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勋:特朗普要做的是回归“美国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8 次 更新时间:2017-01-25 15:50:14

进入专题: 特朗普   美国精神  

王建勋 (进入专栏)  

   众所周知,自2015年6月,共和党人、纽约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参选总统以来,到他当选和就职,不论是在美国还是整个国际社会,对他的评价都截然相反,呈现出严重的分裂倾向。支持者强烈认同,反对者则将他说得一无是处。这究竟是怎么了?

  

就职演讲传递了什么信息

  

   我没有在昨天半夜里看特朗普就职典礼的直播,今天(1月21日)早上补看了他的就职演说。我认为,其演说不像其批评者所说的那样空洞无物、民粹主义、孤立封闭,相反,这个演说有一些亮点,甚至可以说相当不错的。虽然它不如里根这种历史上伟大总统的演说那么出色,那么出彩,但其中仍然有不少值得关注和回味的地方。

   比如说,左翼知识分子和评论家指责特朗普的演说体现了民粹主义。为什么说是民粹主义呢?因为特朗普在演讲中不停地诉诸于人民(the people),说要把权力从华盛顿特区拿走,还给人民。之所以如此表达,是因为人民的权力在华盛顿的官僚政客手里已经太久了。其实,当他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不是诉诸民粹主义,而是强调,建制派的政客们通过寻租和不正当的交易为自己谋取利益,滥用了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力,人民或者人民中很大一部分人的声音被他们忽略了。特朗普不过是想要扭转这种局面。

   “民粹主义”这个词在特朗普当选和就职过程中被普遍滥用,无论是知识界,还是普通民众,都滥用了它。的确,这个词本身没有清晰准确的含义,其本意是任何平民反对精英的政治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只要是平民反对精英,都可以被称之为民粹主义。在某种意义上讲,民主可以说就是典型的民粹。一人一票,民众做主。还有比这更民粹的吗?今天,民粹变成了一个标签,几乎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

   那些指责特朗普当选是民粹主义的人士,是在贬义上使用这个概念的,意思是说,那些平民选了特朗普,他们是为了反对精英。我们看到,在这次大选中,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很多是中下层选民,特别是白人中下层选民,在受过部分大学教育或者完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当中,相当一部分人投票支持了他。批评特朗普的人据此认为,他的当选是民粹主义的。

   问题是,假如希拉里当选,那么,会是谁支持她呢?很大一部分是美国最底层、最穷的那些人,包括那些生活不下去,要靠福利、低保才能维持生活的人。奇怪的是,如果希拉里因获得这些人的支持而当选,就不是民粹主义了吗?比特朗普支持者还穷、地位还低下的人投票支持希拉里,不说那是民粹,反倒是比他们条件好、收入在5万美元到25万美元之间的人支持了特朗普,就说那是民粹。这有道理吗?一点都没有。

   如果说因为特朗普在演说中诉诸人民所以就是民粹主义的话,那么,美国宪法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美利坚合众国人民”(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不也是民粹主义吗?显然,这种看法是荒唐的。不能说他诉诸人民,他就民粹主义了。不诉诸人民,难道诉诸官僚?诉诸人民,不就是共和国的本意吗?特朗普演说中使用的“人民”这个词,指的是每一个活生生的美国人,不是卢梭意义上的那种独立于每个人之外、凌驾于每个人之上的抽象存在,不应该混淆。

   在就职演说中,特朗普表示要保护美国的利益,说了不止一遍“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这样的表达让左翼知识分子声称,特朗普反全球化,要把美国封闭起来,重走“孤立主义”道路。这个评价同样是成问题的。特朗普没说要搞封闭主义,没说美国要关起门来,不再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不跟其他任何国家玩了。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相反,他只是强调,过去这些年,在国际贸易领域,在国际秩序领域,美国人没有维护好自己的利益。显然,在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看来,这是不公平的,凭什么要牺牲美国人的利益来换取国际上的支持?这样做是不对的,是无视选民的利益,无视美国人的利益。

