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是否存在一个中国模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81 次 更新时间:2008-05-17 22:27:12

进入专题: 中国模式  

姚洋 (进入专栏)  

  

  谢谢大家!我第一次来宁波是1994年,那时我还在美国读书,来做我的博士论文调查。那是到鄞县,那时鄞县还是一个郊区,现在估计都是闹市区了。2002年我第二次来,感觉宁波非常好。这次来,我又发现宁波有了巨大的进步。宁波这个城市,就像我们30年来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经济快速地成长,证明我们30年走过的路是一条正确的路。

  今天我要讲的是《是否存在一个中国模式?》。为什么要讲这么一个题目呢?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30年不是很长,但也不是一个非常短的时间。1978年我才上高中,现在工作也已经十多年了,所以这也是我自己走过的一段非常重要的路。最近出现了很多对30年的反思,大家如果经常看报纸的话,就会发现很多反思的文章,其中很多是负面的。最近《南方周末》上登了一篇秦晖教授的文章,说中国经济增长是一个奇迹,但是这个奇迹是怎么产生的呢?他的主要观点是,这个奇迹基本上是靠尽量压低工人的工资产生的,说白了就是通过压榨来产生的。我们知道,秦晖是中国自由派的代表,但他的观点和左派的观点却很像。很多的左派对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更进了一步,几乎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他们的理想是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甚至有人提出要继承文化大革命的遗产等等。

  我今天要从正面的角度来讲,从正面的角度反思中国的改革开放。这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个意义是总结过去,面向未来,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思考今后我们应该怎么走,建设一个怎么样的国家。这是非常重要的。文革把我们国家弄得天翻地覆,一切规则都被打破了。过去的30年我们基本上都在埋头搞建设,我们很少回头想想,或展望未来,思考我们的国家该成为怎么样的国家。在毛泽东时代,确实存在着一些好的东西。这也是左派愿意沉湎于毛泽东时代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个时代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确实能拿得出一些独特的东西来,让世界上的许多人为之倾倒。左翼朋友从这个角度来反思这三十年,这也是对中国主流社会提出的挑战。他们所说的东西我们不赞同,但我们能不能拿出正面的东西来,告诉全体人民,说我们这30年走的路是对的,走对在什么地方,未来又应该怎么走下去。

  第二个意义呢,我觉得更为重要,就是向世界展现一个正面的中国。所有的外国人,哪怕是仇恨中国的外国人,都承认这一点:中国在过去三十年取得了巨大成就——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成就。但另一方面呢,他们中的一些人的观点要比秦晖更尖锐。他们说我们的成就是以牺牲我们的人民,牺牲我们的环境来换来的——甚至是以独裁的体制换来的。我自己到过很多国家,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看了这些发展中国家,我感觉中国这条路的的确确是走对了——不仅走的对,而且走的非常好。我后面会讲一下我到印度的观感,现在讲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个朋友去前苏联的中亚地区做生意,结果发现根本就做不下去,因为那里的贪污、腐败已经猖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的官员,小到警察、大到部长,都是靠钱买来的,而且明码标价的,比如做半年是多少钱,做一年是多少钱。花了这笔钱,他就要挣回来,所以就贪污、腐败,所以生意根本就没法做。这个朋友只好回来,从新疆过边检的时候都要喊“中国万岁”了,因为反差太大了。我们在国内,往往容易看到很多负面的东西—毕竟身处这个环境里,总希望中国能更好一些。我们的比较对象是谁呢?都是我们想象中的发达国家。其实发达国家也不都是这样的。我举个例子。我刚从美国学术休假回来,去年下半年我在康奈尔大学访问了半年。康奈尔大学在纽约州的中北部,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山沟里面,进出非常不方便。我往往出来一趟,回去就要坐从费城飞出的最后一班飞机。飞机很小,只能坐十几个人。一次我上飞机之后,飞机只剩一个座位了。但这时上来一个地勤人员,说某某女士,请你下来,因为下面还有一对老夫妇没上来,需要一个人下去。那个被叫到的女士很胖,年纪也有点大了,一听就哭了,只会说“我有票,为什么要我下去?”但她还是下去了。后来飞机上的乘务员跟地勤人员说了一下,才又让她上来。但地勤人员必须叫一个人下去,因为下面还有人没上呢。所以他又叫了一个名字,这回是个华裔女孩,她只好乖乖下去。我们一直说美国是消费者的天堂,其实并不一定是这样,反而在中国,消费者意识增强的非常快。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说我们已经达到了美国的地步,或者说美国不好,我只是想说,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所想象的西方生活,不一定是真正发生的事情。我们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特别是和仇视中国的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很明显能看出他们的潜台词:你们中国这样的制度,总有一天会完蛋的。一个形象的比喻是,中国就像上下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平平整整,但是走到尽头却是万丈深渊。相比之下,他们对印度的比喻是什么呢?印度是坑坑洼洼的小路,但是这条路是永远可以走下去的。当然这还是说的客气的,说的不客气的是:中国还生活在中世纪,而印度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是一个印度人跟我说的。等一下我谈民主的时候,还要谈印度的民主是怎么样的。我们在国外的一些人,也在跟外国人说同样的事情。他们要么对中国不了解,要么投合外国对中国的偏见。

