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俊:我和我的奴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13 次 更新时间:2014-12-14 22:04:58

梁立俊  

  1

  一天晚上做梦,天地一阵混沌,之后宇宙廓清——我遭遇了盛世。自己翻身成了主子,身边还配了一个奴才。说起这个奴才,算是一个尤物。按照马克思的说法,他“早上种地,下午打猎,晚上写诗”。你看,他表面上活得很有诗意,但其实这些都是为我服务的项目,因此,他始终是一个奴才。

  

  2

  

  这天晚上,我的奴才(我给他起了个名字:三三)给我端来洗脚水,一边给我搓脚,一边和我谈论诗歌。三三说: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两句后面,还有两句,意思是说,生命抛弃了,自由也就没有意义。但中译时,这两句被删掉了,因此,误解至今。我马上吩咐:你就此赶紧写一篇论文,主要发挥生命比自由更宝贵这个意思,然后以我的名义寄给《宇宙时报》。

  

  三三激动得赶紧亲吻我的脚。我说:主子是不会亏待你的。给,拿上我的公务会员卡,到天堂人间消费三次。三三连连扣头而出。我马上吩咐家丁:去!把这个奴才的嫖娼过程全部录像,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用。

  

  

  3

  

  这几天,我很是烦恼——不是为我自己的事。隔壁那个张大师,对!就是在桃花树下修行的那个张大师。他本来可以好好地过着主子的生活,但瞎折腾,自己除了为国家服务,得到一个配给的奴才之外,又是开美容店,又是办事务所,还开了一个寺院,要上市。家里弄了几十成百号奴才服侍,前一段风光得要命。这不,这几天麻烦来了。这帮奴才造反,争取什么权利,搞得前庭后院,乌烟瘴气。你看,昨天把床都被奴才们掀翻了,无处安身,到我这里借宿,唠叨了半个晚上,弄得我也心烦。

  

  下午,本来要三三陪我去打猎,心绪不佳,临时取消。于是,摆了一桌茶,在后花园,和三三聊天。三三见我郁郁不乐,不敢多问,把上好的龙井用80度的玉泉水泡好之后,捧给我一杯。我接过香茶,看着三三,心想:可怜见的,多亏了三三善良、理性、懂事,如果遇上张大师的那起恶奴,叫我怎么应付。我试探性问三三:听说张大师家的事了吗?三三说:听说了。外面议论纷纷,尽是些幸灾乐祸的瞎说。我问:为什么?三三说:看热闹的人,哪里为张大师考虑,哪里为我们下人考虑!

  

  三三接着说:张大师的那帮下人给脸不要脸。如果没有张大师,他们指不定还在街头乞讨,他们靠着张大师,活出了点人样,就蹬鼻子上脸,纠结起来,要挟张大师,要这个权利,那个权利的。他们这样做,简直是忘恩负义。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张大师被他们闹跨,自己也作鸟兽散,重新回到街上,过为一日三餐发愁的生活。我就想不通:这些人稳稳地坐着下人,还缺什么?非要闹到连下人也做不了才肯罢休。我听完,连连点头,说:他们也许是受人指使也未可知。你以下人的名义给他们写一封公开信劝劝吧!

  

  三三领命出去了。我给张大师发微信,安慰了一番。之后,建议他读读鲁迅的书。鲁迅对国民性的认识至今未无人能及。我们做主子的,要通过鲁迅对国民性有一个正确、深刻的理解,再反其“意”而“用”之,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道。张大师一改过去的傲慢,连连称是。放下电话,我想:这个三三,也不能小看呀。他把做奴才当成生财之道,而非人生理想,而且,又读书不少,说不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是有的。看来要早做预案,不然以后恐难驾驭。公务卡是不能让他再用了。关键是灵魂归依的问题,而且要从三三的娃娃抓起。

  

  

  4

  

  这几天,我做了一件善事,心情大好。三三的公开信出情入理,让张大师家的一部分奴才觉悟,张大师乘势破费了些银子,奖励了几个改过自新的奴才,几个骨干分子让他们恢复到做奴才而不得的状态,于是,大师家顿时恢复了法治和秩序。我单等对张大师当面祝贺。

  

  昨天,张大师来拜访我——其实是感谢。张大师虽然还在心疼那几百两从奴才的工钱里抠出来的银子,但脸上总算有了笑容。张大师给我家三三送来一个自己撰书的匾额和五万越南盾(折合13.2147元人民币)以表谢意。匾上写着:仁义之才,家国栋梁。可以看出,张大师在文明方面长进不小。这“才‘字,用的甚妙,其实就是“奴才‘的意思。

  

