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金民: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发现美洲了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6 次 更新时间:2019-07-05 00:52:17

进入专题: 郑和下西洋  

范金民  

   内容提要:通过中文史料的考察,孟席斯所谓洪保、周满、周闻发现美洲的航线是凭空虚构出来,而并未真实存在过。迄今为止,未发现任何可以支持孟席斯“新论”的文献或其它有用记载,孟席斯的“新论”没有提供任何有说服力的新证据。

   关 键 词:郑和下西洋  孟席斯  美洲

  

   2002年3月,英国退役军官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提出1421年郑和船队发现了美洲。此论一出,如石破天惊,震动了世界,学界有关郑和船队最远究竟到了哪里的探讨,又一次掀起了高潮。当年10月,孟席斯在美国出版了其著作《1421,中国发现美洲》(1421 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2003年11月,台北远流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了由鲍家庆翻译的中文本。中文本套封上的广告词称:“爆炸性的内容,颠覆既有认知 一部可能改写历史的惊世之作 过去的历史课本都可以扔了,过去学的也可以遗忘,因为这本书改写了一切”;“1421年——明成祖十九年 中国人发现美洲大陆,早于哥伦布七十年;中国人发现澳洲,先于库克船长三百五十年;中国人到达麦哲伦海峡,比麦哲伦的出生还早一个甲子;中国人解决计算经度的问题,远远领先欧洲三个世纪”。

   对于孟席斯的“惊世之作”及其结论,翻译者鲍家庆认为:“在这本书里,我们看不到盖棺论定。很多地方必须藉助信念以弥补证据之不足。只是由于论据的品质参差不齐,他的论点非但很难说服不信的人,还可能被当成攻击其历史观的武器。郑和的第六次航海已经很难考证了,十多年的努力不可能完全涵盖。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把话说满,有限的证据不但无法防御批评者的攻击,还处处显露破绽。……其实有关郑和航海的中文资料也不见得全毁。把档案灭失的责任归咎给刘大夏一个人,只是种简化的理论。……明清档案不但蕴藏中国历史的秘密,有些地方也颇有商业价值……等到有人开始考察档案后,再谈郑和到过什么地方,或许比较合适。”

   郑和第六次航海的具体情形,确实如鲍家庆所言,“已经很难考证了”,以笔者有限的知识,以为有关郑和下西洋的档案恐怕也已经无从考察了,有关郑和船队的第六次远航,我们固然可以像孟席斯一样,等待世界各地的沉船的打捞性发掘,却不能像孟席斯那样,尚未确定是否是郑和船队的船,就声称郑和船队肯定到了哪里哪里,我们现在能做的,不妨重新梳理一下中文文献,看看中国人自己是如何记载这一次远航活动的。

  

  

  

   在这样做之前,我们先要看看断定郑和船队第六次远航发现了美洲等地从而发现了世界的孟席斯是怎样论证和叙述他的“惊世之作”的。

   在书中,孟席斯列举了1421年洪保航线、周满航线、周闻航线和杨庆航线,并加以详细叙述。孟席斯称,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在满剌加补充物资后,北上航行5日,到达位于印度洋入口的苏门答剌外海。“郑和在那里把他的船只分成四支舰队,每支舰队都有配备了火炮的士兵以供防卫。其中三支舰队由副使太监洪保、周满和周闻指挥。第四支,也是最小的舰队,则还是由郑和直接带领”[1](第90页)。“在这第六次航海,洪保、周满、周闻与杨庆在海上航行了两年半”[1](第97页)。“郑和的舰队有没有造访过三千多个国家?如果有,世界的探勘史就要改写了”[1](第99页)。“从天妃宫的碑文,我知道第六次航海,他们大约走过六万公里,将近绕地球两圈”[1](第108页)。“第六次航海就带了能操十七种印度与非洲语言的通译”[1](第122页)。“我现在有一连串宝船舰队从塘沽出海,到永乐十九年八月(西元一四二一年九月)抵达绿角群岛之间的去向的证据”[1](第126页)。“让我断定中国舰队随着洋流分道扬镳。周闻往西北方向航行,经由加勒比海往北美洲走;洪保与周满沿着赤道洋流的西南支到达美洲。两支舰队在各奔前程时一定充满离情”[1](第130页)。“我已经知道洪保与周满最后返航的日期,以及两个舰队带回的使臣数目”[1](第154—155页)。“周满的舰队西行测绘太平洋,经由香料群岛回家。洪保的舰队南行至南极洲,继续测量南十字星座,之后由南半球的海洋向东,经过满剌加与古里回到中国”[1](第155页)。

