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永波 金铃子:汉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9 次 更新时间:2008-11-25 14:14:58

进入专题: 《西湖》2008年第10期  

马永波   金铃子  

  

  栏目主持人韩作荣:

  作为优秀的青年诗人马永波已近中年。他诗思敏捷,表现力丰富,眼界开阔,且有着不竭的创造力。这组诗有着新的探求,于倾诉、揭示的语言里是对世事的洞察,也是对自身的审视。他的诗不只是审美,更重要的是对心灵的透析,漂泊感、灰暗清冷的语调,从已知中抵达未知,在幻梦里描绘现实,于想象中诘问、感觉看不见的事物。

  从诗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位颇有诗才、颇有希望的新人。金铃子的诗语言鲜活可感,笔下的大自然与心境相融,想象中的爱情、堕落的怀想,表达得纯净、热烈、恰切且具有强度,但又有所节制,是以少许胜多许,壮观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爱着”的不可多得的作品。其诗的语言方式、表达方式,让我们领略了让人动心的内涵以及其独有的形式意味。

  

  【永波的诗】

  

  清晨的考古学

  

  譬如有一首诗遗忘在梦中

  清晨你在林中散步,把鸭子的叫声

  列入让你欣喜的事物清单

  一切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了

  被你关上的门后,灰尘不再发光

  无论你怎么努力

  那些词语都像是重新滑回深水的鱼

  你所写下的都是那首梦中之诗的影子

  于是你继续散步,继续遇见

  半生不熟的面孔,微笑,点头,打着招呼

  仿佛你可以醒来,仿佛你一直坐在清晨的阳光中

  有些茫然

  

  疯邻居

  

  深秋的雨和昏暗

  不开灯的楼道里

  一个和自己说个不停的邻居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离开我的门口

  我把自己关起来

  我总是觉得她一直扒在门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不知道多久

  落叶里积着厚厚的雨声和泥泞

  没有人吭声,所有的窗户都黑着

  于是我也熄了灯,来到外面

  向窗户里挥手,仿佛那自言自语的邻居

  

  秋天的锯木者

  

  有阳光的中午,房前的空地

  都会传来持续不断的刨木声

  好像有一个勤劳的木匠

  在趁着光线好的时候赶着活计

  但是始终看不见人影

  他很有耐心地又锯又刨

  我想象他有一副南方人的身量

  在长条案子周围灵巧地转来转去

  不时把尚未成型的未来端起来,眯起眼打量

  这声音一日日深入粗糙的树身

  这声音让叶子落得越来越快

  仿佛是要把锯屑遮盖起来

  大路变得空旷而明亮,像头痛

  好像有人就要永远地离开家乡

  那声音呢?什么声音

  你是在问我吗?谁在那儿,谁在说话?

  

  房子与家的距离

  

  房子与家的距离,远过半个中国

  要途径安徽的一部分贫穷与灰暗

  江苏的一部分炎热,泰山脚下

  一岁一枯荣的野草与茅屋

  切开河北大地那成片的干燥

  穿出山海关的万里雄襟,把血液里的山东

  转换成东北口音,再恢复到哈尔滨的纯正

  在以朋友们的名字标出的版图上

  一个被风围拢的房子,在这旅行中

  逐渐由石头城四面透风的薄

  被磨成哈尔滨二十年温暖的灰尘

  由一个家的概念,恢复成家的实质

  在这期间奔走的,已绝不仅仅是一个人

  在这期间多出的,已绝不仅仅是衣服的褶皱

  还有一颗被生锈的齿轮磨损着的心脏

  

  冬 雨

  

  雨带来了黑暗

  这下午晚些时候的雨

  像黑猫在硕大的落叶上迈着步子

  让江心漆黑驳船上的沙堆膨胀起来

  它把寒冷推迟到骨头

  让迎面而来的生灵举着自己明晃晃的骨头

  整夜游荡在黑暗的校园

  在树叶中间隐藏起脸庞

  而在房间深处,那辗转的月亮

  像入睡的情人,把她黑暗的一面朝向我们

  

  雪的消息

  

  在我的故乡,下雪

  是时常发生的事情

  那些我向他们打听过雪的消息的人

  都消失在故乡深处

  就像雪消失在天空之中

  于是,寒冷从一个词中渗透出来

  像从石头内部泛出的霜

  一些人呵着气回来了

  他们没有名字却显得非常熟悉

  因为下雪,在我的故乡

  是时常发生的事情

  仿佛在汽车上,道路迎面而来

  一些粗糙的景物被照亮

  片刻后又是无穷的黑暗

  

