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坤:为焚书坑儒申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0 次 更新时间:2011-08-05 11:14:30

进入专题: 焚书坑儒   法治   言论自由  

周永坤 (进入专栏)  

  

  焚书坑儒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在一定意义上说,它改变了中国历史的方向。中国历史上对它的评价不够公允,应当拨乱反正。

  中国历史上占主导地位的观念是否定焚书坑儒,将它作为暴秦的主要证据,作为秦灭亡的主要原因。唐代“坑儒谷”中石碑的设立是这一观念的实物证据,也是秦以后的中国人与它决裂的表征。在西安附近,有一黑色石碑,立于赑(bi)屃(xi)之上(传说赑屃是龙的儿子,被利器砸断头而驼石碑),其碑文云:“秦坑儒谷即今临潼县洪庆堡南之鬼沟。《史记》中之‘秦始皇本纪’云,始皇三十五年,书生议政有犯禁者四百六十余,皆坑于咸阳。《文献通考》又云,其后秦始皇再坑儒生七百人于骊山脚下……秦始皇命人种瓜骊山山谷中之温处(即此鬼沟———笔者)……诸贤解辩至则(儒生们觉得山中种出瓜来不可思议,便前来观其真伪———笔者注),伏机弩射自谷上填土埋之,历久声绝。”又云:“唐玄宗时,建旌儒庙于此,命中书舍人贾至撰文勒石影祭先贤……1970年于此遗址中,发掘出古唐刻儒生像一尊,现存临潼县博物馆,足以证明此即马谷儒生之眆。”(参阅从维熙《秦坑儒谷》《人民法院报》2005年4月28日。)

  但是历史上也有极少数肯定者,最著名的当然数毛泽东。1958年5月8日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关于破除迷信的讲话中,毛泽东说:“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当林彪插话“秦始皇焚书坑儒”,似有异议时,毛泽东当着一二千与会代表的面发表了这样一番高论:“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独裁者,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冯锡刚:《毛泽东三书〈焚书坑〉背后的深远之谋》,光明网http://history.gmw.cn/2011-04/15/content_1837584_2.htm。)请注意该次讲话的题目是“破除迷信”,似乎批评焚书坑儒是一种“迷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真的破除了对“批判焚书坑儒”的迷信,赞扬焚书坑儒成为主流观念,谁要是批评焚书坑儒,就有借古讽今之嫌,甚至有性命之忧。

  文化大革命的“正确舆论”正式将焚书坑儒晋级为“革命行动”。一篇代表性的文章称:“对于秦始皇,一切反动派无不疯狂地攻击为‘暴君’。对于秦始皇‘焚书坑儒’的革命措施,他们更是不择手段地加以诋毁……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作为新兴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秦始皇‘烧书’即烧掉私人收藏的儒家的书,是为了中国的统一,镇压奴隶主复辟势力的反抗,这项措施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革命措施。秦始皇并没有‘毁灭文化’,他没有烧农书和医书;他坑儒也只是坑掉了一小撮顽固的复辟党,并非象反动派歪曲的那样是‘消灭知识分子’……秦始皇干的统一中国那样的‘大事业’……对‘焚书坑儒’的不同评价,对秦始皇的不同评价,历来是儒法斗争的一个焦点。一切反动派咒骂秦始皇都是为了反对历史的前进,为了把镣铐枷锁永远钉在人民的身上。”石一歌:《坚持古为今用正确评价法家——学习鲁迅有关法家的论述的体会》,《人民日报》1974年11月11日。记得我刚进大学的时候(1978年春季,我是1977上考上大学的,录取时已经到了当年的11月,那时大学教室里的“牛们”刚刚放掉,还来不及清扫以恢复为传授知识之地,因此到1978年春季才入学。)信奉的还是这一套。一次私下闲聊中一位才华横溢的同学张鹏(徐州人)提出否定焚书坑儒,我还有点反感,与他争辩了几句,同学中也没有响应“张论”者。

  前些天,折磨电视遥控器的时候在赫赫有名的“百家”看到一位口若悬河的历史学家正在讲焚书坑儒,甚是好奇,不觉多瞄了几眼。这位专家批判了对焚书坑儒的“片面看法”,讲了它的正当性。我将这位权威为焚书坑儒辩护的理由归纳为如下三点:

  第一,烧六国史书为统一大业,因为当时刚刚统一,史书对秦的统一不利,所以应当烧之;第二,秦始皇不是烧所有的书,比如,农书,医书就没有烧;第三,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事先警告过的,有一个月的期限,对逾期不交“毒书”的才处罚。这几条基本上是文革中的结论,没有新意。

  不过,我非常赞同该专家的意见,只是觉得还不够完全,我认为焚书坑儒的伟大意义还可以补充如下:第四,秦始皇烧的是错误的书,没有烧正确的书,防止中国文明走上歧途,促进了中国文明的发展;第五,秦始皇坑的是有碍统一大业的“奴隶主阶级反动知识分子”,因此,坑了他们有利于统一中国人的思想,有力地维护了社会稳定。对于这一点有的人可能会说,秦不是“二世而亡”了么?这种看法是片面的。他们没有看到,如果没有焚书坑儒,则秦到不了二世就亡了,因而焚书坑儒在整体上还是正确的。第六,秦始皇是言论自由的重要倡导者,因为秦始皇焚书坑儒从来没有烧或坑“扬秦之善”的言论和人物,他也从来没有禁止喊“始皇帝万岁!”,更没有坑“喊万岁”的知识分子。

  综上六点,焚书坑儒是一项伟大的业绩,我们当听从毛主席教导,从几千年否定焚书坑儒的历史“迷信”中解放出来,继承发扬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法治”精神,从焚书坑儒式的言论自由中开辟出一条“中国式宪政”道路来。

进入 周永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焚书坑儒   法治   言论自由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8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