   他强调美国利益优先,或者,其他任何国家的领导人强调本国民众利益优先,这错了吗?难道一个英国领导人应该说,我们应该把阿富汗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是多么荒唐,多么虚伪的说辞。无论从常情上,从法理上,从逻辑上,还是从民主的根基上讲,特朗普的话都没有错。特朗普强调首先要维护美国人的利益,决不意味着以牺牲他国民众的利益为代价,决不意味着美国人的利益和他国民众的利益总是冲突的。那种认为特朗普强调美国人的利益,必然损害他国民众利益的看法,是一种零和博弈思维,是错误的。在国际贸易领域,完全可能营造一种双赢的格局,正如在一国之内的市场交易一样。

   特朗普认为,要把美国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在此基础之上,才能够顾及国际社会的利益,才能顾及其他国家的利益。怎么可能先把其他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呢?所以,特朗普那样讲,不是批评者所说的他要搞孤立主义、封闭主义。相反,他在演讲中强调,我们要与其他文明国家一道,要团结起来,共同维护国际秩序,对付恐怖主义,甚至引用了圣经的话说:“当上帝的子民团结一致时,那将是何等愉悦美好!”

   说到这里,不得不强调一点,特朗普能当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把基督教信仰放在了重要的位置。这一点非常重要。他在就职演讲中多次提到了圣经、上帝,这并非偶然。他的当选得到了很多美国基督教领袖的支持,从宗教的角度来看,是对世俗化的一个反叛,一个抗议,一个挑战。基督教精神是美国传统的核心,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理解美国的立国根基,无法理解美国政体的圣约基础,无法理解《独立宣言》中“造物主”赋予美国人的天赋权利,无法理解为何人人生而平等且自由,无法理解美国总统在就职时为何要手按《圣经》发誓等。

   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还讲到,不能再让人们依靠福利而活着,每个人都要自立,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使美国变好。这一点非常重要,也是美国的传统。美国人传统上一般都会强调,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成为靠自我奋斗而成功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并和自己的同胞一道改变整个社会,而不是依赖别人,依附于别人。这样的主张一反奥巴马时代的做法。可以看出,特朗普继承了里根的遗志。里根的名言是,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政府就是问题本身。

   如果我们把特朗普的演说放在美国传统的大背景下去理解,就很难像左翼那样指责其空洞无物、民粹主义、封闭孤立了。当然,特朗普的言谈举止有时候表现得不像个绅士,不是一个谦谦君子,比如,他在竞选过程中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讲,为此得罪了不少人和群体。是的,他确实是一个在言谈举止上不太讲究的人,不像希拉里那样的老牌政客,伪装得非常好,在公开场合讲话时,你绝对挑不出她半点毛病。问题是,越是这样的政客,越具有欺骗性,越容易把一个国家带入歧路。而且,值得大家思索的是,即使这样一个口无遮拦的人,还能赢得大选,其中的缘由就更值得人们深思了。下面我就谈谈为什么特朗普会当选,或者说,他当选的深层社会根源是什么。

  

特朗普当选是大众民主时代一系列问题的反映

  

   从特朗普胜选到现在,我看了大量的评论,但大多流于肤浅,即使是福山这样的观察家,也时常发出一些不靠谱的惊人之语。比如,他声称特朗普当选是民主对自由的胜利,甚至美国要从此走向衰落等。

   在我看来,特朗普的当选,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根源,是对过去一百多年来美国进入大众民主时代之后所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的反映。

   我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大众民主”(mass democracy)。大众民主就是一人一票,人人平等,谁都可以投票,谁都可以参与到政治当中,不论一个人有钱没钱,也不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肤色、性别等如何;同时,大众民主强调民众直接参与、直接选举等。很多人会说,这样的时代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投票,都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但是,这样的时代也带来很多的问题,诸如民意汹涌、激情难抑,削弱了对权力的制约,再分配他人的财富等。