   洪保的航行,孟席斯说:“指派给洪保的任务是测绘固定的参考点——设立于福克兰群岛——以东的世界。”[1](第161页)依据皮里司令地图和若兹海图,孟席斯设计出了一条具体的洪保航线:洪保船队沿着非洲东岸,绕过好望角,进入南大西洋,沿着非洲西岸,抵达绿岛群岛,沿着南美洲南下,穿过麦哲伦海峡,向南航行,抵达南极后,经由澳洲返回到中国。他说,穿过麦哲伦海峡后,“洪保率领舰队向南走,往火地岛以西的方向航行”[1](第167页)。“舰队在永乐十九年十二月(西元一四二二年一月)到达南极”[1](第172页)。“我完全相信洪保到过澳洲”[1](第179页)。“我认为是洪保派出去测绘南岸的帆船,在今天澳洲东南部维多利亚省(Victoria)的瓦南布尔(Warrnambool)外海沉没了。一百六十六年前,这里曾发现过一艘沉船,很可能就属于洪保的船”[1](第181-182页)。洪保“他们又经过菲律宾西方,终于在永乐二十一年九月十八日(西元一四二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回到中国”[1](第184页)。

   周满的航行,孟席斯说:“指定给周满的任务是测量南美洲以西的世界。跟往东边航行的洪保一样,周满在老人星底下飘洋过海,应该会需要在南纬五十二度四十分上的‘固定’参考点。”[1](第191页)。孟席斯设计的周满的航线是:差不多与洪保的船队走同样的航线穿过麦哲伦海峡后,沿着南美洲海岸,到达厄瓜多尔,而后横渡太平洋,到达今日美国西海岸洛杉矶、旧金山一带,由澳洲东部和北部,经过香料群岛回到中国。孟席斯说,离开秘鲁之后,周满的舰队会先乘着赤道洋流最北漂流到厄瓜多尔。到了这里洋流会转向西方,带着舰队横渡太平洋。到了太平洋中央的萨摩亚群岛,“根据很确切的证据,周满的舰队在这里分成两队。北方支队在卡洛琳群岛的吉里巴斯建造天文台,在新几内亚也建造了五个”[1](第194页)。“在他们回航的路上,至少损失了两艘宝船”[1](第203页)。“当他们在永乐十九年离开中国时有一百零七艘宝船,永乐二十一年回航时却所剩无几”[1](第209页)。周满的舰队“永乐二十一年九月(西元一四二三年十月)返航时,原来的九千人只剩下了十分之一”[1](第223页)。从太平洋经过菲律宾一直到香料群岛的路线,“我论定麦哲伦的海图上面画的就是周满的航行路线”[1](第228页)。菲律宾的玉米,原产自美洲,“少数残存的中国文献也记载郑和舰队带回玉米。中国帆船除了送出瓷器、丝织品以及中国制钱,带回胡椒以外,还把玉米从南美洲带到菲律宾”[1](第231页)。“我现在晓得周满在永乐二十一年九月初四日(西元一四二三年十月八日)回到南京,一个外国使节也没带回”[1](第235页)。今天美国奥勒岗州内克卡尼的海滩上找到了几艘年代久远的船只残骸,其中一处遗迹发现了柚木的零件,上面有胡桐,“这种木头是东南亚的特产。那块木材尚未以碳十四定年。但是万一这块木材证明出于十五世纪初期,这就成了有一艘周满的帆船在内克卡尼湾(Neahkahnie Bay)遇难的有力旁证”[1](第238页)。“瓦德西穆勒地图在正确的纬度上详尽画出今日的旧金山与洛杉矶。我很肯定周满一定南下航行过那段海岸”[1](第239-240页)。“我确信宝船队发现了南北美洲的太平洋岸,但是我的研究还是没有找到中国帆船残骸的确切证据”[1](第249页)。