  我和张大师茶叙。大师说鲁迅全集也买来了,准备从日记读起。我笑着建议:读鲁迅日记,要留意记载洗脚的段落。难道鲁迅家也蓄奴,在家里有人每晚给他洗脚?张大师愕然。或许有吧,你自己去看。我说。后来说到开办寺庙,筹措上市的事情。我说:蔽意此乃下策。你看星云大师,把佛光山办成了沃尔玛,前殿卖佛号,后堂赚香火,这才是现代商业模式,比马云之流不知高出多少。

  

  张大师似懂非懂地走了。我把三三唤来,把张大师的匾额和酬金给了他。三三没有赚到实惠, 面有难色。我想:可怜见的,这张大师也太那个了,怪不得连床都被奴才们占领了。少不得我来给他揩屁股。我说:三三,我这里正招标给我祖父立个传,你写个申请报告,也来争取一下。我祖父的事迹你是最清楚的啊。

  

  三三正往出走。“对了,经费预算写五万”。我看到三三脚下生风,硬是憋着高兴没有流露出来。

  

  5

  

  过了几天,我找来几个教授,都是朝内顶尖的传记专家。听说我要给祖父立传,各个口水流得3尺长,以为是肥差到了。当我说要让他们评标时,各个面露尴尬。我把准备好的红包塞到手里,他们的脸上顿时云开雾散。我说:我这次给祖父立传采用招标制。希望大家认真评标,选出最佳方案。等各位专家坐好,我把三三的标书给了他们。

  

  三三是唯一的投标者,结果必然是唯一的——当然各位专家装模作样,一幅严谨的样子。至于为什么还要各位专家走这个过场,你不知道吧!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算计。不过创造一个机会,给久久不用的专家们发点福利,笼络一下,以备将来不时之需。这也是常例。但是可叹世风日下,这些专家学者们现在比奸商还难对付。

  

  这天晚上,我要三三陪我聊天、按摩。最近国事不宁,常常失眠,半夜三更起来发微信——占领舆论阵地。三三自从得了5万块课题费,晚上时而夜不归宿。我真担心由此耽搁了他每天早上的田间劳作。我5年前买了5亩上好的良田,让三三种粮、种菜,也要养些鸡鸭。田里所产主要自用。环保局的朋友告诉我,现在土壤污染很严重,种出来的东西不能吃。我从芬兰进口了1000吨土壤,彻底改造了我那5亩地。一定要保证自己吃的东西万无一失!但是,三三整夜在外面鬼混,这样怎么能种好地呢!看来,奴才们真不该有闲钱!

  

  三三给我按摩,手下似乎心不在焉。我问传记写得如何了。三三说,年谱差不多做完了,但老太爷有些年间的事迹无法核实。对了,老太爷曾在彼得堡逗留三年,后来又去了法国,其间老太爷干了什么大事,有什么轶事,几乎没有记载。你看是不是到那里实地调研一下?我问:你的钱够吗?三三说:正为钱发愁呢?我心想:这个奴才的心思慢慢活泛起来,TMD,竟然学会了钓鱼!

  

  我的脸沉下来,没有回应三三的话。只是和他讨论传记的写法。我说:写传记要学《史记》,文字纯好是第一,要塑造艺术的真实,让人读起来像是真的一般。史料的真实倒是其次。三三知道欧洲考察的事泡汤了——手指顿了一下。我又说:我昨天到田里走了走,看见前不久栽的那一垄茄子蔫蔫的,是不是没浇肥料呀!三三说:老爷你知道,我们田里不用化肥,人粪尿全来自张大师家的那帮奴才。最近,他们家的奴才闹事,自从我写了劝慰信,他们就开始抵制,拒绝拉屎拉尿,人粪尿供应跟不上,那一垄茄子是好久没有浇肥了。

  

  我沉吟了半晌,心里恨恨的。临了,对三三说:好吧!你明天就去兰桥监狱找我黄二哥。据说最近监狱里挤满了各路奴才大V。你就给黄二哥说,那些大V们拉的屎尿我全包了——我就不信你这帮奴才们在那里有不拉屎的自由!

  

  6

  

  那天晚上,受到京城文艺座谈会的鼓舞,我叫三三来,共同分享我的著名网友周大桶最近的几篇网文,真是石破天惊,掷地有铁石之声。这样的好文!!

  

   但三三好像心不在焉。我估计这奴才有心事。在我的追问下,三三说:那一垄茄子死掉了。我愕然。三三说:从兰桥监狱弄来的大V们的屎尿太臭了,把茄子都烧死了!

  

  我笑了起来。黄二哥不会那么舍得吧?给哪些人渣吃得那么好。八成是黄二哥克扣伙食,这些大v连屎尿都没有营养。看他们还怎么占领张大师的床帷!

