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告别首富,皈依佛道——写在何真临《我与首富梁稳根:揭秘三一》之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3 次 更新时间:2014-03-26 17:37

进入专题: 三一重工  

枕戈  


一、告别三一,语重心长


《我与首富梁稳根:揭秘三一》是目前国内出版的第一本关于曾经的双料首富梁稳根的书,也是梁稳根身边的人以亲身经历书写、经过梁稳根审阅但并未作乔装改扮的一本书,有很强的可信度。自2013年1月11年全球首发以来,此书不可谓不在文化界、财经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但也没有出现那种对“首富”趋之若骛的狂热追逐效应,就像最近二十年来人们为了发财致富、片面追求GDP的举世疯狂。看来,财富已经不是灵丹妙药了,不足以慰藉国人焦灼的心,首富也不是人们唯一“呕吐的对象”了。

此书出版已经快有三个月了,作为参与策划的之一,我想我有必要写一写关于此书的一些想法。

现在世人看到“首富”二字,当是百感交集了。有的人,还存留着对首富的艳羡;有的人,比如他的竞争对手,未攫取巨额财富的人,充满对首富的嫉恨;有的人,还以为出版商是以“首富”为幌子,进行炒作;有的人,幸灾乐祸,正值工程机械行业下滑,三一迁都、非议不断之际,就说三一已不行了啦;更有的人,干脆彻底否定三一,看不到三一也曾抱有“产业报国”、“品质改变世界”的理想,在市场经济的潮流中野蛮生长横扫对手取得惊人增长的奇迹,代表了民营经济艰难奋斗的历史侧面,代表了霸蛮的湖南人在经济领域尤其是重工领域扎硬寨、打恶仗的湘军作风。

这一切,似乎都被一些人否定了,只剩下官商勾结、红顶商人这样的嘲讽之语。

就是说,很多人其实是自己被“首富”的字眼蒙蔽了双眼,不能客观看待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发展转型中的这些精神现象。多数人读《我与首富梁稳根:揭秘三一》这本书,也只是找一找梁稳根创造财富的招数,瞅一瞅三一成长崛起的背后秘密,也就是人们美其名曰的“商业模式”。但不能理解何真临先生写这本书的独运匠心、别具心裁,甚至是良苦用心。

何真临先生的良苦用心又是什么?

在这本书中,何真临先生写他与梁稳根的交往中,有两个线索是至关重要的,几乎贯穿了何先生在三一的七年时间。但这两个线索却容易被一般读者所忽视。一是他三番五次劝梁稳根信仰佛道,或推荐相关文章给梁稳根读,希望他能够悟道。二是他连续写了14封关于文化产业、人才评鉴的信给梁稳根,希望梁稳根从文化的高度、从性格决定命运的角度来重视人才建设。其中还把我采访何真临先生的《枕戈对话何真临:三一用人之道与湖湘文化变革》的万言书作为一封信呈送给梁稳根、唐修国、向文波。

何真临先生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或劝说,或上书给梁稳根?而梁稳根的心扉是否被打开?内心作何感想?


二、佛道文化同样可以创造商业文明


第一次,当梁稳根在麓山小屋诚邀何先生加盟三一时,何先生以六十高龄总结一生的感悟,敞开心怀和梁稳根谈佛论道,希望对开始迈向人生颠峰的梁稳根有所触动。而梁稳根却以为,与其信佛,不如信基督教,因为基督教的新教伦理促进了英美等资本主义大国的崛起,而历史上信佛的东南亚各国却没有几个“强国”,甚至一度被贴上“东亚病夫”的标签。

显然彼时的梁稳根是以现实功利的角度来看待精神信仰的,信奉的是丛林法则。当然这也怪不得他,因为当下中国几乎整个知识界都认为只有西方的基督教信仰促进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乃至民主宪政的确立,而中国的儒释道是现代经济文明和政治文明的阻碍,是落后、封建、迷信乃至专制的象征。何真临先生援用梁启超的话,说佛教之信仰“乃智信而非迷信,乃兼善而非独善,乃入世而非厌世”,梁稳根不为所动。

