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彬:《民法总则》关于“民事责任”规定的释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8 次 更新时间:2018-01-19 21:22:12

进入专题: 民法总则   民事责任  

陈华彬  

   【摘要】 《民法总则》第8章“民事责任”系《民法通则》第6章“民事责任”规定的延续、创新和极大发展。于民法典的总则编即《民法总则》中规定独立的“民事责任”一章,系我国民法的重要特色和创造,其理论基础与正当性是民事责任和债,以及民事责任和民事义务的界分、独立及其沾连。本文对我国《民法总则》第8章“民事责任”中的各项具体规则进行了释评,阐明了各民事责任规则的价值、功用、学理(含法理)基础,抑或其构成要件或适用等。

   【关键词】 《民法总则》;民事责任;释评

  

   【全文】

   民事责任,即不履行民事义务所应承担的法律后果。在罗马法上,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并不加以区分,二者之区分系起自日耳曼法。[1]迄至近代,义务为“当为”、责任为“强制”的界分得以正式确立。我国《民法总则》沿用《民法通则》第6章“民事责任”的做法,于第8章设立“民事责任”的规定,自第176条至第187条,共计12个条文。由此,《民法总则》形成如下的结构体系:“民事主体”、“民事权利”、“民事法律行为”、“民事责任”、“诉讼时效”、“期日期间”。

   值得指出的是,将民事责任作为独立的一章加以规定,彰示了我国《民法总则》的重要特色和创新。同样的做法,于域外民法(典)上,实难觅到。尤其是该《民法总则》独创了诸多因应新时代、新潮流的制度或规则,譬如集中统一规定并明确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时不承担民事责任(180条),为匡正社会风气而规定见义勇为规则(第183条)与“好人法”规则(第184条),以及设立保护英烈等的人格权益的规则(第185条)等。这些皆为因应新时代的需要而明定的规则,系新时代的要求、新时代的呼唤,也是国家、社会及个人和谐发展的必然需求,故而系值得肯定与赞同。于本文中,笔者拟对《民法总则》第8章“民事责任”的内容予以分析、释明,以期为我国民法学说(理论)与司法实务的解释适用提供参考和助力。而于此之前,笔者拟对民事责任的基本学理,即民事责任与债,及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的界分、独立和沾连等予以分析、释明和廓清。

  

一、民事责任与债及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的界分、独立和沾连


   自法史上看,民事责任属于债的组成部分,譬如在《德国民法典》中即是如此。换言之,按照传统民法,民事义务为“当为”,由民事义务人自觉履行,民事责任为“必为”(“强制”),由国家强制履行。唯在立法上并未严格区分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无论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皆作为一种债务规定于民法债法部分。特别是侵权责任,被视为因侵权行为而发生的债,将之与合同之债、无因管理之债和不当得利之债并立。并且,有的还将民事责任的典型形式损害赔偿,视为一种债,称为“损害赔偿之债”。[2]唯我国《民法总则》与之前的《民法通则》,严格区分民事责任与债(obligatio),创建独立的“民事责任”制度,这无疑是对包括德国民法(典)在内的传统民法(典)的重大变革。此变革系源自于对民事责任关系与债的重新认识,其影响及于我国整个民法体系,由此具有重要价值与意义。[3]于现今,我国民法于概念和体系上严格界分民事责任与债,[4]对此应给予积极性评价和重视。

   区隔、界分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系日耳曼民法对后世民法所做出的一大贡献。二者于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的承担者所受的“不利益”、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的承担者的范围、法律的拘束力、法律特性及发生条件等方面均有差异,由此彰示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系为相对应的不同概念。唯应指出的是,此两概念通常也系不可分,即违反民事义务时通常发生民事责任,无民事义务的,通常也就无民事责任。仅于例外的情形二者不相关联。譬如,诉讼时效期间经过后的债务性质上成为自然债务,债务人虽有给付义务但却并无责任;反之,在物上担保,为债务人提供不动产设定抵押权的抵押人(物上担保人),于债务人不为清偿时,尽管有以该抵押物卖得价金优先供债务清偿的责任,但却并无清偿债务的义务。[5]

   一言以蔽之,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的差异在于,责任属于“强制”,义务属于“当为”。民事义务是法律上应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拘束,故而义务人不履行义务,必受法律的制裁,此也系民法上的义务与道德及宗教上的义务的差异之点。进而言之,民事权利重在其行使与实现,民事义务也应促其履行与完成,而民事义务的履行通常即为民事权利内容的实现。民事义务人不履行义务时应受法律制裁。此种处于受制裁的地位,为民事责任。譬如,不履行债务而发生损害赔偿责任,即属之。[6]另外,因民事义务的履行即系民事权利的实现,民事义务的不履行即产生民事责任,故而民事责任系履行民事义务的保障。而作为不履行义务时于法律上所处的状态的民事责任,其主要涵括侵权行为责任与债务不履行责任。前者为违反民事权利的不可侵义务而应负的责任,后者为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所应负的责任,二者皆以赔偿他方所受的损害为主要制裁方式。[7]此外,还应指出的是,民事责任与民事义务中的给付义务的形式系相同,由此表明二者存在相当的沾连。