   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进入大众民主时代之后,美国宪法中规定的一些过滤民众激情的精英化设置都被改变或者废除了。比如,1787年美国国父在制宪时,参议院议员的选举是间接选举,即每个州的两名参议员是由州议会选举产生的,但是到了1913年,第十七修正案改变了这种做法,参议员的选举变成了选民直接选举,与众议员的产生方式没有什么区别了。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

   美国的国父们为什么要为国会两院议员设计不同的选举方式?因为他们要用参议院来过滤民众的激情,不让民众直接选举,在一定程度上远离民意,采用间接选举的方式;而且,两院制的制度设计,主要是为了让两院之间进一步分权制衡,以确保国会不滥用权力,那么,为了让两院制的这种相互制衡作用发挥出来,就要尽可能地让它们的产生方式不同,即参议院实行间接选举,而众议院实行直接选举。

   这是美国国父们精心安排的产物。他们想要建立的政体不是古希腊式的直接民主,而是代议制共和国,他们非常担心古希腊式的那种民主会造成多数的暴政,让民众失去理智,让他们被一些善于蛊惑人心的人煽动起来。所以,他们依据美国宪法建立起来的国家是一个联邦共和国,一个复合共和国(compound republic),通过双重的分权制衡——横向分权制衡(三权分立)和纵向分权制衡(联邦主义)——来限制权力,来防止无论是少数还是多数的暴政。

   大众民主时代以来发生的第一个重大变化是,联邦政府的权力不断扩张。我们看到,今天美国联邦政府所能做的事情,与建国时联邦政府所能做的事情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的联邦政府权力范围涵盖大部分领域。比如,它可以向个人征所得税,这在建国时是不可思议的,国父们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联邦政府向个人征收所得税,是二十世纪之后的事情,之前是没有的。今天,联邦政府还可以管教育、医疗、住房等领域的事项,甚至连一个抽水马桶的抽水量是多少,都有联邦法律的规定。可以想象,现在的美国联邦政府几乎是无处不在。

   这严重背离了国父们的制度设计和政治理想。他们当时设立的是一个非常小、非常有限的政府,他们非常担心政府的权力太大,以至于它可以为所欲为,深入社会的方方面面。当然,从美国内战之后,联邦政府的权力就在扩张。内战打破了联邦和各州之间的权力关系平衡,可以说,在内战之前,是各州占上风,而在内战之后,则联邦逐渐占了上风。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之后,尤其是随着进步主义、社会主义、福利国家等思潮的风行,加上两次世界大战,联邦政府的权力有了前所未有的扩张。每一次战争都扩张了联邦政府的权力,因为战时要求短时间内集中人、财、物资源,而且扩张之后很难收回。所以,今天,联邦政府的权力可以说已经伸到各个领域。奥巴马利用联邦政府来推行医保,这在建国之父们那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说到这里,有必要插一句,为什么在这次在大选当中,那些非常正统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如年轻有为的卢比奥(Marco Rubio)、克鲁兹(Ted Cruz)等,都败下阵来,而且一开始就溃不成军。为什么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在过去几十年中,正统的共和党在不断妥协,不断向民主党靠拢。也就是说,两党之间的政策越来越接近。那么,对共和党选民来讲,他选谁都一样:你的政策要和奥巴马都差不多,我就没有必要选你了。

但是,当特朗普站出来的时候,他提出的一系列政策和传统共和党人很不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建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特朗普   美国精神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926.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孙军扬 2017-01-30 00:38:01

   说白了奥巴马这群民主党是帮小左子,本来当年本人为奥巴马上台摇旗呐喊是因为马丁路德金黑人民权运动,结果在某大国因为宗教影响让伊斯兰极度扩张,而且这几年在汉族住居地区神秘爆炸不断,奥巴马在印尼生活很多年,对伊斯兰教并无太多极端看法,印尼虽然信封伊斯兰为国教,但印尼人相对来说普遍温和,但世界伊斯兰还没有政教分离,普遍还是缺乏宽容和自由,不像欧美这些政教分离的国家,基本没有国教。

