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芳:读书遇故友 欣喜后来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7 次 更新时间:2008-11-26 10:25:59

进入专题: 《西湖》2008年第10期  

黄树芳  

  

  去年秋天,我在《文汇报》看到一条消息,说著名作家钟道新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谈判专家》即将在《收获》长篇小说专号发表。这消息让我非常高兴,因为道新去世前十几天我俩通话时他谈到过电视剧《谈判专家》的创作。我立刻托人到北京去买这期《收获》,但没买到。又过了几天,我突然收到了由著名作家李锐作序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巅峰对决》——封面还有副题说明:危急关头,从容应对,心理分析,悬念迭起,谈判专家以智慧终结犯罪。好哦,这不正是我要买的那部《谈判专家》嘛!

  《巅峰对决》共21章33万字。全书生动地描述了在商品经济中围绕经济利益两种价值观的生死对决。一方面,是在贪婪金钱的深渊中,投毒、绑架、跳楼、谋杀、抢窃,甚至在国际期货市场上尔虞我诈等不断引发的骇人听闻的血案;另一方面是为社会安定和人民财产的安全不畏风险与那些丑恶和犯罪做殊死搏斗的英雄行为。无疑这是一部环环紧扣引人入胜的公安题材小说,但是谁也没想到,钟道新写到第15章,正是一桩桩扣人心弦的大案悬而未决的关键时刻,他遽然离世,于是就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无奈的遗憾。但又是谁也没想到由道新之子钟小骏续写完成的《巅峰对决》给我们带来的阅读愉快总算又把那份遗憾抹平了。

  李锐先生在本书序言中说:“生活中的钟道新抽烟,好酒,爱棋,喜欢结交各路朋友,喜欢餐桌上谈天说地,对朋友古道热肠,颇有些仗义疏财的豪情。”这是对钟道新准确深刻而又形象的描述。我本人就是他各路朋友中的一个,曾多次面对他吐出的浓浓白烟去周游海阔天空,也经常在餐桌上听他谈古论今,还不断在电话上得到他传来的前沿信息以及对创作和生活的问候……他的生活习惯他的性格爱好他的行为举止以及他的音容笑貌,都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去世后,我总觉得有一股无尽的哀伤和淡不去的思念在内心里扢搅。《巅峰对决》的出版,对我来说真的是生活中的一大幸事,就像远乡遇故知一样如愿以偿地又见到了那位活生生的钟道新。书中那些生动的故事、新颖的信息、丰富的知识、睿智的分析、深刻的哲理、精彩的典故以及犀利而幽默的对话使我们在每章每节中都能见到钟道新的身影。这就更使作品具有原创性和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

