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俊:关于莫言获奖的妇人之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65 次 更新时间:2012-10-15 15:41:19

进入专题: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  

梁立俊  

  

  前一阵子,有一次网上说起莫言,有人问:莫言是谁?问的人是“高级知识分子”。我回答:是《红高粱》的作者,于是她明白了。但没过几天,网络上沸沸扬扬,说莫言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看来酝酿已久。而且说国外的博彩公司称莫言的赔率最低,也即是莫言希望最大。对此,我是不相信的,以为是博彩公司给爱国贼们设的局——赚些中国概念的傻钱。开奖那天晚上,我还是有点狐疑——我有点看好村上春树。但是结果正好“出我所料”。我只好认错,同时随喜表示一下祝贺——现在莫言也不缺这个。然后,网上很多人表达了意见,其中很多是“君子之见”,自然其中不乏“伪君子”。莫言的作品我真没有读过什么,没有什么君子之见。想了想,可否表达一些妇人之见呢?尽管妇人算是小人,但也总算是人嘛!

  莫言的作品没读过,但是村上春树的《挪威森林》倒读过半部——是有一次在别人家里住,晚上翻看了一些章节,写都市的年轻人,感觉很“现代性”。对莫言作品的印象只来自电影《红高粱》——“电影”似乎追求“原生态”生活状态的描写,但太注重结构了,冲淡了“现场性”。据说《蛙》是写接生与结扎,也是结构化的冲突,没读过,不知道“生态”如何。不过,我觉得《蛙》这个名字起的不错,和内容很暗合——我的意象中“蛙”和女人身体的部位有些“神合”。由此看出莫言的小说在艺术构思上是非常“伟大”的,配享诺贝尔奖金。据说莫言的文字很好,等读后再说。好了,(模拟)作为一个妇人,我该说说对莫言获奖有何看法。假设,我是一个农村妇女,被生活化得很彻底,正生存在莫言笔下的“生活场”里。

  我是这样一个农妇,应该是28岁左右,没有文化,但有“知识”,属于“新新类农民”——身在农村,曾经是生活在城市的“夹缝人”。说白了,我会上网(这是城市打工生活留下的唯一痕迹),知道网络上的事情。好了,我是在网上知道莫言高中了诺贝尔文学奖。我首先关心的是多少钱。据说是700多万人民币,那可真不少——仅仅对于我一个农妇来说如此。现在网络让人开了眼界,因此莫言的700万大奖,没什么了不起。估计连一个镇长的总收入都不如。这两天也是在网上看到:一个县长一年就可以搞到1000万,难怪莫言的这点钱在北京只能买120平米。我是一个农妇,不知道诺贝尔奖的牌子有多大,有没有月亮那么大?难道比奥运会的金牌还大!奥运会金牌是我们见到最多的奖牌。下一个问题是:这个奖让我自豪吗?

  网上很多君子们说,全国人民为此都很自豪(看那样子,有的和神九上天比的)。我只是一个妇道,我也扪心自问——我自豪吗?好像没有感觉哩。我想象一下:假如是我家的男人获奖呢?我肯定高兴死了(但愿这个死鬼不要变心呀)。但莫言是我们中国人,我为什么不激动得流泪呢?那么再想一下,如果是我家邻居的男人得奖呢?不知道,心里的那种味道说不清楚。对了,《红高粱》的电影我是看过的,记得是高粱地里偷女人的事情。这些事搁在现在那里稀奇。就说我们村上吧,男人都打工去了,家里剩下公公、婆婆和媳妇。媳妇和婆婆争男人,很多婆婆败在媳妇手里,晚上一个人守空房,灰不溜秋的。至于村里的那几个留守干部,那里看得上我们这些人黄脸婆,已经玩到小学女学生那里去了。可惜!如果我会写,那700万啊……,嘻嘻!

  网上还吵莫言抄讲话什么的,莫言说不后悔,乱哄哄的。“讲话”是什么,不是吃饭养孩子的事情,谁管那些!至于抄写,那可能和老师布置作业差不多,抄不抄由得着你!“不后悔”——乖学生都是这么回答体罚的。另外,也可能是过去体罚了,现在受益了也是有的,那还有什么后悔!这些我不懂,由着他们去说吧。但不明白人家体罚自己的学生,与你们何干!还有一次网上,看到有人阴阳怪气地说,莫言写了什么打油诗。咱就读过小学,“打油诗”是什么咱不懂。也许“打油”,可能就是揩油吧,反正与油水有关,是于自己有利的好事吧。那人家莫言为什么不写呢!诗句咱更不懂。其中一句:中流砥柱,好像很有石劲,是我们女人喜欢的那种男人味。莫言看样子文文的,但是内在其实很硬朗啊!说得远了,打嘴巴!

  刚刚在网上又看到一条,有人说除了莫言,还有咱中国人还得过这个奖,过去怎么就不知道,但是好像是一个坏人,已经被关起来了——怪不得!这让我想起来,怪不得莫言得了这个奖,不像得奥运会金牌那样气派。没人马上宣布送房子,政府也没有急猴猴地发奖金。算了,我以后有孙子,千万不让他搞莫言的这些玩意儿。得奖得到监狱里,那算是什么奖励呀。好了,关于莫言我就说到这里,以后绝不再提。

  以上就是(当然是我自己的揣想,纯属虚构,不要深究)一个农村妇女对莫言得奖的看法。农村妇女虽然是新新类,但是见识很低,胡言乱语(不知道有没有达到“原生态”的水平)。至于城市的女性,特别是知识女性,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不得而知。据说,现在城市女性看电视只看非诚勿扰,或者家庭电视剧,莫言的东西不知道合不合她们口味。不便妄猜,只好等待这些“小人们”自己来发表!

    

  2012/10/14

    进入专题: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11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梁立俊,文衰党代! 老看老想 2012-10-17 00:18:01

  棒!谅莫言无此文才--其作品不过党代的后现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