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和对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70 次 更新时间:2008-07-11 13:07

进入专题: 朱锋   政治  

朱锋  

时间:9月26日(周三)

地点:3教107

主讲人:朱锋(博士,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一、 911事件为什么会发生,它反映了当前国际关系中怎样一个状况。

恐怖主义或者说国际恐怖主义构成一种国际性行为,并且成为国际关系中一个重要的名词。当前国际关系中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力量,而恐怖主义势力正是这些力量之一。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任何恐怖行动在个人生活、社会生活中都会经常得以表现。但是,恐怖主义作为一种power是近20年来才有的。因为它来自于3个很重要的背景。第一是世界范围内的种族和宗教的冲突、竞争和摩擦长期不能得以有效的解决。特别是中东阿以冲突中穆斯林对西方世界的反抗。在这些反抗中,产生了一种激进的极端主义。这种极端主义诉诸某种极端的方式来表现自己愿望。恐怖主义产生的第二个背景来自于今天整个国际关系发展过程中一个全球化的历史事实。当我们说全球化的时候,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的分配流动越来越迅速。这就象一个洗衣机一样,它把整个世界都放在一起淘洗。有的国家从洗衣机里走出来后焕然一新,充满生机,就像中国一样。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经过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和变化。就像我们被洗衣机淘洗过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有的国家被洗衣机专蒙了,这就导致了它们在今天的世界历史发展进程中被边缘化。这种边缘化体现为民族作为整体,经济生活水平的下降以及宗教作为精神支柱所面对的今天世界的打击。所以就会从这种边缘化过程中产生一种狭隘、偏激感,甚至强烈的仇恨意识。恐怖主义产生的第三个背景在于:今天的国际政治虽然经过很多的变化,但是它权力政治的本质依然没有变。因为,政治就是在今天的国际舞台上,不同国家之间它们力量的分配完全根据它们的实力来决定。实力构成一个国家在国际关系中的基本地位和利益的基本导向。所以在当今的世界存在这大国小国、强国弱国、富国穷国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有一些穷国和弱国不断受到强权的挤压,所以它们感觉到只有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才能维持它们在国际舞台上的声音。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恐怖主义过去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是今天国际关系的必然。

当然,如果我们承认人类文明的演进是今天国际关系最基本的内容的话,那么当恐怖主义作为一种国际力量或者是国际现象的上升表现了对人类理性和良知的玷污和冲击。因此,不管我们和美国有什么样的仇恨,不管我们怎样认为美国的强权主义是恐怖主义产生的一个重要背景,也不管我们如何认为在9月11日美国受到袭击之后美国人在某种程度上也应该深刻反省他们的国际行为,但是,我们和美国人的这些纠葛是一回事,我们应该具有的态度是另外一回事。911事件以后,很多朋友对我说他们觉得挺高兴的。我的不少学生认为挺解气的。但是我在这里只有一个忠告:不管你从什么样的角度和立场看待911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大家对这个事件应该有一个最起码的原则立场。那就是“没事偷着乐”。你不要把你的欣喜直接反映你的脸上,否则,我相信我们就把我们的水平降低到和今天被边缘化的许多民族的狭隘的心态在同一个层次上。我们就把我们的意识和我们对大国的追求放到了只能通过某种激进、不讲规则的行为来寻求自我的满足。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中国人在新世纪如论如何是一种悲哀。911事件无论是对中国人的国际形象还是对于每一个普通中国人审视今天中国在国际关系中应该具有的基本的姿态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考验。我们应该意识到恐怖主义是一种世界性的威胁。我刚才说,如果国际关系的演进代表了文明的进程,那么人类的良知与理性会得到不断的发展。所以我们不能贬低自我的价值,认为我们在和美国的交往中不断遭到美国人的修理和敲打,所以我们自己总是有一股“鸟气”无法排泄,而本拉登和他的恐怖组织帮我们出气了。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其次我们应该充分地意识到,美国6000多个平民被无辜地剥夺了生命,不管恐怖主义组织有多少个理由,这样一种藐视和挑战人性的做法将永远受到历史的唾弃。所以我们中国人应该具有在今天国际关系中应具有的最基本的“共同体”的认同。那就是,不管我们是世界上哪个民族的人,我们都是共同的人,我们具有相通的对人性的渴望和追求。所以我们应该本着一种最基本的善意来看待这个世界。

二、 美国马上就要进行军事打击了。这个军事打击的进程会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展开?对美国来说,它的难题到底是什么?