第二次,何真临先生以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为例,他不但白手起家,创建了两家世界500强的公司,而且在2010年又以78岁的高龄出任破产重组的日航董事长,用424天力挽狂澜,创造了全球航空公司利润第一的神奇,堪与西方的商业巨子乔布斯、比尔·盖茨比肩。而稻盛和夫却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广为施舍,热心慈善。何真临以此告诉梁稳根,东方的佛道文化同样可以创造商业文明。

实际上,儒佛文明圈的日本、韩国、台湾,的确创造了可以与欧美并驾齐驱的工商业文明,甚至在某些方面后来居上,而改革开放后的大陆也已经后发赶超,在经济上强势崛起,可见儒佛文化可以兼容器物文明,而不是排斥现代科学文明与市场经济体系。

不但如此,佛文化实际上也开始影响欧美,商业巨子乔布斯就虔信禅宗。乔布斯不仅仅是打打坐,修身养性而已,其商业成功与他的禅宗信仰有着莫大关系,甚至是他的指导思想!

乔布斯有句名言,叫做“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当全世界数以亿计的年轻人为苹果产品如痴如醉时,乔布斯的理想实现了。而改变世界、创造世界,恰恰是佛教的根本思想。佛教讲“心为主使”,“一切唯心造”,“万法唯识所现”,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和精神的力量。而心造的巨大能量,心灵之伟力,又被二十世纪的量子力学所证明。

乔布斯的苹果产品达到了这个时代美学设计的极致。苹果产品的大方、简约,成了时代的象征。乔布斯曾经自己解释,“不立文字,直指人心”是他独特的技术和设计思路。乔布斯理解了中国禅宗六祖惠能大师的精髓。

第三封信,何真临先生以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的文章《物理学已步入禅境:缘起性空》为例,与梁稳根谈佛论禅,分享最前沿的科学成果,探讨最玄奥的哲学问题:物质是什么,或者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早在古希腊时代,哲学家认为世界是由原子构成的,它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是世界过程绝对同一的起点和终点。牛顿经典物理学崛起后,西方人认为物质是绝对实体的唯物主义更是成了20世纪处于绝对支配地位的哲学。

直到爱因斯坦发明相对论后,认为质量不是确定不变的,而是与物体运动的速度有关,即与设立的参数有关。人类的世界观开始被颠覆。更重要的是,人们发现原子并不是物质的基本粒子,而是可以无限分下去,“其小无内”;而且,一切都在变化,无限微小的粒子往往转瞬即逝,转变成另一种物质形态。所以,没有什么物质是客观实在的、永恒不变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物理学进入了“自性本空”的境界。

结合佛学,朱清时认为物质虽然并不是独立的客观实在,但事物之间的关系却是实在的,即事物是由多种潜在因素缘起、呈现的结果,每一存在者,都以他物为根据,是一系列潜在因素结合生成的,“现象、实在和存在被限定在一组本质上不可分离的关系结构中”。而这,正与佛学缘起说、因缘说或因果说的基本思想是一致的。

的确,在中华文化中,不管是儒家、道家还是佛家,其实都是探讨关系,人人关系、天人关系、人与自我的关系!

朱清时最后用一句极其形象的话来描述科学与佛学的相遇:“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何真临先生与梁稳根分享这篇文章,也是证明梁启超说的“佛教之信仰乃智信而非迷信”,佛学能包容或兼容科学的真理,当然值得人们去信仰。

此时的梁稳根正忙于向世界一流企业冲刺,对于这样玄奥的问题,他是否深入进去了?不得而知。何真临在文中写到:“也可能由于他背负太沉重的诸如创建一流企业的重荷,因此,思想的藩篱还得慢慢去撞击。”言语之中充满着期待。

据何真临先生说,去年年底离开三一之前,他还最后一次劝说梁稳根皈依佛道,不可谓不用心良苦。而且,据说最后一次有了功效,梁稳根已经有所转向了!我和另一位湘商朋友、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张茂盛兄对何先生说:“佛教中最大的布施不是财布施、广施财产,而是法布施、弘扬佛法。何先生说服中国首富归依佛门,弘扬了佛法,那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啊。”何先生会心一笑。


