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新春:对“民族”概念的一些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 次 更新时间:2022-05-24 15:23:34

进入专题: 民族   国族  

牛新春  

  

   内容摘要:西方的nation概念具有鲜明的国家性和现代性,几乎是现代国家的同义词。中国传统的“民族”一词则是一个历史-文化概念,可以泛指一切具有一定文化共性的社会群体。20世纪之交,nation被译为“民族”后,两个概念之间一直不能和谐对接,概念混杂、错位问题长期存在。1949年前,nation的国家性被强行移植到“民族”机体上,既引起了思想混乱,也产生了现实负面效应。1949年后,中国人仍将斯大林所讲的nation定义误用为“民族”定义,既引起不必要的学术辩论,也给民族识别工作带来麻烦。最近30年,中国对外交往增多,以nation为基础的系列基本概念频繁出现在国际问题研究中,概念错位的影响向国际问题研究领域、大众媒体扩散。如果引进“国族”概念同nation相对应,为“民族”概念减负,纠正100多年来的概念混杂、错位问题。“国族”的归国族,“民族”的归民族。

  

   长期以来,中国将西方的nation/nationalism/nation-state等概念分别译作“民族”“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在西方,这组概念同主权国家密切相关,nation几近等同于国家,属于政治学或国际政治学概念。在中国,“民族”的首要含义是国家内部的一个社会群体(如中国的56个民族),属于社会学、民族学概念,有一定的国内政治含义,没有上升到国际政治层面。显然,西方的nation和中国的“民族”不是一个层次、同一性质的概念,二者相配是概念错位。1937年顾颉刚与费孝通关于民族数量的论战,1954年范文澜等人关于汉民族形成问题的辩论,1997年关于“民族”一词英译问题的讨论,都同概念错位有很大干系。在国际问题研究中,nation是最基本的概念和分析单元,概念错位造成的困惑涉及面非常广,干扰了一代又一代的初学者。近二三十年以来,随着社会交往、学术研究的全球化趋势加速,该困扰向大众媒体、普通公众蔓延,问题的紧迫性上升、影响面扩大。本文建议引入“国族”概念与nation相配,解决中西概念错位问题,为“民族”概念减负。同时,长期把“民族”和nation相提并论,对我国社会和谐、国家安全亦有负面影响。

   一、西方的Nation(国族)概念

   Nation一词在西方古已有之,但是目前在国际政治中广泛使用的Nation概念则是近现代以来诞生于欧洲的新事物。Nation源于拉丁字naxci,后来衍生为natio,指人的出身、出生地。宗教改革和法国大革命期间,nation概念在英国发生质变,成为people/polity/territory的同义词,开始带有政治色彩。15世纪时,nation开始具有领土含义,意指拥有固定领土的社会群体;16世纪时,nation已具备政治含义,意指享有平等政治权利的社会群体。此后,随着欧美nation state(国族国家)的出现,nation词义完成从古代到现代的转变过程,成为依附于nation state的一个现代词汇。西方学术界关于国族(nation)概念的争议、分歧很大,《想象的共同体》作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感叹,对国族(nation)、国族主义(nationalism)下定义特别困难,分析研究它们就更困难。然而,争议主要体现在国族的定义、特征、分类和形成路径等问题上,对于国族本身是一个什么东西则少有不同意见。只要人们看到它,就能识别它。国族一般指这样一个社会群体:基于共同的血统、历史传承的领土、语言、宗教、历史记忆、政治制度等因素,不论这些共同点是事实存在的还是虚构的,这些人自认为形成一个社会共同体,应当或已经拥有主权独立的国家。

   古代社会群体什么时候、在什么条件下、为什么演变成国族,属于一系列争论不休的问题。在时间问题上,西方学术界普遍认为国族出现在欧洲中世纪后期,具体时间点则没有共识,区间从15世纪一直延伸到18世纪。争议的焦点是:什么标志着国族的形成?国族身份、国族主义能否代表国族的出现?先有国家还是先有国族?拥有国家是国族形成的必要条件吗?葛兰纳采取较为严格的国族定义,认为一个社会群体共同的主权意识是其必要条件。因此,他认为国族主义产生于18世纪,国族主义创造了国族,国族的出现晚于国族主义。安东尼·史密斯、里亚·格林莫尔德等人对国族、国族主义的界定比较宽泛,认为公民意识、自治意识的出现都是国族形成的标志。因此,他们认为17世纪初英格兰就出现了国族意识,诞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国族。甚至,其他一些国族要素或者国族迹象出现的更早,可以回溯到宗教改革、文艺复兴时期。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学者相信,国族形成是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不可能在某个时间点上突然踏进门槛,国族是一个不断创新的产物,而不是一夜之间的发明。 如果说国族产生于16或17或18世纪有争议的话,到1815年西欧遍地已是国族国家则是西方学术界的共识。英国、法国被认为是最早形成国族的国家,当时统治者还是君主,称为国族君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威尔逊于1917年提出“国族自决”(self-determination)原则,以解决中欧和东欧各少数国族的独立问题,“一个国族一个国家”为核心内容的国族主义迅速成为国际主流意识形态。德意志、奥斯曼、奥匈、俄罗斯四大帝国瓦解后,根据国族界线,芬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奥地利、匈牙利独立建国,欧洲大陆基本上完成了向国族国家演进的过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三世界国家利用国族主义反抗殖民主义、争取国族独立,先后建立了主权独立的国族国家。目前,联合国拥有193个会员国,一般认为这些国家都是国族国家。