美国将要进行的打击已经是一触即发,马上就要开始。我相信到了今天,关于军事打击到底什么时候进行已不再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911事件后美国上下可以说是举国悲痛。以小布什为首的美国政府必须要反映美国的民意。有86%的美国人支持采取军事打击行动。而且现在至少有70%以上的美国人认为随时应该进行军事攻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对阿富汗塔利班和本拉登进行的军事打击行动既来自于已经被激怒的民族情绪,又来自于美国要举国资力与恐怖主义作斗争的决心。此外,美国还要把它的反恐怖战争视为它新世纪外交和安全战略的一个新的开始。只有这样,美国才能真正显示它的强大,美国才能真正显示它的脆弱是可以被补偿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不再存在任何外交妥协的可能性。但是为什么我刚才又说美国的这次军事打击是早晚的事情呢?因为我们可以判断,尽管白宫急红了眼,美国人也急红了眼,就是要拿本拉登“开涮”。但是美国确实具有作为一个超级大国所具有的“静气”和深谋远虑。从9月11日到今天整整两个星期,美国、拉登、塔利班不仅在斗气、斗志还在斗勇。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小布什政府在这方面表现了它应有的战略眼光和它对整个问题审时度势之后所采取地正确的反应方式。9月11日当天,小布什在演讲中已经明确把这次恐怖主义行动视为战争。而且他还认为美国应该毫不犹豫地迎接这场战争。因此,美国同恐怖主义之间已经进入战争状态。12日开始美国就已经开始向海湾地区进行军事力量集结。到今天美国至少已经在海湾地区集结了18万部队。其中包括3艘航空母舰特混战斗编队以及从本土不断飞过去的至少240架战斗飞机。以美国现有的在海湾地军事力量以及现在从日本赶往太平洋北部的两栖攻击舰,到这个周末,美国将会在海湾以及太平洋北部建立起4艘航母编队。这是在1991年海湾战争以后,美国在海外最大规模的海上军事力量地集结。再加上英国和法国已经向海湾地区派出的航模战斗群,我们可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到20号左右就已经完全建立了可以实行正面攻击的军事力量。对塔利班和本拉登进行地面军事攻击可以说是随时可以进行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白宫到现在依然迟迟没有下达对塔利班和本拉登发动攻击的命令呢?美国今天存在着4个方面的困难的选择。首先,对美国来说,要尽量避免这场军事冲突扩充到整个南亚和中亚之外的地区。它不希望把自己对塔利班和本拉登的攻击变成西方世界和穆斯林世界的冲突。这一点也说明了,今天的白宫在军事直接打击问题上的慎重。美国的第二个困境是,美国希望尽可能的拼凑和组织起有相当规模、相当的后勤资源力,可以使得美国和阿富汗形成一个军事、政治包围圈的国际反恐怖主义的军事同盟。目前,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已经同意美国的军队使用他们的军事基地。巴基斯坦已经完全同意开放自己的领空和领土供美军使用。世界的189个国家中,已经有144个国家明确表示支持美国对恐怖主义采取直接的打击行动。因此,对美国来说,它最重要的是如何把这张网编得细、编得密,这样他才能保证它在这场它自己所说的反恐怖主义的持久战争中真正得到按照自己的意图所能获得的应有的收益。第三个问题,美国现在也涉及和国际组织、其它国际力量的共同平衡和讨论。美国的出兵、美国出兵后整个阿富汗的收拾、重建,这些都需要它们相互之间形成起码的理解和默契。事实上,从9月18日以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主席江泽民以及联合国的安南秘书长都强调美国对阿富汗的打击能够获得联合国的授权。同时,安南也一再表示,联合国应该在国际反恐怖主义的斗争中获得应有的尊重并且扮演一个中心的角色。美国在9月23日已经正面否定了自己的军事行动需要联合国授权的提法。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已经明确表示说,即将进行的军事攻击是美国的自卫行动,是美国基于它受到的巨大伤害而迫不得已进行的军事还击。因此,美国不需要授权。但是,现在至少在美国军事行动后如何重建南亚和中亚稳定的地区秩序问题上,美国已经同意与联合国和周边国家进行充分合作。第四个问题是,对于美国来说,它将要在阿富汗进行的这场战争毫无疑问是美国从上个世纪以来进行的新的类型的战争,是无以前的例子可寻的战争。在20世纪美国卷入的冲突战争可以分为3类。第一类是美国卷入的全球性的战争,就像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种战争美国打起来最得心应手,因为美国可以最大限度地调动它的国家机器,通过美国巨大的军工生产能力和在工业、技术领域的世界先进水平来进行这样的全民战争。毫无疑问,一战和二战美国都打赢了。第二种是美国卷入的区域性的战争。由于受到战争行为授权的限制以及美国本身在卷入战争时并不合适和全面的思考和选择,因此在区域性战争中,美国的有成功也有失败。90年代以前美国经常失败。比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但是90年代以后美国卷入的两场区域性战争开创了当代军事历史上零的革命,那就是美国通过大规模的高空精确轰炸,可以不通过地面的直接出兵就把对手给炸蒙了。这两场战争就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和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这两场战争美国之所以能赢,就在于美国的军事打击有直接的目标。对手无论如何是有形的实体。美国可以通过强大的军事技术能力使对手的军事和精神力量都受到致命的打击。但是即将开始的阿富汗战争将是美国人从来没有打过的战争。阿富汗既不同于越南的丛林沼泽,也不同于朝鲜战场上美国需要面对的中朝人民的共同抗战以及在朝鲜和中国背后另外一个超级大国的支持。即将进行的阿富汗战争将有4个特点:

