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辨识社会化大生产中的劳动性质——提高劳动之有效性的两类劳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 次 更新时间:2022-11-09 09:00:35

进入专题: 有效劳动价值说   劳动性质   生产性劳动   间接生产劳动   物化劳动  

朱富强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有效劳动价值说认为,单位时间内劳动创造出的价值量大小并不简单地取决于劳动投入或劳动耗费,而是与劳动的有效性密切相关。进而,在现代社会化大生产中,劳动的有效性越来越依赖于团队协作,取决于社会组织的复杂性。由此,就可以对社会劳动的性质给出一个总的判别原则:凡是直接生产性的劳动支出以及有助于提高直接生产性劳动之有效性的劳动支出都属于创造价值的生产性劳动。基于这一判别原则,我们就可以对社会化大生产中各类社会劳动的性质进行辨识和界定。一般地,我们可以沿着两大维度进行考察:一是从时间维度看,主要涉及推动历时性迂回生产的各种间接生产劳动,如技术创造、知识传授、组织管理以及商业运输等;二是从空间维度看,主要涉及加强共时性协作生产的各类物化劳动,如物质资本、土地资本、技术资本、知识资本、社会资本以及制度资本等。显然,这些间接生产劳动和物化劳动都促进了劳动分工的深化和拓展,都促进了劳动有效性的提高,从而也就成为价值创造的必要来源。当然,这里的界分仅仅是对这些社会劳动的性质给出方向性判断,而在实际生产中是否创造价值以及创造多少价值则需要做更为深化的具体解析。

   关键词:有效劳动价值说;劳动性质;生产性劳动;间接生产劳动;物化劳动

  

   一、引言

  

   《传统劳动价值论的保护策略审视:劳动的异质性与价值尺度确定》一文指出,传统劳动价值论的基础是同质劳动,但现实世界的人类劳动却是异质的,而且还呈现出越来越强的异质性;同时,传统劳动价值论所关注的劳动范畴是狭隘的,局限于考虑孤立的直接生产劳动,却忽视了更为广泛的间接生产活动以及协作生产活动;进而,异质性劳动和团队协作的相互促进和强化就使得人类劳动和社会生产呈现出越来越复杂化的趋势,单位时间内也就能够创造出越来越大的价值。[①]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劳动价值论仅仅是一种特殊理论,主要适用于生产劳动具有显著同质性以及社会协作还不彰显的早期资本主义社会。正是根基于同质劳动这一基本前提,传统劳动价值论通常就用自然(劳动)时间作为价值的度量尺度;正是由于社会协作还不彰显,传统劳动价值论往往将个体劳动时间的加总来衡量一个社会所创造出的总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分别基于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维度来度量财富时就会出现量关系上的背离:使用价值越来越多,价值量却不增反减。

  

   同时,劳动价值论与自由竞争的市场之间还呈现出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一方面,价值创造完全由孤立的劳动投入量决定,以至于市场对劳动的协调和配置在价值创造中就不起任何作用;另一方面,直接生产性(活)劳动之外的各类劳动都不创造价值,以至于所获得的收益就是不合理和非正义的。正是由于存在着这种矛盾和冲突,就不仅导致李嘉图理论体系遭到解体,而且使得劳动价值论在现代市场经济中遭到否弃。在这个意义上,劳动价值论要具有普遍意义,尤其要能适用于现代市场经济的分析并且还能推动市场经济的合理发展,关键就在于,劳动价值论要能够与社会化大生产相适应,并能够与主导资源(包括劳动)配置的市场机制相融合。由此就需要思考:劳动价值论如何适应于社会化大生产?劳动价值论能否与市场竞争相容?根本上,这需要剖析各类不同的社会劳动在价值创造过程中的作用,进而又涉及劳动的异质性以及不同劳动之间的联合效应,由此也就导向了笔者提出的有效劳动价值说。

  

