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上世纪中国婚姻问题非官方审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65 次 更新时间:2014-04-08 11:58:48

进入专题: 婚姻   情感   社会   家庭  

羽之野 (进入专栏)  

  

   ——何为婚姻?

   ——因为女人发了昏。

                    

   说来也怪,人类越来越聪明了——从人类个体到整个“地球村”,一片精明且辉煌。可人类却无法解开婚姻这条枷锁。文化高人钱钟书把婚姻比作“围城”;近年来有考据,仅上海一域,老年人的性犯罪呈上升趋势……

   ——婚姻、家庭、性问题渐成惊世骇俗之势。

   原始氏族中,擅猎擅长跑的女族长可以随意跟她某个英俊的儿子合欢;奴隶制社会,头人们有了男性都渴望的“首夜权”;封建社会,谁官大谁老婆多;资本主义有了文明和自由,可社会且更加五花八门……中国,是久远而独特的礼仪之邦,而在上世纪,中国人的婚姻呈现出颇具华夏特色的种种。

  

   1

   小二黑与刘巧儿合唱——你耕田来我织布 你挑水来我浇园

  

   这时期,婚姻的第一榜,该从一夜春风从黄土高原的“小二黑”家吹给大平原上的“刘巧儿”家谈起。生态决定意识——小二黑是逢“抗战”当上民兵,扛上枪,小芹才约他到河边说悄悄话的;刘巧儿是挎着小篮儿挤进劳模会,才爱上了赵振华的,决心与包办婚姻决裂……从此,小三黑小四黑小五黑纷纷涌现,张巧儿李巧儿马巧儿层出不穷。

   其实,婚姻自主可不是传统国货,而是百分百洋玩意儿,是我们所痛恨的鸦片战争之后,随着人权之类的“洋意识”流入中国的。从民国初到“五四”运动,这股风先是在城里、在些知识家庭里颳——只是“颳”得并不顺畅……譬如,在巴金家里就颳出一部为婚姻而苦斗的“家”“春”“秋”。还有,像鲁迅的老娘怕儿子在国外搞“新潮”,硬给他娶了个小脚夫人朱安,也不理会儿子一生都没跟那双小脚亲热过……所以,就此意义看,从边区的小二黑到建国后的刘巧儿的自由恋爱,能被新中国用一部法典确立了,实在是60年来“中国婚姻”的第一造化,功莫大焉。

   然而华夏幅员太大,“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甚多。在“点灯靠油,娱乐靠毬”的边远山区,只能给全家七八口人一床被子盖的娘老子们,拿什么让儿女花前月下搞自由恋爱?

   1988年,即建国34年后,湖南涟源县法院审理一起杀夫案——16岁女犯苏正娥因二哥30多岁还娶不上老婆被母亲用换亲的办法逼嫁给邻村张家……当地俗称“扁担亲”。张家汉子不仅比苏正娥大十几岁,且智弱呆傻;而张家爷娘也因为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大十几岁、又瘸的苏老二,心气不平,对正娥时有虐待。苏小妹自杀不成,离婚不得,只能将一包农药投进傻丈夫饭菜之中……

   ——建国后几十年,各地类似此案件甚多。

   足见“婚姻自主”绝非一部法典包打了事的。

   再多说一句,苏家还有老三老四也没讨上老婆,可小么妹却再也没有啦,怎么办呢?那恐怕就只能靠人贩子搞两个女人来解决喽。不然你说怎么办?

