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享:儒商大道乔致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5 次 更新时间:2017-08-04 21:51:30

魏文享 (进入专栏)  

   经商大略与家国之谋,是电视剧《乔家大院》负载于一代晋商乔致庸的特征。经商者观之,更起追慕前贤、立德立功之思。对于乔致庸在创业过程中的艰险波折,奇谋危断,也是心有戚戚焉。

  

   很多人记住了一个财富神话:乔致庸,晋商巨富,治商有方,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朝,累资钜万,在全国各地拥有票号、钱庄、当铺、粮店等各类产业达200余处,所开票号更是汇通天下,资产髙达数千万两白银,富可敌国。电视剧中还将其塑造成一个理想人物,这位亿万富翁个性鲜明且别具一格,儒雅中带有勇武,精明中带有大道,狡黠而不失本分,多情而又多忧。但是,通过现代传媒之手法洗去历史浮尘的乔致庸真是如此吗?在集宏阔与精细于一体的乔家大院背后,又发生了什么样的真实故事呢?

  

   兴业

  

   山西自明代起就闻名全国,巨贾无数,资力雄厚。在山西本地,有“平阳、泽、潞富豪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的说法。至清代,晋商更是商行天下,不仅在内地走货贩卖,大买大卖,在北方边疆地区的进出口贸易也进行得红红火火。许多家族世代经商,财富聚殖,颇为惊人,如通常所称榆次的常家、聂家、太谷的曹家,祁县乔家、渠家,平遥的李家,介休的侯家、冀家,临汾的亢家,万荣的潘家等均为拥资巨万、名闻遐迩的大富之家。

  

电视剧乔家大院剧照

  

   祁县的乔氏家族自然也是赫赫有名。乔氏经商起于乔致庸之祖父乔贵发。据《山西票号史料》中记载:乔贵发早年曾是一个衣不遮体无依无靠的光棍汉,雍正年间与一个姓程的亲戚出走归化(今呼和浩特)。开始在一家商店当伙计,后来给人家赶骆驼,再后自本开设草料铺,兼卖豆芽、豆腐、烧饼等杂货。稍有积蓄又开设兼营客栈、货栈的广盛公。

  

   乔贵发走的是很典型的勤劳致富之路,他将山西人那种吃苦耐劳和精明能干的特质充分体现出来。待生意稍成规模,他干脆聘请了掌柜来主持业务,进一步扩大了经营范围,以油、酒、米、面为主要业务,兼营其他,上自绸缎布匹,下至蔬菜杂货,适应市场需求,不分行业,应有尽有,获利丰厚。

  

   乔贵发在事业有成之后方才娶妻,生有三子,老大名全德,老二名全义,老三名全美。三子各立门户,全德在乔家堡村西立“德兴堂”,老二全义在村东立“保元堂”,老三全美则在村中央立了“在中堂”。乔贵发去世之后,家族生意由乔全美主持,其余两堂主要是按份持股,分取红利。

  

   致庸为全美次子,字仲登,号晓池,生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此时乔家虽非大富,但也衣食无忧。但在致庸幼年,全美早逝,家业由兄致广继承。致庸虽生于商家,却对经商理财丝毫不

   感兴趣,一心只读儒家经典,想走科举之途。果然如此,兄弟二人分业,儒、商共昌,也是家族之福。不期致庸刚考中秀才时,致广又英年早逝,家族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在致庸的肩上。

  

   致庸在初失兄长之时,心绪极度低落,而家业又处于主理无人的困局。电视剧中描写,此时乔家通过与太谷富商之家联姻来走出困境,并非事实。事实上,乔致庸放弃举业,奔赴商场,包头成为他一展其商业奇才的主战场。

  

   包头作为一个城市则形成较晚。从清嘉庆十四年(1809年)设置包头镇算起,至今还不到200年。但是包头作为清军军用物资运输及边境贸易的中转站,一直是晋商“走西口”的重要目的地。乔家在归化和包头都有商铺。1850年黄河码头移至包头南海子后,包头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货物集散地和转运码头。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包头已发展成为我国西北著名的皮毛集散地和水旱码头。乔致庸预期包头将会进人高速发展的时期,逐渐将经营重点转移至此。

  

   道光二十年(1850年),致庸以独立资本,在包头财神庙街西口路北增设复盛全,瓦窑沟口路西增设复盛西。咸丰年间,又经营复盛菜园。此时,包头人口的增长更加迅猛,经济也日益兴旺繁荣,“复”字号的开设正应其时,获利异常丰厚。再加上三家“复”字号各有侧重,互为倚角,规模迅速扩张,成为包头实力最为雄厚的商业企业。乔氏的“复”字号在包头商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包头甚至有“先有复盛西,后有包头城”的说法,足见其影响力非同一般。

  

乔致庸贸易起家,金融立业,诚信固本,至今仍不失为典范。

  

   在归化城的生意,也进展顺利。到光绪初年,致庸在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开设通顺店,分南北两店,南店经营百货,北店经营绒毛皮张。又设有大德店、大德店粮行生意、德兴长面铺、法中庸钱铺,资本都很雄厚,与包头“复”字号遥相呼应,互为声援。

  

   乔氏还在山西商人引以为傲的票号业有不俗的表现。票号又叫票庄或汇兑庄,是一种专门经营汇兑业务的金融机构。在票号产生以前,商人外出采购和贸易全要靠现银支付。山西商帮多数从事长途贩运,开支巨大,现金转运,不仅不便,而且危险。此外,商品流转产生资本存贷的需要。山西商帮首先创办了账局,经营存放款业务,后来,在账局的基础上而形成票号。山西票号之具体产生时间,现在尚有争议,早者有明末清初之说,晚者有道光时期之说,较多的认为是乾嘉时期,而山西人雷履泰、李正华于嘉庆二年创立的“日升昌”是第一家票号。不过,山西票号是在道光、咸丰、光绪年间迎来其黄金发展时期则属无疑。

