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澳洲笑鸟、白鹦鹉、强盗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52 次 更新时间:2008-01-01 23:49:36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冰夫 (进入专栏)  

  

  一、 笑鸟

  

  正在梦里,突然被一种奇怪的笑声吵醒,朦朦胧胧中,似乎觉得这笑声来自天空。谁呢?我想,管他呢,浑身仍有一些懒洋洋的,不愿睁开眼睛,翻过身子,刚想睡去,那笑声又响起了。这次是不间断地笑,笑得很狂,竟给人一种肆无忌惮的感觉。

  秋日的黎明,在这一阵又一阵的笑声中来临了。

  玻璃窗上,依稀的曙光渐渐清晰,树林里的群鸟似乎也都苏醒了,一起放声鸣唱起来。一时间,我们居停的这“度假者宁静小屋”,宛若在百鸟齐鸣的仙境,但奇怪的是,就在众鸟欢歌喧腾时,那笑声却嘎然而止。

  这笑声,犹如它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

  我和老伴正疑惑时,女儿从隔壁小屋走过来说:“你们刚才听到笑声了吧?那就是笑鸟在叫。爸爸,你不是一直想听这叫声吗?”

  刹那间,我意识到在这柠檬树小道的旅馆里,可能与澳洲特有的珍禽异兽之一的笑鸟相逢,一时情不自禁地也笑了。

  澳洲鸟类很多,早就听说有一种鸟,鸣叫声酷似人的狂笑,取名为笑鸟(KOOKABURRA),据说这是土著人的语言。我来澳洲后,一直没有听过它的笑声,除了在邮票上,更没有亲眼看到过它的容貌。

  也曾问过一些朋友,大都不知道这种鸟的情况。

  两年前,女儿原先在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同学买了一处新居,那是北区的一座建在山坡上的HOUSE,花园很大,毗连着一片树林。我们去参观时盛赞环境幽美宁静。女主人的父亲笑说:“这里好是好,静得使我受不了。每天凌晨,笑鸟的叫声就把人吵醒了,那笑声很狂很狂,第一次,被它吓一跳,听多了,现在也习惯了。”他指向一株高的桉树说:“就是翘枝上那种鸟,每天总是它领头,然后其它鸟才叫。”

  这是我第一次听人具体地讲到笑鸟,但由于树太高,我又是高度近视,所以仍然未看清笑鸟的模样。后来查《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才知道KOOKABURRA(笑翠鸟)是澳大利亚东部翠鸟科ALCEDINIDAE的一种食鱼鸟,以其叫声似狂笑而得名,羽毛灰褐色,为林地留鸟,体长43厘米嘴长8至10厘米,以无脊椎动物和小动物(包括毒蛇)为食。整年保护自己的领域,在树洞中筑巢,幼鸟通常和亲鸟住在一起,并帮助喂养次年的幼鸟。

  因为笑鸟的鸣叫在凌晨或日落时可以听到,故有“林中居民的时钟”之称。澳洲北部地区还有一种蓝翅笑翠D.LEACII,因为鸣叫不似笑声,所以未引起人们注意。

  就在女儿和我们讲话时,有一只鸟竟然飞到屋前的门廊下,停在木栏杆上,好奇地瞅着我们。

  “啊,这是笑鸟!”女儿轻声叫道。

  “嘘……”老伴和我竟同时示意大家小心,以免弄出声响将这笑鸟惊飞。但是它却悠闲地站在栏杆上,看看外孙,看看老伴和我,一动也不动,仿佛是来串门的客人,要和我们唠唠家常话。

  真是极其难得的机会,我不仅仔仔细细地看清了笑鸟,而且还由大女儿给我们拍摄下几张珍贵的照片。

  这时候,女婿转身进屋取出咋晚吃剩的炸鱼,撕下一块递给笑鸟。它张口衔住,既不吃,也不飞走,仍然和我们友好地对视了一会,才飞到门前的树上吃起鱼来。

  

  二、白 鹦 鹉

  

  我虽然不是鸟痴,却自认是一个爱鸟的人。来到澳洲以后,曾写过几篇关于笑鸟、鹦鹉和杜鹃鸟的散文。

  澳洲自然生态保护很好,树木葱茏,鸟类很多, 鸣禽也多,啼鸣声很美, 每天清晨在鸟声中醒来,确乎是一种难得的宁静与享受。

  澳洲盛产鹦鹉,品种多,羽毛鲜艳,五彩斑斓,飞翔于林间,嬉戏于枝头,自鸣其声,不学人语,却有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白鹦鹉,在我心目中特具素洁娇美的神秘感。八十年代初,我和友人在云南西双版纳淋着大雨,跋涉三十多里泥泞的山路去看一只白鹦鹉。