  扫 树 叶

  

  庙门前,树上的银杏

  早已被青衣的僧人拣走

  只有黄色的叶子还剩在枝头

  等待一阵阵风的摇落

  它们在半空中打着旋

  在秋雨后湿湿地沾在石阶上

  那些被带回僧舍的银杏

  脱落了果肉,已经逐渐干燥

  将香气紧缩起来

  而山中的叶子越落越快

  和往年的叶子一起撒了满坡

  只有庙门前,还不时有人出来打扫

  东一下,西一下

  毫不奇怪叶子会边扫边落

  他知道,黑暗中叶子落得更快

  那些还留在树顶上的

  就仿佛放学路上玩晚了的孩子

  在潮湿的灯火中犹豫

  被满山的沙沙声惊吓,突然加快了脚步

  

  致 爱 人

  

  又一次度过亲密之夜,在江南的清寒里

  我们的窗帘是两片暗色的沉沉

  用你的金别针钉起的千山万水

  两张旧被子间隔着羞涩的微热

  让我这书生在夫妻的平常中说教

  要在一个大心跳中一起跃上别样的小径

  让月亮平衡梅香的深浅,统一着万物

  可是怎么可能,我们原是相隔如重山

  我原是在一场春梦中劝慰你的陌生

  

  固执的方言

  

  固执的东北话把身份携带在普遍的发音中

  对于一个没有故乡的人,大地

  过于辽阔,甚至这江南的小桥流水

  钳住鸡肠子的日本虾被拖出水面

  “水里有三个虾子!”南方女人的小脑袋马上凑了过来

  低过我的指引。“水里有三个瞎子,还有两个聋子!”

  “两个笼子?在哪在哪?”

  巴别塔还没奠基,圣灵也没有充满

  大脑的池塘,陌生的舌头

  我的笑声,多像这片水杉林中新来的鹳

  它们直接降落在树叶上,看,它们绷得弯弯的尾巴

  

  为鸟声驻足

  

  傍晚六点多

  有谁想和我一起

  听水杉林中密集如会议的鸟鸣

  并分辨出若干种鸟的,请——电话预约

  今天,上课的途中,我想停下脚步

  像弗罗斯特那样,可我没有

  这是一首诗,其中有一个男人

  或一名心事重重的中年文学教师

  在密集如雨声倾洒的鸟鸣中走过

  因孤独而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而那些鸟,几乎都是看不见的

  

  外面下雨了

  

  外面下雨了

  有人开始奔跑,有人在悬铃木下仰起初恋的小脸

  有人在埃及的沙漠,脸上多了一些尘埃

  有人突然爱上了一些,低于膝盖的东西

  尘埃落在迦太基,落在狄多的鼻尖上

  尘埃是愤怒分叉的火舌

  说着始终不变的事情:眼泪,时间,雨

  在外面,在古代天青色的叹息中

  在我的窗上,雨珠追赶着雨珠

  欢快地拥抱,融合,留下灰尘的印迹

  外面还在下雨吗

  不知何时,我已经来到了树下

  

  【铃子的诗】

  

  表 达

  

  也许永远只能是这样

  在黑暗中,看见你。我独自欣赏

  从你那里学习掷戈,喂马,辨认数字

  我数春秋,数梅花

  我是如此急迫。接下来,我给你写诗

  铺上锋烟,金盏花,蝴蝶

  那只蝴蝶第一次学会怪叫

  并跪下前膝。我爱,我觉得你多么俊美

  这场悲观主义的爱情刚刚开始

  花瓣常常虚构,开,再开

  女人们身怀六甲,那么多梅花开始分娩

  词语,弱如婴儿

  我在风中摇晃,甚至听不到风外的你

  金戈铁马,覆雨翻云

  

  在幸福的瀑布下

  

  1

  其实很像鱼

  我坐在瀑布边的时候

  山,只能用手指掠过它

  我是这样的抚摸

  火势已经很接近枫叶的歌声

  清新而纯净

  这让我想起你和淳厚的土地

  我将种下红枫的呼喊

  不论你在哪里,都很容易找到它

  

  2

  没有人能取代你的沉默

  取代我钟声内部的诗行

  只等一个黄昏,它被击响

  这声音经过浓雾和岩石,在你面前

  开始从容

  是在一个黄昏,第二次也是

  在一个黄昏

  

  3

  今夜多好。对坠落的怀想

  如幸福的瀑布落下。我想起泡桐花

  它开得真高,像你的背影

  高过我的眺望,我爱情的小

  

  情 节

  

