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美国总统与平民的书信互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9 次 更新时间:2014-09-01 12:41:51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袁南生 (进入专栏)  

  

   美国总统每天收到的邮件成千上万,其中绝大多数是平民来信。这些来信,同中国信访部门收到的信件有不少相似之处,即都是反映情况、表达投诉、提出建议。也有不一致的,例如,一些老百姓并不认识总统,却邀请总统出席自己的婚礼;一些小学生竟然写信请总统修改自己的家庭作业,等等。那么,美国总统是如何对待这些平民来信呢?

  

   奥巴马总统的“信访办”

  

    美国地方政府没有专门的信访部门,但白宫有一个“信访办”。据新华网2010年报道:负责奥巴马总统信访事务的负责人叫科勒尔,正式头衔是“总统通信办公室主任”,也有人把他比作白宫的“信访办主任”。在白宫,他的地位不高,但责任很大:他要“帮助总统与人民保持顺畅沟通,代表总统处理所有信件”。总统通信办公室设在首都华盛顿靠近白宫的街道上,每天下午都有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过。他从一栋普通大楼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纸袋,直奔白宫。纸袋里装的,是美国民众写给总统奥巴马的10封信,它们是从每天寄到白宫的上万封邮件中精选出来的。这10封信进入白宫后,被放入一个粉色的文件袋。每天晚上,奥巴马走出总统办公室,总会带着一个活页文件夹,里面装着各种文件,最下面就是这个文件袋。回到自己的书房或卧室,不管多累多忙,奥巴马总是最先拿起这个文件袋,读里面这10封原汁原味的百姓来信。

   科勒尔和奥巴马是老相识。科勒尔出生在伊利诺伊州庞蒂亚克市,有两个女儿。他毕业于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政治学专业,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当地小报当记者。20世纪80年代中期,科勒尔跑到西非穷国塞拉利昂,当了3年志愿者。正是那3年,让他深刻理解了穷人的痛苦:“从此我决心要关怀弱者,并决定献身于公众服务事业。”1989年,科勒尔回到美国,在华盛顿当了3年国会议员助理。2000年,他和时任州参议员奥巴马参加了国会众议员的选举。虽然两人在那次选举中都失败了,却结下了友谊。2006年,科勒尔成为时任联邦参议员奥巴马的联络主任,跟随奥巴马参加总统选战,直到进入白宫。

   刚进白宫,事情千头万绪,奥巴马却在当总统后的第一个星期就找来了科勒尔:“我想每天看10封民众来信。”科勒尔问:“您想看什么样的信?每天我们收到的信可是成千上万。”奥巴马沉吟了一下,用锐利的眼光看着科勒尔:“我不能告诉你应该把什么信给我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科勒尔会心地一笑。在科勒尔看来,奥巴马肯定不喜欢看那种歌功颂德的信,而要“听到美国人民的真实声音”。“我们挑选的都是那种最有说服力的信件,那些读后让人浑身一震的信。通常,我送给他的信件,都带着令人不快的信息。”其实,说白了,就是“报忧不报喜”。

   白宫官方网站上,公布了总统的通信地址: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鼓励民众写信。民众来信不在白宫处理。每天,邮局都会收到少则数千、多则上万寄往白宫的信,经检查确保信里没有危险物后,工作人员会初选1000封信,装进写着“白宫信函”的白色盒子,送往白宫附近一栋大楼。在那里,有一个处理信件的房间,数以百计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负责拆信、看信,将信件分门别类。

  

   每天读10封民众来信

  

   奥巴马当上总统后,规定自己每天看10封民众来信,并且要求“专挑那种最有说服力的信件,那些读后让人浑身一震的信”。这样可以让奥巴马看到更多的民情,听到更多的民声,帮助他与人民保持顺畅沟通,使得总统虽居高位,却能及时了解和掌握下层人民的真实状况。

   科勒尔办公室里有一个红色的盒子,专门放一些“性命攸关的信”。科勒尔说:“有的人写信来说,‘我非常沮丧,我要自杀’,也有人说‘我得了绝症,需要你的帮助’。对这种信,我们会马上处理,作出回复。”当然,科勒尔的任务是要给奥巴马挑出10封信。即便这10封信,也是各式各样的。科勒尔说,甚至还有个小男孩写信问奥巴马自己的家庭作业做对了没有。奥巴马认真帮他检查了作业,然后回信说:“你只错了两道题。”