  我国古代宫廷和贵族之家豢养的鹦鹉,大都是白鹦鹉和绿鹦鹉。因为是聪敏鸟,鹦鹉和八哥都善于跟人学舌。什么“客人来了”,“小姐病了”,一些简单的话语都能学会。《红楼梦》中有精采的描写。唐代诗人朱庆余的名句“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深刻地揭露了皇宫内的宫女们不仅被剥夺了青春和幸福,而且连说话也没有自由,深怕被鹦鹉学舌惹来灾祸的人间悲剧。

  如今在雪梨,白鹦鹉随处可见。那俏媚的身材,洁白的羽毛,头顶一袭凤冠,柠檬黄的钩喙,实在招人喜爱。

  但是,没有想到白鹦鹉也会后恶作剧,也会给人制造麻烦,也会令人担忧。

  不久前,在雪梨TURRAMURRA地区,一群白鹦鹉(COCKATOO),大约50余只,像军队般趁居民巴尔肯(BALKIN)家中无人时,飞临他家房上,任意啃咬房屋的木质部分。一连十五天,从不间断,使他们损失近一万五千多元修理费。因为保险公司未将白蚁、鸟类等造成的房屋损失包括在保险项目内。

  后来,他们为了对付白鹦鹉,先以铁丝网围住房屋,每天家中至少有一人留守,拿着高射喷水管和水枪,跟白鹦鹉展开“人鸟大战”。现在,大白鹦鹉已转移向邻居家房屋“进攻”。

  大白鹦鹉是澳洲保育类动物。据雪梨TARONGA动物园有关人员说,每周至少有两通求救电话,都与白鹦鹉有关。他们建议民众不要喂食白鹦鹉,因为这种聪敏的鸟类,一旦知道食物来源,都会提前三十分钟来到原处,若无人喂食,它们就会因无聊而乱咬东西。

  看来,白鹦鹉侵袭房屋,是否如动物园有关人员所说的原因,抑或还有其他因素,恐怕还有待研究。记得美国有一部《鸟》的电影,曾经描述过大群鸟类毁人毁屋的惨剧。但愿大白鹦鹉不致如此。

  

  三、强盗鸟

  

  正是秋末冬初的时候,窗外的鸟声,依旧唧唧,喳喳,啾啾...但我却有些不安逸。因为我听到了强盗鸟的不雅的叫声。

  强盗鸟,这是一个戏谑的称谓.也许是它争食的强横,也许是它的凶勇好斗,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不佳,所以送它这个不雅的绰号.

  强盗鸟颇似我国的八哥鸟,深褐色羽毛,脚趾和嘴喙黄色,体小矫健,鸣叫声不婉转,也不难听。似乎繁殖很快,前些年我们住在东区的时候,只在PARK里看到。在花园在路边还很少见到它们觅食或飞翔。如今在南区,不论在那里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在离我家不远的SEAFORTH PARK,经常看到有人提着面包来喂鸽子。每当一群群鸽子在安静地啄食时,便会有强盗鸟突然飞入强行抢食。虽然它们为数不多,但极其凶悍,或是搅乱场面,趁机抢走面包,或是骚扰袭击,使平和安详的鸽子成群地飞走。

  很长的时间,我不愿看到这种鸟。但是它却常常来我家花园骚扰,甚至偷吃蟹爪兰的花蕾。起先,谁也没有注意,更没有怀疑到它。直到一盆花蕾几乎被啄光时,才看到这个贼原来是它。也许它只是恶作剧,并非真的要吃掉。但是蟹爪兰是我大女儿精心培植的一盆观赏花卉。从此我们更不喜欢这种鸟,听到它的叫声就心烦。

  曾经向朋友打听,大都不知道这种鸟的名字。没有想到的是,前天我和内子去参观博物馆(AUSTRALIAN MUSEUM),终于在二楼鸟类馆中,找到强盗鸟的标本。

  这种鸟学名INDIAN MYNA(印度八哥),在19世纪60年代从亚洲引入墨尔本。据说是一位居民因怀念亚洲鸟雀的鸣叫声而从亚洲带来的。

  印度八哥有争地盘争巢穴的恶习。它们不仅强行赶走巢中的鹦鹉,还摧毁鹦鹉蛋,啄死小鹦鹉。因此被澳洲人称为“垃圾鸟”、“鸟雀界的恶棍”。

  据一位研究这种鸟类的专家说,印度八哥繁殖很快,从前只在东部一些地区有,为数不多,但没有想到几十年后,它已经遍及全国各地。而在东部的一些土生鸟及小哺乳动物,见到它们简直闻风丧胆。

  这位鸟类专家表示,他们将会动员澳洲近两万多名观鸟客调查研究这种“鸟雀界恶棍”的蔓延繁生情况。

  

  2001,06,12,悉尼

  (原载澳洲《澳洲日报》副刊,台湾《人间福报》副刊,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20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