  我们总是说民族复兴,要重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我们老一辈的人,包括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多半讲的只是经济,他们从鸦片战争开始的中国历史得出的教训是,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要被开除球籍。但是中国要在世界民族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想不仅仅是经济增长的问题。日本的经济增长是一个奇迹,但是日本人给世界贡献了什么呢?说不出来。最终,世界的竞争,是思想的竞争。我这里说的思想不一定是某个思想家提出的思想,它有可能是做出来的。我们在过去三十年、甚或过去一个世纪所做的一切,实际上都是可以为世界贡献思想的,只不过我们往往沉浸在一种悲情里面,沉浸在失败者的情结里面——毕竟,自打鸦片战争之后,我们是被西方打败了。所以,当我们谈到中国的时候,我们往往要翻出老黄历来,说我们的文化如何如何伟大,我们的孔子说了什么什么;从来没有人说,我们在过去一百年间做了什么贡献,因为我们感觉我们是失败的。但是,我们过去的百年史的确是对世界有所贡献的。站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有理由、也有信心来总结一个中国的发展模式。我今天要把自己的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谈一下我对中国模式的思考。

  

  一

  

  我从为什么我们的经济发展会成功来探讨这个问题。讲这个之前我们还要回顾一下我们过去30年取得了哪些成就。这个成就有三个方面:一是经济高速的增长,二是贫困人口巨大的下降,三是社会的相对稳定。这些都不是随便哪个国家都能做到的,它们是伟大的成就。在经济增长方面,过去30年我们的年均GDP增长率是9.7%。这个速度是个什么概念呢?一般而言,用70除以年均增长率就可以算出一个国家经济翻番需要的年数。这样说来,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基本上达到了7年、或8年翻一番。邓小平在八十年代初提出,到本世纪末实现我们的人均收入翻两番的目标,也就是四倍。这个目标其实我们在1998年就达到了。这个增长速度是惊人的。展望未来,我们看到中国经济没有减速的迹象,主要在于我们巨大的人力资源。尽管再过十五年,我们的劳动力会出现短缺,但是十五年之内我们的劳动力还是非常宽裕的,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与技术的提升相结合,中国经济增长就不会减速。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们的技术在提升。但是看看我们出口和产品技术含量的提升,就知道我们的技术提升非常明显。看看珠三角,刚开始也是小打小闹,弄些低技术产品,现在呢,主要是以电子产品出口为主,已经不完全是劳动力密集型了。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在未来的十五年里中国保持8%的速度增长,问题是不大的。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八到九年,我们的GDP就将翻一番。在我们的沿海地区,像我们宁波这样的城市,经济增长速度肯定是超过10%的。现在宁波的人均收入是多少呢?好像是4000到5000美元,再过七年,就应该达到8000到10000美元。大家在座的不管是年轻还是年长,都有希望看到人均收入达到20000美元的生活,也就是台湾今天的水平。现在我们的GDP按先行汇率计算,是美国GDP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到2035年,我们的GDP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是按现行汇率计算的,还不是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我们超过美国的时间还会提前,因为我们的物价水平比美国低。但是,在人均收入方面,我们跟美国还是会有一定的差距。我们要在人均水平达到他们的程度,我们在座的多数人可能看不到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我们现在的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二十到十六分之一。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相信,到本世纪中叶或更早的时候,我们的经济总量完全可以超过美国;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个成就是贫困人口的巨大下降。