   最后,应当指明的是,“责任”一语,于民法上有多种涵义,譬如指某种法律效果的归属、指履行债务的“担保”、指保证债务履行的“财产”及作“负责”解等。[8]于此等情形使用“责任”或“民事责任”的概念时,“责任”或“民事责任”皆已失去其应有的法律意义,而与《民法总则》第8章所称的“民事责任”存在差异。易言之,依《民法总则》的规定,民事责任是指民事主体依照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的约定,为履行民事义务而所受的拘束或承受的法律后果(176条)。概而言之,《民法总则》区隔、界分民事责任和债,以及民事责任和民事义务,将侵权责任规范和违约责任规范自债法中分割出来,以专章(第8章)进行规定,创立统一的民事责任法,此种独树一帜的立法体例,对于完善民法体系,加强对民事权利的保护,以及于民事生活中划清合法与违法的界线,进而发挥民法的教化作用,皆具有积极的价值与功用。[9]


二、《民法总则》对诸民事责任的厘定或明确


   (一)民事责任的发生因由,尤其是份额(按份)责任、连带责任的法理及规则的厘定

   在民法上,民事责任是一个完整的构造体系,其涵括物权法、债法、婚姻家庭法、继承法及其他民事特别法(如商法)[10]上的民事责任等。就民事责任的承担因由而言,其包括依法律规定和当事人的约定而承担民事责任(《民法总则》176条)。就民事责任系由一人或由二人抑或由二人以上的人承担而言,其包括单独责任、份额(按份)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中,由一人承担者为单独民事责任,由二人或二人以上承担者,为份额(按份)责任或连带责任。这里尤其值得着重分析的,是份额(按份)责任和连带责任。盖其系属于民法上的多数人之债(责任)的问题。

   按民法法理,以同一个给付为标的的债(责任)的关系,其有多数债权人或多数债务人时,称为多数人的债(责任)的关系,或复数人的债的关系。其中,债权人为多数人的,称为多数债权人;债务人为多数人的,称为多数债务人。譬如,A、B、C对D享有或保有请求交付1套房屋的权利,或者A、B、C对D负有支付(给付)90万元的价款的债务,即属之。多数人之债(责任)分为只有一方当事人为二人以上和双方当事人皆为二人以上两种情形。因多数人之债(责任)的主体(债权人、债务人、权利人、义务人)为多数,故其由此使债(责任)的关系变得复杂。于此种债(责任)的关系中,其除涉及债权人、债务人(权利人、义务人)之间的外部关系外,还有多数人中的一人实施的行为的效力对其他当事人的影响,以及对债权人或债务人的内部关系予以调整等问题。[11]具体而言,多数人的债(责任)的关系所生的问题,主要有如下3点。

   1.多数人之债(责任)的对外效力。此即复数的当事人与其对象方的关系。债权人为复数时,某一债权人是否可以向债务人提出全部的请求,如果可以,则系请求向自己履行还是向全体债权人履行?债务人为复数时,债权人是否不仅可对债务人中的一人,而且也可对债务人全体请求履行等,即系多数人之债(责任)的对外效力。于前述例子中,A、B、C是仅可共同行使债权,还是各债权人可以单独的方式行使,以及D是仅可对A、B、C全体为给付,还是可对债权人中的任何一个为给付;D请求支付(给付)价款债务时,是其必须向A、B、C全体请求,还是可向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请求。易言之,A、B、C是必须共同支付(给付)价款债务,还是各自可以单独的方式支付(给付)。此等问题,概言之,即是多数人之债(责任)的对外效力问题。[12]

   2.多数人之债(责任)中的一人实施的行为的效力对其他当事人的影响。就多数债权人或多数债务人中的一人,实施请求、债务免除抑或其他影响债的关系的效力的行为时,对其他债权人或债务人发生何种影响,学理上称为多数人之债(责任)的“影响关系”。[13]

   3.多数人之债(责任)的内部关系。多数债权人中的一人受清偿时,应如何向其他的债权人分与,以及多数债务人中的一人因清偿等而使债务消灭时,如何向其他的债务人求偿,系多数人的债(责任)之关系的内部关系。[14]具体而言,多数人之债(责任)的内部关系,是复数当事人之间的内部责任的分担问题,指复数的债权人中的一部分人受领清偿后,如何向其他债权人分与,以及复数的债务人中的一部分人清偿债务后,如何要求其他的债务人分担。债务人为复数时,各个人应负担的份额称为负担部分。此负担部分尽管应以债务人内部的合意定之,但也可由法律规定,且也存在负担的份额为零的情形。譬如,于欢送C的宴会上,A、B、C共进晚宴的情形,C的负担份额即为零。实施了清偿的人,可按负担份额而向其他人求偿。应指出的是,负担份额不仅系内部的清算基准,而且也具有对外的意味。当然,其主要的功用仍系内部的问题,故此,应将之置于内部关系中把握。[15]

   出于厘清、释明及厘定上述复杂的多数人责任(债)问题的需要,《民法总则》设立177条、第178条两条规定。其中,前者规定份额(按份)责任,后者规定连带责任。依其规定,“二人以上依法承担按份责任,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第177条);“二人以上依法承担连带责任的,权利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连带责任人的责任份额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实际承担责任超过自己责任份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第178条)。

  

   (二)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与不可抗力的界定及其免责的集中统一的厘定

应指出的是,关于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民法通则》规定了10种(134条)、《侵权责任法》规定了8种(15条)。在这些既有规定的基础上,《民法总则》179条作出了新的创新性的规定,其实际上明定了12种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且明确这些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既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唯应指出的是,此12种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法总则   民事责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95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