孙军扬 2017-01-30 00:33:30

  说白了奥巴马这群民主党是帮小左子,本来当年本人为奥巴马上台摇旗呐喊是因为马丁路德金黑人民权运动,结果在某大国因为宗教影响让伊斯兰极度扩张,因为奥巴马在印尼生活很多年,对伊斯兰并无太多得救极端看法,印尼虽然信封伊斯兰为国教,但印尼人相对来说普遍温和,但世界伊斯兰还没有政教分离,普遍还是缺乏宽容和自由,不像欧美这些政教分离的国家,基本没有国教。

孙军扬 2017-01-29 16:57:44

  土豪金来袭!特朗普为总统办公室“换装”
  总统办公室之前的深红色窗帘
  换成现在的金色窗帘
  1奥巴马时期选用的、边缘印有5名美国历史名人名言警句的地毯
  1现在是一块边缘由花环点缀的金色地毯 
    特朗普为总统办公室“换装”从当地时间20日中午宣誓就任总统,到当晚向媒体记者开放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短短几小时已让这片“总统办公区”焕然一新。
  
    美联社记者注意到,椭圆形办公室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发生了变化:奥巴马时期选用的、边缘印有5名美国历史名人名言警句的地毯被撤换,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边缘由花环点缀的金色地毯;窗帘同样选取金色,替换了之前的深红色窗帘;办公室还换了一些新家具,但名为“坚毅桌”的总统办公桌被沿用。
    此外,先前被奥巴马挪走的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半身像重回椭圆形办公室,奥巴马时期“添置”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半身胸像仍旧被放置于办公室内。
  
  一个伟大的作家和政治家曾经在自己的一本书中这样描述这个国家:这个岛离欧洲大陆只有一水之隔,它的西部和北部群山起伏,东部和南部则地势平缓,都是树林密布的河谷,一望无际的丘陵和水势缓慢的河流。·········岛上的居民对欧洲大陆上的权力易手,信仰变化乃至各种时尚并非无动于衷,但是,他们对来自国外的每一种习惯和原则都做出独特的改动,盖上自己的印记。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英语国家史略》(或译为《英语民族史》)而作者则是温斯顿·丘吉尔。
   正是这个对一切外来习惯和原则都要盖上自己民族印记也就是民族传统的人民,率先敲开了通向现代世界的大门,从地理的边缘变成世界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并且在世界地图上描绘了一个殖民地遍布全球的“日不落帝国”。
   这个国家就是英国。 而它的继承者,更具有海纳百川胸怀气概的美国这个英语国家,更注重经验和传统的超级大国,事实上一直在主导全球事务。也许这些真对中国的社会发展有很大的启发,那就是法治必须受到我们本民族传统的制约,阿克顿说: 法治政府意味着受传统制约的政府,它意味着人民将遵从他们所知道的法律——遵从被习俗所调整和引进的法律,尽管强度大小稍微有些变化,但付出的社会成本和悲剧更少。
  现在被奥巴马挪走的温斯顿丘吉尔的半身头像又重新回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椭圆形办公室。奥巴马放在总统办公室的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半身头像特朗普仍保留下来了。

孙军扬 2017-01-27 09:26:46

   尽管小亚当斯担任美国总统只有一届任期,但依然表现不俗,历史学家对他均有较高的评价,例如1962年历史学家对31位总统的投票排名中,小亚当斯名列第13位,其他类似排名中通常名列上中游。
    无论在婚前或婚后,亚当斯都是独自行事,对别人一直是个谜。在公众眼里,他是个冷漠、刻薄、脾气暴躁的老人。但是,对于与他同时代的政治家来说,约翰·昆西·亚当斯以才华横溢、历经磨难而著称。孤立主义是约翰昆西亚当斯的外交很大的一个重要特点,这个孤立主义外交政策在美国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孙军扬 2017-01-27 09:22:04

