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倔丫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50 次 更新时间:2012-02-25 11:11

进入专题: 女儿  

谢志浩 (进入专栏)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笔者体会,最难念的“经”,也许就是“育儿经”了。很是害怕将来家里有一个大小伙子,与谢某争夺对媳妇儿的“爱”,所以,夫人怀孕期间,天天盼着能够生养一个丫头,心里的小九九,还不是愿意在家里,获得来自两个“女人”的双份的“爱”。

菩萨保佑,媳妇儿很“争气”,果然,生了一个丫头,名曰妞妞。素来尊重媳妇儿对孩子的“主旋律”教育,甘居“绿叶”,只是对孩子“多样化”,起到一点作用。恩格斯慨叹,历史的平行四边形,而我觉得,针对妞妞实施的家庭教育,正好是由太太的“主旋律”和自己的“多样化”的平行四边形所构成。

平心而论,直到现在,教育妞妞的主导思想,都没有“统一”。平常倒也看不出来,但是,每逢期中、期末考试,妞妞,把成绩单拿回家,平常的“暗战”,就极有可能,变成激烈的“交锋”。

回首往事,只记得,妞妞小时候,我这个当父亲的,东奔西走,骑车买奶粉。母乳不足,奶粉补,胃口好,一箱子奶粉,真是不经吃。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曝光,妞妞给我算“变天账”,纠缠着我问:是不是整天给我吃三鹿奶?旁边的媳妇儿插嘴:你口头多高呀!喂三鹿奶,就抗议、“绝食”,都给吐出来了。

妞妞打起小,精力旺盛,以逸待劳,总是把大人弄得疲惫不堪。会说话了,叽叽喳喳;能走路了,满校园穿梭。每当学校食堂开饭,总能准时传来妞妞悦耳的声音:“打水、打饭打馒头!”引来好多人的注目。直到现在,笔者,都觉得属于难得的回忆,只可惜,当时,生活在“筒子楼”的笔者,并没有咂摸出“幸福”的味道。

要说,妞妞很早就开始“懂事”。正在筒子楼楼道做饭时,媳妇儿炒菜时,不经意地说了声:没盐了!妞妞听到后,冲到小卖部,还没等老板反映过来,拿起一袋盐,一溜小跑。以后妞妞的一系列有趣的“故事”,好像就从这件具有象征意义的“传奇”开始的。

媳妇儿对妞妞的教育,是很有“法度”的,有时甚至让人觉得“不忍”;所以,只要有机会,带着妞妞,就要实行自然主义教育。除了不大去新华书店,石家庄的大小书店,“图批”、嘟嘟、棉一立交桥书摊,都会徜徉甚久,很少空手而归。其实,还不是想“熏陶”妞妞,进而成为一个书虫。

无奈,妞妞在这一点上,从不“将心比心”,甚而,受到“整肃”,将愤怒的情绪,撒向那些淘回来的图书,有一次,还把《三松堂自序》弃置地上,踹上两脚,整个一个“红卫兵”的气概。我有两条“命”,“ 妞妞”和“图书”,眼见这一幕,很不是滋味,很难受。但,没有办法。

家里的“一把手”,“容忍”了淘书的嗜好,也算是“开明专制”。但,媳妇儿从来不认可,带着女儿多上书店,就可以熏陶成为书虫。眼见媳妇儿到新华书店,买来一套一套的学习辅导书,自己只能摇头叹气。在我心底,不管“原生态”还是“山寨版”的辅导书,都是毁坏中国教育的杀手之一。

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辅导书已经成为一种产业,为GDP的增长,有所“贡献”。尽管一直摇头叹气,但,就在前天,还帮助妞妞,网购四本辅导书,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有趣!

要说笔者的熏陶,一点都没起到作用,倒也不是。不知在哪里淘回一本林汉达先生的《中国历史故事》,就让妞妞很是着迷,百读不厌。

也许是原来的熏陶,发酵了,妞妞在影视方面的胃口,与同龄的学友比较,就很有个性。小一点的时候,《小兵张嘎》,后来是《亮剑》,现在,看《雪豹》、《黑狐》。这里面,最喜爱的是《亮剑》,只要有大块时间,就要重温,这样,父女俩,倒是有了共同的话题,也是笔者的一大赏心乐事。

自从上了小学,妞妞一直在“叛逆”,也许是,性情里面的那份率真,很难被打磨掉。小学一年级的老师,在国民教育中,担着很大的责任。因为,要通过老师的苦口婆心,把“玩是天性”的“顽童”,转化为“学是天职”的“学子”。

遗憾的是,妞妞的班主任遇到了空前的困难,从因果来说,妞妞收获的“小红花”,自然是排在后面,作为家长,总是有些难为情。媳妇儿深知班主任对孩子成长之重要,所以,特别上心,进行沟通。

无奈,班主任也很有个性,忍受不了妞妞的“顽劣”,在上三年级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当着那么多老师,当着妞妞,当着妞妞的妈妈,开始给妞妞进行预判:“这个孩子要是能够学好,太阳就会从西边出来!”

一个九岁的女孩子,就因为爱说话,爱做小动作,与同桌发生过冲突,就被这位老师认为,孺子不可教也!我很伤心,太太更伤心!因为,这位班主任还要带妞妞三年。

最后,媳妇儿决断:转学。

后来,妞妞来到东马路小学,六年级在华英学校北校区。妞妞小学就上了三所小学。这种“曲折”的小学生活,给妞妞带来了复杂的影响。既然转学了,就要从头再来,尽快融入到一个新的班集体,旁人谁也帮不了自己,无形之中,妞妞融入新集体的能力,超强!