  

  三三凑上来说:还是找几个老爷的贵族朋友,收集他们的“出恭”,一定很绿色、很环保。我说:好啊!但又一想:啊!不行,不行,那样,我们的茄子狗吃了都要发情,人那能吃!

  

  我和三三放下这个问题,心事重重地接着读了几篇周大桶的文章。不知为什么,心里觉得臭臭的,脏脏的,连这么美妙的文字也被粪便给污染了。真是作孽!

  

   但是,没过几天,三三给我送来一个研究报告,我打开一看,是“关于从瑞士进口天然肥料的可行性研究”。我呸!这奴才,八成是想科研基金想疯了。我洋洋大国,要从外国进口大便,这是什么样的科研成果!

  

  

  7

    

  下午睡完午觉起来,是我一天中真正的开始。晚上我为国家操劳,即使红袖添香也睡不踏实。因此,早上往往昏昏沉沉。请国中最好的医生看,他说这是抑郁症。我很怀疑这个医生的爱国立场,我准备得空请北大的孙东东看一下。这个人虽然是个贱货,据说政治上比较可靠。

  

  午睡起来,我一般要养生。就是到后花园做运动。主要是两个:一个深呼吸,做500个,这是贵州的一个女菩萨教我的,这样可以把心里的恶浊气息排走。另外一个就是打一套无极拳。无极始于太极,高于太极,可以极大提升身体里的正能量,以抵抗黑暗的民间越来越多的负能量。

  

  我做完日课,信步而走,听见前面花丛中有朗朗笑语——三三和他的女儿在那里打闹。三三的女儿好像有几年没见了,该不是有意躲着我吧。很有这个可能。三三的女儿十三四岁,已经出落成一个小美人了。三三和女儿正在朗读英文:“where there is freedom, there is my motherland”,怎么,不想做奴才了!不是已经让你们美美地坐稳了奴才吗!还不满足?妈拉个×子——我顺口学了一句张大师的国骂。

  

  我走过去,三三吃惊地看着我,然后赶紧把女儿推到我面前,说:叫,叫老太爷。三三的女儿浅浅地叫了一声,抿着嘴一笑。很像电视台的那个小娘儿——喜儿。可惜,这娘们宁愿和和尚鬼混。我真心喜悦地笑了笑,对三三说:这孩子真乖,要让她多诗书。三三说:我正给她读英文。准备将来出国留学,到时还要向老爷申请奖学金呢。

  

  我一听,心里满不高兴。一般奴才的儿孙出国都宠洋媚外,恨不得给祖坟都办绿卡。只有我们的子孙出国才能保持赤子之心。但是,三三的女儿,这么漂亮的尤物,而且是我的奴才的女儿。沉吟了好一会儿,我便说:好啊,看你这么多年忠诚的服务我,我现在就资助这个孩子。

  

  三三激动得满脸红光。我接着问:孩子叫什么名字。兰慧,小名叫兰子。兰子也点了点头,眼睛像西藏的天空,那么湛蓝醉人。我笑着对三三说:我也给兰子起个小名,就叫四儿吧。三三的脸顿时变成苦瓜。我心里却在暗喜。

  

  我大声宣布,说:明天就把四儿领到我书房,我要请几个大师,让四儿先打好国学基础。我要让司马氏先秦政治,让含泪大师教唐宋文学。再让孔和尚讲当代伦理,最后请张大师总其成,讲妇女养颜术。学完这些之后,我就送四儿到美国最好的大学读书。我还要在美国买一套房产,等我退休后去养老,那时,三三,你老了,也该休息了,就让四儿伺候我。我要收四儿做我的干女儿。

  

  来!四儿,叫干爹,叫干爹,叫啊!哈!哈!“这,这个!老爷!你!”,三三憋的说不出话来。我拉上四儿的小手,真是如沐春风,“where there is a fuck dad , there is your motherland”, 哈!哈!哈!哈!三三这个奴才的美国梦就这样破灭了。你看,这就是下场!

  

  8

  

  自从收了四儿作干女儿,三三只好安心作“外戚”,他也没什么好说,其实,说什么也白说。

  

  为了引入适度竞争,也就是说“让三三有作奴才的危机”,我雇佣了一个留学生接管农场。这个留学生是个世家子弟,可靠。孩子花了他爹5千万银子去新西兰专攻种植,五年寒窗,换来一付爱国的下水和一萝筐土豆一样的学识,满载而归。他热爱天然农业的理念特别契合我的农场宗旨,因此,让他接替三三再合适不过。至于天然肥料,我已经找黄二哥投诉过了。他答应,以后保证用麦麸等,把那些大V们的屎道填满。

  

  三三的工作量减少了,月例也自然减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3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