三、佛道文化将为中国企业发展注入精神信仰


何真临先生最早劝说梁稳根去笃信佛法,据他自己说,是不忍看到他的好友梁稳根在为民族品牌崛起而冲锋陷阵的时候,被背后的暗箭所伤,被流言蜚语所困,希望佛法能够使梁稳根摆脱执念,淡定人生。如何淡定人生?从对物质财富的狂热追求,到超越对纯粹的物质财富的追求,进入到大慈大悲大爱的精神境界。

改革开放三十余年,市场经济释放了经济的活力,也膨胀了人们的物质欲望。在向首富宝座进军的道路上,多少人已摆脱了物质的贫困,却进入了新的精神困境中。所以,我在微博上发表关于中国首富的信仰的看法,引起了人们的热烈讨论。

梁稳根成为中国双料首富之时,彼时他一定是春风满面,春光无限。但是,在刚逝去的非同一般的2012年,相必他一定是“心情有点烦,有点烦”。一方面与同城对手的恶性竞争,让他肪不胜妨,费尽心计;另一方面,人们对中国首富不但没有景仰之心,对他在18大的那些个高论,反而冷嘲热讽,不屑一顾。作为“中国民族工业的领头羊”、工程机械行业的旗帜人物,梁稳根可能寒彻了心,他是否有所悟,是否想起了何真临当初为什么要劝他笃信佛法?

一方面是对物质财富的狂热追求、对商业法则的过于迷信,让这个民族的文化信仰连根拨起。另一方面,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使中国人的精神更加迷惘、更加混乱。梁稳根就像当今大多数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被西方强大的器物文明也包括制度文明所吓道,最后也连同卑躬屈膝地拜倒在基督教信仰下,所谓“与其信仰佛教,不如信仰基督教”。

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基督教诞生的哲学神学背景以及西方民族生存的土壤和处境,和中国人是不一样的。西方因为犹太人的集体受难,他们的信仰是外求于上帝,他们的企业家是带着上帝的使命来到人间创造财富,最后把财富回馈社会以升入天堂。而中国人的信仰是内求于心,“内圣外王”,是为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佛家更是强调“普渡天下众生”,其精神境界一点不比西方人差。

而且,器物和制度作为“用”的层面,有一定的通用性和普适性,但文化价值信仰作为“体”,根植于本土的土壤,就像中国人永远是黄皮肤黑头发,这种基因是很难改变的。

近日我又看到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写的《佛教与科学彻底相容》,他以一钵清水中有微虫八万四千、三千大千世界为例,证明佛学与现代微生物学和天文学是相通的:

“2500多年前,没有任何现代科学,怎么对大到宇宙,小到微生物,了解得如此清楚?实际上一切都在识心中,人可以通过深度的精神修行,在大觉悟后,认识到宇宙的一切。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即使从现在开始经过50亿年的科学研究,人们对宇宙本质的了解还是及不上佛陀。”

中国几位大科学家都撰文称赞佛学的博大精深和前瞻性,以及与科学的相融性,这是否能够引导中国的公共知识界和普通老百姓,重新认识中华文化?

中国另一位企业领袖马云在2013中国IT领袖峰会上的演讲中说:

“真正把管理做好,把文化做好,管理、文化背后必须有强大的思想,没有真正的很好的思想,没有办法把企业做大。西方的管理水平相当了不起,日本精致的文化管理也相当了不起,但是中国企业绝大部分是今天从西方学一点、明天从日本学一点,后天学一点传说的故事,整个管理商业体系是没有基准、相当混乱的。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的是道家文化,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竞争过程中学习太极的博弈思想是相当了不起的。”

幸甚至哉!中国企业界还有马云这样的企业家,还有这样的深刻认识!中华文化之博大精深,应该说,中国人在回归中华的道路上,还刚刚开始!

如果中国的知识界、政治家,还有企业家,都能深刻领悟中华文化的真理性和深刻性,这对一百余年来中国人的精神迷狂和变乱,对三十余年来商业泛滥造成的精神痼疾,一定是大有帮助的!