  

   乔致庸异地经商,汇兑事繁,也敏锐地意识到票号实掌金融流通之命脉,前景大有可期。光绪七年(1881),致庸开设了大德恒票号,股本六万两。光绪十年(1884),致庸改大德兴茶庄为大德通票号,最初股本也是六万两。此时,山西票号已在全国颇有声势,如日升昌、蔚泰厚、天成亨日新中等票号均在各地遍设分庄,实力雄厚。乔致庸认为竞争并不足惧,反可借势,只要经营得法、信誉良好,不怕没有钱赚。在他的主持下,乔氏投入资本,在全国各大商埠及水陆码头遍设分号,方便跨地区贸易的远程汇兑。数年之间,即有大成,每年获红利在二十万两白银以上。

  

   至此,乔氏的商业帝国基本成形。据不完全统计,在归化仅复盛字号的钱庄、当铺、粮店就有十余个,连同分布在包头、京、津、四川、两湖等地的通和粮店、法中庸钱庄、大德西粮店、大德成茶庄等钱粮字号及票号分庄。在老家祁县,则有大德通、大德恒两票号的总号,大德诚茶庄、义

  

   和恒(钱铺兼茶庄)和1个油面铺》乔家堡村则有万川汇,意即乔氏所有生意的总号。产业总计在200处以上,仅流动资本就有700万至1000万两之多,如把不动产估计在内,就有数千万两的财产,堪称富可敌国。

  

   商道

  

   乔致庸之称为儒商,并非其形象儒雅。电视剧中的乔致庸,个性冲动,时而率真宽厚,时而狡黠傲气,未免失之中和,据有关史料来看,他的确并非是一个儒腐守成之人。乔致庸之儒,在其商道。大致归结,可分三点;“知人”、“严规”、“明德”。

  

   旧时之家族企业,往往寄望于家长之上。家长贤,则家族旺;家长愚,则家族衰。当然,在家族范围之内,基本上能任贤用能,由最有才干的人来带领家族前进。但是,在管理事务中,为防大权旁落,绝少让外人插手。山西的不少票号在这方面表现得较为开放。乔致庸在用人方面颇有先见,且能知人善任,宽严相济,大度慷慨,慎始慎终,人乐为用。

  

   初开票号,人才短缺,乔致庸聘用了票号熟手阎维藩为总经理,立时打开局面。阎维藩,本是祁县下古县村人,17岁时入平遥蔚长厚票庄学徒。因聪明好学,应对灵活,深得掌柜赏识,后被派往福州分号掌事。在福州期间,为争取业务曾为官府垫支白银15万两,后被平遥总号得知,认为阎私自交结官吏,违背号规,因而派人查处,阎决计辞职还乡。乔致庸闻讯,认为阎有胆有识,敢作敢为,是个不可多得的开创性人才,便礼聘阎维藩为大德恒总经理。阎维藩感恩戴德,殚精竭虑,总揽号事达二十六年之久。即使是在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辛亥革命这样的特殊动荡时期,阎维藩也调度有方,应对得当,使大德恒获利不减。乔致庸还与阎维藩结为儿女亲家,义上加亲,合作无间。

  

   大德通票号的发展也得到一位重要人才的加盟。高钰原为普通学徒,但是好学肯干,敢于进言,得到乔致庸的赏识,予以重用。在有所建功后,又给予“身厘”,初只三厘,后加至一分,年终分红可达二万余两。高钰不负所托,执掌号权长达二十五年。在致庸过世后,仍不离不弃,尽心尽力,毫不懈怠。

  

   “严规”是指乔致庸治店严格,重视以规约人,防范风险,增进信誉。这一点,也在票号经营上体现得最为明显。票号经营,风险很大,虽有好的人才辅佐,放手发展,但如无科学合理的内部制度,就会让放手变成放任,影响企业的效率与信誉。乔致庸每立一店,必与经理人合作,严定号规。这些号规内容全面,既包括奖惩制度、人事方案,也包括经营守则、道德约束。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时,乔致庸就曾合账重议大德通号规。据《山西票号史料》记载:

   “凡事之首要,茂规为先。始不茂规,后头难齐。今将议定规矩,开列于左……各顶身力,每年应支:一俸者以一百五十两,九厘以一百三十五两,八厘以一百二十两,七厘以一百一十两,六厘以一百两,五厘以九十两,三厘以八十两,二厘以七十两,一厘以六十两,每年春冬两标下支。除应支外,分文不准长支。如有不合者,勿论铺辞、辞铺,但是不到年终,不管生意余亏即按应支结清。……定人力故股,一厘至六厘,四年清结,七厘至一俸,六年清结。若初顶身股,未经账期而故者,勿论多少,三年清结。若功绩异常,或临故有毁之事,宜加宜减,众东另议。右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重议故股章程。

  

   这条身股规则实是非常重要的薪酬制度,按绩级定身股也是山西票号最有特色的奖励制度。1901年重订的蜀庄章程则是严明经营守则:

其一,宗旨宜坚定也:我号今占成庄,以营汇藩库局署京协各饷及与各庄旋转票汇为宗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文享 的专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365.html
文章来源:《竞争力》2007年第1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