   周闻的航行,孟席斯说,“永乐十九年九月(西元一四二一年十月),正当洪保与周满的舰队往西南从加勒比海的入口航向南美洲海岸时,留下周闻的舰队朝西北顺着赤道洋流的北侧支流前进”[1](第281页)。他按照毛罗地图、匹奇嘎诺海图、甘地诺地图和文兰地图,设计了周闻舰队的具体航线:在到达绿岛群岛后,朝西北向横渡大西洋,在中美洲沿着东海岸往东北航行,周闻手下有人定居北美洲,绕过格陵兰岛,在北极探险,穿过白令海峡,往西航行,在今日本列岛东部南行,回到中国。孟席斯说:“我用合理的推测认定他们通过多米尼克海峡时是一片黑暗,没有月光的晚上”[1](第289页)。“我的结论是,有四艘帆船在北比麦尼岛外海不远处沉没,五艘则是弃置在东北麦尼岛,剩下的在修理过后又回到海上”[1](第321页)。“为了解决船只毁损的燃眉之急,周闻又遇上了更大的麻烦。他的船有些修好了,还救回了一些白米,但是他得替在比麦尼搁浅的水手和婢女留给口粮。他还有至少几千个水手跟几百个婢女等着吃饭,舰队所剩的粮食却早已寥寥无几。这些婢女服侍过阿拉伯、非洲、印度诸王,很多人出海前早已有了身孕,有几位可能早就监盆了。要在船只数量大不如前的情况下避免过度拥挤,就得在海岸上找地方定居,好认水手、婢女以及生下的孩子有条活路。以后也许还会有船过来接他们回去”[1](第327页)。“中国人由北极之地返航或许可以解开另一个一五0七年出版的瓦德西穆勒地图的谜”,“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周闻在通过白令海峡回到中国的路上勘测过这个地方”[1](第362页)。这样,“另一位中国的太监周闻已完成了发现之旅,他的航行就算比不上洪保和周满的更伟大,也是不遑多让。在永乐十九年到二十一年(西元一四二一年到一四二三年)这行踪不明的两年之间,杨庆也率领庞大的舰队航行海上”[1](第363页)。

   杨庆的航行,孟席斯在杨庆的航行的一开头就说,“就在同僚们忙着测量老人星与南十字星座,深入极区探险,以及在世界各地发现新大陆和岛屿的同时,杨庆的舰队比其他人的舰队都早一个月从北京出发,但他的航程却局限于印度洋”[1](第367页)。孟席斯凭着甘地诺地图,设计了杨庆船队的具体航线:进入印度洋,接近好望角,沿着非洲东岸回航。“杨庆的旅程不如其他人那么远,但是他的任务却跟洪保、周满等人同样艰巨,也同样重要。他的成就也不比其他人逊色。因为在那次航海结束时,他的手下将决定经度的技术发扬光大”[1](第382页)。

在结语中,孟席斯再次将太仓刘河与福建长乐的两块碑文搞反,却信心十足和口气肯定地说:“在我开始这段长达数年的发现之旅时,我曾对这块石碑感到困惑。如今旅程结束,我又回到这里,深信自己已经得到了证据,足以推翻西方世界长期公认的历史。我发现了由郑和、杨庆、周满、洪保与周闻率领的中国舰队,在传奇性的第六次探险中曾勘查世界每一块大陆的许多证据。他们航行经过六十二个群岛,共有一万七千多个岛屿,并且测绘了数万公里的海岸线。郑和自称造访过‘大小凡三千余国’似乎是对的。中国舰队横渡印度洋到达非洲东部,绕过好望角到绿岛群岛,又经过加勒比海到北美洲与北极,又南下合恩角跟南极、澳洲、纽西兰,再横渡太平洋。整整十万里的航行,只有到了南极洲,宝船才需要逆风或是逆流航行。在永乐十九年到二十一年(西元一四二一年到一四二三年)的大航海之前,明成祖已经把整个东南亚,还有满洲、朝鲜、日本都纳入了朝贡中国的领域内。丝路的东侧从中国开始,最远又开通到波斯(今伊朗)。整个中亚对中国俯首称臣,印度洋也成了中国海运的势力范围。永乐十九年到二十一年的宝船舰队扩展了这个本来已经很广大的贸易帝国。他们在从加利福尼亚到秘鲁的南北美洲太平洋岸建立永久殖民地,又在澳洲、印度洋各地乃至东非开始屯垦。他们在太平洋上设立多处补给站,以连结美洲与中国,其次则连结澳洲、纽西兰和中国。他们的基地涵盖范围甚广,分布在:从复活岛经过马克萨斯群岛(Marquesas)和土木群岛一直到皮特凯恩岛(Pitcairn Island),卡洛琳群岛的大溪地、西萨摩亚(Western Samoa)的沙来岛(Sarai)、东加群岛(Tonga)、索罗门群岛(Solomon Islands)的圣克里斯托伯岛(San Christobal)、南马杜尔岛(Nan Madol)、雅蒲岛(Yap)、托比岛(Tobi),(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郑和下西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24.html
文章来源:《南洋问题研究》2004年第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