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勋:理解美国宪法的钥匙:《联邦党人文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4 次 更新时间:2016-02-16 16:34:39

进入专题: 《联邦党人文集》   美国宪法  

王建勋 (进入专栏)  

   《联邦党人文集》的缘起

   1787年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55位国父齐聚费城,制定新的宪法。这个宪法和当时正在施行的《邦联条例》存在一些根本性的区别,因此,当这部新宪法制定完之后,更准确地说,当它起草完毕之后,面临着一个批准的问题。

   因为很多人对新宪法有异议,于是就打算阻止新宪法获得批准,也有人在当时的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批评新宪法的文章。这时,新宪法的有力支持者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认为有必要回应,阐释新宪法的基本原则和内容,澄清各种各样的误解和偏见。

   于是,他就邀请詹姆斯•麦迪逊和约翰•杰伊一起在纽约的报纸上撰写系列文章,从1787年10月到1788年8月,一共撰写了85篇,后来结集成册,就有了《联邦党人文集》。汉密尔顿写得最多,一半以上的文章都出自他的手笔,麦迪逊其次, 但被认为写了其中一些最重要的篇章,写得最少的是杰伊,可能因为他中途生病所致。

   这本书的中译本比较多,至少有四五个,比 较早的是商务印书馆出的《联邦党人文集》,后来又出了尹宣先生翻译的《联邦论》以及谢 叔斐的同名译著等。包括尹先生在内的一些人指出,将这本书译为《联邦党人文集》不甚妥当,因为三位作者撰写这85篇文章时,美国还没有 “联邦党"(Federalist Party)这个组织,它是到了 18世纪90年代的时候才出现的,以汉密尔顿、约翰•亚当斯等为首,而其对手则是“民主共和党”(Democratic Republican Party),以托马斯•杰斐逊、麦迪逊等为首。

   尹宣等人认为,既然如此,将The Federalist 或者The Federalist Papers 译为《联邦党人文集》就不合理,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对于那些不熟悉美国历史的人来说,的确容易产生误解;但是,将书名译为《联邦党人文集》也不是什么错误,“党人”在汉语里并非专指政党的成员,而是可以指称拥有同样看法或者拥护某种思想观念的人,如“东林党人” “革命党人”等。

   如果读者了解美国早期的历史,就更不是问题了。当然,将这本书译为《联邦论》《联邦主义文集》或者《联邦主义者文集》也都可以。就内容而言,目前流行的几个中译本问题都不少,误译之处甚多,譬如,两个版本的《联邦论》开篇都错将“邦联”译为 “联邦” 了。

   也难怪,原文中使用的是“federal”,但作者指的却是“confederal”,因为在那个时代,英文中的federal和confederal含义还不像今天这样固定不变,而是可以通用的。因之,如果翻译时不明察语境而望文生义,则很容易出错。

   作为解释美国宪法最权威的文献

   首先,《联邦党人文集》是一本政论集,其直接目的是要说服纽约州的民众以及其他州民众能够支持新宪法,但这样一个目的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一直存有争论。实际上,在他们写作过程中巳经有几个州批准了这部新宪法,很难知道这些州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这本书的影响。即使是在纽约州,它到底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也很难准确地衡量。

   其次,它被公认为是仅次于《独立宣言》和《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的重要文献,是对该宪法的权威阐释和评论。它的主要内容是围绕新宪法的基本架构和制度安排展开的,宪法的几乎所有主要内容都能在这本书中找到一些说明和解释,所以它被认为是最权威的解释联邦宪法的文献。这一点,通过联邦最高法院对它的不断引用也可以看得出来。

   在2000年之前,美国最高法院共引用了该书291次,足见其在司法过程中的受重视程度。因马伯里诉麦迪逊案而闻名于世的大法官马歇尔说:“《联邦党人文集》的看法总是被认为具有高度的权威性,它是对我们宪法的完整评论,各党派都诉诸它。”

   《联邦党人文集》是政治学领域的经典著作。它不仅是对新宪法的阐释,而且还是对如何构建优良政体的一般理论研究,是思想极为深刻的政治理论著作。

   法国思想家基佐和托克维尔、英国思想家约翰•密尔、梅因、布莱斯(James Bryce )等都曾极力推荐此书。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说:“只要人们还打算生活在公民社会里,他们必然对该书出色讨论的自由原则和政府议题感兴趣。”

   《独立宣言》起草者、第三任总统、有着哲学家美誉的托马斯•杰斐逊盛赞道:“它是曾经出现过的对政府原理的最佳评论。”

   美国著名法律家詹姆斯•肯特(James Kent)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说:“没有哪部研究自由政体原理的作品能跟它相提并论,即使算上亚里士多德、西塞罗、马基雅维利、孟德斯鸠、密尔顿、洛克或者柏克。”

   从这些评论中,足见此书不可估量的学术价值。

   联邦与州的博弈

   1787年参与起草美国宪法的国父们,不仅是一流的政治理论家,而且是出色的政治实践家。麦迪逊当时只有36岁,但是他博览群书,从政多年,有丰富的政治经验,日后有“美国宪法之父”的美誉。汉密尔顿更年轻,32岁左右,早年跟随华盛顿打仗,后来当律师,可惜的是,1804年 他跟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决斗而死。

   杰伊年长些,但也只有42岁,虽然他没有参加制宪会议,但他精通外交事务,也当过律师。可见,这是一批卓越的政治理论家和实践者,他们的理论不是空洞的说教,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建立在大量的实践基础之上的,因而,由他们起草的宪法也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历经两百余年而不衰。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大家细读这本书,就会发现它存在一些内在的张力,甚至有人说是某种程度的“人格分裂”,特别是在汉密尔顿和麦迪逊的篇章之间。当时,为了能够通过新宪法,汉密尔顿和麦迪逊联手写了这本书的大部分,但是,他们二人对新宪法和联邦政府有不完全一样的看法,简单地说,在主张联邦政府权力上面汉密尔顿比麦迪逊走得更远,他强调一个更加强有力的联邦政府,而麦迪逊则更加强调州权的重要性。