  钟道新在大同电厂挂职的时候,我曾经问他,你给人家分管了点儿什么?他很幽默地说,管多了干什么?管多了人家讨厌。我就管两点:一是吃饭,能请客;二是汽车,能去看朋友。这就足够了。生活中的钟道新对这两个行当不仅很有兴趣而且很内行很讲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俩坐一辆尼桑外出在车上聊天。我说,尼桑车宽敞舒适但底盘太低,咱这里的路高低不平常刮车。他说,人家这车就不是为咱们这路设计的,尼桑本来是在高档路上经商人的用车,它的缺欠是耗油量大排气量也大,你这车大概是3•0吧?我真没想到他对刚进口的尼桑会了解得这样清楚。还有一次我和一位副经理坐一辆奔驰回到办公楼,他正在门口等我,进了办公室他说,你今天坐的是奔驰,奔驰当然是好车,但他的标志是圈子里一个人字,坐了它会有牢狱之感。我说,人们还是想坐奔驰么。他说,这是一位周易大师说的,信不信当然在个人了。在那个年代,人们接触比较多的还是“帆布棚”或者是“上海卧”,市面的进口车还不很多,可见道新在这方面的信息和知识都是很前卫的。更可贵的是他把生活中的这些独特的优势都炉火纯青地用到了艺术创作中,在小说《巅峰对决》中写到汽车的情节随处可见,而且都和人物性格和故事发展以及主体开掘等紧密地融为一体,极大地加深了作品的感染力。小说开篇第一章在介绍主人公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心理侦察室主任谈判专家邢天和他的同学下海经商年收入以七位数计的江夏时是这样写的:下了飞机后,他跟随江夏走向停车场。一进去,他就看见了那辆奥迪A8。“就是棒,好像自己会发光似的!”他的赞叹是由衷的,虽然他知道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买得起这种车。江夏说:“和我一起干,买保时捷也指日可待。”这时,接邢天的普通桑塔纳到了,他的司机小陈请他上车。一到拥挤的公路,排气量4•2的奥迪A8的优势荡然无存。而小陈驾驶的有着特殊牌照的普通桑塔纳,作蛇形状,数度碾压黄线。通过这两辆汽车把两个人的身份、性格,以及追求等等都开门见山地向读者作了形象的介绍,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在写一辆北京吉普车时还有这么一段:车上了高速公路后,就显示出其非凡的动力。致使一辆被超越的本田轿车很不服气,一直紧紧地跟在后面。当开本田的小伙子将车速提到一百九十公里时,还是追不上,当车速到二百公里时,坐在他旁边的女友害怕地叫起来,小伙子才放慢了车速说:“撞上鬼了。”其实坐在北京吉普司机后面一号座位上的鄔春晓真可以说是一个“鬼”。他坐的车外壳是吉普,可装备的是带有涡轮增压的宝马发动机。这个人大约五十岁左右,书中称他是中老年,看上去是个很平常的人。可就是他,二十年前就杀过人,后来,他又连续杀人甚至不动声色地杀了他亲亲的女婿……但他一直隐藏很深,成为困扰侦破人员多日的一颗灾星。这么一个人,坐那么一辆吉普车真是最深刻最贴切的绝妙之笔。也反映出作家钟道新对汽车的浓厚兴趣,和对他所写人物的入骨分析。

  《巅峰对决》中的主人公邢天的道德理想和英雄行为首先是在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生死交锋中表现出来的,同时作者还用一定的笔墨刻画了他对离异的妻子和儿子以及情人的复杂感情,表现了这位英雄作为一个普通人平易、宽宏、豁达和善良的一面。对于邢天个人生活中酸甜苦辣的描写,从某种意义上说更能感动读者。邢天和他十一岁的儿子邢小天每次接触和对话都能使读者感动不已。父亲的慈爱、隐忍、责任感;儿子的稚嫩、敏捷、成熟感,以及他们那种浓浓的不分彼此的父子之情使读者也跟他们一起愉悦和温馨。有一个细节:邢小天正在游戏室玩一种充满了陷阱、背叛、暴力的叫“交易”的游戏。刑天走进来站在他背后看着,心想这款游戏的作者应该判十年以上徒刑。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搭在小天的肩上静静地站着。小天玩完一局后站起来,用大人的口气强调说:“爸,如果您能把我今天的单埋了,我将不胜感谢。”邢天说:“我不胜荣幸!”他笑着去埋单。还有一次,小天对父亲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有一个晚上,可以吗?”邢天说:“太可以了。”小天说:“我可以不洗澡吗?”邢天说:“可以。”邢小天高兴地搂住父亲:“你太好了!”邢天也搂住儿子:“真是多年的父子成兄弟呀!”书中这类细节太多太多,每每读到这些地方就像钟道新本人又坐在对面和我聊天,他的话语,他的声调,他的智慧,他的幽默甚至连说话的姿态都活灵活现地呈现在眼前,这大概也是这部小说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二十多年前,钟道新之子钟小骏还不到十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去他家串门,他父子正对坐下象棋,见我进来,道新就站起来说:“不下了,算平棋吧。”小骏说:“客人来了,给你个台阶儿,这棋你必输无疑。”道新说:“怎么叫客人?得叫黄伯伯。记住啊!”我说:“你们接着下吧,我来观棋,看你们到底谁高谁低。”小骏说:“黄伯伯,不能下了——得给留点儿面子呀。”他说着就跑出去玩了。看了钟氏父子生活中的这幅画面我们就不难理解《巅峰对决》为什么能那么引人入胜?不少读者说,这书拿起来就放不下,看了就忘不了,还总想给人讲讲那里边的故事。忠实生活的态度,永远是文学创作最通畅的渠道。书中许多写邢天父子的感人细节都包含了生活中原汁原味的浓厚意蕴,越咀嚼越觉得味美绵长。

