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勇鹏:愧对晋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4 次 更新时间:2017-03-21 23:06:46

蒙勇鹏  

  

   一、曾经的晋商

  

   一百多年前,晋商曾经是震撼全中国的一个响亮的商帮。一百多年之后,这个商帮被战乱和时势碾得粉碎。到现在,晋商连影子也找不到了,只剩下一付干瘪的躯壳,只剩下失去灵魂的喧闹,只剩下乔家大院、王家大院、渠家大院、曹家大院、常家庄园、日升昌票号、平遥古城这类只能招揽游人的干尸,只剩下晋商银行这类打着晋商招牌全然找不到晋商影子的国有银行,只剩下官商勾结、权力通吃、买官卖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一幕幕丑剧,只剩下尔虞我诈的社会,只剩下著名导演王朝歌女士《又见平遥》那部很能给演艺场带来门票收入的鼎鼎大作,只剩下前山西省委宣传部长申维辰手里攥的那《一把酸枣》,只剩下那部光靠打打杀杀吸引眼球、奸污晋商的《走西口》.......

  

   晋商被砍头了,早已成为丢失灵魂的没头鬼!

  

   晋商的后代们,早已沦落为丢失了父辈遗风、谨小慎微的草民。

  

   走到今天,我们不能不追问:当年的晋商到底是怎样一番模样?

  

   打开有关晋商研究的史料,那是一部沉甸甸的历史。

  

   那是艰辛的创业,那是坦荡的生意,那是精明的拼打,那是心与心的真诚合作,那是精巧的设计,那是抱团打天下的攻坚商团,那是人人懂得守信、讲规矩比生命还重要的时代,那是面向全世界的商业铺排,那是堪比犹太人创业更为艰辛、更为出色的商海大战,那是把古老农耕社会领向商业社会的壮丽篇章,那是人才辈出的灿烂风景,那是股东与掌柜、掌柜与伙计、财东与贫民精诚合作的时光,那是令满清政府权贵们和各国大商家刮目相看的商海群英!那是山西人真正扬眉吐气、纵横捭阖的历史长镜头!

  

   打开这一页页历史,你不能不敬仰!比起他们,以后的这个高官,那个巨富,这个劳动英雄,那个红旗手,统统不值一提。

  

   那是一页璀璨的历史。

  

   在这个群体中,走出来一帮不畏艰辛、敢冒风险、前赴后继的开拓者。

  

   他们出生在地瘠民贫、难得温饱的穷地方,大多是一帮赤腿穷汉,却充满朝气,他们不满足于在脚下这块贫穷的土地上刨土过光景。这些穷汉们心怀远大的志向,盯上了外面精彩的世界。为凑足经商本钱,有的不惜举家筹资,有的甚至靠变卖妻子的首饰筹措。由于本小资薄,他们迫不得已从肩挑负贩艰难起步。别妻舍子,拉着骆驼,千里走沙漠,其中的艰难困苦可想而知。从河北张家口至恰克图一段商路约有三千华里,地旷人稀,溯漠大荒,流沙无定。在这条商路上,夏季酷暑难耐,数日不见水源;冬天溯风呼啸,气温至零下30摄氏度以下,途中冻僵冻死者时而有之。春秋两季,时遇风沙骤至,填路埋人。间或突遭匪劫,丢命失财,死于天灾人祸者,时有所闻。每次运货颇费时日,约经数月至半年,若逢不顺,有终年不得达者。至于赴外国经商,一去无回埋骨异域者,屡见不鲜。

  

   零零总总的记载,记载了山西商人创业的艰难。

  

   山西定襄人邢九如,“少贫乏,年十四失情,……越二载,其大父即辞世,家道益困,公以母老弟幼苦无资,不得已弃学就商,甫弱冠远服贾于京东之赤峰县,……勤劳四十余载,而家道卒致丰。”

  

   榆次人李智春,“生贫家,幼父母卒,兄佣工,仲兄且殇,于是学商于直隶顺德府布店,数十年勤劳无间,为执事者所重,积有余资,乃旋里娶妇王氏,……三子皆成立,长商于赤城,次二、三子耕作,后家渐起。”

