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现代经济学的思维缺陷:肯定性理性内含的逻辑悖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2 次 更新时间:2019-08-29 18:49:33

进入专题: 理性主义   经济学思维   唯理主义  

朱富强 (进入专栏)  

  

   导读:西方社会有两种理性主义传统:(1)否定性理性,它开出了多元主义、演化主义和经验主义思潮,进而塑造出矛盾的、辩证的和批判性的双向度思维模式;(2)肯定性理性,它开出了一元主义、建构主义和先验主义思潮,进而塑造出了没有否定性、批判性和超越性的单向度思维模式。同时,肯定性理性思维不断膨胀而构成了西方社会的基本思维特质,进而构成了现代经济学的哲学和方法论基础。但是,肯定性理性的两大内容之间却潜含着严重的矛盾性:一方面,由对人类理性能力的肯定中派生出了唯理主义,它激发人们去构建完美的理想社会;另一方面,由对现实世界的肯定中派生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它促使人们无批判性地接受现实。事实上,正是根植于肯定性理性思维之中,现代主流经济学打造出了理性选择框架,一方面通过理性建模来设计和引导社会制度变革,另一方面则基于伦理实证主义将现实存在合理化。进而,它的社会认知和政策主张往往也会在两个极端之间的不断转换:一方面,当自由市场出现严重失灵时,就转向积极干预的凯恩斯经济学;另一方面,当政府干预出现“理性的自负”时,就会转向对自由放任的新古典经济学。因此,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论体系中存在着内在的思维紧张和逻辑断层,由此也就严重限制了它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进而,这就启发我们重新审视嵌入在现代主流经济学之中的肯定性理性思维。其实,人类理性本质上是否定性的,体现为对现实存在的观察以及发现现实问题的能力;但是,肯定性理性却将思维和实在统一起来,从而体现了人类思维的异化。

  

一、引言

  

   第3章和第4章阐述了认识真实世界和解决现实问题的高次元分析思维和方法论框架,由此就可以审视以新古典经济学为主的现代主流经济学:它基于特定的理性选择框架对现实世界作“我向思考”式的现象解释,由此还构筑了一个坚固的解释共同体,进而极力排斥或漠视经济学其他流派、社会科学其他分支以及社会大众的批判。在新古典经济学人看来,那些人之所以批判和否定新古典经济学,主要在于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新古典经济学的真谛,进而以情绪、价值观以及意识形态而非科学来误导大众。[1]譬如,田国强就强调:“现代经济学……以个体通常逐利为基本出发点,通过引入和采用严谨推理和论证的科学方法并运用数学分析工具——对现实进行历史和实证的观察,将严谨的内在逻辑分析上升到理论,然后再回到现实进行观察、检验——来系统地探究人类经济行为和社会经济现象,从而它是一门科学,代表了科学的分析框架和研究方法”,“现代经济学之所以在社会科学中占首要地位,被称为社会科学的‘皇冠’,就是由于它有非常一般性的分析框架和研究方法及分析工具,其基本思想、分析框架及研究方法威力巨大,可以用来研究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风俗和文化的人类行为下的经济问题和现象……以致被加里.S.贝克尔称为‘经济学帝国主义’或无所不能的学科”;[2]相应地,“一旦你掌握了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分析框架和研究方法,你就会一生受益无穷。因为它会使你聪明、睿智、深刻、思维科学;它会帮助你学习、研究那些‘阳春白雪’的纯经济理论;它也有助于指导你在生活、工作中所面临的实际问题。”[3]果真如此吗?

