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读书如大禹治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4 次 更新时间:2020-10-07 22:40:47

进入专题: 文心雕龙  

龚鹏程 (进入专栏)  

   近代讲《文心雕龙》这门课,一般认为最早即在北京大学,所以算是北大一个老传统。当时,黄侃先生主讲,并发表过著名的《文心雕龙札记》。乃是中国学术史上将《文心雕龙》正式带入文学批评领域的划时代专著。

  

   不过,沈兼士、朱希祖两先生曾有一份听讲《文心雕龙》的笔记原稿,只有前十八篇。两君皆章太炎弟子,故是听章氏所讲。章先生在日本国学讲演会和晚年在苏州都讲过《文心雕龙》,今存稿本是在日本讲的。

  

   另外,在黄季刚之前,刘师培先生已在北大讲中古文学,后来罗常培先生更发表了刘氏的讲记《汉魏六朝专家文研究》。此书与刘先生《中古文学史》中都有很多与《文心雕龙》相关之处。刘先生也讲过这门课,但是完整的讲义已不得而详了;我们现在能掌握的只是罗常培先生所记的〈诔碑篇〉〈颂赞篇〉笔记,收在西南联大中文系所编的《国文月刊》里。

  

   章刘黄一派之外,桐城古文家姚永朴一九一四年起就在北大教书,他的《文学研究法》,多处称引《文心雕龙》,对其文体论部分尤为关注,我们也不应忽略他。

  

   一、专门之学

  

   近代讲《文心雕龙》这本书,特点是把它当专门的学问来做的。就像“文选学”“杜诗学”“红学”一样,《文心雕龙》也被称为龙学,海峡两岸甚或国际上都召开过多次龙学会议。

  

   这什么什么学,就叫做专门之学。专门研究一本书,成为知名的专家,即专门名家。近代学术,主要培养这种人。

  

   故专门名家之学,首先在于服务于这一本书。

  

   一本重要的书或一位重要的作者,引起的争论也就多,会有很多历史上长期争论的问题。我们要能认识这个研究传统,并能进入之,才能称为专家之学,才能当行出色。

  

   专家之学,当然首先要熟于书本子。我们研究的是对象既是这本书,首先就要熟悉它的身世。

  

   关于书,有什么身世要谈呢?每本书从历史上传下来,都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很多中间传承已断,比如《墨子》。《墨子》多亏了清末的孙诒让,如果没有孙诒让以及他前后一批学者,现在《墨子》仍是不能读的。在先秦,杨墨之学遍天下,但尔后墨家并无传承,也没有人做墨家的研究。墨子书若存若亡于天壤之间,且基本上也是没法读的,旁行斜上,错乱不堪。经过了清朝人的整理,今天我们才能讨论墨子学。

  

   《文心雕龙》也是这样。我们现在读到的《文心雕龙》,其身世甚为苍凉。如今看来这么重要、这么有名的书,在历史上其实是没什么人研究的。

  

   传说宋代有位辛楚信,写过《文心雕龙》注。但这只是个传说,因为没人见过,明朝就已失传了,更不用说现在。明代呢?北大藏了一本明万历七年的张之象本,序说:“是书世乏善本,譌舛特甚,好古者病之”,可见原先也几乎是没法读的。我们现在能读《文心雕龙》,是明朝嘉靖万历以后开始关注这本书、开始做整理,再经由清朝、民国以及现在的研究,所以才能够来谈它。

  

   对这本书,现今所知,实大胜于古人。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还有敦煌唐写本、元刊本及明朝的本子等这些清人没见过的东西。黄侃弟子范文澜所做《文心雕龙》校注,汇聚诸本,校勘已颇精审;其后还有杨明照、王利器、潘重规、刘永济、李曰刚、詹锳及日本学者多人不断校正,所以我说现在读《文心雕龙》,跟古代实不可同日而语。

  

   二、书本的身世

  

   讲文学理论的人,一般不注意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训诂学,也没有相关的知识。但是假如要研究《文心雕龙》,书本子的学问便不可不知。

  

   因为《文心雕龙》的版本复杂,虽然不至于像《红楼梦》那样,有众多抄本残卷等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整理起来也挺不容易。光是北大所收,就有嘉靖汪一元私淑轩刻本十卷、徐校本汪刻三册、嘉靖佘诲刻本、张之象本、万历胡维新《两京遗编》本、崇祯《期赏斋古文汇编》本、顾千里谭献合校本等。

  

   关于版本,入门应知道的,大体有这些:

  

   唐写本残卷(或称敦煌本)。现藏大英博物馆,斯坦因藏卷第5478。从《原道》第一“赞”的第五句“体”字起,至《谐隐》第十五篇篇题为止,首尾完整无阙者仅从《征圣》第二至《杂文》第十四等十三篇。行、草相杂。赵万里谓“卷中渊字、世字、民字均阙笔,笔势遒劲,盖出中唐学士大夫所书”;杨明照则由《铭箴》篇张昶误作张旭推之,以为“当出玄宗以后人手”;饶宗颐则认为是唐末人草书。

  

   至正本(或称元本、元刻本、元至正本):元至正十五年乙未(一三五五)嘉兴知府刘贞刻本《文心雕龙》十卷,为今存最早之刻本。

  