  

   2

   旧婚姻在新社会的连续剧别有一番滋味  令人啧叹

  

   是啊,小二黑赶上好时候,可以婚姻自主。那么,不少正值中年、由父母包办的老二黑的旧婚姻,在新社会里如何上演苦、辣、酸、甜的连续剧呢?且看——

  

   例一、北京宣武区的一座宅院里,住着一位为人古板且厚道的资本家,叫叶文斗,原是搞纺织机料生意的。他头房夫人早逝,二房夫人不育;临解放又娶了比自己小30岁的三房——马忆霞。小马家贫模样俊,怀孕率蛮高,不到10年给叶老生下3男3女。时下已解放,小马虽微微发胖但春情不减,每日耳闻目睹自由情爱、阶级翻身,对“压迫”了她10几年的老叶头越来越瞧不顺眼。这时,她把叶老的浮财榨的也差不多了,又逼他立据将产业股金(当时已公私合营)分成三份——夫妻各一份,小马父母占一份。尔后,把叶老一脚踢开,她要大大方方开自由之荤(婚)……

   “文革”中,已近七旬的叶老先生被遣返回河北蠡县,几乎沦为乞丐。小马呢,开了三四回自由“婚”,均不遂意。最后,为一套简易楼房跟个退休工人度过10几年夕阳红时光……在叶老病危之际,不知出于何种心态,小马到床头给叶老送上一杯水,可叶老推开水杯,扭过脸去。留下6个儿女的老夫老妻,心里个中滋味,难述。

  

   例二、塞北包头是解放后始建的工业新城。包钢所在的昆都仑区28街坊,住着一对40多岁“神秘”的上海人。直到暮年垂老,他们的女儿才10几岁。到了上世纪70年代,他们相继故去,人们才知道,原来他们在上海各自都有着一个大家庭——男方不但原有妻子,还有5个儿女;女方不但原有丈夫,也有4个儿女,而且双方老人都健在——他们是抛弃了这偌大的拥有,隐名埋姓来到这几千里的塞北,以追求婚姻的自由的。可以想像,他们的“追求”虽然遂愿——也算是人生的大手笔。可这代价也着实太巨。

   他们是无权无势的小人物,仅凭双手度日。晚年贫病交加,孤女尚幼。僵卧他乡,默自感喟,实在无颜再见上海众亲友……

   据他们的独生女儿庄小蒙(化名)女士回忆,她父亲临终时还握着她母亲的手说:“我一生只爱你,我终生不悔……”

  

   3

   老干部弃旧图新人之常情  组织上干预婚姻不近人情

  

   鉴于李自成进北京、洪秀全占南京——“暴民运动失败史”,毛泽东告诫全党:城里有个姓资的家伙,专制糖衣炮弹,全党务须小心。

   所谓“糖弹”即金钱、美女等等。然而,千古男儿爱少妻,又实在是人之常情。老红军老八路进了城,一下子都成了国家政权的管理官员——女秘书、女护士、女演员成天围一堆。而这些女人们对刚打了江山的英雄又倾心崇拜,那年月又常搞什么“向组织交心”之类的活动……你说让吃了半辈子“苦”的山沟杀出来的“好汉”能无动于情?

   何况,婚姻自由本身就包括离散自由,旧婚姻是旧世界的一部分。

   ——老子为啥就不能革他娘的命呢?

   参与指挥过“平型关大捷”“孟良崮战役”的名将陈士渠,为人古板,作风正派。30岁上才在罗荣桓元帅的关怀下,娶了仅见过两次面的女文艺兵。婚后生了6个子女。将军本一心工作无甚杂念。但“文革”中节外生枝、拆散了他的家庭——他妻子口直心快,常揭江青在延安的“底儿”,谢富治把她抓起来。陈将军出于革命公心,非但不替妻子说情倒划清界线,提出离婚。但当时公检法瘫痪没办成手续。他妻子入狱后精神受了刺激,出狱后也唠叨个没完,跟陈将军没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这时,又一位比他儿子还小的女文艺兵走进陈将军的生活……将军晚年,青春焕发;他前妻和他儿女的事情,他一概不管;经常携小夫人出没在能回忆峥嵘岁月之故地。

   ——上述故事,系将军之子陈仁康先生在《知音》杂志(2000年第2期)上撰文记载的。最有意味的是陈仁康在文章结尾写道——“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将军,一个农民。”

  

