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禅宗史新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9 次 更新时间:2022-01-09 22:13:15

进入专题: 禅宗   佛学  

龚鹏程 (进入专栏)  

  

   时间:2015年4月10日

   地点:江西宜春宝峰寺宝峰讲坛

  

   各位大德、各位菩萨:

   我只是想稍微介绍一下目前禅宗史研究的进展。而且,这也不是整个学术界的情况,只是我自己的一些研究。

   各位都知道,禅宗大量的祖庭和早期传播都在江西、湖南,因此我们很少关注西北地区的佛教,所以我今天特别想从西北佛教谈起。这是个比较特别的角度,各位不见得熟悉。

   一、

   新疆、中亚、西亚一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9世纪到15世纪),广泛流通的文字是回鹘文。回鹘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维吾尔民族,他们当时的回鹘帝国,跟唐朝、宋朝的关系都非常密切。“安史之乱”时,中原混乱,在维系唐朝政权时,回鹘出了很大的力量。而且,回鹘当时的国教是佛教,所以,它也是一个佛教非常兴盛的地区。后来,他们也编了回鹘文大藏经,跟我们的汉传大藏经相当,规模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西北地区并不像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那样,整个新疆、特别是维吾尔人,都是信奉伊斯兰教的。

   由于当时在中亚、西亚一带流通的主要是回鹘文,所以,当地留存有大量的回鹘文献,这些文献现在还有几万件,分散在世界各地,德国最多,约有8000多件;其他像日本、芬兰、英国这些地方也保存了很多。

   这些文献中有大量有意思的东西,例如有《易经》的卦文内容,这是特别有趣的。在北疆伊犁靠近哈萨克、乌兹别克边境的地方,有一个小县城,叫特克斯。各位听这个名称就知道,它是个哈萨克族人的聚集区,但是,整个特克斯城是按照八卦的卦象建的,所以它叫八卦城。在中国的南方有很多八卦村,但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八卦城,一整个县城都做成了八卦的样子。所以,这个县城很稀奇。而且,这个地方的人都非常相信《易经》。我曾经在该地发现过蒙古文的《易经》,以及道教流传的一些经书,而回鹘文献中恰好也有易卦跟符箓。例如在交河古城(吐鲁番地区,唐人诗“黄昏饮马傍交河”的地方)发现的残片上,可以看得到的易卦大概有十三卦。在其他地方还发现了一些符箓,譬如说女人发烧怎么样来治病,这一类保佑人体的符箓,或者是免于迷路的符箓——这是第一批可以说明回鹘跟中国的思想关联非常密切的材料。

   第二批材料,是跟中国的星斗信仰、星占有关系的。这批文献也很多,譬如说在吐鲁番出土的星占,跟《开元占经》、《协纪辨方书》等这些汉人占星书所的内容几乎完全一样。换句话说,它大概就是汉地八卦和星斗信仰传到那边去、对他们产生影响后出现的产物。

   另一些能够看到的影响,还包括五行、八字和天文历法。回鹘文献里面除了道教外,还有大量佛教文献,最特别的就是《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这经跟我们平常看到的佛经非常不同。为什么?因为这不是从印度传来的,而是由汉地的僧人所造的。汉地方不太流行,很少人听过这部经,也没什么人传习,一般的大藏经,也多没有收它。但是这部经在西域的数量特别多,在敦煌也有发现,抄本、刻本和残卷加起来竟有186种,是在当地非常流行的佛经。由于它的版本很多,所以你可以看得出它的转变:早期,拜火教的思想比较浓,表示它受到印度跟波斯的影响比较深,可是越到后来,中国的思想就越来越浓厚,最后源于波斯的东西几乎完全被排除了。它里面有很多讲五行、八字的内容,还有很多天文的术语,而术语基本上都是从汉语里借过去的。如太岁,还有一些其他的观念。

