲午战败之后。此后的三年中,向朝廷保举人才非常普遍,档案中可以看到众多的保折。于是我又放大范围,企图在总体上能予以把握。也就是说,我从对康、梁的保举出发,又注意到这一时期保举的整体情形,这本来只应该是一个背景,然背景看多了,也成了研究的主题之一。

   本文有两个主题:其一是清廷官员对康、梁等人的保举,由此观察康、梁派的政治活动及其企图;其二是甲午战后清朝整个保举的情形,由此观察当时的政治实情。双视角的考察使我发现,如果不观察整个保举的大背景,不容易看清康、梁被保举的意义与特点;观察整个大背景后,又使我意外地看到了当时政治的诸多特点。就这个意义上讲,我的这项研究,很大程度上也是种豆得瓜了。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我关心面的扩大,引用的档案增多,使得本文变得有些冗长;为了使有研究同好的行家能够方便地查找及检验史料,我虽尽可能进行压缩,仍不可能做到完全抹去证明的过程而仅开列结论。还需要说明的是,当时的档案文献均以年号纪年,为行文方便计,本文仍使用这种纪年方式,在必要时夹注公元纪年。

   一、甲午战后下诏求贤

   保举作为官员选拔的一种方式,其历史极为久远;到了清代,是否被保举渐渐成为皇帝任用官员时的重要参考。有上奏权的官员平时即有保举之责,而当新君登位或统治出现危机时,皇帝常常下诏求贤,责令大员保举人才。被荐举的官员,一时得不到任用,皇帝也会下旨“交军机处存记”,以待后来官职出缺时尽先补用。咸同年间,曾国落、骆秉章等保举的官员,皆得以重用,成为后来“同光中兴”的功臣,保举也于此时达于鼎盛。因此,慈禧太后和光绪帝也对保举十分重视,经常下诏求贤。

   光绪二十一年(1895)三月《马关条约》签订的消息传到北京,激起朝野上下的强烈反应,官员与公车上书拒约达154次,参加的人数超过2464人次。

   光绪帝迫于战败的形势,于四月初八日御笔批准。同月十六日,光绪帝发下朱谕,说明订约之原委,并表达战后改革之决心。此后京内外官员的奏议主题,多由拒约渐渐转向改革。其中南书房翰林张百熙于闰五月初七日奏片中要求下旨各省督抚保举人才:

   ……以中国之大,士民之多,岂无瑰伟绝特之士,可以共济时艰?特患求之不诚,用之不当,斯人才所以伏匿而不显也。古者进肾受上赏,蔽贤蒙显戮,故诸侯有贡士之法,汉制州那不举孝康者有罪。今之督抚,古之诸侯也,应请访令保举人才。其有道术通明,操展笃实,才堪经国,识洞帕略、与夫精熟时务,能制机器,通习天算、地典及各国语言文字者,令其特硫保荐,不构正途杂流已仕未仕。奏上之时,应科别其条,实举其长,于某事别白书之,不得一以雷同考语,含混了事……

   张氏从中国传统政治学的理念出发,主张求贤于隐。该片当日呈送慈禧太后,十一日发下。十三日光绪帝发布明发上谕:

   为政之要,首在得人。前谕中外巨工保荐人才,业经次第摧用。当兹时事多艰,尤应遴拔真才,籍资干济。著各部院堂官及各直省将军督抚等,于平日真知灼见、器识阂通、才傲率越、究心时务、体用兼备者,护列事实,专折保奏。其有奇才异能,精于天文、地典、算法、格致、制造诸学,必试有明效,不涉空谈,各举所长,伴资节取。该大臣等当念以人事君之义,一乘大公,详加考核,倘或苟且塞责,谬采虚声,甚至援引私人,呀构情面,滥保之咎,例有专条,定帷原保之人是问。

   其中“究心时务,体用兼备”一语,表示了此时的“真才”标准:精于“天文、地舆、算法、格致、制造诸学”,又有着战败后对新学的认知。然而,对于这一标准,官场的意见并不统一。御史杨福臻、给事中褚成博便表示了不同的看法。

   该旨下达后,保举人才的奏折纷至沓来。我在档案中查到52件相关的折、片、单。光绪帝收到的第一份保折,为吏部右侍郎长萃六月初三所上,保举副都统衔前驻藏帮办大臣延茂、前太仆寺少卿岑春煊、分发陕西试用道升允、分发江苏补用知府柯逢时,称四人“深明时务,久郁忠忱,才力足为干济之资,性情可保始终之一”。长萃的政治主张倾向于保守,时值甲午战败、主张洋务与时务的李鸿章成为众矢之的,此类政见风头正健。该折称:

   抑又思之,臣工保荐人才,要不过后先奔走之任,至于调元赞化,辅治安邦,则帷圣心传重之一二臣,得以审机宜而握枢纽。今念自宗臣而外,奴才素所深知者,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徐桐、军机大臣礼部尚书李鸿藻,公忠体国,守正不阿,众论之所鑫服,薄海之所仰望。奴才尤愿皇上亲之信之,以端用人之本。则一切恃才逞私之辈,将必有所严惮而不敢出,而以身许国之真才,庶几得展所为矣。

   以徐桐、李鸿藻来主持朝政,很可能是长萃此折的真实意图。以当时的政治语言之习惯,其攻击的对象可能有二,一是李鸿章,另一是翁同龢。

   另一件很有趣的奏折,为七月十七日翰林院侍讲王荣商保算学生萧开泰。王荣商没有上奏权,其条陈由翰林院掌院学士麟书、徐桐代奏。萧开泰,49岁,四川洪雅县监生,光绪十九年由四川学政瞿鸿钱咨送总理衙门,经过考试,认为是有用之才,留在同文馆听候差遣。该折说:

   其人精于天算,兼晓制造,平日愤洋人之强筹,所以制御之法甚备。所著书十余种,皆确有心得。其最切实用者,一曰火镜:用玻璃板熔铸而成,借日光取火,厚二寸者,可烧三里外之敌船,厚至一尺者,可烧三十里外之敌船;一曰炮架:用牛皮水袋,可御敌炮,中设机关,两旁安凸镜,能使放炮有准,合之可成营垒,分之可肩负而行;一曰竹筏:左右用木轮驾驶,中安木楷,可以仰卧放炮,以攻敌船;一曰海镜:能入水不濡,洞见海底,又推其法为暗船,可驶至敌船之下,运放水雷;一曰气球:如鸟鼓真,前后左右,惟意所向,中里炸弹,可自上击下,以毁敌垒。以上各件,皆自出巧思,为制敌利器,除气球需银二千余两外,造成须待一年外,余皆价康工省,每造一具,需费不过二百金,为时不过一月,即可告成……

   王荣商是当时最富“知识”的人士,后来也为内阁学士唐景崇所保;其所在的翰林院,又是最有“学问”的衙门。他所保举的人士,“掌握着”当时国家最为需要的克敌制胜的“技能”,然今人一眼即可看出,萧开泰只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

   七月十八日,兵部右侍郎徐树铭上折保举19人:湖北布政使王之春、浙江按察使聂缉粱、江苏前署常镇道蔡钧、直隶候补道卫杰、分发浙江试用道许贞干、直隶候补道张鼎佑,此六员“皆御侮之干城,济时之舟揖也”;福建粮道陈鸣志、福建汀漳龙道刘悼云、甘肃宁夏道周缓、山东登青莱道李兴锐,此四员“有献有为有守”、“公平练达”;直隶布政使陈宝篇、贵州布政使唐树森、江西按察使翁曾桂、福建按察使季邦祯、湖北按察使龙锡庆、湖南按察使俞廉三、两淮盐运使江人镜、浙江宁绍台道吴引孙、河南南汝光道朱寿镛,以上九员“皆淬精励志,力求振作者也”。徐树铭的保折并没有立即起到相应的政治作用,却展示出问题的实质:向朝廷保举人才当然是提议朝廷任用,然而朝廷的官缺都是固定的,这19人即使皆如徐树铭所言,又能安排到哪里呢?