四、灵魂的重量和精神的力量


中华文化是儒释道三家共融共通:儒家重人伦,道家重天道,佛家重修心。人道(伦)本于天道,道心即是佛心,佛道不离人间。

儒释道各有侧重,阐明了世界不同层次的真理,最终又是融为一体的。湖南人周敦颐糅合儒释道三家,完成了各种学问的融汇贯通。如是,中国人的精神境界是圆融的,而不是分裂的。

这三家中,佛家又特别重视心的修炼,也就是灵魂的修炼。佛家还讲前世今生,肉体纵灭,但灵魂不死。灵魂又是什么?这恐怕困扰了东西方哲人几千年。

对普通人来说,灵魂看不见,摸不着,不是如西方自然哲学所言的那种“实体”,只是藏于我们的肉体中。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探讨过灵魂的问题,刘和峰兄说,灵魂是中性的光能量,其实也是一种物质,肉眼看不到的非常细微的光子。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其实说的就是人之肉体获得灵魂(光)而有了生命的这个事实。这让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刘和峰兄还用他的辩证逻辑推理出:物是阳的心,心即阴的物。中国哲学追求“心物一体”,灵魂与肉体不是割裂的,而是辨证统一的,它们是不同的物质形态,共同构成生命的整体。而灵魂作为人的核心,它以极高的能量指挥着人的肉体生命。

又曰:心即宇宙。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因为我们所能看到、感悟到的世界,恰恰就是我们的心之光芒照亮的世界,是心识这种物质与外在物质相互沟通感应构成的空间。

如果说灵魂也是一种物质,那么按照宇宙质量守恒原则,灵魂必然是不灭的,即使消失了,也不过是转化为另一种物质形态。

我又看到一则西方人的实验报道:人在死后,重量减少21克。而对其他动物做这样的实验,质量没有减轻。因为只有人会思想,有灵魂,这减少的质量就是人的灵魂的质量。

按照爱因斯坦的质能公式:E=mc2。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因为灵魂的物质形态就是光子,这适合质能公式。所以,虽然灵魂只有20几克,但乘以光速的平方,则爆发出来的精神能量是十分巨大的。所以,我们说精神的力量是无穷大的。

在古代,一些得道之人通过修炼,大彻大悟后,具有神通、具有通天之本领,原因盖在于此?因为人之思维就是光在运转,人的思想速度能赶上光速!

太阳作为太阳系天体的中心,本身也是一个大灵魂、大光球,它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向四周扩散,爆炸的碎片凝结成其它各种小天体,也形成人这个小灵魂、小宇宙。“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人是天地之得,天地交媾,天赐予人光的能量,地负载滋养人的肉身,才有了人这个宇宙中最灵秀的生命。

儒释道都是极其注重人的精神灵魂的修炼,讲究返观内心,内求于心。这种内心修炼包含的大智慧,是中华文明明显区别西方文化的地方。西方人更注重对自然客观物质的研究分析,也取得了巨大的物质成就,发展到极致,达尔文进化论和唯物主义大行其道,造成了对世界的巨大破坏,对其它文明如玛雅文明甚至东方佛道文明造成了灭顶之灾。

最近三十年所谓商业文明的发达,这种对物欲的追求、人性的堕落,造成灵魂的极度贫乏,比任何时代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西方文明对中华文明强势冲击的结果。何真临与梁稳根在这种精神层面的交流对话,佛道的超越精神、心性能量和巨大的机械外在能量的冲撞,某种程度反映了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碰撞,这种碰撞能否形成一种新的文化格局呢?

幸而中国学贯中西的悟道的科学家,能够从自然科学的角度,证实佛道包含的真理。这将是周敦颐糅合儒释道创立理学以来,中华文化再次与西方科学文化的千年大碰撞、大融合!

从三一退休后,何真临先生以《我与首富梁稳根:揭秘三一》这本书,作为对自己的三一时光的纪念,作为对挚友梁稳根的交代,也是对过去的一种告别,对“首富”的告别:

告别首富,就是告别改革开放三十年对物质财富的狂热追求。

告别首富,也是告别共和国六十年来对所谓唯物主义的片面追求。

告别首富,也是告别五四以来的民族自卑、文化自卑,告别全盘西化,告别金钱至上,告别各种功利主义原则、丛林法则。

告别首富,即是从物欲中拔出来,重视对人的灵魂的修炼,重视精神的力量!

皈依佛道,回归中华!


    进入专题: 三一重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333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