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悉尼抒情诗十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25 次 更新时间:2008-09-03 11:05:41

进入专题: 抒情诗  

冰夫 (进入专栏)  

  

  一、看海的人

  

  有时我闭目沉思

  环住各大洋之岸而泣

  梦见多少长发之墨客……

  ——李金发:《海滨》

  

  飘飘洒洒 , 如水的月光

  拥挤着橡树林夜雾茫茫

  我屹立曼利海滩的峭壁, 南半球

  柔情无限的海, 在轻声低唱

  沙滩上欢腾的景观渐渐隐退

  几多追逐的滑板

  戏弄月儿于波涛之上

  目睹大海闪烁的星晨

  平静的我, 忽起一丝惆怅

  灵魂仿佛仍在倾听那声呼唤

  沉重的诗页难洗历史的悲凉

  最初燃烧的热情已经冷却

  摆不脱的思绪 总缠绕

  故国石头城下银杏树的莽苍

  尽管候鸟已经如期飞去

  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仍无法消亡

  我知道 我不是最先来看海的人

  在道路被树林围困之后

  在树林被月光围困之后

  回家的路该怎么走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酒井园诗刊》、中国《诗刊》1998年1月号、香港《诗·双月刊》34期、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二、面对波涛

  

  倨傲的云消失了踪影

  飘泊的灵魂

  任海风挟持呼啸

  久远地离开了故土

  旖旎的晚霞渐渐黯淡

  海上跳荡闪闪银星

  

  都说人类来自海洋

  亿万年了

  波涛席卷人间荣华

  礁岩历尽千古苍桑

  折翅的雄鹰

  栖息峻峭的悬崖

  海燕翱翔飘落的羽毛

  如游子丝丝缕缕的华发

  

  尘封的岁月一旦擰开

  英雄悲歌 故国情思

  该忘的和不该忘的

  如突发的海啸

  雪白的血红的思绪

  喷洒于淡紫的天际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香港《诗世界》第3期、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三、悉尼夏夜奏鸣曲

  

  夏天的悉尼

  海之旋律变奏鲜明

  波涛的行程纷繁

  崖岸却渴求宁静

  

  浪花在沙滩飘洒长发

  鸥鸟挑战泳者

  歌剧院珠蚌吐出霞光

  辉映海上熠熠银河

  

  姗姗来迟的月夜

  我仰卧海波微动的水面

  带着随意的天真

  编织异国浪漫的梦境

  

  岸边的橡树林里

  涌现一张朦胧笑脸

  领我追随南澳燥热的风

  漫游神奇的爱丽思泉

  我知道 夏天最后的

  玫瑰 跟现实梦幻无关

  

  沙漠里无数飘忽的萤火

  围绕我的灵魂争论不休

  恍惚中突然雷声大作

  一丝丝的雨水飘落

  于是 在咸腥的泪雨里

  我渐渐地苏醒

  

  2005-3-13,改于悉尼筱园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

  

  四、月光潮

  

  人事沧桑

  聚散无常

  几多潮涨潮落

  几多阴晴圆缺

  难得你

  不忘九月

  携来蔼蔼花香

  洒满雪梨海湾

  

  一朵随风飘流的云

  遮盖你笑容可掬

  

  不必解说

  也无需叹息

  花,为美而开

  人,为美而活

  暂时的灰暗

  蒙不住洁白的底色

  你的光,自会照亮

  海岸线的阴影地带

  潮,正在涌动

  风,徐徐吹来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酒井园诗刊》第5期)

  

  五、夜的悉尼港

  

  摆脱了喧嚣与繁忙

  那温柔的流水

  无比宁静

  月亮羞怯地笑了

  拥抱大桥

  舒展雪白的玉臂

  

  雪梨的夜幷未睡去

  街头靓男在追踪妖女

  更有霓虹抛洒诱人的妩媚

  从哪里飞来

  贝多芬的琴音

  花雨纷纷飘落水面

  一朵浪花艶如一朵玫瑰

  

  如水的月光

  如梦的氛围

  夜色使我迷失了方向

  懵懵懂懂

  踏入海浪掩没的归路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六、植物湾小立

  

  1770年4月29日英国探险家库克船长首次发现澳大利亚时, 曾在此登陆

  

  连缀往事的片断

  海浪在演绎历史

  

  夜航机穿过港湾

  远洋轮停泊于银河

  

  神秘而诱人 这夜空

  如许的钻石闪闪烁烁

  

  我如何来到这里

  倾听古老岩石流泪

  

  风中似有淡淡的槐花

  香在三月的江南淮北

  

  教堂钟声敲落了黄昏

  多少飘泊者在此断魂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广州《华夏诗报》、中国《诗刊》1998年1月号、香港《诗双月刊》第34期)

  

  七、情人港随想

  

  曾经 有个南国少女

  相赠温柔的诗篇

  她说:如果至爱就是完美

  人生也非常可悲

  

  希腊海岸远来的邮轮

  连同拜伦情诗的涟漪

  一切都已显得古老

  

  她认定浪迹天涯

  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目送她远去的背影

  Darling Harbour

  悲哀何时消隐

  那只白鹦鹉已经飞走

  红玫瑰凋谢在枝头

  海消融于苍茫的暮色

  

  (原载澳洲《新快报》副刊)

  

  八、写给夏夜

  

  夜晚,我常常闭目静坐

  凝视心头那幅熟悉的图案

  逝去的岁月缓缓走来

  一如疲惫的老者步履颟顸

  不远处的大海正值涨潮

  汹涌浪涛捶击沙滩

  

  火焰的喧嚣与燥热几度猖狂

  无数飞蛾落进透明粘液的蛛网

  

  槐树旁那口古老的水井

  常常映出你朗如明月的脸

  从此你明丽温柔的目光

  恒藏我清纯的梦乡

  

  今夜坐在花园的月光下

  澳洲葡萄吐露的香甜

  星星退潮了

  夜鸟在叫

  天穹一片淡淡的幽暗

  冥冥之中 仿佛

  你的明眸在夏夜中闪亮

  

  信否? 即使所有的爱与恨

  已拧结成残枝枯蔓

  覆盖起记忆的废墟

  我的心在清凉的夏夜

  依旧谛听你遥远的絮语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

  

  九、悉尼街头一瞥

  

  

  黎明或暮色

  沿着斑马线微笑

  宁静的面孔

  奔驰的车流

  和平安详的乐章

  停顿抑或演奏

  

  褐色玻璃墙下

  鸽子在啄食面包

  白云在晴空遨游

  邻近的海湾浪在喧闹

  

  长发的男人

  短发的女人

  同样展示性感的肌肤

  或黑得幽光

  或白得发亮

  

  旅游者与流浪汉

  不同的步履

  相同的行囊

  太阳离开了地平线

  影子里飘着惆怅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

  

  十、短笛吹静了黄昏

  

  波特尼海滨

  黄昏 岩石上

  坐着一个吹笛人

  

  沙滩上堆满了音符

  浪花在倾诉旅程

  破译人生的密码

  一支短笛吹静了黄昏

  

  大海涨潮了

  看不见凋谢的虚线

  晚霞盛开了

  频频回顾含波的侧影

  

  远离笛声吧

  狂妄的人

  骄矜的人

  这海滨 这短笛

  需要一个安静的灵魂

  

  晚风中 吹笛者

  把影子交给海水飘走了

  听笛的人

  只能以遐想

  来猜测命运的笛声

  

  (原载澳洲《澳洲日报》副刊)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抒情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诗词 > 新诗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49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