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勋:约束权力,走向宪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7 次 更新时间:2012-02-16 09:21:54

进入专题: 宪政  

王建勋 (进入专栏)  

  

  王建勋:谢谢邓老师!2012年讨论“新年期许”或许有特殊的寓意,因为有人说2012年地球要爆炸了,也有人说人类要毁灭了,还有人说,2012意味着更多的专制统治者的倒下,延续2011年的景象。

  在此,我谈三点新年期许。第一,我们这一单元的标题叫“约束权力,期盼宪政”,那么,我的第一个期许和约束权力有关,那就是,我期望从集权走向分权,从专政走向宪政。这是一个基本的约束权力的路径。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约束权力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分权,把权力分割掉。中国政治从历史上到现在的核心问题就是,权力太过集中,无论从横向还是从纵向来说,都是高度集权。我们的目标是走向三权分立(横向分权)和联邦主义(纵向分权)。

  当然,为了实现分权的目标,我们现在的很多制度安排都需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比如说,宪法里面规定全国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这是反宪政的,宪政意味着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或者个人拥有最高权力。哪怕有一天真的把全国人大做实了,这种制度安排也是非常危险的。立法权不能是最大的,否则怎么可能有危险审查?违宪审查的主要目的是审查立法是不是违宪了。所有的权力都要受到限制,没有什么最高的,虽然我们当下的状况是行政权一权独大,但我们需要认识到,所有的权力都要受到约束。假如说有一天我们要实现宪政,不仅仅是行政权要受到约束,立法权、司法权同样如此。

  这里,值得强调一下的是司法权,尤其是司法不独立的问题。司法不独立,人们就没有地方去伸张正义,不满的氛围就比较浓重,发生大规模暴力事件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所以,在新的一年里,我期待司法朝向独立迈进一些,哪怕一丁点儿。司法独立也许是迈向法治和的一个重要突破口,但这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人们发现,不仅政府而且一些民众也不希望司法独立,他们错误地认为司法不公与司法独立有关,于是主张对司法进行控制或者干预,甚至提出所谓的“司法大众化”或者“司法民主化”这种荒唐的主张来。

  对于联邦主义,在中国推行同样困难重重。因为很多中国人喜欢中央集权和大一统,追求强有力的政府。而这与宪政是背道而驰的。我们应当追求的是多中心秩序、地方自治、尽可能小的政府。很多人一遇到问题就呼吁政府出手管,不管这些问题是否属于真正的公共事务,其实,扩大政府、加强管制是错误的方向,不应当加强政府,而是要削弱政府,减少政府的权力。

  很多人呼吁政府提供所谓的“福利”,免费或者低价的教育、医疗等,其实,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在造就一个无所不在的强大政府,且给腐败和寻租制造了最好的机会。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我们面前有一只老虎,它的牙没被拔掉也没被关进笼子里,我们给它嘴里塞了50斤肉,然后说:“你能不能吐出来20斤作为我们的福利。”老虎回答说:“我不仅不会吐出来,还要把你吃掉。”当我们朝老虎的嘴里塞的肉越多,它就变得越强壮,吃掉我们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我们应当做的不是呼吁政府提供“福利”,而是呼吁减少税收,限制政府的征税权。西方的宪政和法治,就是从限制国王的征税权开始的。马歇尔法官说:“征税权包含有毁灭的力量。”如果政府可以随意向你征税,就意味着它可以把你毁灭掉,让你变成一个奴隶——当你的财产都被征光时。

  我的第二点期许是,从谴责体制到改变民情。或者说,从我们批评体制或者社会,转变到每个人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实,任何一个体制,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如果没有大量的民众支持,一天也无法运转,都会霎那间哄然倒塌。我们这个社会很奇怪,很多人一方面骂这个体制,谴责体制,另一方面又想混入这个体制,无数人想当公务员。当然,一些人说进体制是为了改变中国,但我至今还发现这样的人,他们没进体制时还替民众说话,等进去了之后就变成了替体制说话。不能不说,这个体制的同化力量相当强。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个体制,要想对权力进行约束,我们每个人都要发生改变,从自我做起,拒绝做任何不正义的事情。如果一个人不能做到积极的反抗,至少要做到消极不合作,这是体制发生改变的底线,也是做人的底线伦理。面对各种各样不正义的事情,一个具有良知的人必须不合作。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能有改变的可能。很多人期望别人去改变体制,期望别人奋起抵抗,但自己不想付出任何代价,不想牺牲任何利益,这种搭便车的心理和做法是非常糟糕的,因为如果他人也这么做,社会就没有改变的可能,这就陷入了“囚徒困境”。其实,命运掌握在我们每个人手里,批评抽象的体制意义不是特别大,关键的是我们每个人能从自身做起,拒绝与恶行同流合污,拒绝任何不正义。如果你是一个学者,你至少要做到不说谎,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著作里。一个学者应当做到不造假、不抄袭、不剽窃,这是最起码的学者职业伦理。如果你是一个法官,你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当作出违反正义的判决,哪怕你面临辞职甚至杀头的危险,否则,这个社会怎么可能有正义?

  另外,今天很多的中国人,认为自由没有房子、车等物质重要。其实,直到有一天我们相信自由比这些东西更加重要的时候,它才会来到我们身边,因为只有当我们信仰自由的时候,我们才会去追求自由,也才有可能获得自由。

  第三点期许,我期望能够尽快实现改良,尽量避免暴力革命。这个话题最近讨论了一时间了,在网络上,由韩寒等人引起。现在整个社会当中,有一种普遍要求革命的氛围,那是因为人们遭受的不正义的事情太多了,各种各样的人们遭遇不公或者被边缘化,房子被强拆拆、人身自由、言论自由等没有保障,没有办法获得救济和正义。对于这样的人来说,要求革命的呼声,似乎可以理解。但问题是,如果真的发生暴力革命的话,它的走向和结局是难以预料的。我想强调的是,首先从我们每个人自己做起,用每个人的行动来消解专制体制,而不是一下子进行暴力革命,尽管这听起来令人鼓舞。我们当下亟需的是,每个人从自我做起,塑造支撑宪政民主体制的民情,让越来越多的人拒绝与体制合作,逐步使它失去根基。

  

  讨论部分

  

  王建勋:现在,我们的重要认识转变是,认识到了制度性的重要,不再像以前一样盼望一个好人,盼望一个清官。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要改善制度,但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制度和人之间是互动的关系,不是单向的。如果制度坏了,怎么获得好的制度?它会从天上掉下来吗?不会的,任何制度既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在真空中运作,其产生和运作必定要靠人。人对制度有一个反作用,好的制度怎么来,必须得靠人,靠人的努力。我们现在已经生活在一个糟糕的制度下,该怎么办呢?从根本上讲,还得依靠个体的伦理自觉,依靠个人努力反省并改变自己的行为,拒绝服从恶的制度,拒绝不正义。要想从彻底上引入好的制度,去除这个糟糕的制度,还是需要依赖人,因为制度已经坏了,你不可能期望从天下掉下来一个好的制度。[本文系作者在2012年1月10日天则经济研究所/中评网主办的2012“新年期许”论坛的发言。已经作者审定。标题为编者所加。]

进入 王建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政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119.html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