秦晖说我们是靠压榨老百姓来获得高速经济增长的,这不符合事实。我们看一下数据。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我们不到10亿人口,却有20%到30%的人是生活在绝对贫困线之下。改革开放三十年、特别是前十几年里,我们的贫困人口下降了2亿,这是巨大的成就,而且绝对和改革开放有关系。有人说农村移民到沿海地区来打工,是在受剥削。可是,他们的生活水准的确是提高了,否则他们就不来了;他们之所以来,是因为生活水平有了提高。我们现在的农村贫困人口还有两千万到三千万,而且还有很多人会返贫;我们的城市里还有两千多万的贫困人口,拿着低保。因此,并不是说我们完全解决了人口的温饱问题,但我们在尽力。城市低保覆盖两千多万人,农村地区也在推行低保。当我们的收入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在世界上是极其有意义的事情。实际上,在做世界不平等分析的时候,把中国加进去,和把中国拿掉,世界的不平等变化趋势会很不同,因为中国的减贫成就实在是太大了。对比一下印度,我们会感觉非常骄傲。印度1947年独立,基本上和我们在同一个时期建国。在1950年代的时候,我们还不如印度,但现在我们的人均收入已经是印度的两倍。他们的贫困人口还占到他们总人口的35%,他们的文盲率是40%,而我们的文盲是10%左右。中国取得这样的成就,我们有理由为自己感到骄傲。每一次国外来调查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发现都在70%以上。很多外国的评论家说中国的数据不真实,老百姓都被愚弄了。但是有个印度裔美国人扎卡内尔,是《新闻周刊》国际版的主编,非常有名的年轻人,他就说,中国取得这样的成就,中国人有理由骄傲,中国人有理由为他们的政府骄傲。中国人过去的三十年,是他们自打鸦片战争以来最好的三十年。

  第三个成就是社会的基本稳定。我不是说我们没有波动,我们社会的波动也很多。但是波动是正常的;如果社会没有一点不同的声音,那社会就不正常了。热物理学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一个复杂系统比一个简单系统更稳定。复杂系统里的活动很多,力量相互抵消;一个简单系统,碰到一个小的冲击,就垮掉了。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我们应该为我们社会的基本稳定感到欣慰。非洲我们不用谈,非洲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战乱之中。看看南美、南亚和东南亚,我们的社会比它们的要稳定得多。有人可能会说,中国的稳定是表面的,是被压制的结果,但是,看看民众对政府的满意程度,我们就必须承认,我们的稳定是发自民众的。

  基于以上三个成就,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是一个奇迹。有人说中国不是奇迹,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没有超出日本和东亚四小龙的水平。但是,这些经济体本身就是奇迹,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赶上它们,正说明中国也是奇迹。再者,我们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高速增长更是不容易。日本只有一亿两千万的人口,比我们一个河南省大不了多少。中国这么大,经济增长速度那么快,贫困人口数量急剧下降,社会基本稳定,中国是个奇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二

  

  有些人(如哈佛大学的帕金斯教授)认为,中国奇迹的发生,从原因的角度说不是一个奇迹,因为中国所做的都是标准教科书所教的内容。标准教科书说高储蓄率和投资率是经济成长的动力,我们看一下中国过去六十年的积累率,基本上在30%到40%之间。我们省吃俭用,把储蓄拿去投资了。什么是经济增长?本来今天要消费的东西没有消费,留了下来,这留下来的东西能生产出比留下来的更多的东西,经济不就增长了吗?所以,储蓄和投资在经济发展早期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们做到了。标准教科书说较高的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动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姚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模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83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