   有效劳动价值说指出,价值根本上是劳动创造的,但同一劳动在单位时间内所创造出的价值量往往因时、因地以及其他社会因素而不同,这就涉及劳动在价值创造中显现出的有效性。其逻辑基础在于:从定义上说,价值根本上是指凝结在商品上的一般人类劳动,这个凝结劳动显然并不等同于之前的耗费劳动;相应地,劳动从支出到凝结这一过程通常就存在着一个转换系数,这个系数的大小就涉及劳动的有效性。如何理解劳动的有效性呢?大体上可以从两方面做一考察和说明:(1)劳动者本身的能力,一个有经验或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者的劳动通常要比一个没经验和缺乏教育的劳动者的劳动更有效,相应地,前者的劳动支出在单位时间内所创造出的价值量通常就比后者为大;(2)与其他劳动或生产要素的协作,两个劳动者合作生产通常要比孤立单干更为高效(这是李嘉图所阐述的),借助先进机器和设备的劳动通常也要比只依靠简单工具的劳动更为高效(这是庞巴维克所强调的),相应地,前种情形的劳动支出在单位时间内所创造出的价值量通常就比后种情形为大。其中,前者就表现为个别劳动的复杂性,后者则凸显出社会劳动的复杂性。

  

   引入劳动有效性这一概念后,我们就可以更为系统地考察社会化大生产中各类社会劳动的生产性质:除了斯密、马克思等人已经明确指出的直接性的物质生产劳动外,重点就是要考察那些影响直接生产性劳动之有效性的各类劳动。根基这两个层次,我们就可以对社会劳动的生产性和非生产性给出一个总的判别原则:如果一个劳动支出属于直接的物质生产劳动或者能够提高直接生产性劳动的有效性,那么,它就属于创造价值的生产性劳动;反之,如果一个劳动支出只是促使已经被创造出来的价值进行分配和转移,那么,它就属于不能创造价值的非生产性劳动。[②]基于这一原则,我们可以对复杂多样的社会劳动展开性质界定和辨析,其中的重心就在于它们如何影响或提升直接性生产劳动在价值创造中的有效性。面对复杂多样的社会劳动,我们可以从两大维度展开系统考察:一是从时间维度考察间接性生产的各类活劳动,它们为直接性生产的活劳动提供各种服务和支持;二是从空间维度考察各类物化劳动,它们与各类活劳动进行协同生产。正是沿着这两大维度,本文着重对社会化大生产中的一些典型社会劳动和物化劳动进行性质甄别,尤其是深层揭示它们在价值创造中所起的作用及其逻辑机理。

  

   二、社会化大生产中的间接劳动

  

   现代社会化大生产已经远远不是直接生产过程,而是采用了越来越迂回的生产方式,以至于有越来越多的间接生产劳动参与其中;同时,随着越来越多间接生产劳动的参与,直接性生产劳动的有效性就得以持续提高,以至于在直接性生产劳动的投入量保持不变的条件下所创造出的价值也变得越来越多。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在社会化大生产中起到必要性作用的各类间接生产劳动大多就属于创造价值的生产性劳动。为了便于大家的理解和认识,这里侧重揭示出间接生产劳动在价值创造过程中之所以具有生产性的内在机理,进而以三种最为典型的间接生产劳动做一具体解析。

  

   (一)间接劳动的生产性机理

  