  人物评价?编辑 尽管小亚当斯担任美国总统只有一届任期,但依然表现不俗,历史学家对他均有较高的评价,例如1962年历史学家对31位总统的投票排名中,小亚当斯名列第13位,其他类似排名中通常名列上中游。[10]
  无论在婚前或婚后,亚当斯都是独自行事,对别人一直是个谜。在公众眼里,他是个冷漠、刻薄、脾气暴躁的老人。但是,对于与他同时代的政治家来说,约翰·昆西·亚当斯以才华横溢、历经磨难而著称。孤立主义是约翰昆西亚当斯的外交很长的一个重要特点,这个鼓励主义外交政策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孙军扬 2017-01-27 09:16:21

  看不出特朗普有任何理性主义精神,在强调理性主义的法国,卢梭强调真是因为契约精神遵守契约才会拥有最大的自由,而特朗普上台却似乎要撕毁所有的契约,比如TPP WTO 甚至北约,欧盟,联合国。理性主义往往强调民主,而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只强调自由,正如约翰昆西亚当斯所说:个人自由就是个人权力,由于群体权力是个体权力的集合,因此享有最大自由的国家必然成为最强大的国家。

夜啸夜啸 2017-01-27 07:58:13

  特朗普的美国精神与中国人的世俗功利文化

夜啸夜啸 2017-01-27 07:53:02

  中国与美国最大最根本的不同是缺乏某种纯粹的精神追求,前者有的却是世俗的功利的器物的不懈追求。在这种基础性的差异上,便会在学人们乃至那些风云人物们大脑中滋生出不同的观察思考视角,于是才肇成了中美的基本矛盾的。作者王建勋分析得好,美国社会现代以来也出现了理性主义的倾向,理性主义换句话说其实也与世俗主义趋同着,它的方向都趋同于否定某种不变的精神观念持有,而以为仅靠个人自身的能力即可明辨前行路径,这样从大面看便极其容易在政治上滑入民粹主义,陷入芸芸众生混乱短浅的认识泥淖而不拔的。

孙军扬 2017-01-26 20:16:04

  中国这种没有普选产生的国会,反对党新闻自由以及独立的司法,按传统的做法国务院的权力相当于议会制国家的位置更为合适国情!

孙军扬 2017-01-26 07:48:03

  特朗普总统在就职演讲里的所说的那样——“我们不谋求迫使他人接受我们的生活方式,但会让美国模式成为闪亮的榜样,它将照耀每一个选择和我们同路的人”就是希望各个国家学习自由制度的经验,进步发展。

孙军扬 2017-01-26 07:44:21

  在十七世纪的欧洲对君主的性质欧洲各国启蒙学者都有共识,那就是奢侈,好战,剥削成性,野心勃勃。有些君主好战往往弄得国破家亡,比如英国的查理一世,中国的慈禧太后,他们开始讨论共和的好处,认为赞成君主制的是那些往往讨厌野貂和狐狸的骚扰,却让狮子吞噬自己的一群蠢货!那些贵族们与君主在不断暗斗和献媚中失去自己的生命,把自己送上断头台,而民众和对君主制持敌意和怀疑态度的中产阶级却希望变革。所以经历大革命确立的共和制度逐步解决了这个问题,使政治远离死亡,尽管变革的内战给每个国家带来长久的伤痛,即便是美国的南北战争也是如此,但新的社会却给予每个人更多的和平竞争的机会和希望。同时增加对自己国家民族的强烈的爱国心。
  特朗普当然不是帝王,美国是共和国,在美国总统的位置相当于拥有行政权力的国王,特别是对外有欺诈恐吓的手段,但任期限制,国会和独立司法的制衡,不会走得太远。

dsbird 2017-01-26 07:25:46

  教廷在其反复宣讲的《罗马书》十三篇中讲到:宗教信徒必须遵守世俗帝王颁布的法律,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欧洲仍然充满战争和动乱,宗教主要是改变了当时欧洲人的人生价值观,比如人人在上帝面前的价值都是平等的,个人的价值不在于持有普遍的理性,而是在于是否能够对抗邪恶的个人品性,这是在培养人们的独立性。所以后面出现教徒不断质疑教皇和教会权威的宗教改革运动,直到出现政教分离的现代欧美社会,而现在政党合一的政治却恰恰相反,改革非常困难,求同存异的结果是不断走向封闭落后泯灭创造性!
        美国的新教徒恰恰对抗的就是邪恶个人品性比如美国宪法中出现的戒酒令,所以叫清教徒!自然不会同欧洲的以人权为标准的普遍理性看法一致,这也是美国很多人包括特朗普要求退出联合国的根本原因!这也同时反映在特朗普要反对伊斯兰恐怖主义以及各种其他的恐怖主义。所以要扩军备战。

