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我爱故我在:从生命美学到生命哲学

—— ——“西湖秋色”学术雅聚的学术人物专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7 次 更新时间:2019-12-20 17:38:58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生命哲学  

潘知常 (进入专栏)  

  

   尊敬的潘知常教授:

   您好!非常感谢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浙江大学的“西湖秋色”学术雅聚,并接受我们的学术人物专访。

   请您就以下几个问题谈谈您的观点,谢谢!

  

   1. “新轴心时代”的提法在世纪之交成为国际学界讨论的热点,国内尤其以汤一介先生为著。这一提法理论上接续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1949年的观点而来,您对这些提法和理论有何评论?您怎样理解我们这个巨变时代的文化?

  

   潘教授:关于新轴心时代,目前学术圈的看法不太一致。在我看来,不论是否存在新旧之分,人类关于轴心时代的故事都要重新讲一遍。因此,即便没有新轴心时代,那么也应该存在轴心时代的2.0版。它意味着人类对于生命意义、生命价值的第二次反省。而且,过去的反省是建立在人与神的对话基础上,其核心是“上帝”;而现在则转换为人与人的对话,其核心是“爱”。也就是说,在上帝死了以后,人类必须把自己的故事重新讲一遍,人类必须学习自己解决自己的困惑。具体来说,其中存在三个重要转变:首先是从世界史的思考转向全球史的思考,这意味着过去只是自在的,而现在却已经是自觉的;其次,从非技术的思考转向技术化的思考;最后,是从彼岸的神性的宗教的思考转向此岸的人性的诗性的思考。正如柏拉图所提示的:“谁若不从爱开始,也将无法理解哲学”;也正如达芬奇所疾呼的:“只有爱才是世界的钥匙”。总之从“上帝”走向了“爱”,走向了“我爱故我在”。

  

   您说的“爱”能否做一个具体的解释?

  

   爱是自由的觉醒的必然产物。自由的觉醒必然伴随着爱的觉醒。

   人不是别人达到目的的手段,而永远只是他自己的目的。因此,不允许自己被别人当作手段,也不允许把别人当作手段。真正的爱就是维护自由并且让他人也自由。我爱自己,同时也能够把他人当作自己去爱。换言之,只有我能够把他人当作我自己那样去爱,我才做到了真正地爱自己。马克思说:“我们现在假定人就是人,而人同世界的关系是一种人的关系,那么你就只能用爱来交换爱,只能用信任来交换信任,等等。” 因此,西方学者蒂利希才指出:爱是人生的原体验。这也就是说,爱是人之为人的根本体验。你是一个人?那你就一定会与爱同在。你要像一个人一样去生活?那你也就一定要与爱同在。爱,是对于人类社会人类生命的“在”或者“不在”的终极关怀。保罗说:“我活着,然而不是我活着,而是基督在我身上活着。”我把这句话推演一下,“我活着,然而不是我活着,而是爱在我身上活着。”正如西方《圣经》的《新约》说的:“你们必通过真理获得自由”, 我把这句话再推演一下,“你们也必通过爱获得自由”。因此,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佐西马长老才会说:“用爱去获得世界”。

   2. 您在1985年曾批评“冷美学”,提倡构建“源于生命,同于生命,为了生命”的“新美学”。请问,您如何看待“新美学”与新轴心时代价值传播的关系?是否可以说,新美学就是一种“新轴心时代的价值传播”?

   潘教授:生命美学当然是“新轴心时代的价值传播”。我在1985年提出生命美学的时候,就是因为注意到了实践美学的冷冰冰的、无视生命的根本缺憾。因此,生命美学不但是美学,更是哲学——一种新哲学,在它的背后,意味着全新的价值观念的提升和转型,这就是我所说的“我爱故我在”。生命即爱、爱即生命和因生命而爱、因爱而生命,隐含于其中的是从彼岸的上帝回到此岸的人之后的第二次人类的人道主义的革命,也是人类价值观的第二次革命,我称之为“爱的革命”!因此,对于生命美学的关注,必须进而去关注在它背后的生命哲学,也必须进而去关注在它背后的价值传播。而且,必须看到,走向哲学也是美学的必然。因为哲学研究的非哲学化倾向始终都令人遗憾地存在。哲学曾经以科学、道德、宗教的面目出现过,哲学曾经从真出发(西方),哲学也曾经从善出发(中国),哲学研究有过科学化、道德化乃至宗教化,然而,其实哲学应该禀赋的面目却是美学。因此,真正值得期待的恰恰是哲学研究的美学化。这样,也就必然成为“新轴心时代的价值传播”。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新轴心时代应该以“爱”为信仰,它是超越宗教,无关有神无神,而是以人道主义为根本的一种信仰?

  

   是的,过去是在宗教的背景上对于“信仰”的思考,现在却是要进而在“爱”的基础上的对于“信仰”进行再思考,是“无宗教而有信仰”。

  

   什么是“无宗教而有信仰”?