   长萃、王荣商、徐树铭的三份保奏提示着当时的背景:一是官员的思想;二是知识水准;三是官僚体制。如此下诏求贤,却没有相应的政治改革,很可能失其原来的主旨。

在此前后,还有其他官员上折举荐人才。同年六月初三日,刑部右侍郎江苏学政龙湛霖保江苏候补道黄立鳌、户部主事毛庆蕃、内阁中书欧阳中鸽、前甘肃宁夏府知府黄自元、河南补用知府刘人熙、江苏候补知县李相厚。六月十五日,陕西布政使护理巡抚张汝梅保新授山东沂州府知府锡良、广西候补道何昭然。湖南巡抚吴大徽保候补知府署长沙府知府裕庆,要求送部引见。七月二十日,大理寺卿浙江学政徐致祥保江苏候补道朱之棒、开缺驻藏帮办大臣延茂、补用参将吴杰、补用都司廖天佑。八月二十七日,河南巡抚刘树棠保翰林院编修宋育仁、内阁中书伍元芝、江苏候补道蔡钧、直隶候补道李树棠、昊桥县知县劳乃宣;前台湾巡抚刘铭传、贵州古州镇总兵丁槐、候选道前山东巡抚任道榕、江西督粮道刘汝翼、安徽风颖道王定安、署浙江温处道候补道宗源瀚、杭州知府陈孺、广州府遗缺知府李士彬、河南候补道穆奇先、吴炳湘、唯州知州蒯辰荪;翰林院编修胡景桂、河南布政使额勒精额。八月二十八日,广东巡抚马工瑶保前户部尚书崇绮、前通政使黄体芳、前国子监祭酒盛显、已革御史安维峻、前翰林院编修梁鼎芬;附片保三品衔广东候补道林贺桐、署惠潮嘉道钟蛇蓉、三品衔潮州知府李士彬。九月二十三日,东河总督许振伟保记名道罗麓林、江苏即补道凌荫廷、湖南岳常渔道桂中行、在任补用知府黄履中、记名提督李永芳。九月二十五日,山东巡抚李秉衡保前通政使黄体芳、河南布政使额勒精额、署安徽布政使于荫霖、江苏督粮道陆元鼎、山东充沂曹济道杭贤、新授甘肃巩秦阶道李光久、五品卿衔前安徽宿松县知县孙葆田、发往山东差遣委用吏部主事卢昌治、二品顶戴尽先补选用道马开玉、三品衔在任候补道沂州府知府锡良、记名简放知府奉天辽阳州风凰直隶厅同知徐庆璋、安徽督粮通判张廷妾、奉天举人刘春娘、已革提督李定明、提督万本华、补用副将张国林、遇缺升用总兵候补副将杨昌魁;乌鲁木齐提督董福祥、广东陆路提督张春发、广东高州镇总兵余虎恩、广西右江镇总兵夏辛酉。十一月十六日,内阁学士唐景祟保翰林院侍讲王荣商、编修丁立钧、修撰张容、检讨宋育仁、礼部员外郎罗文彬、吏部员外郎区德霖、刑部员外郎总理衙门章京沈曾植、江南筹防局道员王秉恩、洋务局道员黄遵宪。十一月二十四日,两广总督谭钟麟保新孤布政使丁振铎、四川布政使王毓藻、浙江候补道李辅粗、湖北候补道曹南英、江西候补道贺元彬、福建候补知府秦炳直。十二月初九日,西藏办事大臣奎焕保二品顶戴四川越街营参将何长荣。十二月二十二日,兼护湖广总督湖北巡抚谭继询保湖北试用道署盐法道赵滨彦、湖北候补道札勒哈哩、湖北荆州知府舒惠、湖北候补知府余肇康。云贵总督楼蕃保云南迪西道张廷燎、开化府知府刘春霖、永昌府知府汤子坤、署龙陵同知候补直隶州知州杨均、署开化镇总兵顺云协副将刘万胜、管带省防绥靖中营留滇补用副将黄呈祥。十二月二十九日,伊犁将军长庚保伊犁知府黄丙馄。光绪二十二年正月二十七日,吉林将军长顺保宾州厅同知谢汝钦、候补知府杨同桂。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将军恩泽保二品顶戴按察使衔四川候补道兼署建昌道安成、国子监司业瑞询、福建补用知府试用同知前署平和县知县刘辉元、云南南安州知州金福善、荆州驻防正蓝旗满洲协领良续。六月十八日,安徽巡抚福润保署安徽布政使于荫霖、徽宁池太广道袁褪。八月初九日,湖南巡抚陈宝簇保署安徽布政使于荫霖、湖北按察使挥祖翼、安徽按察使赵尔龚、陕西按察使李有菜、前福建汀漳龙道刘悼云、奏调江南补用道黄遵宪、江苏候补道志钧、户部候补员外郎毛庆蕃、刑部主事乔树相、兵部候补郎中李本方、工部候补主事喻兆蕃;降调御史屠守仁、降调翰林院编修梁鼎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茅海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戊戌变法   保举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47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