   另外,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影响是二十八宿。在我们中国人的天文观里,二十八星宿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在回鹘文献中也有反映,跟二十八星宿相关的名词,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各位要知道,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全世界的学界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认为二十八星宿、十二时辰和十二生肖,都不是中国本土创造的,而是西方传过来的。从西方哪里传来的呢?有人认为是印度,有人认为是巴比伦,有人认为是埃及。当时大家认同中国人种“西来说”,人种是从西方来的,文化当然也从西方传来。像二十八星宿,就是个例证,因为它的名称都很奇怪,当时人认为这是译文,是对照着西方的语言翻译过来的。当然,我们现在的研究,才确定它的起源还是在中国本土,而且年代非常早。所以,二十八星宿在新疆出现,即是从中原传过去的。

   另外,中国的星斗信仰,最重要的是北极信仰和北斗。北斗是转的,而北极星不动,北极星和北斗互相配合,成了我们中国认识天体最重要的一个标准,这在回鹘文献里也是有所反映的。

   还有就是十二月、十二支、十二生肖,这些在回鹘文献里也很常见。例如回鹘文献《玄奘传》,在用回文纪年纪月时,就采用了跟中国一样的方式。干支纪年法是我们汉族所创,十天干跟十二地支相互配合形成了六十甲子。公元前后,汉人才把每个地支跟动物相配。也就是说,十天干、十二地支很早就出现了,但是把它们配上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等等,要到汉朝。回鹘人接受了汉人的干支纪年法,他们大概在九世纪中叶迁到高昌。

   另外还有七曜历。就是我们一周七天,分别属日、属月、属火、属水、属木、金、土。这种纪历方式,早期我们也认为可能起源于埃及,是闪族人创造的,后来慢慢向东传播进入印度,再进入中国。但是,最近我们的一些研究认为它应该还是发源于中国本土。

   回鹘使用的这种历法就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只不过它在各地方的面貌不完全一样,如在敦煌的和在吐鲁番的文献就不太一样,有的是先五行,后面加十二属相;也有的用十天干加五行加十二属相,各不相同。但无论如何,它们和中国的关系都非常密切。

   这一点在五行的排列方式上也可以看出来:我们现在的五行顺序,习惯讲金木水火土,但是汉朝的排列顺序是木火土金水。高昌的五行排列方式,和汉代就很类似。这个历法,后来还影响到了西藏的十轮历。可能是十一世纪以后,高昌的历法影响过去的。

   回鹘的医学和中国的医学也非常类似,不仅基本的药方和中医类似,它们的很多医学用语也来自汉语。在晚唐、五代到宋元,回鹘医术和中医的交流非常多。现在中药里的木香、安息香、鸡舌香、羚羊角等等,都是从西域传进来的。

   以上是个大背景的介绍。这些现象,呈现了一个很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在当时,从吐鲁番、高昌一直到伊犁,这整条线上,汉字和汉文化的影响是很盛的。高昌的语言里,有很多语汇是从汉字或者汉语读音里面翻译过去的,有的甚至就直接借用我们的字。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回鹘文献里面有大量的汉字和回鹘文对照的读本,这表示这个地区的人在学习汉字,因此出现了很多教材。

   还有史料记载,中国把大量的佛经,譬如说大藏经、般若经等,当成了外交礼品。回鹘人来进贡,我们就把这些佛经回赠给他们。所以《北史》记载说河洲、沙洲的寺庙,都像中国的寺庙一样诵汉字佛经。

   除了僧人,一般民众使用汉文也非常普遍,因为我们发现,在大量的地契、房契、档案、家庭文书,都有汉字。有些是一部分回鹘文穿插、夹杂着一部分汉字,或者是用回鹘文书写一些汉字的专有名词;还有很多完全采用汉文书写的文献。

   这在回鹘文的佛典里就更明显。我们刚刚提到,中国人一般的思想,什么五行、八字、天文、星占等这些,在回鹘的影响是很普遍的,至于佛教,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发现,回鹘文的佛典,基本上都是根据汉文佛典翻译过去的,所以在回鹘文佛典中经常夹杂着汉文。这有点像我们现在很多中国学者写文章,要使用一些英文,在特殊术语上起一种强调的作用,或者表示这个术语在中国还没有相对应的语词。这是当时很重要的现象。