  永恒属于一个小情节

  马群涉水而过,像洪流

  从空中滚滚而来

  漫山遍野的你,欣赏着日落

  火势很大

  疾风使大火从一片树林

  跃向,绸帐里睡着的幽香

  她抱着膝盖,出了一会神,掀开锦被

  

  香 水

  

  1

  我勾勒不出你面孔的清瘦,真的

  除非在这个季节,停止爱

  停止在果实与枝叶的凸显处画上绿

  画上黄昏中优雅的迷迭香

  这香味,将把我引到什么地方

  太阳即将下山,周围一片寂静

  我是否该休息一下,在它石刻的火焰里

  关好窗户,拉上窗帘

  

  2

  毁灭的芬芳在春天就已播下

  那些蝴蝶,完全寂然

  它们不再飞行于花朵稀少的太阳岛

  在无树的荒原,它们只是制香的底料

  我在和谁交换低低的鞠躬

  

  请扯碎我古桑枝上突然结出的蝶蛹

  在它们学会飞行之前

  日子,总是风调雨顺

  爱啊,不幸的不是你

  而是留在这岛上的人,这闻香的人

  在十字架的横木边,为你倾倒

  

  林 语

  

  那么多山茶花,在剩下的冬日里开放

  我属于你最纯净的那朵红

  那朵尊严

  我的田畦,种满豆角、葱白、木槿子

  它甚至等了一整个世纪的稻谷和水,为另一个人

  带去粮食,带去百年虚空

  那些生长的低音,面对深冬

  略带矫情

  直到现在,有时也还会听见

  有一朵,嘤嘤起飞

  

  曲 有 误

  

  曲有误啊,公瑾。来点风,懒懒地吹

  你左眼皮往上一扬的姿势,腰挂宝剑

  云收雨住

  我会悄悄地瞟上一眼

  八面埋伏,混着青巾白袍,虚扎营寨

  我爱,取我刀来,我要统兵三千

  我不能说出那些思念

  不能说出,我想你了。想那些被江水冲刷千年的苦啊

  在暗夜的江火中,口含铜弦

  我两臂高高举过头顶,合上双眼

  我今偷生而来,乘着风月,放养马匹

  只等一个宿醉未消的清晨

  直取西川

  

  1月13日

  

  哦,我要夺去一些他呼吸的空气

  那些甜柠檬,那些橙花,他用的苏合香

  我要重新策马前行,在经过果树园时

  至少,把毒药用掉一次

  

  失群的夜

  

  哦,把我引到灭亡的道路上去好了

  我要藏起足以暴露我身份的铃铛

  滨湖路513号,住上几年

  用江南的第一场雪煮茶,整个下午守着小炉

  添一小勺蜂蜜

  轻轻斟上一杯,闻一闻。

  用兰雪茶洗脸,无所事事,没教养,使坏,说大话

  想念李白,唱人生得意须尽欢

  耐着性子接待孟子

  然后,由你亲自打发他离开

  

  初 雪

  

  是因为雪,我把我最后一双眼睛闭上

  不再收集谷物和沙砾

  一个大天使容忍了我,她要留下江南需要的一切

  包括我的俗

  她使我的殡葬推迟到明天举行

  明天早上九点,你来的时候

  你来了,你飘下来

  给我带来梅花,红枫叶,新鲜的鱼

  我一下子奢华起来

  拥有白色的湖泊,油漆一新的门窗,干净的地板

  在湖滨路513号,你把我缓缓地放入墓穴

  轻轻地说:你迷住了我

  这多像我的墓志铭,并不比古人低

  

  三月的风

  

  请原谅一朵早起的桃花

  她要独立抒情了

  凌晨六点,取净水一杯

  以杨柳拂水,在葱绿中,踏歌而谢

  看罢,她多么幸福,我想不出任何比喻

  不,当然没有

  只是苍翠的光芒,在她身边,平静着

  三月的风,吹散多少帝王

  吹落多少花蕊的眼泪,和一个鸟巢

  我不需要知道这些,献给我的苦难

  亲爱的,我只爱着。十分壮观地爱着

  一个字,一个字地爱着

  今天,我只要空气、水分和你

  在春天,种辽阔的树,一棵紧挨一棵

  

  绿 茵

  

  来吧,把我拉回到往古的风中去

  你看这盛唐的裙裾

  干净得正好

  当风吹来,我会想起一点点悠闲的款式

  适合一个春末的黄昏

  看桂溪河短柳的腰肢

  太阳落地的声响,似近似远

  我们坐在润湿的草地上,且不起来

    进入专题: 《西湖》2008年第10期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合作杂志和集刊 > 西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5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