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一个老教师的杂谈(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13 次 更新时间:2013-03-24 22:40

进入专题: 老教师  

傅一河  

我写了几十年的文章。十几年前写了《我认识的三个校长》,《应该直选校长》的“校长系列”,在《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人民网》上发表了。后来我不再说校长了,学校的问题,责任不仅在校长;教育的问题,责任不仅在部长。教育的问题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不挖根源不是装傻就是无耻。

事实上,教育的问题谁看见了,说了不好,不说最好,至少不得罪领导。如果领导听你说,那是“亲民”;领导不听你的,那是他“有魄力”“敢创新”;领导不爱听的话你说出来,那“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什么大事?饭碗。饭碗没了,自个儿饿死事小,拿不出钱给孩子交学费事大。想到这一点,从了,被强奸也喊爽。

“两会”年年说教育,政府给了几个亿。政府不给钱,教师喝西北风。政府部门派人来,校长待之胜过亲爹。校长在大会上强调“提高执行力”,什么意思?政府是皇帝,指示是圣旨,教师百分之百地顺从执行。校长让政府满意了才是好校长。不少学校被拆迁了,领导发了财、升了官。卖学校,是升迁之道。如果哪个教师想以教育为本,以教师为本,那一定是脑子进水了。不听话,教师资格被取消,然后不在乎你的死活。如果累倒下了,换人,就象换粉笔,粉笔要多少有多少。

今天领导聪明,整人一般不往死里整,逼到绝处,留条出路,也是给自己留条生路,因为炸死领导的恶性案件今天越来越多。做官不是求死。今天能够做官的人,个个比我聪明能干会干且听话。我看出来的几个年轻人后来个个做了官,个个比我有本事。本事就是权力。我有什么?有才华,才华是擦屁股的纸;有思想,思想是个危险品。思想爬出的字,不如买彩票。怕字爬进监狱,买彩票中汽车洋房。

很多年以前,我在办公室听一个老师讲:“关起门来,我们可以培养出雷锋。”他的意思是,把学生一天到晚关在学校,接受的是正面教育,学生就做好人;把学生一周关在学校里,在老师的眼皮下,学生就做了五天的好人。周末放假,回到家,到社会上去,学生就变成坏人了。今年南京三月五日电影院放映《雷锋》,四场电影放白板。其实,学校那一套东西,甚至比家庭、比社会上的那些东西还阴险、还恶毒,荼毒更隐蔽,戕害更深重,令不少人执迷不悟,死而不觉,胜过皇帝赐死留全尸。

这一点,谁人说破?

老婆经常教育我,老了不要做“愤青”,揣着明白装和谐。我也想,得过且过,退休了再说。过去还立着个“天地君亲师”的牌坊,有时还挂在嘴上,有时还讲“桃李满天下”。今天的教育,则是一地碎片。

我不认为,只有我一个人才看见,感受到了,且自以为深刻。即使看到了浑然不觉的是个别,更多的是故意装傻,不少血凉了,但还没有凉透。最无耻的是靠玩那一套把戏爬上去还津津乐道,转身对同行同事滥施淫威的小人。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教育,敢于放胆直言“党化教育,祸国殃民”“教育问题不解决,连人种都要退化”。有良知者,只要看看一年年被教育逼死的学生,单是见诸媒体的报道,如果统计一下,那绝对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堪称世界第一。

白岩松说过:年轻的时候不愤怒,那一定是身体有问题;年老的时候还是只知道愤怒,那一定是精神有问题。我现在不再愤怒了。我断定,穷教育首先穷孩子,亡国家首先毁教育。把老婆孩子送到美国、欧洲去“裸官”,有钱移民的富商巨贾,可以胜利逃亡。逃不了的众生,正是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一个人呼喊“救救孩子”、“救救教育”,根本改变不了。我这辈子改不了,今天的教师都改变不了。但是我深信;美好的未来绝对不是今天这样。

    进入专题: 老教师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243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