   这种分歧,在新宪法施行之后看得更加清楚。华盛顿就任第一任总统后,任命汉密尔顿当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立刻制定了一系列经济方面的政策,这些政策大都是在扩张联邦政府的权力,包括设立美国银行等。这一点激起了杰斐逊、麦迪逊等人的反感,他们认为这是对新宪法的一种背离,是对联邦政体的背离。正是在这个时候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党派:一个强调联邦的权力,另一个强调州的权力。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麦迪逊的思想或者观点前后发生了变化,说他本来是一个联邦党人,后来又反联邦党。其实,此联邦党非彼联邦党也,完全不是一回事。当时汉密尔顿和麦迪逊联合起来,是因为他们都认为邦联政府 有很大的缺陷,必须从邦联过渡到联邦。

   他们不能达成一致的是,在新政府成立之后对联邦政府权力的解释,因为宪法的规定是非常原则的,究竟联邦政府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在很多时候取决于进一步的解释。麦迪逊和汉密尔顿对宪法的一些条文有着不同的解释,因而二人之间发生分歧、分道扬镳也就在所难免。

   汉密尔顿和麦迪逊之间以及联邦党和民主共和党之间的分歧和冲突,在联邦政府新成立之后确实带来了一系 列问题,包括《外国人和煽动叛乱法案》的出台等,引发了不小的震荡。1801年之后,杰斐逊当上了总统,从此之后出现了 “弗吉尼亚王朝”,联邦党逐渐式微,早期的两党之争也逐渐结束。

   但是,强调联邦的权力还是强调州的权力,一直是美国宪政史上争论的焦点。在一些时期,人们倾向于扩大联邦政府的权力,而在另外一些时期则相反;也可以说,一些人支持联邦政府扩权,另外一些人则反对。

   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联邦政府跟两百多年前美国国父们所设想的巳经完全不一样了。美国在经历了南北战争、两次世界大战、罗斯福新政等事件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联邦政府的权力不断扩张,在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即使是像汉密尔顿这样大力鼓吹联邦政府权力的国父们恐怕也很难想象。

   建立 一个双重分权制衡的联邦政府

   《联邦党人文集》由85篇文章构成,看起 来很零散,但它们其实是围绕同一个中心问题展 开的,即要从邦联政府过渡到联邦政府,建立一个联邦共和国,或者说,建立一个复合共和国(compound republic),扩展了的共和国(extended  republic)。

   复合共和国的意思是,共和国里面套共和国,每个州都是一个共和国,整个联邦也是一个共和国,这样就形成了复合结构的共和国。那么,这样的一个共和国跟此前的邦联政体相比有什么区别呢?这是本书前面一部分所要回答的问题。

   最主要的区别在于,邦联是建立在每个州基础之上的,邦联的统治对象不是公民个人,而是每个州,而联邦的统治对象是公民个人,不是集体或者组织。这种区别意味着在邦联时代,如果一个州不遵守邦联政府的法律或者决议,那么,邦联政府除了动用武力之外没有任何办法,无法用和平的方式执行法律或者决议。

   比如,邦联规定每个州交多少税,如果一个州拒绝交税怎么办?没办法,只能打仗。如何执行法律?邦联政府把拒绝交税的州关进监狱?

   所以,邦联的致命缺陷是它建立在共同体之上,没办法和平地执法。而联邦则改变了这一点,联邦政府的统治对象不是各州而是每个公民个人,它让每个公民交税,如果有人不交,它可以对其进行起诉、审判,直至把他送进监狱,不需要发动战争。

   邦联政府像联合国一样,如果某个国家不执行联合国的决议,除了发动战争以外没有别的方式迫使其执行。而且,邦联没有自己的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只有国会,只有立法机关。

   那么,它的法律怎么执行?如果被违反了的话,没有人执行,没有人司法,没有人主持正义。可见,邦联是非常脆弱的一个联盟、一个联合。用汉密尔顿的话说,邦联是建立一个主权之上的主权,政府之上的政府,而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政体。基于这样的原因,美国国父们主张建立一个更加强有力的全国性政府,建立一个联邦政府,以保护他们从大英帝国获得的来之不易的自由。

   那么,这个联邦共和国是通过一种什么样的 架构构建起来的?这本书的主体部分就在讨论和阐释这个架构,其核心是一种双重的分权制衡。

   一方面是横向的分权制衡,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权分立,即立法、行政、司法三个机构之间相互分立、相互制约;

   另一方面是纵向的分权制衡,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联邦主义,即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之间的相互分立、相互制约。

   之所以要确立这种双重的分权制衡,是因为它能最大限度地限制权力,为自由和权利的保护提供一种双重保障。双重分权制衡架构的基本假设是人不是天使,正如麦迪逊所言:

   “如果人是天使,政府将不必要。如果天使统治人,将不需要对政府进行内外的控制。在构建一个人统治人的政府时,巨大的困难在于,你必须先让政府控制住被统治者;另外,让其能够控制住自身。依赖人民无疑是对政府的主要控制,但经验告诉人们,辅助性的措施是必需的。”

因为拥有权力的人会滥用权力,所以必须得制约权力,而人类的经验表明,制约权力的最有效手段是分权制衡,让权力之间相互制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建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联邦党人文集》   美国宪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124.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