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老师为什么让学生吃头痛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23 次 更新时间:2004-06-12 09:44

进入专题: 傅一河  

傅一河  

一则高考新闻刺痛我的双眼:

时间:6月7日上午进考场前

地点:北碚区兼善中学校园

人物:参加高考的江北中学部分考生

事件:考生自拿或由陪考老师分发头痛粉服食。

翌日下午2点15分,原地点,这一幕再现。(《重庆晚报》6月9日)

专家说,头痛粉里含有咖啡因,对人有短暂的兴奋作用,但服用多了易成瘾。据说有的轻度吸毒者将咖啡因当作海洛因吸食。陪考老师用“头痛粉”促使学生兴奋,当然不是引诱学生“吸毒”。但是这种“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行为,老夫送走五届高三,这是第一次耳食。这种“为了学生考好”,无异于“饮鸩止渴”。考生以此跳过“龙门”,老师以高升学率拿奖金,学校以此获名誉,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但是想过没有,学生染上这个“不良嗜好”怎么办?以后严峻无情的“高考”多得很,再吃什么药?

老师“关心”学生到这个分上,因为其他方式已经使完使尽了。

笔者了解一所重点中学,中午时分,操场上寂然无人,教室里鸦雀无声,班主任端坐于讲台之上,督促学生做作业。还要不要学生健康、老师休息?老师真的是“特殊材料”做成的金刚不坏之躯?原来,该校正在“招生”,广请家长到校参观,学生中午都在教室里,而且班主任守侯,因了这种严酷,学生把学校喊“监狱”。没想到,这个“口碑”传到社会上,噫吁哉!比花多少钱打多少广告还灵验,众家长纷纷抱钱进学校,冲着“监狱”把子女送来了。

而那些“放敞猪敞羊”、“让学生马儿跑得圆”的学校,则落下个“校风不好”的名声,弄得校长出去招生像龟孙子一样,于是把气撒在老师头上,招生指标落实到人头,完不成任务扣奖金,扣饭碗。于是,“封闭式管理”全面开花,教室里有监控器,走廊上有摄相头,操场上不准踢球,除了教室,学生连手脚都没有地方放了,眼光只能落在书本上。

你看班主任当得多辛苦。高三辛苦完了,最后连准考证都不敢发给学生,得由班主任保管。考试之前,进去一个发一个,出来一个收一个,害怕学生搞丢了。学生们早已习惯了种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学习生活。一日之内,天气有个变化,纷纷感冒请假,头脑里根本没有自己照顾自己这根弦。

可是老师们痛心地发现,学生对老师不但越来越少有礼貌,而且敌意越来越大。不少老师反省,我得罪学生了吗?没有。我对学生不好吗?好。问题出在哪里?有人说,今天有两种职业公信力下降,一是教师,一是医生。二者都因为高收费、乱收费,引起公愤。父母婚变的多,下岗就业的多,“第一任老师”以及社会大学的“教师”,对学生的负面影响,大大超过中小学教师。而中小学教师隔三岔五总有个“把柄”,被媒体抓住而不依不饶甚至穷追猛打。所以行风评议,教育部门的“考分”不高。

在高考现场,记者采访考生高考结束后最想做什么?睡觉,睡大觉;耍!大耍!出去玩,玩它个痛痛快快,耍它个昏天黑地。这等豪言壮语令人感伤。12年高考生活熬出头了,可以回归大自然了,可以过正常生活了。但是老师们呢?下一届又是高三。他们何时才能够返朴归真,回归正常的生活,睡上一个囫囵的午觉?

老师,何时不吃“头痛粉”?

    进入专题: 傅一河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052.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