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景柱:西方学界关于德沃金平等理论研究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1 次 更新时间:2010-09-13 18:38:12

进入专题: 德沃金   平等理论  

高景柱  

  

  内容摘要:西方学界关于罗纳德·德沃金的资源平等理论主要进行批判研究,其中包括两种批判进路:一是内部批判,其中包括探讨德沃金对资源平等和福利平等的区分是否合理、对资源平等理论的局部批判以及对资源平等理论的比较研究;另一种是外部批判,认为资源平等理论在整体上是不成立的,认为既不应该追求福利平等,也不应该追求资源平等,而应该追求其它平等观。就两种批判进路而言,以内部批判为主。

  

  关键词:罗纳德·德沃金;资源平等;福利平等;批判

  

  纳德·德沃金(Ronald Dwokin,1931-),美国著名法哲学家、政治哲学家,早年以出版《认真对待权利》一书出名。德沃金在对福利平等和罗尔斯的差别原则批判的基础上,提出了资源平等理论(equality of resources)。近30年来,其资源平等理论获得了广泛的讨论,并最终引起了人们对运气均等主义(luck egalitarianism)的兴趣。[1]

  

  一、资源平等与福利平等的区分是否合理?

  John E. Romer探讨了德沃金对资源平等与福利平等的区分是否合理,Larry Alexander、Mainon Schwarzschild 和Jr.T. M. Scanlon对 John E. Romer的观点进行了回应,认为John E. Romer对德沃金的批判是不成立的。John E. Romer认为德沃金在资源平等和福利平等之间的区分是不成功的,资源平等本身就意味着福利平等。在" Equality of Talent"一文中,罗默考察了平等分配不可转移的资源(即德沃金所说的人格资源,比如个人的才能)和可转移资源(即德沃金所说的非人格资源,比如个人拥有的财产)的两种分配机制。一方面就不可转移的资源而言,德沃金对生产才能等非可转移资源采取了虚拟保险市场的分配机制。罗默认为如果虚拟保险市场建立在功利最大化的假设之上,那么才能较高者比才能较低者拥有更少的资源份额。如果才能较高者为了获得与才能较低者一样的资源份额,将不得不从事更多的劳动。因为才能较高者的娱乐就等同于一种昂贵嗜好,它们之所以昂贵是因为才能较高者的娱乐是以比才能较低者具有更高生产价值的生产才能为代价的。才能较高者为了获得与才能较低者同样多的可转移资源,建立在功利最大化的虚拟保险市场将要求才能较高者去从事更多的劳动。即使在平等分配的机制下,才能较高者拥有的福利也少于才能较低者。在平等分配机制下,每个人拥有平等的资源份额。然后交换将发生直到所有人拥有他所能购买得起的不可转移资源。因为才能较高者的娱乐相当的昂贵,那么才能较高者将比才能较低者拥有更少的福利。另一方面,就可转移资源而言,平等分配资源的虚拟保险市场建立在功利最大化的假定之上,这将使可转移资源更多地流向能从同等单位的资源中获得更多福利的人,因为后者能将资源转化为更多的功利。[2]John E. Romer主张存在一个唯一的满足资源平等主义最低限度要求的分配机制:这种机制却要求实现人们的福利平等,而不是资源平等。[3]

  Jr.T. M. Scanlon对John E. Romer的观点进行了回应,他认为John E. Romer所指出的资源平等的特征实际上包括仅仅福利平等才接受的原则,同时福利平等并没有John E. Romer所说的那样极端,[4]也就是说John E. Romer对德沃金的批判是不成立的。

  Larry Alexander和Mainon Schwarzschild也对John E. Romer的观点进行了回应。他们认为John E. Romer对德沃金资源平等论的批评主要建立在一个有争议的决定论基础至上,即使承认这个有争议的决定论,John E. Romer对德沃金的批评也是有问题的。他们认为John E. Romer的平等分配观点并不能对资源平等构成威胁,因为平等分配将导致起初资源较少者拥有更多的资源,而不是如John E. Romer所认为的那样拥有更少的资源。[5]

  ??