  

   著名的大盛魁商号创始人——山西太谷人王相卿,幼年家贫,为生活所迫,曾为人佣工,在清军费扬古部充伙夫,服杂役,后来与山西祁县人张杰、史大学一起随营贸易,先是肩挑负贩,拉骆驼,后在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开“吉盛堂”商号,其后改名为“大盛魁”,几经磨难,终于白手起家,到雍正时大盛魁已经是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商号。

  

   正是凭着这样一种不畏艰辛的开拓精神,他们一代接一代创造了惊人的辉煌。

  

   在清代,晋商们开辟了一条以山西、河北为枢纽,北越长城,贯穿蒙古戈壁大沙漠,到库伦,再至恰克图,进而深入俄境西伯利亚,又达欧洲腹地彼得堡、莫斯科的国际商路,这是继我国古代丝绸之路衰落之后在清代兴起的又一条陆上国际商路。今天,内蒙的包头、甘肃的兰州、青海的西宁、新疆的伊犁、塔尔巴哈台等等商业城市,有哪一个不是由山西商人开拓的?

  

   正是凭着这样一种自强不息的创业精神,晋商的足迹踏遍半个世界。

  

   晋商从明代已在日本贸易,清代乾隆时山西商人范氏是赴日贸易的最大洋铜商。清末,晋商又在韩国、日本开办了银行。

  

   晋商的活跃,古代文献多有记载,到明代已在全国享有盛誉。清代初期,晋商的货币经营资本逐步形成,不仅垄断了中国北方贸易和资金调度,而且插足于整个亚洲地区,甚至把触角伸向欧洲市场,从南自香港、加尔各答,北到伊尔库茨克、西伯利亚、莫斯科、彼得堡,东起大坂、神户、长崎、仁川,西到塔尔巴哈台、伊犁、喀什噶尔,都留下了山西商人的足迹。旧时曾有人说:“凡是有麻雀的地方,就有山西商人。”他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们在商界以群体的形式活跃五个多世纪,经营范围十分广泛,上至绸缎,下至葱蒜,他们在清初即创建中国最早的银行———钱庄,执中国金融界之牛耳。

  

   这些事业的成功,没有非常的气魄与胆略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商犹如打仗,险象环生是常事。他们不仅要经历天气环境之险,而且还常常遇到被盗贼抢掠及至丧失生命之险。山西商人到包头经商,杀虎口是必经之路。有民谣称:“杀虎口,杀虎口,没有钱财难过口,不是丢钱财,就是刀砍头,过了虎口还心抖。”但是旅蒙晋商并不因此退缩,而是人越去越多,势如潮涌。为了适应社会不安定的现状,还有一些山西商人,自己练就武功。明代嘉靖时,为防日本海盗入侵,山陕盐商家属善射骁勇者500人曾组成商兵守城。苏州是晋商活跃之埠,“有山西客商善射者二三十人”。

  

   这是一帮一心一意做商业、把商业做精粹了的人群。

  

   在中国几千年的专制王朝,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从商鞅变法时就开始,君主们就推行重农轻商的治国方略,总是把臣民们死死地捆在土地上,想出头,只有走科举考试的路。士民工商,以士为一等,商为末等。明清的山西商人偏是不理官家这一套,把商事看得重重的。清人纪晓岚说:“山西人多商于外,十余岁辄从人学贸易,俟蓄积有资,始归纳妇。”这就是说,事业不成,甚至连妻子也不娶。可见山西人是把经商作为大事业来看,他们通过经商来实现其创家立业、兴宗耀祖的抱负,而这种观念正是使他们在商业上不断进取的极其巨大的精神力量。

  