   弘治本(或称冯本):明弘治十七年甲子冯允中刊刻于吴中之《文心雕龙》本。

   活字本:明弘治年间活字本,黄丕烈《荛圃藏书题跋》有著录。

  

   汪本:明嘉靖十九年汪一元私淑轩新安刻本《文心雕龙》十卷,有方元祯序。

   佘本:明嘉靖二十二年癸卯佘诲刻本。

  

   张之象本(或称张本、嘉靖本):明万历七年张之象序本。有涵芬楼《四部丛刊》景印初刻或原刻本。

  

   张乙本:亦出自张之象本,但与《四部丛刊》景印本略有不同。

  

   两京本(或称京本):明万历十年胡维新、原一魁序《两京遗编》本。

  

   何允中本(或称何本、遂本):明万历二十年何允中《汉魏丛书》刻本,卷首有佘诲序,盖由佘本出,每卷首题“张遂辰阅”四字。

  

   梅本:明万历三十七年吉安刘云刻于南京之梅庆生《文心雕龙》音注本,徐跋称为“金陵善本”。卷首有许延祖楷书顾起元序,序后为《梁书·刘勰传》,杨慎《与张含书》,并梅氏识语、凡例、雠校并音注校雠姓氏及目录;卷末为朱谋跋。

   训故本(或称王惟俭本):明万历三十九年王惟俭《文心雕龙训故》刻本。

  

   凌本(或称色本、闵本):明凌云万历四十年五色套印本。日人户田浩晓称为色本,自注:“五色套印本《文心雕龙》二册。曹(学佺)、闵(绳)二氏序、凌氏凡例、校雠姓氏、分卷等均与铃木博士《校勘记》中所举刘氏《文心雕龙》五卷(闵本)一致,且校语亦同。因笔者所藏本中诸家批点校语均用五色墨,姑称之为色本。”

  

   合刻本:金陵聚锦堂板《合刻五家言》本。其《文心雕龙》出梅庆生万历本而比梅氏天启本早,当刻于明万历之末,有杨慎、曹学佺、梅庆生、锺惺四家评语,分别列于眉端。

  

   梁本:明梁杰订正本。卷首题:“梁东莞刘勰彦和著  明成都杨慎用修评点  闵中曹学佺能始参评  武林梁杰廷玉订正”。内容与金陵聚锦堂板《合刻五家言》本基本相同。

  

   梅六次本:明梅庆生天启二年(一六二二)第六次校定改刻本:卷首顾起元天启二年序,卷一版心下栏前后有“天启二年梅子庾第六次校定藏版”十四字,是此本为天启二年梅氏第六次校定改刻者。此本序后增都穆跋一叶,馀皆如万历本,惟次第稍有不同,书名页左下方有“金陵聚锦堂梓”字样。

  

   谢钞本:明天启七年谢恒钞本,卷末有冯舒朱笔手跋。

  

   秘书本(或称锺本):明锺惺评秘书十八种本,卷首有曹学佺万历四十年(一六一二)序,锺氏评语列眉端。

  

   汇编本:明陈仁锡崇祯七年(一六三四)刻奇赏汇编本,底本为万历梅本而间有不同。

  

   别解本:明黄澍叶绍泰评选汉魏别解本,刻于崇祯十一年。

  

   增定别解本:明叶绍泰增定汉魏别解本,刻于崇祯十五年,较别解本有所扩充。

   胡本:明胡震亨本。

  

   洪本:日人户田浩晓云:“据铃木博士的《黄叔琳本文心雕龙校勘记》可知:所谓洪本,即指《杨升庵先生批点文心雕龙》(明张墉洪吉臣参注,康熙三十四年重镌,武林抱青阁刊)。”王利器则认为铃木所谓“洪本”,即洪兴祖《楚辞补注》本。

  

   清谨轩本:清初清谨轩钞本。

  

   冈本:日本冈白驹校正句读本,刻于享保十六年辛亥(一七三一),当清雍正九年,出自明何允中《汉魏丛书》本。

  

   黄注本(或称黄本、黄氏原本、黄叔琳校本):清乾隆六年养素堂刻黄叔琳辑注本。前有黄氏干隆三年序及乾隆六年姚培谦识语。此本为清中叶以来最通行之版本,《四库全书》所收黄氏辑注文津阁本即此本。

  

   王谟本(或称王本、广本):清王谟《广汉魏丛书》本,刻于乾隆五十六年,由何允中《汉魏丛书》本出而间有不同。铃木虎雄《校勘记》曰:“余所称王本,即指此书。诸家称王本者,王惟俭本也。”户田简称“广本”。

  

   张松孙本(或称张本):清张松孙辑注《文心雕龙》,乾隆五十六年刻本。

  

   文津本:《四库全书》文津阁本,提要题“内府藏本”,不明何刻。

  

   文溯本:《四库全书》文溯阁本,与文津本略有差异。

  

   黄注纪评本:黄叔琳辑注、纪昀批本,道光十三年卢坤(两广节署)刻本,有芸香堂朱墨套印本和翰墨园覆刻本二种。范文澜《注》即采用此本。

  

   崇文本:清光绪纪元湖北崇文书局《三十三种丛书》本,光绪元年开雕,成于光绪三年。

  

   郑藏钞本:清郑珍原藏钞本,出于王谟《广汉魏丛书》本。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心雕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13.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