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文心何时雕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3 次 更新时间:2019-09-01 15:49:42

进入专题: 文心雕龙  

龚鹏程 (进入专栏)  

   讲中国文学理论,《文心雕龙》是天字第一号的重要典籍。这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事。  

  

   但现在是以文学理论、文学批评的角度来看它,古人也这样吗?

  

   杭州灵隐寺前飞来峰旁有个冷泉亭,亭上有副对联说:“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我们看《文心雕龙》,也要想想:泉自几时冷起?

  

一、

  

   古人主要是从作文的角度来看,认为《文心雕龙》讲为文之用心,谈的是怎样写文章,而不是评鉴文章。

  

   我们现在所谓的文学批评,跟看戏差不多,是看一出戏之后,讨论其优劣是非。古代文论,却常不是看戏评戏,而是说你要演戏的时候,这部书对你有何指导作用,如何帮你演好戏、写好文章。

  

   这样的角度,恐怕更主要。例如给《文心雕龙》做了目前可见第一本注解的的黄叔琳,既注也校,是《文心雕龙》研究的功臣。他的本子有篇序,即说写文章若想要上追古人,《文心雕龙》就是你的津梁。

  

   其次,《梁书?刘勰传》说《文心雕龙》主要是论古今文体的。史家在谈到刘勰时,觉得刘勰这个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写了《文心雕龙》。所以《刘勰传》对于刘勰个人的问题,如生于哪一年、死于哪一年,什么时候出家等,都语焉不详。以致我们现在还争论不休。因为《梁书》实在太简略了。这也不能怪史家,从史家角度看,刘勰这个人确实无足轻重,是大时代的小人物,能名留青史,只因他写了《文心雕龙》。那么,《文心雕龙》是什么样的一本书呢?史家说:论古今文体。

  

   换言之,古人在谈到《文心雕龙》时,主要谈的,要么是文体问题,要么是一本教人如何写好文章的书。在《序志篇》中,刘勰自己说它之所以要论“为文之用心”,则是因“君子树德建言,岂好辩哉,不得已也”。要立言垂世。而其所论,似乎也重在为文之用心和文体论的部份,跟今人所谈不大一样。

  

   第一批引用这本书的日本人空海《文镜秘府论》,在第十四卷引用了《文心雕龙》中的《声律论》。声律的问题,自永明到唐朝初颇为人所关注,是因这个时期恰是近体诗形成的阶段。可是今人对此,则无大兴趣。

  

二、

  

   现在《文心雕龙》能见到最早的刻本是元朝至正本。唐朝的敦煌本是抄本,但是这个本子出现很晚。我们看版本,不能看版本原来的时代。早期版本可能出现最晚,像黄叔琳在作《文心雕龙》注时,就没有见过唐写本。那他有没有见过元至正本呢?也没有。至正本,现藏上海图书馆,清代注家却大体都没看过,用来校正的多只是明朝的本子。明本,我们现在可以见到冯允中的本子,藏在北京图书馆。但我们用来做研究的,最早只是梅庆生本。是个比较简略的音注本。它的年代已经很晚了,是天启二年(1622)。

  

   黄叔琳的注本在乾隆三年(1738),几乎隔了一世纪。后人把纪晓岚的评语附进黄叔琳注本去,大概是道光十三年(1833),又晚了一世纪。等到黄侃先生刊行《文心雕龙札记》,则已经是民国十六年(1927)了,又是一世纪。敦煌出土的唐抄本只是个残卷,保存的是《文心雕龙》上半部,从〈原道篇〉到〈谐隐篇〉,下半部没有。或许古人只重视上半部,下半部可能根本就没抄,也未可知。

  

   这是《文心雕龙》流传的大致情况。所以,《文心雕龙》之研究时段乃是从明朝晚期到民国,可以看成是清朝人恢复古代绝学的一部份。

  

   这情况就类似前面介绍过的《墨子》。中国古代很多学问其实都失传了。例如现在一谈到诸子百家,听起来似乎很庞大、很丰富、很了不得,可仔细想来就知道诸子百家多半已绝。先秦的农家就一本书都没有留下来。阴阳家也一样。名家,除了《公孙龙子》残篇之外,惠施的学问也只在《庄子?天下篇》中附见一小段。兵家,在山东银雀山竹简出土以前,所能见到最早的《孙子兵法》只是曹操整理本。而黄石公《素书》、太公《阴符》等,多半是伪造的。所以诸子学很多都没法子谈。清朝人辑佚补缺、校定整理,才恢复了许多古人的学术传统。而《文心雕龙》就属于被恢复的传统之一。

  

   但我们也不能被这个新建的「传统」所惑。新恢复的面貌,未必跟它原来的样子一致。

  

三、

  

   原来的模样,亦非不可尽考。比方我们从历代的书目中,观察《文心雕龙》是怎么被记载的,就可以知道古人是怎么看《文心》。

  

   我们现在说《文心雕龙》是一部文学理论著作。且有不少人说这是中国文学理论中最重要的一部,体大思精、空前绝后,是中国文学理论的巅峰。古人也这么看吗?