大白兔 2017-01-26 01:02:53

  说道理的好文章。

大白兔 2017-01-26 01:00:16

  特朗普的当选,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根源,是美国进入大众民主时代的产物。

傅老师 2017-01-25 22:37:56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有句口头禅是:你不是中国人,没有资格对中国的事说三道四.(后来说马英九也没有对中国的事说三道四.大概认为马英九也不是中国人.)我说己所不欲,勿使于人.我们不是美国人,没有资格对美国的事说三道四.

哲学牛Philox 2017-01-25 21:03:59

  赞原文!顶评论!

孙军扬 2017-01-25 17:45:59

  在米诺格《政治的历史与边界》一书中认为尽管欧洲中世纪当时和国王或者帝王权力一样的教皇和教会势力的出现,但教会的宗教灌输让社会逐步远离战争和动乱,带来和平,但还是有十字军东征,教廷在其反复宣讲的《罗马书》十三篇中讲到:宗教信徒必须遵守世俗帝王颁布的法律,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欧洲仍然充满战争和动乱,宗教主要是改变了当时欧洲人的人生价值观,比如人人在上帝面前的价值都是平等的,个人的价值不在于持有普遍的理性,而是在于是否能够对抗邪恶的个人品性,这是在培养人们的独立性。所以后面出现教徒不断质疑教皇和教会权威的宗教改革运动,直到出现政教分离的现代欧美社会,而现在政党合一的政治却恰恰相反,改革非常困难,求同存异的结果是不断走向封闭落后泯灭创造性!
      美国的新教徒恰恰对抗的就是个人的邪恶,所以叫清教徒!自然不会同欧洲的以人权为标准的普遍理性看法一致,这也是美国很多人包括特朗普要求退出联合国的根本原因!

孙军扬 2017-01-25 17:12:28

   事实上希拉里的普通选票并不低!在米诺格《政治的历史与边界》一书中认为尽管欧洲中世纪当时和国王或者帝王权力一样的教皇和教会势力的出现,但教会的宗教灌输让社会逐步远离战争和动乱,带来和平,但还是有十字军东征,教廷在其反复宣讲的《罗马书》十三篇中讲到:宗教信徒必须遵守世俗帝王颁布的法律,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欧洲仍然充满战争和动乱,宗教主要是改变了当时欧洲人的人生价值观,比如人人在上帝面前的价值都是平等的,个人的价值不在于持有普遍的理性,而是在于是否能够对抗个人的邪恶,这是在培养人们的独立性。所以后面出现教徒不断质疑教皇和教会权威的宗教改革运动,直到出现政教分离的现代欧美社会,而现在政党合一的政治却恰恰相反,改革非常困难,求同存异的结果是不断走向封闭落后泯灭创造性!
    美国的新教徒恰恰对抗的就是个人的邪恶,所以叫清教徒!自然不会同欧洲的以人权为标准的普遍理性看法一致,这也是美国很多人包括特朗普要求退出联合国的根本原因!

孙军扬 2017-01-25 16:49:39

  希拉里的支持者主要是新兴科技企业主,新产业中产阶级,科学家,工会,教育阶层和师生,以及有色人种。记住民主党属于中产阶级的政党,真正地底层民众没有自己的政党,他们依附于民主党,但俄罗斯对希拉里的揭底使其暴露了对社会底层民众的虚伪性。也使逐渐边缘化的白人中产阶级不满,因为产业的空心化,白人中产阶级日益没落,所以有特朗普要振兴美国建筑业和产业,减税让投资海外的美国企业落地本土!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