  二、对资源平等理论的局部批判

  对德沃金资源平等论的局部批判主要体现在对资源平等论的理论细节进行批判。

  1、探讨德沃金对选项运气与原生运气的区分。这方面代表性的学者有Martin E. Sandbu、 Michael Otsuka和Peter Vallentyne。Martin E. Sandbu认为德沃金对选项运气(option luck)与原生运气(brute luck)的区分是有问题的,对其进行了修正,并认为原生运气均等主义缺乏内在的一致性。他认为对运气的两分法并不适用于当只存在部分的保险(partial insurance)而不存在完全的保险(full insurance)时,同时当仅存在部分的保险或完全的保险太昂贵时,虚拟的保险市场并不能把所有的原生运气转化为选项运气[6]。

  Michael Otsuka主要反驳德沃金的如下观点:拥有针对风险的平等保险机会能充分修正人们在环境上的差异。他主要采取了两种分析进路:一是探讨在自然的情况下,个人坏的原生运气(如在共同面对自然灾害的情况下);另一种进路是探讨在他人选择的情况下,个人坏的原生运气(如父母留给后代遗产上的差异)。德沃金曾经设想了这样一个事例:两个视力正常的人有同样的机会变得失明并且双方都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机会,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机会在最初拍卖中购买失明保险。德沃金认为假如买了保险的人和没有购买保险的人在同一次事故中失明,那么资源平等并不要求在他们之间进行资源的再分配,他们之间的差别只是选项运气的结果。 Otsuka赞同德沃金的上述主张,但并不赞同仅仅当一个人变得失明时,这两个人之间的差异可以单独归结为选项运气。[7]

  Peter Vallentyne认为不可避免性(unavoidability)是原生运气的关键特征,其还包括以下两个方面:第一,个人没有能力去影响其发生的可能性的事件;第二,个人没有意识到他或她对该事件具有影响能力的事件。他认为原生运气均等主义( brute luck egalitarianism)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在选项运气和原生运气之间很难进行区分,它们之间的区分只是一个程度问题,原生运气均等主义缺乏测量原生运气程度大小的措施。他认为一个可行的平等主义正义概念既不要求补偿原生运气,也不要求个人承受他们自愿选择的所有成本,相反正义要求利益的初始机会的平等。[8]

  2、研究资源平等的检验标准:嫉妒检验。采取这种研究角度的学者主要有Michael Otsuka和Joseph Heath。Michael Otsuka认为免于嫉妒的资源分配应该支持一种极端的剥夺与资源转移,即完全对一个人进行剥夺,并对他人进行充分的补偿,比如剥夺一个正常人的财产使其到快要饿死的程度,只有这样残障人士才不会嫉妒正常人拥有的资源。[9]否则无论怎样对残障人士进行补偿,他也会羡慕正常人拥有的资源,比如对一个盲人,即使他获得很多补偿,他也会羡慕正常人的视力这一人格资源。

  Matthew Clayton与Otsuka的观点相反,探讨了嫉妒检验标准所具有的吸引力:第一,嫉妒检验标准符合受到广泛认同的平等主义信念,就是如果一个人比别人享受更少的财富因为他所处的环境而不是源于他的抱负,那么这个人就处于不利的地位。嫉妒检验认为这种不平等是不公正的。第二,嫉妒检验能够解释不补偿昂贵嗜好的情况,即拥有昂贵嗜好的人虽然拥有较低的福利水平,但是他并不嫉妒拥有非昂贵嗜好的人所拥有的资源,他并没有处于不利地位,同时嫉妒检验也能够解释因不利的环境可以获得补偿,但是源于个人抱负的差异并不能获得补偿。[10]