   他们的佛典则都是从汉文翻译过来的,基本上是大乘系统,小乘佛典很少,可见的仅有《长阿含经》、《中阿含经》、《杂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其他密教的经典也不多,主要只有《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等。有一些中原高僧的传记也被翻译成了回鹘文,比如我刚刚跟各位介绍过的《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慧远传》。另外,有大量的佛经是我们汉地的僧人自己造的,这些经的数量很多。在道安法师跟僧佑在南北朝期间所编的佛教文献目录里面,就专门有伪经的部分。

   有一些我们平常觉得非常重要的经典,像《法华经》、《华严经》、《金光明经》、《金刚经》或者《大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还有《净土三经》等等,这些在印度也同样都非常重要的经典,在回鹘文献中就没有,或者非常少,这跟它们的地位是不相称的。像《金光明经》在回鹘文献中只有7件,《金刚经》只有9件,《法华经》有15件,《大乘大般涅盘经》只有3件,《地藏经》只有1件。而且最特别的是《首楞严经》和《大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件都没有。有人可能会问,这7件、9件、15件,看起来数量也挺多的嘛。但是各位想想看,刚刚跟各位介绍过的《八阳神咒经》,现在能看到的有将近200种呢,相比较起来,前面的几种经就非常少了。

   另一些不被历代大藏经所收的中土伪经,在回鹘文献中却极多,比如说《父母恩重经》。《父母恩重经》对中国人来说非常重要,这部经是汉僧造的,强调孝道,还有一套相关的法会、活动、观念。光敦煌所出的《父母恩重经》就有五六十件,在回鹘文献里面,这部经也很多。此经从来没有被收入过《大藏经》,但在民间很受欢迎,后来也就被翻译成回鹘文,在西域广为流布。

   还有一部经,叫作《佛说阎罗王授记四众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这经我们平常也不太讲,但在回鹘文献中流传也很广,在敦煌发现的残片就有40件,吐鲁番也出土了十几件,图文并茂,非常考究。

   还有一部汉文经,叫作《佛顶心大陀罗尼》,这也是伪经,但回鹘文写本也多达27件。另外,还有刚刚讲的《八阳神咒经》,它的写本、刻本更是多达186件。

   《金刚经》影响着汉地佛教,在中国有很多译本,是我们从印度翻译过来的。但是,回鹘文献中的《金刚经》并不是从印度直接翻译过来,它是从玄奘的译本回头翻译成回鹘文的。它的依据应该是敦煌的一个汉文本子。它的来源应当是梁朝底本的玄奘,每品的正文后面都穿插有偈语,最后还有议论,议论部分是回鹘文译者们自己发挥的。

   还有一部经,叫作《颂金刚经灵验功记》,现在都是附在《金刚经》里面让我们一起读的,它也被翻译成了回鹘文。

   更妙的就是回鹘文的《阿含经》,也是从汉语翻译过去的。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它在翻译的过程中不断地夹杂着很多汉字或者汉字词组。

   大家都知道,佛教是从印度经过中亚慢慢传进中国的,主要的管道,一条是海路,一条是陆路。陆路是从中亚到新疆,再进入汉地。回鹘以佛教为国教,应该是受这样的影响,所以它也信佛教,它扮演的应该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由他们把这些佛经传进中原,对吧?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文献证据,却完全是颠倒过来的。因为他们的佛教文献所呈现出来的佛教传播路径,乃是把汉传的佛典再翻译回去,而不是把印度的佛典翻译过来。所以,佛教呈现出一种由东边向西传播的趋势。

   汉地佛教是我们整个汉文化的一部分,它本来是从西方传入的佛教,可是实际上,在汉代、唐代佛教传进来以后,很快,它就开始渐渐从东边往回传,而且在整体趋势上,是汉文化在向西传播。我们刚刚在前面介绍的易学、象数、道法、天文等这些东西的影响,之所以能够普遍地在回鹘文献中看到,也需要放在这个大趋势、大背景底下来看。

什么要讲这个呢?过去我们在谈中西文化交流的时候,谈得比较多的是佛教如何从印度中亚、西亚、中亚传进中国。可是,我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汉传佛教。汉传佛教发展起来以后非常兴盛,加上当时汉文化传播力量十分强势,所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禅宗   佛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81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