  

   不然!最早著录《文心雕龙》的是《隋书?经籍志》。《经籍志》把唐初还能见到的书几乎都记录下来了。后来,《文心雕龙》也著录在《唐书?艺文志》中。但是,它们都把《文心雕龙》放在“总集类”。

  

   什么是总集?总集就像《楚辞》、《诗经》、《文选》等,是把各家的文集合起来才叫总集。可是,《文心雕龙》是一个人的专著,为什么这些官修史书,要将它放入总集类呢?推测编目者可能没真读过此书,或认为这是各家诗文集的评选,否则真无法解释为什么要将之放入总集类了。此时,《文心雕龙》显然不因文学理论意义而被人们欣赏,而是将之视为诸家诗文的总说,是对汉魏南北朝各家诗文综合的叙述和评说。

  

   这是最早的评价,而显然并不重视其独立的价值,只看成是读各家诗文集的辅助。从宋朝开始,情况才渐有变化。虽然如《玉海》还是放入总集中;但是,已经有放入别集类的了,如袁州本的晁公武《郡斋读书志》。放入别集,意思说这是一部个人著作。

  

   也有放入子部的,可能认为其言说足以成一家之言,如《宝文堂书目》、《徐氏家藏书目》等。

  

   但子部的书目也是有高下之别的。有些子部书是体系完备的,也有虽列于子部,但只属于杂著、杂记。就像李商隐《杂纂》,便没有收在文集,而列于杂著中。《文心雕龙》在不少书目中就只放入子部的杂著类,像《菉竹堂书目》《脉望馆书目》等。

  

   明朝的《文渊阁书目》,则把它放入文集类,当成刘勰自己的文集。

  

   这些书目都承认了这部书独立的价值,但完全不从文学批评的角度来认知其价值。

  

四、

  

   另有一类书,是文学批评类的前身,叫做文史类。如欧阳修编的《新唐书?艺文志》就将《文心雕龙》放入文史类。《崇文总目》、《通志》、《遂初堂书目》、《直斋书录解题》、《文献通考》、《宋史?艺文志》都是如此。

  

   早期,目录学中并没有诗文评类。文史类所收,大体上就是后来放入诗文评类里的东西。所以在把该书列入文史类中时,可能已经比较能看到《文心雕龙》在综论文学史上的价值了。等到真正放到文史类,认为刘书是对文学评说的,是衢州本《郡斋读书志》,还有明代的《玄赏斋书目》、《绛云楼书目》等。《绛云楼书目》就是上面我们所提过的钱牧斋的书目,后来书被火烧了,我们看不到。

  

   这些是放到文史类,认为它是文章的评说。真正放到诗文格、诗文评这一类的是《好古堂书目》和《国史经籍志》。

  

   《国史经籍志》是明代万历年间焦竑所编。明代后期如《澹生堂书目》、《述古堂书目》、《读书敏求记》都已经把它放进诗文评类了。《四库全书》也是如此。

  

   从《文心雕龙》的著录情况看,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问题。唐宋人多将此书看成是总集、别集,并不重视其文学评论的价值。宋朝开始放入文史类,到明朝才看成是诗文评。可见《文心雕龙》被看成论文之书是非常晚的事。

  

五、

  

   其次从《文心雕龙》的评论上看。我们现在对它评价很高,古人则否。

  

   古人不大重视《文心雕龙》,所以《文心雕龙》才会若存若亡于天壤之间。从梁陈到明代中期,《文心雕龙》的读者并不多,也很少人谈到刘勰。

  

   品评《文心雕龙》的,第一个是沈约。刘勰写了书之后,时人不贵,于是便想办法让沈约看。沈约看了之后很重视,于是这本书就不一样了。

  

   可是,梁朝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讨论过《文心雕龙》。大家知道:刘勰活到梁武帝时期,那是个文学很盛的时代,萧梁是继曹魏之后最盛的文学家族,这个家族中每个人几乎都有文集。而且,刘勰跟萧梁王室的关系很亲密,做过几个王的秘书。然而沈约之后,就是没人谈他,毫无影响。沈约很重视云云,也仅是史书上的描述,沈约本人没有这方面的文字记录,故亦不知其具体评论如何。

  

   齐梁时期,南方出现了四声八病说,这个理论传到北方,北方也有讨论。隋朝有一个人叫刘善经,他写《声律论》,因谈四声论的问题,所以引到了刘勰书。沈约重视刘勰,可能也是由于刘勰的《声律篇》。因为沈约谈四声八病,很多人反对。当时人不了解四声。四声是个新概念,中国古代人只讲五声,宫、商、角、征、羽。很多人则将四声与五声混淆了,同时觉得讲四声可能没有必要。所以或许沈约读到《声律篇》时,会觉得它好,是因为跟自己的理论很接近。人都是「喜其似己者」的,刘善经亦是如此。所以引了一段刘勰的话以为左证。然而接着就讲刘勰的说法虽然不错,但可惜是「能言之者也,未必能行之者也」,他自己的文章却写得不高明,「但恨连章结句,时多涩阻」。这是第二位评论者。

  

第三个评论,是唐代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卢照邻是个倒霉蛋。初唐四杰,命运都不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心雕龙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992.html
文章来源:龚鹏程大课堂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