  

   其实,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沾沾自喜于理性分析框架,但这种理性思维却导致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和政策之间内含着深刻的紧张和冲突:一方面,它热衷于运用理性来构建最优化模型并由此进行制度设计,这是革命主义的;另一方面,它又热衷于对自然秩序的探究并由此大肆宣扬自生自发市场,这是保守主义的。那么,这种逻辑明显相悖的学术取向和政策主张为何会存在于同一学说之中呢?究其根本,就在于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根基的理性思维特质,它是一种肯定性理性。事实上,肯定性理性包含了相互否定的两大内容:(1)对人类能力的肯定,这为社会改造和制度设计提供支持;(2)对社会现实的肯定,这为承认现实和遵从现有制度提供依据。进而,肯定性理性的这两方面内容也将现代经济学研究引入两类认知思维的误区:(1)人类理性具有一种无限接近客观真理的“科学”能力,并体现为自洽性逻辑的严格推理,由此也就导致“科学主义”的膨胀;(2)在现实世界的多维性和复杂性理性能力之内“发现”秩序的一些片段,而无法洞察全部秩序,更不可能设计秩序,由此则陷入“神秘主义”的窠臼。[4]显然,这两种倾向在现代经济学研究中都非常明显:科学主义导致对数理逻辑的滥用,神秘主义导致对自然秩序的盲从。

  

   由此可见,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症结恰恰在于其哲学思维和研究框架而非具体的分析工具:它嵌入在肯定性理性思维之中,从而就根本上看不到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存在及其实质。也就是说,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根本问题就在于其分析思维及其相应的方法论上,因为它极力维护的实质性东西都是其方法论上的具体立场。既然如此,现代主流经济学又是如何根植于肯定性理性思维之中的呢?这种肯定性理性思维对人类认知和社会发展已经并且将会继续产生何种后果呢?确实,我们无法依凭单一的理性思维和逻辑推导就可以识得有关人类世界的真理,相反,它往往更依赖于人的长期内省和体悟;同时,我们也不能简单地将现实世界及其发展神秘化,相反,它往往依赖人类理性能力来理解和把握。进而,这就带来新的问题:究竟应该如何理解人类的理性?现代经济学的理论和政策研究应该嵌入何种理性思维才会更趋合理?这又涉及对人类理性之根本特征的认识。

  

   有鉴于此,本章尝试作这样几方面的探索:(1)源自西方社会的理性主义是如何孕育和演化的?(2)嵌入在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性思维具有何种特性?(3)肯定性理性如何型塑了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及其政策主张?对这些问题的深入剖析,将有助于突破现代经济学的认知论和知识论禁锢,进而有助于重新将经济学导向更为合理的发展方向。


二、西方理性主义的两大传统


   我们首先考察一下理性思维的起源,这在西方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一般认为,理性思维源于古希腊的自然哲学流派,从而嵌入了深沉的自然主义因子。简要说明如下:(1)西方原初的求知动机是出于好奇心而对自然世界展开探索,在对自然结构和自然规律的探索中,自然哲学派学者把自然世界看成是一座以物质性的东西为建筑材料的巨型大厦,这奠定了古希腊人对科学和理性的最初理解;(2)随着希腊城邦生活的稳定和城邦制度的健全,自然哲学流派的思想就逐渐被一群智者运用到对生活世界和社会问题的思考中,他们在人类社会中划出一个高于人为法的自然法领域,把自然法视为本源且具有普遍必然的有效性。

  

   (一)多元而批判的理性主义传统

  

   在西方,早期古希腊哲学家对人类认知能力持有这样的基本看法:一方面,人具有发现有关自然科学知识的能力;另一方面,人的理性又不是全能的,尤其是,道德和政治问题难以像宇宙问题那样凭借理性加以鉴别。为此,古希腊哲学家往往专注于研究知识的性质、推理的方法(论理学)和推理的工具(演说术)。同时,在用推理方法对所有事物作潜心检验的过程中,古希腊哲学家逐渐养成了自主追索和相互讨论的学术精神,进而也塑造出自由交流和良性竞争的学术风气。纵观古希腊自然哲学家的著作,其中就充满了存在、非存在、运动、一和多、同一性以及矛盾等术语,所使用的方法也具有明显的开放性和多元性;[5]随后,智者学派则进一步发扬了自由思辨和相互辩论的传统,如由苏格拉底派生出了后来的众多哲学流派。关于早期理性主义的基本特点,这里从三方面加以具体说明。