   既然全球遍地都是国族国家,什么是国族的本质特征和核心要素应当一目了然。事实并非如此。西方学术界一直就此争论不休,国族成为最难定义的政治学概念之一。从历史纵向看,国族内涵在不断演变;从国际横向看,各个国族的历史背景都不一样;从学科角度看,对国族的认识不断深入,三个交叉变换的方向决定了国族概念的不确定性。对于国族的本质特征是什么,西方理论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学派:原始主义(primordialism theories)和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t theories)。原始主义现身于1940年代,强调国族的客观性,认为国族特征是天生的、不可改变的,其标志是人的出身、种族、语言、宗教等,这些特征构成了国族的基础。例如,安东尼·史密斯认为,国族是这样一群人:共有历史上传下来的领土、神话传说、历史记忆和大众文化、经济、法律权利和义务。建构主义诞生于1960年代,认为国族主观的、想象的,是在社会交往中形成的,常常被精英人物当作政治动员和追求利益的工具,社会群体的身份认同随空间、时间而变化,群体内部、群体之间、群体与环境的互动共同建构成国族。沃勒斯坦说,现代史上几乎每次都是国家先于国族,是国家创造国族;葛兰纳也认为,国族是由精英分子人为创造出来的。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认为,国族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两个流派分别强调国族的客观性、主观性和建构性,都相信自己抓住了国族的本质特征,其实不同理论之间既矛盾又互补,共同深化了对国族的理解。

   对于国族的分类,学者们基本接受族群或文化国族(ethnic or cultural nation)、公民或政治国族(civic or political nation)的两分法。前者的代表有德国、日本,强调族群的纯正、集体权利,主要基础是族群;后者的代表是美国、法国、加拿大,文化多元、政治认同度高,主要基础是领土。德国和法国被认为是两类国族国家的典型。德是是先有国族,1871年德国统一时德国人已经存在,只不过生活在不同的国家,如奥地利、普鲁士、俄罗斯等国。法国则相反,几代国王宣都称对他们统治的领土有管辖权,在这些领土上建构出法国人。

   每个学术流派都承认,国族是农业社会、封建主义向工业社会、资本主义过渡的产物,同工业革命、科学革命、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密切相关,本身是现代化的组成部分,同时又促进了现代化。国族同现代化密切相关。对于国族的成因,西方理论大体上也有三个流派。工业革命需要共同的市场、统一的文化、集中的行政管理,封建等级、地方割据、世俗与教会的双重管辖等旧制度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于是国族应运而生。这是功能主义理论(functionalist theory)对国族成因的述事逻辑,国族是现代化的产物。现代化理论(modernization theory)则强调国族本身的现代性,及其对现代化的促进作用。盖亚·诺谛亚说“国族就是用自决原则组织起来的社团”;里亚·格林莫尔德认为,国族是平等成员组成的主权共同体,国族主义有三个原则:世俗主义、平等主义和人民主权。在国族理念下,人被认为本质相同,阶层区别是表面的。现实主义对功能主义、现代化理论的解释有所补充,认为国族是权力政治的产物,历史上四次国族国家形成浪潮都是帝国崩溃的结果:1820年代拉美国家独立、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国家独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亚非国家独立、1991年后苏东国家独立。不论是哪一种观点,都承认国族与现代国家诞生于同一时代,国族与主权国家互为表里。国族内含自决权、人民主权等现代政治理念,明显区别于人类社会的其他社会群体。如果一个拥有共同地域、血缘、语言、文化、宗教的社会群体,形成对国家的共同意识和忠诚,寻求独立建国,这个群体就上升为国族。如果这个国族建立了自己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成为国族国家。

   纵向比较,国族国家区别于历史上的部落(tribe)、城邦(city state)、帝国(empire) 、王国(kingdom)。部落以血缘、亲属关系为基础,领导人职位一般是世袭的。城邦是小规模、独立、自治的城市,相临城邦政治上独立,文化上统一。例如,古代希腊的斯巴达、雅典,中世纪的威尼斯、热那亚。王国内领主、自治城市林立,国王的实际行政管辖权有限。罗马帝国崩溃后,欧洲各地形成大量小的王国,王国争战创造出英国、法国、葡萄牙等一些大的王国。王国居民接受多重管辖,包括国王、领主、主教等,被称为“百纳布”或“马赛克”式的管辖。帝国,也可以称多国族国家(multinational state),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俄国、德国、奥匈帝国,中央政府对广大的领域、不同的人口拥有间接、有限的控制。帝国的边界往往是不确定的,根据帝国的强弱扩张或收缩。帝国臣民没有共同的身份认同。例如,奥斯曼帝国中的阿拉伯人、突厥人、东正教人都有各自的国族认同。国族之前,人的身份认同是文明(中心与边缘)、宗教(信徒与异教徒)、地位(贵族与农民)、居住地(农村与城市)。国族之后,人的首要认同对象是国族。

横向比交,西方的社会群体一般分为race/ethnic group/nation三个层次。 Race(种族)基于一个社会群体的生物特征,如肤色、体形;ethnic group(族群)主要体现社会群体的文化特征,如语言、历史、宗教、习惯;国族则反映社会群体的政治特征,如自决权、主权、领土。如果说国族和国家具有一一对应关系,一个国族一个国家,国家的基础和合法性来源是国族;那么族群同文化也具有对应关系,一个族群一种文化,族群的基础和合法性来源是文化。同国族一样,族群概念也在不断演变中。最初,学者们认为族群特性是客观存在的,主要由血缘、宗教、语言等构成。后来,又认为族群是主观想象的,首先是一个族群认同问题。族群(ethnicity)是非常晚近才出现的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种族一词因为纳粹的使用而声名坏了,人们才开始逐渐使用族群。对于多数英美人而言,族群专指少数族群,欧洲其他国家的人则认为,每一个人都属于一个族群,不论他是少数还是多数。同国族相比,种族和族群都不具有明确的政治性,没有同国家之间的密切联系。国族建立在族群基础之上,但不等同于族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族   国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03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