1、 这次战争将完全不同于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地毯式的精确轰炸将不再成为战争的主要形式。美国国防部的官员已经明确表示,这场新的战争从一开始将进行地面军队与军队的直接接触和碰撞。

2、 美国所要打击的对手从本质上根本不具备构成美国对手的资格。塔利班充其量只有7万人的武装,而归奥玛尔控制的只有3万人。同时他们武器装备不超过80年代中期的水平。他们要对抗已经具有世界最先进武器技术程度的美国,我们说这场战争从某种程度上看式一种笑话。但是塔利班有它的优势,那就是阿富汗的崇山峻岭和沙漠地带。它可以靠这它复杂的地理形势和美国周旋。因此,美国一旦决定要踏进阿富汗进行战斗,对美国来说最基本的战术不是如何对塔利班进行正面打击。如果塔利班也要同美国进行阵地战的话,以塔利班现有的军事力量,无法抵抗两个星期以上的时间。所以一旦要正面接触,塔利班会化整为零,躲进山洞。而美国将会进行一种他们现在正在讨论的名为“smock out”的战术。通过轰炸、设置各种各样的障碍把躲在山洞里的塔利班的军事力量和拉登的人熏出来。他们被熏出来之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投降,要么被打死。这就决定了美国在发动这场战争以前必须格外地慎重。因此美国必须进行大量地军事准备,而这种准备中很重要地内容就是情报。由于这场战争的第三个特点,它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场真正意义的情报战。对敌人目标的定位、判断,再采取攻击将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基本的特点。美国现在已经将它在空中运行的28颗军事侦察卫星中的三分之二全都集中对付阿富汗。目前平均一秒钟美国的卫星就可以在阿富汗的每一个点上划过3次。卫星的全球定位系统以及美国现在正在进行的军事渗透,将会对这场战争起到决定性的意义。