   在没有出现社会分工的时代,一个人为了捕捉猎物,通常就需要先去制造工具;进而,为了制造出有效的工具,又需要先去总结经验并获取某些知识。显然,无论是捕捉猎物还是制造工具抑或获取知识,所有这些活动都属于整个生产过程的一部分,在计量其所创造产品的价值时就需要纳入所花费的所有劳动支出和时间。但在现代社会中,这些不同类型的工作不再由一个人来完成,而是分别由不同的主体来承担:有的人专门进行经验总结和知识探索,有的人专门进行知识传播和教学,有的人专门利用知识进行工具制造,有的人则专门使用工具从事猎物捕捉。显然,所有这些专门性工作依旧是整个生产过程的一部分,从而也就都属于生产性劳动,最终产品的价值应该包括所有这些社会劳动的支出。尤其是,通过社会分工的拓展和深化,生产性劳动还变得更加有效,因为创造同样产品所需要的总劳动支出减少了,或者在单位时间内所创造出价值量增加了。由此就可以获得这样两点寓意:(1)劳动分工通常会提高劳动有效性和生产效率,100人基于分工的合作生产所创造的商品量或使用价值往往要比这100人独自生产在同一时间所创造的商品量或使用价值之和更多,所折算的价值量也应更大;(2)从迂回生产和劳动分工的角度上说,那些并非直接从事物质生产的间接生产劳动也是创造价值的,因为它们是迂回化社会生产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基于上述认知逻辑,我们就可以对一连串的社会劳动加以辨识和理解。例如,老师的知识传播工作通常是创造价值的,因为老师在课堂上的传授省去了劳动者通过自学掌握这些知识所需要的劳动和时间支出;同时,这些知识可以极大地提高学生的劳动技能(或者提高社会生产力),进而在日后的生产过程中提高劳动的有效性,从而可以在相同时间内创造出更大价值。再如,科研人员的知识生产劳动通常也是创造价值的,因为劳动者掌握这些知识之后就可以极大地提高劳动能力;根本上说,现代社会的劳动和生产能力就是以科学技术的进步为基础,以至于现代社会中“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将代替体力的消耗而成为人类劳动过程的基础”。[③]更进一步地,随着社会化生产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非直接生产劳动被纳入整个社会生产体系中,它们在财富或价值创造中的作用也日益重要。显然,这也已经为越来越多的学者所强调。例如,德鲁克在20世纪30年代就写道:“现代化的大生产已经证明:簿记员、工程师、制图者和采购员构成了工业科层体制,是工业生产中最为重要、最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且,“马克思其实相当清楚,不同的技能会对产品的最终价值,做出不同质量的贡献。他了解,这一点势必将会成为小资产阶级享有不平等能特权的借口,最后还会暗示,从事工业制造的资方拥有私人利润,具有经济上的正当性”。[④]

  

   最后,需要指出,承认社会化大生产中那些间接生产劳动的生产性质并不是新见解,而是已经为大量的经济学者所认识和强调。譬如,李嘉图就指出,影响商品价值的不仅是生产商品的直接劳动,而且还有生产那些生产资料的间接生产劳动,即获取技能的时间也必须包含在内;进而,调节价值的劳动数量必须是一个工人在任何特定时间和地点所使用的社会必要劳动,不仅用来获致技能的时间包括教师的劳动在内,而且,“投在用来协助这种劳动的器具、工具和箭镞物上的劳动”也必须计算在内。同时,李嘉图的这一认识也为后来众多学者如穆勒、李斯特等承袭和发展。穆勒就强调,“生产性劳动指的仅仅是这样的努力,这种努力生产了体现在物质对象中的效用。……(至于)对不以物质产品作为直接成果的劳动,只要物质产品的增加是其终极后果,我将不拒绝称其为生产性的。例如,我把花费在学习制造技能上的劳动看作是生产性的,不是由于技能本身,而是由于用技能创造的制成品,学习技能的劳动从本质上说是有助于产品生产的。”[⑤]进而,随着迂回化社会生产的推进,庞巴维克以及随后的奥地利学派学者更进一步地将价值剩余归功于维生基金以及其他类型的资本,这种观点也已经成为现代经济学的主流。问题只是在于,这一认知没有将资本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区别开来,反而基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将社会生产力归属于资本生产力,从而就掩盖了其中所潜藏的剥削,这将在后面的《现代市场经济中的新型剥削关系:基于有效劳动价值说视域的辨识》一文中加以深层剖析。[⑥]

  

   (二)理解运输活动的生产性

  

作为迂回化社会大生产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正常需要的产品运输通常也属于创造价值的生产性劳动。事实上,在没有分工的情况下,一个工人将产品生产出来之后,还需要将产品运输到特定地点,如将产品入库;显然,从生产到入库的整个劳动过程都属于生产过程,制造产品和运输产品也就都属于生产性劳动。不过,现代社会的工厂生产中通常会存在这样的分工:一些工人专门从事产品的制造,另一些工人则将专门将生产出的产品运输到指定的堆放点(如厂库);相应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富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有效劳动价值说   劳动性质   生产性劳动   间接生产劳动   物化劳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8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