   多年来,出于政治安全考虑,党组织对婚姻的干预在一些部门经常发生。譬如军事系统啦、外交机关啦、公安部门啦、保密厂矿啦,党组织密切注视着职能人员们的社交乃至婚姻问题。凡有不听组织告诫的“小蛮牛”肯定要被打入“另册”。

   ——其中,降职和调离是常规性处理。

   上世纪50年代,东北冶金系统有个叫马庆喜的年轻干部,学生出身,要求进步,又十分能干。他20岁当上副科长。可他偏偏恋上一个叫张淑芳的漂亮姑娘。这姑娘14岁那年,正上初中,在一次聚会上稀里糊涂地就被人填进“三青团”的名单里——现在想来,那纯属是国民党败退之时使用的“扰乱新政权”的“反间计”……

   组织上知道马庆喜跟张淑芳恋爱后,找来小马问:“你是要老婆,还是要前程”。马庆喜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他选择了前者。不久,夫妻被调到北部边城工作……这对夫妻,一生坎坷,心怀别样,即使加倍努力工作,每逢政治运动都照样挨批斗……惟可慰藉的是,他们的几个子女成长得都很出色。

   ——那年月,类似马庆喜的遭遇者,太多了。

  

   4

   社会的稳定意识及传统思想有意无意的维持着现成婚姻

  

   上世纪60年代,大多数老百姓的婚姻生活较之旧中国都进步了一大截,这也是新中国的“社会平民倾向”所导致的。

   当然,偏颇的政治趋向和浅显的生存现实,也影响着人们在婚姻上的良知。认知的平庸和追求上的低俗,对社会的稳定(一时间的)倒帮了大忙。

   这是我们这个大国的伦理意识的特色之一。譬如,婚姻法规定离异自由,可在60年代离婚却是十分困难的。非但法院总是以“调解”为主,街道上、单位里也竭力维护着即成的婚姻——对提出离婚一方的情感、心理置于冷漠。平素在民间,离婚者名声很“臭”,常遭无端非议,仿佛离了婚的人就是不正派的。

   这不仅仅反映了民众的落后意识,也反映出职能机关对落后意识的迁就。

   上世纪60年代,北方某市有个叫尹长林的工人,爱上个叫王丽娜的女护士。丽娜长的挺美,长林在追她时下了不少功夫,搞了先孕后婚。王丽娜是位教员,对工人出身的尹长林有些看法。长林是个独子,还有个姐姐。婚后,丽娜受不了婆婆和大姑姐的专横,在家母的支持下,她向法院提出离婚。

   这事,若是到了80年代就十分简单了。

   可当时,这桩离婚案竟拖了8年之久。

   最初,男方提出夫妻感情没破裂,说离婚是丽娜的母亲的挑唆,并且说丽娜的母亲是剥削阶级出身,这是知识分子瞧不起工人阶级的原则问题,云云。男方还发动厂里的工会乃至工友们给法院施加压力,又找来街道居委会作证——法院维持了即成婚姻,不准离。女方不服上诉中院,中院维持原判。但丽娜仍不回尹家,母亲每天接送她上下班。

   直到8年后,男方实在拖不下起了,才答应离婚。

   ——8年之久哇,该想一想这场马拉松似的离婚案,对当事双方的更大的伤害。

  

   5

   “文革”中信仰的偏执与失落影响着婚姻的价值取向

  

   “文革”10年,使近代中国人的灵魂发生裂变。这场动乱对中华民族心智的影响,不亚于“五四”运动和近代内外战争。

   “文革”中,婚姻上的一些特殊现象是值得归纳的。

   (1)全国性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们在寻找配偶上基本摆脱了父母控制。这种更贴近生存的婚姻自主,较之小二黑刘巧儿时代更具有婚姻上人格的健全性。

   ——这种趋势,是一种进步。

(2)仍有一部分“聪明”者,在肃杀的阶级论面前求“平安”找“上进”,把“政治可靠”摆在嫁娶的首位。譬如,一个有党票的转业兵比一个在车间干活的大学生要好讨老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婚姻   情感   社会   家庭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73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