3、 这场战争将是有史以来一个如此孤立的国家和世界上的这一群“虎狼之师”的斗争。我们说塔利班挺可恨的,因为它炸毁了巴米扬大佛。这种蔑视人类的文明的行为必然将遭到天谴。但是从某种程度上看,今天的塔利班和阿富汗看上去也挺可怜的。144个国家已经同意支持美国对塔利班进行直接的军事打击。而世界上55个国家通过它们同美国缔结的军事同盟已经启动了一张庞大的军事同盟的网络要对塔利班动手。所以我相信这场战争大概是开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场敌我双方力量如此悬殊的战例。塔利班如此的孤立。原来只有3个国家支持它,是沙特、阿联酋和巴基斯坦。阿联酋在21日已经宣布同塔利班断交。昨天沙特声明结束与塔利班的外交关系。昨天巴基斯坦的外长宣布说他们需要保持一个与塔利班对话的渠道,所以不能同塔利班断交。但是巴基斯坦已经将它所有的外交官员都撤出了阿富汗。俄罗斯也同意向美国开放一定程度的空中走廊,允许中亚独联体的国家向美国提供军事基地。例外,普京也在昨天在发表有关当前局势的声明,强调今后阿富汗问题的任何解决方式不能避开国际社会的共同决议,不能绕开联合国,不能绕开象俄罗斯这样重量级国家的支持和配合。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传统地区战争的背后一定会有大国的干预和插手,一定会有大国利益的碰撞,从而使得地区战争成为代理人战争,使得地区战争的背景成为大国之间意志和利益的碰撞。在科索沃战争之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曾咆哮,如果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今天,当美国说这是一场战争后,也有人说新的世界大战即将来临。当时我相信不会有世界性的大战。因为恰恰在这场地区冲突的背后所有的大国都把手紧紧地握到了一起。这一幕在国际关系地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是这次战争地第四个特点。

因此,美国看得很清楚,它已经把复仇得剑高高举起,什么时候落到塔利班得头上,美国需要选择时机。这个时机不是因为美国现在还存有“仁慈之心”,而是美国希望通过打击行动能够真正为它所说得反恐怖得国际战争开一个好头,真正使得美国在它所主导的21世纪的第一场战争中让小布什能“名垂不朽”。美国需要等待各方面最好的消息,既能够避免这场战争的战火进一步扩大,又能够避免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对立的深刻化。同时,美国还要保证一旦出手能够一击就中。美国还要考虑到军事行动之后如何重建阿富汗的局势。所以美国和俄罗斯现在采取的方式是,一方面支持塔利班的反对派,另一方面把已经86岁的阿富汗的前国王抬了出来。老国王前天在罗马非常振奋的向全世界说:“如果阿富汗人民需要我,我随时都可以回去。”这是美国一个很重要的策略。因为阿富汗在经过了将近20年的内战之后,国内各派势力相互不服,派系林立。如果老国王能够重新回去,对重新建立阿富汗的世俗政权、维护世俗政权的权威有重大的意义。所以说美国现在真的是和塔利班在斗志、斗勇,也在斗气。所谓“斗气”不是说谁的气更大,而是谁的气更长。

三、 这个事件对中美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毫无疑问,这个事件对中美关系有着重大的影响。对中国来说,总体来讲,机遇大于挑战。

我们面临着3个机会:1、我们从历史上可以看到,但凡两国遭到共同的挑战和共同的威胁的时,两国自然会产生一种相互依赖的感觉,从而能够产生相互间的接近。2、在这场危机之后美国人应该痛定思痛,应该知道这场危机美国人应该负起重要的责任。如果美国人能够真正从911事件中吸取教训,知道今天的世界需要合作、宽容、理解,我相信它能在这方面找到的最好的朋友就是中国。我们知道中国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有时候“木”一点,“简单”一点,但是我们从来不缺乏合作、宽容和相互的理解。现在一切的迹象已经表明,美国的政治家正在思考。昨天,美国参议院已经通过了正式的决议,把拖欠5.46亿联合国会费长达15年以后一次性付清。3、美国现在进行的一系列的战略调整会被滞后。小布什上台之后进行的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调整是将美国的战略中心从欧洲移到亚洲。在今后美国以反恐怖战争作为它的战略中心之后,美国将会大大减缓它战略重心调整的步伐。这有两个很简单的原因。其一,对美国来说,除了本土之外最核心的利益地区是欧洲。要维持在欧洲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存在对美国反恐怖主义的全球战略的部署最便利。在把中亚和西亚作为反恐怖主义作战的中心区域的时候,美国从欧洲调兵到西亚要比从东亚调兵到西亚方便得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把中国视为潜在战略敌人的压力在今后几年会有所缓解。同时双方一种积极合作的政治联系也会有助于双方在台湾问题、不扩散问题、人权问题上采取更加务实和理性的合作。