  《巅峰对决》是钟道新和钟小骏父子俩合作写成的。父亲去世时,小说中的各种冲突正在高潮,各种故事正在展开,交锋的人物正在对搏,各条线索还都没去向……面对这一切,刚刚失去慈父的钟小骏终于在悲伤中冷静下来,他要完成父亲的未竟之业,续写《巅峰对决》。续写,谈何容易!古今中外包括名人为名著续写都赞扬声不多。而钟小骏这个还不见写过多少文字的年轻人要续写那么一种情况下的长篇小说实在是让人为他叫好也为他担心。但是正如李锐先生在序言中所说,“公允地说,钟小骏的续写是成功的。”我读完以后感到振奋感到欣喜,甚至很惊讶:钟小骏怎么刚上阵就会是这么漂亮的手笔!可以说他续写的这部分和老子留下的那部分是一脉相承水乳交融,如果不了解内情,我们绝对不会看出这部著作会是出自两人之手,而且是隔代人续写而成。

  据我了解钟道新在世时和儿子只是说过电视剧《谈判英雄》的构想,并没有讨论过小说《巅峰对决》。可以想象,当钟小骏坐在还有他老子体温余热的皮椅上,面对一度寂静下来的电脑和旁边那一堆堆资料,他得用多大的毅力和决心去克服内心的悲痛和沉重的压力呀!可喜的是最终他理智地平静了自己的心情,成功地掌握了小说前一部分已经摆开的众多悬案的线索,并且巧妙而又前后呼应地沿着这些线索继续故事的传奇,用他的续写引领着欲罢不能流连不已的读者从那些疑窦丛生莫测幽深的迷阵中感到了曲终人散的精神满足。

  小说创作的首要任务就是能吸引读者看进去而且能看到底。钟小骏顺应广大读者对道新创作风格的喜爱,他在续写中几乎沿用了道新所有的创作特色,很好地满足了广大读者对钟氏作品的企盼。在最后一章全书结尾的时候,有如下几句对话:邢天一笑:“……我最大的感觉是,现在的案子基本上都围绕着经济利益展开。说白了,就是钱。为钱生,为钱死,为钱出卖别人,为钱出卖自身。”江夏:“整个社会都是这样。”邢天:“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总要保持一些形而上的东西,不然大家有了钱之后,又该干什么?”江夏:“这些话应该是国家主席说的。”邢天:“我当然没有资格这么说,但我总有资格这么想。”这样的对话多么深刻多么犀利又多么幽默!简直就是钟道新所说钟道新所写。钟小骏不仅继承了钟道新独特的创作手法,而且把这一段精湛的对话放在结尾篇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两种价值观的存在和对立是这部小说各种矛盾冲突的爆发点,是各种人物不同行为的支撑点,也是故事不断深入展开并且引人入胜的内在动力。简言之,是小说的中心思想。优秀的小说,大都内涵丰富和具有深沉的意旨,能够唤起读者对世界和人生的思索。当读者捧着《巅峰对决》从扑朔迷离的迷魂阵中走出来心里开始明亮的时候,钟小骏精心设计的这几句对话,实在是画龙点睛之笔。钟道新如果能看到他的儿子为这部著作续写出这么漂亮的结尾,一定会感到欣慰。他会用他一贯的说话语气说:“儿子,你真的了不起。可是你真的得夹起尾巴来。”

  钟小骏还很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们祝愿他写出更好的作品。

    进入专题: 《西湖》2008年第10期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合作杂志和集刊 > 西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6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