   榆次富商常氏,有清一代不绝于科举,但绝不轻视商业,把家族中最优秀的子弟投入商海。常氏家族弃儒经商、弃官经商的子弟就有一大片。有记载说,十三世常维丰,幼年从师就读,词章粹美,识者器重。长大后放弃科举,赴张家口经商。维丰极具才能,办事干练,尤精用人、通变之道,凡事一经裁酌,立即决断,为同仁所不及。十四世常旭春,是清末举人,曾任晚清法部员外,书法艺术名冠三晋,诗词也做得很好,时人称他是“书宗李北海,诗步王渔洋”。但他最热衷的还是经营商业。常氏一家一改“学而优则仕”为“学而优则商”,数代集中优秀人才锐意经营商业,形成了一个具有相当文化底蕴的商人群体。他们把儒家教育的诚信、仁义、忠恕精神引入商界,由此有了常氏商业之繁盛。

  

   这是一帮善于审时度势,灵活多变的商帮。

  

   旅蒙晋商经历200余年长久不衰,其中有一条经验就是组织货源有针对性,营销方式灵活。蒙古牧民以肉食为主,喜饮砖茶,大盛魁便自设茶庄进行砖茶的加工,满足牧民需要。蒙古牧民喜欢穿结实耐用的斜纹布,大盛魁便大量组织货源,满足供应,并将布料按照蒙古牧民的习惯,裁成不同尺寸的蒙古袍料,由蒙古牧民任意选购。蒙靴、马毡、木桶、木碗和奶茶用壶等是蒙古牧民和喇嘛生活中的必需品,大盛魁便按照牧民和喇嘛的习惯要求,专门加工定做。到后来,蒙古牧民只要见是大盛魁记商品就争相购买。蒙古牧民过的是游牧生活,居住点不固定,居民皆分散而居,大盛魁便采用流动贸易形式,组成骆驼商队,深入到蒙古牧民居住的帐篷中做买卖,对蒙古牧民非常方便。蒙古牧区货币经济不发达,大盛魁便采取以物易物和赊销方式,甚至到期也不收取现金,而以牧民的羊、马、牛、驼和畜产品、皮张等折价偿还。由于大盛魁商号货源组织有针对性,营销方式灵活机动,从而在蒙古草原的经商活动中取得了巨大成功。

  

   明代蒲州商人王海峰,当蒲州人大多西到秦陇、东到淮浙、西南到四川经商时,他却深思熟虑看中了到人们不愿意去的长芦盐区去经商。当时长芦盐由于官僚显贵、势豪奸绅上下勾结,使这一盐区的运销不能正常进行,商人纷纷离去。但王海峰在了解该盐区运销史、盐政情况的基础上,审时度势,断然决定在长芦盐区经商,并向政府提出了整顿盐制、杜绝走私的建议。后来,长芦盐区经过整顿,盐的运销又繁荣起来,盐商又蜂拥而至,长芦盐区的税收也随之比过去增加三倍多,王海峰也成为这一盐区的著名富商。

  

   这是一个善于防范经营风险的精明商帮。

  

   精明的山西商人在人事与组织制度安排、业务经营、信息传递技术与管理以及晋商会馆的信用管理等方面都有许多成功的经验,总结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风险防范与控制的方法。

  

   这里,我们不妨看看他们是怎样做事的。

  

首先是用人。在山西票号中,晋商所用员工起码须具备两个基本条件,第一,必须为山西省人,这样既减少风险,又惠及同乡。从总号到分号、从经理到学徒全为同乡,这是山西票号的一大特色。而伙计稍有过失,即予开除,别的票号也不用,而且职员既多是山西人,若有作弊情事,老板很容易找到他的家族追究。任何一方的失信行为都要付出相当大的名誉损失,而这种成本是整个家族要承担的。第二,必须有家道殷实者的担保。“票号使用同人,委之于事,向采轻用重托制,乃山西商号之通例。然经理同人,全须有殷实商保,倘有越轨行为,保证人负完全责任。须先弃抗辩权。”“倘保证人中途疲歇或撤保,应速另找,否则有停职之虞。同人感于如此厉害,再受号上道德陶冶,故舞弊情事,百年不遇。”在这样的背景下,所有打工者的理性选择就是守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