但是,频繁转学,“铁杆朋友”,相对较少。每当回忆小学经历,妞妞都要给父母指出来:刚刚打开局面,就让你们搅和了!真是这么回事。

妞妞身上投射着父母的影子。我和妞妞她妈妈,在育儿和家教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张力”,所以,妞妞也呈现着矛盾的统一。别看妞妞不爱做作业,喜欢做小动作,但,这孩子,明辨是非。这方面,有意思的就是,妞妞的铁杆朋友,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个顶个特别棒!本人信奉生态学的理念,既然,妞妞结交的朋友,都是很棒的孩子,可以判断,妞妞至少不会学坏。每当想想这一点,我又觉得很是欣慰。

但是,每回都不能高兴的太早,妞妞总能做出始料不及的事情,让大人的心,总是很“纠结”。可以说,这属于成长的烦恼吧!妞妞总是乐观派,小学六年,三所小学,对她来说,最大的苦恼是:老师为什么总留那么多作业,玩的时间,真是苦短!

妞妞很早,写作业的时候,无师自通,喜欢“偷工减料”,老师留十道作业题,到了妞妞那里,就被“截留”了五道。直到现在,妞妞依然是“减负”的高手。小时候,凭着本能,现在,总结出理论来了:一个学生回首往事的时候,不看做多少道题,而是看自己是否更加快乐!

妞妞,确实是制造快乐的“高手”,搬到青园小区后,院里正好有三个女孩,与妞妞属于一拨的。妞妞的快乐生活,就开始了,跳皮筋,跳绳,踢毽子,只要是妞妞上了心,非要玩到高水平。现在,身体“发福”,但是,要论踢毽子,在年级里面,也是“寂寞”高手。这一点,好像是随了妞妞妈,我这个人,很没趣,什么都不会玩。高一第一学期,妞妞谜上了魔方,拜同桌为师,大概一个礼拜,就玩的很熟练。

妞妞,打小就愿意“闹独立”,令人纠结的事,也在这里体现出来。妞妞上小学二年级,就要“特立独行”,总想着自己回家。可有一阵子,只要远远地望见家长,躲在放学的人潮之中。

接不到孩子,那种心情,势如刀割。有时候和妈妈闹气,想方设法,玩一回“捉迷藏”,无奈,只得发动弟子们寻找,不过,还好,总是在大家疲惫不堪时现身。让人悲喜交集!

妞妞粗心、马虎的毛病,我这个爸爸,有着直接的责任。小学生要戴着“红领巾”上学,但是,每天早起都是一场战斗,每每到学校门口,额的神呀,恍然想起,忘了戴红领巾了。怎么办?回家拿去,肯定来不及,只能急中生智,在校门口小店花一块钱“请”一条,一来二去,也不知道,究竟“请”了多少条?至于铅笔、橡皮、铅笔刀、铅笔盒,也是数不胜数。对比本人上小学的“节俭”,真是太过“奢侈”了。

不免,对妞妞,进行“忆苦思甜”教育,不仅不切合当今时势,而且,由于对比造成的“反差”,令人哭笑不得。我说:爸爸小时候,可不用这么多笔本,妞妞回应:你们那时候,东西稀缺、匮乏,到哪买去?我说:爸爸小时候,吃窝头,妞妞笑答:谁不知道,窝头比馒头好吃!

是啊!整天给妞妞絮叨“学海无涯苦作舟”,而“90后”这拨独生子女,姥姥又疼,舅舅又爱,挤压在高考的独木桥上,也许,不少孩子苦不堪言吧!

妞妞“小升初”,按片,划到了八中。不少家长,听到八中的“大名”,定是要皱眉的。笔者一向主张“齐物论”,此时,眼见自己孩子进入八中,大有“打破牙齿和血吞”的劲头。妞妞到这所学校上学,与“贫下中农”同呼吸,共命运,大呼过瘾。因为,与朴素的学友们在一起,妞妞发现,这里可以延续快乐。

为了让妞妞体会学习的快乐,本人开始注重物质奖励,有的科目,只要过及格线,过多少分,就奖励多少钱。物质刺激,对妞妞还是有所触动,一心想着给我一个大“惊喜”。

盼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妞妞染疾,吃中药调理的过程,也是和妈妈之间的疙瘩,解开的过程。母女之间,很是有趣,总是有些“紧张”。这时候,面对“细菌”入侵,母女成为同一战壕的战友。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妈妈,马不停蹄,寻医问药,妞妞感受到自己的这位“严母”,其实,还是很爱自己的,顿生报答之心。

这时候,妞妞若有神助,学习成绩很给力,由年级120名,腾云驾雾,一下子上升到第12名,令人刮目相看!我都有点不大相信:这个倔丫头,还真是有潜质!而妞妞妈妈看到这一切,似有苦尽甘来之感,因为,她一直苦苦盼望着这一天!

机缘巧合,妞妞来到了一所生长着好多大树的学校,遇到不少良师益友,很是欣喜。更让我欣喜的是,笔者的那点学术地图、文化漫谈和社会问题的想法,往往在寒暑假,只能面对妞妞这个唯一的“听众”絮叨,这时候,妞妞不仅听得津津有味,偶尔,还要提出给力的质疑呢!

这个倔丫头!

(2012年2月8日,5:51分,荷锄斋)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女儿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053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作者博客,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