  

   首先,就理性的源泉而言,可以追溯到“宇宙论时期”的自然哲学流派。当时存在着爱奥尼亚学派、埃利亚学派、毕达哥拉斯学派、赫拉克利特学派以及原子论学派等多种流派的竞争,而各流派在争论的同时也相互吸收、相互补充。譬如,塞诺芬尼就将爱奥尼亚传统带入了埃利亚学派之中。同时,除了毕达哥拉斯学派强调尊重权威和长者以外,其他学派内部也存在不同的争论;相应地,即使对那些宗师的学说,门徒们也尝试进行变更和修正,力图提出新的观点和直率的批判。一个明证就是,被称作希腊哲学奠基人的泰勒斯就其学说告诫学生说:“这就是我看待事物的方式,也是我相信那是何物的方式,而你们要试图改进我的教义。”相应地,泰勒斯的学生阿那克西曼德在泰勒斯还活着的时候就公然对其思想进行批判。[6]例如,泰勒斯把水视为万物的原始要素,但阿那克西曼德则认为,万物的本质或要素不是水而是无限,无限是一种无穷无尽充满于空间的活泼的质料。进一步地,阿那克西曼德的学生阿那克西美尼又把这种无限归结为空气。同样,在第二代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和巴门尼德之间也展开关于一些基本预设的争论:赫拉克利特认为变化构成了宇宙的真正生命,并把永生的“火”视为有机体根本的基质和灵魂的本质;巴门尼德则坚决认为事物的基质是永恒不动的,进而把“存在”视为事物的原始。

  

   其次,就理性的运用而言,可以追溯到“人类学时期”的智者学派。智者们主要是以在各地讲学为生,为了吸引听众当然也就会相互辩论;因此,这些智者不但发展了“辩论术”的知识,而且还进一步发展出了以人自身存在为基础的思辨传统。事实上,赫拉克利特就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其学生克拉底鲁则进一步认为,“人连一次也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显然,这否定了静态看待世界的思维,而强调了社会事物的变动性和发展性。进一步地,随着智者学派的兴起,整个古希腊都掀起了求知的欲望,承认知识的相对性和自身的不足也成为当时的基本风气。譬如,第一位把自己称为“智者派”的思想家普罗塔哥拉就以“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一名句表达了认知的相对性,这把人在自然中的存在提高到从来没有的高度,由此凸显了认知的主体性意识,强调只有主观意识而无客观真理。

  

   最后,就早期学术思维而言,可以集中体现在前苏格拉底思想家对知识的认知上。作为古希腊思想的中心人物,苏格拉底一再强调自己的“无知”,认为“承认无知乃是智慧之源”,并把“认识你自己”规定为哲学家的基本使命。为此,苏格拉底在教学时主要采取讨论的形式,并且一般都不会形成某种定言的结论,而只是说明某种固定的意见是不可靠的而真理是很难决定的。同时,苏格拉底强调,对话开始之初,并不是由一个现成的结论预先摆在那里,由言说者凭借自己的机辩而自圆其说;相反,一切结论只有在对话的过程中产生,它是一个逼近和敞亮真理的过程,关于事物本身的规定性在对话的过程中不断显现。实际上,苏格拉底的知识大多是在大街上、市场里以及运动场里通过与不同人的谈话和讨论而获得的,特别是通过质疑和反驳智者学派的论点而逐渐成熟的。因此,海德格尔就认为,正是在前苏格拉底思想家身上,首先发现了一种把存在作为生长的而非形而上学的经验。当然,不同于智者学派强调只有相互对立的意见而没有真理的观点,苏格拉底强调,诚然思想有差异,但学者的任务就是要在对立的意见中找到一致的地方,从而形成大家所依据的共同基础和所同意的共同原则。

  

   (二)一元而肯定的理性主义转化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富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理性主义   经济学思维   唯理主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94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