911事件给我们带来的挑战。第一个挑战:我们突然之间会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的军事力量从来没有在南亚、中亚存在过。二战后南亚和中亚一直是苏联的势力范围。而中国和南亚与中亚接壤。特别是80年代后中国成为石油的进口国之后,南亚和中亚的稳定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核心的意义。我们已经在哈萨克斯坦投资了油田,正准备建造横跨中亚的大型输油管道。这是保障未来中国有充分石油供应的国家的重要战略新举措。南亚形势在两个星期之内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故,实在让中国人措手不及。而且到底如何去应对还需要我们仔细思量。不管南亚得局势如何变化,对中国来说都将是消极和积极的方面共存。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塔利班被消灭,阿富汗重建稳定的秩序,有助于南亚局势的全面发展,这是中国所愿意见到的。但是如果塔利班不能一下子被打垮,阿富汗战争将会延续到中亚、南亚的其它地区。一个动荡的中亚和南亚将对中国未来几年的能源安全是一个根本性的打击。我们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参与这场阿富汗战争,直到今天,我相信我们的政府还是在犹豫之中的。第二个挑战就在于,我们不得不在战略上审视美国在南亚的军事存在对中美未来围绕这台湾问题的战略冲突是个巨大的牵制。尽管我非常不同意这样一个说法和估计,但是这一点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第三个挑战是,如果未来南亚和中亚在战争后的解决方式完全建立在西方势力的基础之上,这对于我们的新疆等边疆地区的稳定将会构成打击。我们在1997年设立了“上海机制”,今年6月设立“上海合作组织”,我们本来希望和俄罗斯以及中亚4国共同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合作来促成中亚和南亚地区的稳定。而我们现在忽然发现在中亚和南亚的“球场”上多了一个“player”,而且这个“玩家”非常厉害。而且这个“玩家”还说,到底怎么“玩”不一定要按你们原来的规则,而要按它的规则。这对中国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重大的挑战。所以中国政府的反应可以说是进退两难。一方面,我们坚定地表达了对美国地支持和对打击国际恐怖主义行动地理解,但另一方面,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支持,迄今为止,我们依然非常“吝啬”。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要以什么样地姿态卷入这场阿富汗地军事冲突不仅涉及到我们基本地国家利益,更涉及到我们长远地利益追求以及对南亚和中亚的未来应持地政策选择。所以我们没有象俄罗斯那样宣布开放领空、提供必要地空中走廊为美国地军事行动创造便利,我们也不可能向美国提供军事基地。但是至少我们已经同意与美国进行紧密地情报合作。同时,我们已经向国际社会承诺,中国将绝对不允许本拉登及其追随者进入中国境内。但是我相信美国人不会满意。我在这两个星期见到的美国的官员们一再表明,要求中国最好直接派兵同美国一起参战。我对他们的回答是:“完全不可能!”我简单地告诉他们两个最简单地原因:首先,美国不可能要求中国政府的政策“三级跳”。4月1日刚刚发生过撞机事件,那时关于中美可能进入一个潜在冲突的时代的争论还没有停止,美国不可能希望中国今天就有象美国盟国一样的行为。其次,中国需要进一步的思考和评估。我们需要评估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所以我认为中国政府迄今为止对这次事件的反应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反应。这一点我们确实需要给予理解和支持。

    进入专题: 朱锋   政治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005.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