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茵莱湖上看浮岛——缅甸纪行之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75 次 更新时间:2008-09-19 14:34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冰夫 (进入专栏)  

中国作家访问团到达缅甸的第六天,清晨从仰光飞往掸邦首府东枝。这次访问团每去一处,总是乘坐小型飞机。著名作家(第三届矛盾文学奖获得者)王火曾戏称这次在缅甸是“飞来飞去”的访问。

掸邦高原在缅甸北部,平均高度海拔一千至一千七百米。从气候炎热的仰光来到凉爽宜人的东枝,心情顿觉舒适许多。缅方陪同的文化部门官员莱文特告诉我们,东枝最著名的地方是茵莱湖。这个湖面积虽然不算太大,是一个狭长的淡水湖。但它在一千五百米的高山上,不仅在缅甸非常有名,而且名扬全球。因为它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每一个岛屿都是飘浮在水面上的。缅方陪同官员莱文特曾在瑞士留学, 到过许多国家,像是一个职业外交人员。他说,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有浮岛,但与缅甸的不同。缅甸是人造“浮岛”。

早就听说过浮岛,但一直没有见过。在希腊神话里,阿波罗和阿耳忒弥斯的出生地就是漂浮无定的第洛斯岛(Delos),也就是浮岛。希腊的历史学者希洛斗塔斯早在二千多年前就在文章中提到过一个浮岛。

史籍记载:1843年,达尔文访问过智利有名的达瓜达瓜湖,那里就有过由枯枝断茎交织而成,四至六英尺厚,常常是圆形漂浮着的岛,上面并且长有植物。风一吹动,这些岛便从这一边漂到那一边。有一本《博物学》中有一章专门讲“浮着和漂着的岛”。据说在乌拉圭Montevideo市开发初期,从涨水的巴拉拿河漂来的浮岛,曾于一夜之间为该市附近地区载来了四只南美洲虎。

在离开下蹋的东枝宾馆时,我脑子里总在转着浮岛的事。高山深谷的黎明,披着一层雾霭的薄纱,树木,峰岩,溪流,显得朦胧迷离,引人遐思。汽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便来到茵莱湖畔的良瑞镇。

刚抵达码头,便看见岸边两艘船头微翘的小船。船工早已在等待我们登船。船虽小,但有马达驱动,速度比较快。团长蒋子龙带着翻译王小姐与莱文特坐一艘船,我国使馆陪同的文化一秘韩学文与王火王扶(《人民文学》副主编)和我坐另一艘。船上放着椅子,草帽,雨伞和救生衣。看来主人为我们想得很周到。韩秘书说:“我已跟他们讲过,让船工开慢一点,你们可以看的仔细。这里的渔民用脚划船,跟我国浙江绍兴的脚划船相似。”

天很晴朗,微风轻吹,湖上淡淡的晨雾消散了,船在碧蓝的湖面上缓缓前行,引来一群群的白鸥跟随着游船飞行。这些圆嘴的海鸥,飞翔的姿势很美,忽儿紧贴着我们头顶飞过,忽儿低擦着微波,几乎要冲下水面,然而它们一掠翅翼又冲天而起,令人惊叹。坐在船头的王扶女士,不知什么时候已从手提包里掏出面包片,抛向空中,那群白鸥有的竟然在空中翻身,引颈啄走小块面包,有的伸长脖子往上一窜,抢走了面包。这时,我掏出照相机,为她们抢拍了几张颇为精彩的照片。

正在行进间,迎面划来的几艘小船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正如韩秘书所说,两头微翘的如同江南捕鱼的鱼鹰船,每艘船中坐着几个青年妇女,划船的全是小伙子,他们独立在船板上,脚悬空荡桨,同侧的手握住桨把,如同耍杂技一般,手、腰、脚同时用力,只见那树叶般细长的小船,便轻巧地向前飘去。奇怪的很,几艘小船的动作和速度几乎完全一样,像在表演艺术。莱文特解释说,当地人世代生活在水上,从不走路,为保持四肢发育平衡,才用脚划船的。他们的交通工具是行船,你看他们船上一筐筐的物品,可能是去赶水上集市。他说,我国是农业国,经济还不发达,有些地方生活方式还比较原始。

天阴沉下来,我们在水上餐厅用过午餐后,船也加快了速度,浩渺的湖面,一望无际。极目远望,四周的群山,依稀可见巍峨的轮廓。太阳已钻进了云层,湖水的颜色也显得深沉了。船行不久,浮岛渐渐展现在眼前。严格地说,是一座水上村庄突然出现在湖面:木房,竹楼,吹烟袅袅,花草树木,姹紫嫣红,一派平衡和宁静安详的景象。

“你看,那西红柿鲜红透亮,多新鲜。”王扶神情激动地指着左边人家的菜园说,“嗬,还有那玉米棒,涨鼓鼓的多饱满。”

有的人家门前,种植的向日葵,花盘肥壮硕大,瓜架上垂挂着鲜嫩的黄瓜,真有点令人馋涎欲滴。

我看到一位老人弓着腰在花园里修剪玫瑰,品种色彩很丰富,黄的,白的,粉的,红的,五彩斑斓。老人直起身子,向我们友好地挥着手,表示欢迎。还有几家门口,妇女和孩子们也在拍手欢迎。莱文特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但就是未表示上岸。我们的两艘小船紧紧靠在岛边参观。

莱文特介绍说:这种“浮岛”是人工制造成的。最初开始是,人们在水面上漂浮的芦苇丛上撒上泥土,经过一段时间,芦苇丛受压渐渐下沉,上面又有新的芦苇生长出来,于是,人们又在上面撒上泥土,芦苇又下沉。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年长日久,循环反复,面积越来越大,体积越来越多越深,就形成了最初的“浮岛”。后来,人们在水上用蔺草芦苇做成框架,底部置杂草,在上面堆积泥沙,天长日久,便成了浮岛。这种“浮岛”上有低矮的房屋,有花,有草,有树,甚至于还有木楼相连。远看,就是一座村落。这里的村民以打鱼为主,种菜种花为辅。而且种植花木蔬菜水果,都不用施肥浇水。

有趣的是,这种“浮岛”还可以买卖。买卖成交时,用锯子锯开一块,买主便站立在上面,用竹竿撑回家,再重新固定。我想,浮岛的神秘色彩,在于它和湖上村庄一样,显示出自然风光的美丽和魅力。

这次我们没有登上浮岛,没有脚踹那充满生机和神秘感的人造土地,实在是一大遗憾。

2001,10,28,悉尼

(原载澳洲《澳洲日报》副刊,台湾《人间福报》副刊,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70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