   科勒尔挑的信,批评多于奉承,尖刻多于赞美。每日写给总统成千上万的信件中有一半的信件指名道姓,说奥巴马如何如何不对。没过多久,奥巴马开玩笑说,他觉得科勒尔“居心不良”,因为送来的信“有一半都管我叫白痴”。

   每天晚上,奥巴马认真阅读精选出来的10封民众来信,并选择3~4封有代表性的信件亲自回信。更多的时候,阅读民众来信让奥巴马心情沉重。据美国中文网报道,2010年1月8日,奥巴马读到了这样一封信:“总统先生,我失去了工作、医疗保险和自身价值。”写信人叫克莱恩,27 岁,家住密歇根州,那是美国受金融危机打击最严重的地方之一。克莱恩丢了工作,男朋友开的公司倒闭,两人欠了一身债,房子也被银行收走。他们带着两个孩子,不得不搬回父母家中。祸不单行,克莱恩又被诊断出患了皮肤癌。读完信,奥巴马很感慨。身为总统,他并不能给克莱恩解决就业、医疗等实际问题,但他还是拿出了带有总统印章的便条本,将纸裁成明信片大小开始回信:“我知道现在的日子不好过,但你们给了我信心。相信事情会好转!”

   奥巴马说,这些信件“比任何东西都更能够提醒我,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孩子们的来信最让我伤感。他们写道:‘我爸爸丢了工作,奶奶生病了,她买不起医疗保险。’”还有一位50岁的清洁工,因为买不起医保而写信向奥巴马诉苦。奥巴马回信说:“正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人,我们才继续为医疗改革而战。”奥巴马的助理记得,有一次奥巴马看完信很久没有说话,助理问怎么了,他说:“这些信让你忍不住掉眼泪。”奥巴马经常随身带着这些信,引述信上的内容。在劝说公众支持医疗改革方案的时候,他甚至大声地向医疗保险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朗读民众来信。

   虽然贵为美国总统,奥巴马并没有亲自干预去解决每一件事情的权力,也就是说,对许多来信中投诉的问题,他其实爱莫能助、无能为力。很多时候,他并不能帮某个人解决实际问题,因为总统的权力受到了法制的制约。但是他通过这些信件能真实地了解美国各阶层人民的真实状况,看到美国各方面存在的真实问题。在制定国家方针政策时,他就能把这些问题提出来,动员一切必要的力量,通过立法的程序予以规范、改善或解决。这就是奥巴马阅读平民来信,亲自回复平民来信的真实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奥巴马的回信都被送往白宫办公厅秘书处,复印、存档,它们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让人记住那些难忘的时刻。

  

   亲自回信成常态

  

   奥巴马不仅每天读10封群众来信,让工作人员代替他回信,还经常亲自回信。曾有一位民众写信说,奥巴马主张让政府来主导医疗保险,这种医改会“让我父亲等不到政府的帮助就去世”。奥巴马回信说:“法案也许并不完美,但我保证它会帮助千百万像你父亲一样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奥巴马还曾经给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回信。2010年6月,中国不少媒体都报道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一位中国成都的普通百姓回复邮件的消息。这位中国的百姓给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总统写信,提出了自己对最近BP石油公司墨西哥湾漏油问题的处理方法。虽然他的建议是否具有可行性尚待观察,但他迅速接到了奥巴马总统的回信。回信是否是总统亲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迅速回信,并在信中表达了自己诚挚的感谢。

   2010年12月19日,人民网等媒体报道,12月15日晚,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取得商务经济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在北京某私立学校担任经济学讲师的吴迪,下班回到宿舍,打开电子信箱,一封标题为“Presidential Correspondence”(总统信函)的邮件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打开邮件,看到落款处的署名是巴拉克·奥巴马。吴迪知道,他写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信终于有了回音。