  

   就是在无神的基础上重建信仰、重建爱。

   在这里,无神,是必须的前提。1871年,恩格斯在一封信中说:“要知道,马克思和我本来差不多就像巴枯宁一样早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1] 请注意,“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这两者在这里被并列了起来。显然,无神论和唯物主义两者,在恩格斯看来,必须是一身而二任的。因此,“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2]而今,这个宗教中的“幻想的反映”已经消失,“由清一色的无神论者所组成的社会是能够存在的,无神论者能够成为可敬的人”。“他宣告了不久将要开始存在的无神论社会的来临”。[3]不过,必须“注意到,在做完这一工作之后,主要的事情还没有做。”[4]那么,这“还没有做”的“主要的事情”是什么?就是信仰的建构。恩格斯指出:“只有对自然力的真正认识,才把各种神或上帝相继从各个地方撵走”。[5]但是,要完成信仰的建构,“自然力”就远远不够了,还亟待“精神力”的建构,亦即信仰的建构。借用184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合著的第一本著作《神圣家族》中所说的:揭露了青年黑格尔派和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思辨结构即黑格尔结构的秘密”之后,[6]现在要做的,无疑应该是:揭示“精神力”结构的秘密。

   在“爱”的基础上的对于“信仰”进行再思考,就是为了“揭示‘精神力’结构的秘密”。

  

   那么,您对于“爱”的提倡与咱们的上一次会议中您对于“信仰”的提倡应该是一脉相承的吧?

  

   是的,熟知生命美学的人都会想起,所谓“万物一体仁爱”的生命哲学涉及到我时常提及的所谓两个“美学的觉醒”——“信仰(爱)的觉醒”、“个体的觉醒”中的“信仰(爱)的觉醒”,也涉及到我频频强调的美学研究的信仰维度、爱的维度。

   早在1991年,我就提出:“生命因为禀赋了象征着终极关怀的绝对之爱才有价值,这就是这个世界真实场景”,“学会爱,参与爱,带着爱上路,是审美活动的最后抉择,也是这个世界的最后选择!”[7]后来,我进而意识到:“‘带着爱上路’的思路要大大拓展”,[8]因此,我又出版了专著《我爱故我在—生命美学的视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没有美万万不能——美学导论》(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头顶的星空——美学与终极关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同时,《上海文化》2015年分为上、中、下篇,连载了我的约五万字的论文《让一部分人在中国先信仰起来——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其中,信仰的维度、爱的维度以及“让一部分人在中国先爱起来”,也是一个重要的讨论内容。随之,《上海文化》从2015年10期开始,开辟了专门的关于信仰问题的讨论专栏。2016年,发表了著名学者陈伯海的《“小康社会”与“信仰困局”——“让一部分人在中国先信仰起来”之读后感》、著名学者阎国忠的《关于信仰问题的提纲》、著名学者毛佩琦的《构建信仰,重建中华文化的主体性》等九篇讨论文章。同时,2016年3月6日,由北京大学文化研究发展中心、《上海文化》编辑部举办的“中国文化发展中的信仰建构”讨论会,2016年 4月16日,由上海社科院文学所、《学术月刊》编辑部、《上海文化》编辑部主办的“中国当代文化发展中的信仰问题”学术研讨会也相继在北京、上海召开。而在2019年出版的拙著《信仰建构中的审美救赎》(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中,对于“‘带着爱上路’的思路”更是做了集中的讨论。

   因此,我对于“爱”的提倡确实是与咱们的上一次会议中我的对于“信仰”的提倡完全一脉相承的。

  

   3. 在您的文章《“以美育代宗教”的四个美学误区》中,您提到百年中国美学存在两种取向,一种取向是从蔡元培到李泽厚的实践论美学,存在着显而易见的缺憾;另一种取向则是生命美学。您认为这两种取向长期并存的原因是什么?“生命美学”是否存在其缺憾?

   潘教授:在20世纪中国美学的发展历程中,存在着两条清晰的轨迹,一条是从梁启超到实践美学,一条是从王国维到生命美学。它们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差异:前者关注的是知识世界,后者关注的是意义世界;前者关注的是知识论范式,后者关注的是人文范式;前者关注的是认识论意义上的知如何可能,后者关注的是本体论意义上的思如何可能;前者关注的是“真理”,后者关注的是“真在”;前者关注的是实践,后者关注的是作为实践的根本前提的生命。在我看来,生命美学发展前景远比实践美学广阔,因为生命美学不但可以在中国美学传统中找到知音,而且可以在西方当代存在主义——现象学美学中找到知音。至于中国20世纪的百年美学更是自始至终都是以生命美学作为主旋律的。生命美学的不足,在我看来,主要是在生命哲学方面开掘得还不够,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全世界的哲学家,无论东西方,往往是从哲学走向美学,但是美学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重大契机,没有及时走向哲学。应当说,生命美学在这个方面有着更强的生命力,因为在审美本体化或者本体审美化以及立主审美的途径(直觉、体验、想象、隐喻等)是通向本体的最佳途径等方面,生命美学本来就是素所提倡。当然,这也是我在提出了生命美学34年之后,适时地逐渐把研究领域转向生命哲学的根本原因。

  

   应该如何理解您所提倡的生命美学呢?

  

相对于李泽厚先生的“实践美学”,我所提倡的美学,可以称之为:“生命美学”。生命美学以爱为纬,以自由为经,以守护“自由存在”并追问“自由存在”作为自身的美学使命。在生命美学看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生命哲学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5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