  3、研究资源平等的实现机制:拍卖和虚拟的保险市场。德沃金的资源平等理论以假想的拍卖和虚拟保险市场为实现机制,这两种实现机制受到了很多批评。

  第一、探讨德沃金假想的拍卖设计。从这方面研究的学者有Joseph Heath、Larry Alexander、Mainon Schwarzschild和Marc Fleurbaey。Larry Alexander和Mainon Schwarzschild认为拍卖设计主要面临着外部偏好的问题,而外部偏好恰恰是德沃金早期曾强烈反对的。关于外部偏好问题,他们认为德沃金没有讨论在拍卖过程中许多人组成一个集团进行购买的问题,比如有A、B、C、D四个人,其中A、B、C三个人最看重的价值就是伤害D。他们三个人都知道D非常喜欢椰子果,而他们都不喜欢椰子果。如果D愿意用100个贝壳中的98个去购买椰子果。然而A、B、C每个人用33个贝壳联合购买椰子果,那么他们的99个贝壳就足以剥夺D所偏好的东西。这就是拍卖过程中的外部偏好问题。德沃金之所以没有考虑集团购买的问题,可能因为德沃金仅仅把拍卖设想为个人的事情,同时德沃金没有限定拍卖的物品是公共物品还是非公共物品,这使拍卖设计面临着困境。[11]

  Marc Fleurbaey认为拍卖设计存在如下困境:个人的福利并不一定随着可提供的物品数量的增长而增长,以至于可能为了某些人的利益就先于拍卖破坏物品的某些部分。资源的减少会有利于某些人(比如某些人可以因提升其价格而获利)而却伤害其他人这一事实并不仅仅是福利平等主义所面临的问题,看起来也与平等分享资源这一理想相违背。[12]因此他宣称拍卖设计并不是达到资源平等的唯一可行程序。

  Joseph Heath认为德沃金错误地理解了拍卖机制所起的作用,误解了拍卖机制对平等理论的重要性,首先表面上德沃金试图在嫉妒检验标准与拍卖之间建立了概念上的联系,实际他没有;其次德沃金从假想的拍卖中所得出的实际结论与他的主张--平等原则要求市场作为分配资源的机制--是相矛盾的。Heath认为德沃金主张给每个移民同等数量的贝壳,实际上等于平等分配资源,然而平等分配贝壳掩盖了拍卖设计以平等分配作为分配的起点。拍卖设计并不有助于产生平等的结果,因为初始资源分配已经是平等的和免于嫉妒的。市场对资源的平等分配并没有任何作用:仅仅给每个人同等的资源份额,没有市场也很容易产生平等的分配结果。[13]

  第二、探讨德沃金虚拟的保险市场设计。采取这种研究进路的学者包括Marc Fleurbaey、Robert van der Veen、Larry Alexander和Mainon Schwarzschild。Marc Fleurbaey认为德沃金的虚拟保险市场设计有三个方面的困境:第一、理想状况下的保险市场产生了一种帕累托效率的分配;第二、虚拟保险市场设计有太多的起点平等色彩,而德沃金认为起点平等论与其资源平等论之间存有本质的差异;第三,虚拟保险市场与功利主义在基本结构上是相同的,[14]而功利主义本身也是德沃金反对的。

  Robert van der Veen认为虚拟保险市场设计存在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一方面虚拟保险市场是程序导向的:资源平等要求无论源于虚拟保险市场的结果是什么,只要它是人们选择的结果,那么它在道德上就是合理的,在设计一个社会的再分配机制时,而不能对这一结果进行调整;另一方面虚拟保险市场又是结果导向的,只要人们拥有平等的机会通过运用能力去获得资源,那么不平等的天赋能力应该有平等的结果。[15]

  Larry Alexander和Mainon Schwarzschild指出了德沃金虚拟保险市场的困境:第一,虚拟保险市场设计将使有生产才能的人的福利比缺少生产才能的人的福利差;第二,虚拟保险市场设计将征税和对物品进行再分配,这将降低生产效率;第三,对残障人士的关注将使资源平等转化为福利平等。[16]

  4、探讨德沃金对昂贵嗜好和个人责任的看法。持这种观点的学者有G. A. Cohen和Richard Arneson。G. A. Cohen认为德沃金的资源平等理论拒绝对非自愿的昂贵嗜好进行补偿,同时也没有以正确的理由拒绝补偿自愿的昂贵嗜好。他按照人们是否能够对昂贵嗜好负有责任为标准把昂贵嗜好分为"自愿的昂贵嗜好"和"非自愿的昂贵嗜好",认为应该对非自愿的昂贵嗜好进行补偿,而不能像德沃金那样简单地拒绝对非资源的昂贵嗜好进行补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德沃金   平等理论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968.html
文章来源: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