   2年前,由于自身专业、工作与经济有关,吴迪一直保持着对《华尔街日报》《商业周刊》等国外媒体的关注。有一次,吴迪觉察到这些主流媒体的报道出现了一种倾向,即将美国就业率低等经济问题归咎于中国的贸易和汇率政策。吴迪发现,美国大部分民众也相当赞同这种论断,他担心这种倾向会造成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孤立,从而误导美国民众。如果美国国会进一步对中国经济采取限制措施,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吴迪决定运用自己的经济知识向美国人证明将美国经济问题归咎于中国的说法是错误的,并打算将研究结果告知美国总统奥巴马。

   吴迪登录美国商务部、美中贸易协会、美国国会预算委员会等多个部门和组织网站,查找自己需要的数据和报告。通过20多天的研究,吴迪得出结论:中美货币战和贸易争端对两国都是一个打击。吴迪把自己的结论整合后,写成了致奥巴马的信件,提交至白宫网站上一个总统信箱的链接。吴迪还辗转找到美国财政部长和商务部长的邮箱,请他们向奥巴马转交。与此同时,他还把文章投稿至《华尔街日报》社评版。“当时我想,我就是一个普通公民,这封信可能会经过很多秘书和部门审查,不知道奥巴马能不能看到。”正当吴迪焦急等待回音时,《华尔街日报》社评版主编通过邮件联系到他,表示非常欣赏他的报告。10月8日,吴迪的文章《美国贸易战必败》在《华尔街日报》A19版刊载。这篇文章刊出后反响不错,这让吴迪看到了文章被奥巴马总统读到的希望。12月15日,吴迪认真阅读了奥巴马的回信。奥巴马在信中主要就美国的就业问题和华尔街改革的问题进行了回应。

   给中国平民回信的并非只有奥巴马,小布什就曾经给东北师范大学附小分校五年级二班的安然回信。2007年3月,中国许多媒体都报道过中国小女孩致美国总统布什的信和布什的回信。美军进攻伊拉克以后,安然写信给布什总统问道:“布什总统,我怎么也想不通,您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布什回信,称安然为“亲爱的安然小妹妹”,告诉她给她的回信“不是我亲手写的。这封信我都看过,观点我同意才寄给你的。有空来美国玩,到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是总统了。我会回到我的家乡德州去,那里有美丽的农场,去年我在那里招待过你们的国家主席。如果你能来到美国,我希望能在那里招待大学毕业的你”。

   据浦江新闻网2014年4月3日报道,一对杭州夫妇创办了中美友谊民间博物馆。他们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凡是美国新总统上任,他们都要以纪念馆的名义,给新总统发一封贺信,同时送上一份礼物,以表他们办馆的一点心意。小两口回忆说:“小布什是2001年荣任美国第43任总统的,那时我们纪念馆刚创办不久。我们想,担任总统最大的愿望肯定是希冀工作一帆风顺。因此当时我们就和杭州新世纪艺术公司商量,希望送一幅由该公司出品的国画丝织品,即在丝绸上用水墨创作中国画。我们觉得丝织品本是中国传统礼品,很受外宾欢迎,而能在丝绸上用毛笔作画,更是中国特色。其内容则是一艘三桅远洋帆船,这是美国立国后第一艘来华的‘中国皇后号’海船。公司老总认为这想法很好,于是他亲自画了一艘乘风破浪的海船,我在海船上题上了‘祝乔治·W·布什总统一帆风顺’字样。谁知这礼物送到白宫后不久,美国就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使布什总统的工作很不顺利,而且惊心动魄,但他还是回信感谢我们。”

   顺便说及,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这对小两口也赠送自己的著作作为礼品,同时写信表示祝贺。信中特别点明:你们是平民夫妇,我们也是平民夫妇,对中美两国间的许多事情,都会有同感。这是一份我们的平民之情,敬请笑纳。想不到过了一段时间,竟收到奥巴马夫妇共同签名的一封既感谢又勉励的回信:

   “我们对你们的礼物致以最衷心的感谢,我们很高兴得知你们对我们的支持。当我们一起努力应对当今的巨大挑战时,我们希望你们也会继续积极参与,而不置身度外。

   再次感谢你们的礼物。

                 巴拉克·奥巴马

                 米歇尔·奥巴马

                  于华盛顿白宫”

   收到这封信,他们非常高兴地发现总统夫妇的笔迹和墨水都不一样,可见这是分别亲自签名的,自然更为可贵。

  

   (本文原载清风杂志)

进入 袁南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4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