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社东:突突突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5 次 更新时间:2008-11-25 14:04:39

进入专题: 《西湖》2008年第10期  

徐社东  

  

  1

  

  阿妈到天津小阿姐春兰那里去了,剩阿大一个人在家。老头子一天一瓶酒,就是幸福生活。

  大儿子小明和他老早就分开过了,在家突突突突地开一辆小四轮,生意好得很,老婆克梅田里、菜地里、家里到处忙,还拉扯着两个儿子,也过着平淡的幸福日子。

  有一天,小明喝过酒后,眯缝着小眼睛对老婆说:“妈的,老子真想做一年坏人!”

  克梅说:“你活够了。”

  小明说:“克梅,你说这日子过得有什么劲?钱也赚了,屋也有了,小伢也养了,人家在外面打工,连我家阿五这样没用的人都天天在外看世面、开眼界,我家阿妈这样的人都到天津去了,我们却年年在家里,这有什么劲?……他妈的,老子把小四轮开到北京去,怎么样?”

  克梅说:“我哪怕你开到美国去!”说着,克梅就去挑水。克梅脚大,光着两只脚板跑,跑得一路响。

  克梅回来时,小明还坐在那里穷扯,说:“克梅,你也在天津干过几年保姆,我们家里就我一个人没出过门了,你说说看,像我这样小学文化,人家要不要我?”

  克梅说:“人家要你干什么?”

  小明说:“就是当下岗工人也是好的啊。”过一刻,小明又说:“我家就我和我阿大两个人最可怜了,克梅,你说是不?……所以,老子要开四轮车到北京去!要不是看老头子一个人在家可怜,我明天就动身。”

  克梅说:“少嚼嘴了!洗脚睡觉!……你看老头子可怜,你就搬过去跟他一起住!”

  小明说:“下一次喝酒把老头子喊来。”

  克梅说:“他半夜喝酒也不喊你!”

  这一天,外面在下雨,站在门口,能看到长江大堤。天不好,小明就歇了生意在家。

  小明在家和克梅说:“克梅,放到你妈妈村子里的那笔高利贷钱,到底怎么搞的了?……看来,跟钱光明那儿子来软的不行,我要带一把朴刀去要了。”

  克梅听了这话,嘴里不响了。

  小明说:“我总不能帮钱光明干六年小四轮吧?我们家的钱都是血汗钱!不是贪污的,也不是赌博赢的。”

  克梅想了一会,也咬着牙说:“这钱还真是麻烦事,我已经到他家去过六趟了,见不到人,他妈的!”

  小明说:“老子开车子把他家屋给撞通!”

  克梅说:“他家破屋又值个卵子钱?”

  小明说:“当初我就要你别放给他,我宁愿给人家三分息也不给他,他这人人品不行。”

  克梅说:“人品有什么用?一个人只要有能耐就行。”

  小明说:“他有个屁能耐,顶多就能骗人家的钱!克梅哎,这钱要是讨不回来,我先把你打死。”

  克梅说:“你别急着把老子打死,老子先要跟他拼命!”

  说起这事小明就烦躁,他穿了一双胶靴,也不打伞,从水塘边跑到那边阿大家去。阿大在家里,天阴,也歇着。小明跺一跺脚上的泥巴,拍一下身上的水,进屋就说:“这天他妈的下了一天了!”

  阿大说:“天气预报说明天还有雨。”

  小明跑到锅台边,揭开锅一看,说:“一个人在家,别把身体搞垮了!来不及烧,就到我那里盛一碗。”

  阿大笑着说:“听你这口音,就像老子是讨饭的。”

  小明说:“少抽点烟,少喝点酒……这两样东西,一点也不养身体!”

  阿大说:“你就讲我,你自己在外头也少喝。”

  小明说:“我喝了酒,小四轮还突突突突地开家来,不像人家,是爬着到家里来的。”

  阿大说:“我的身体不要你担心,我在外面喝酒,不要自己掏腰包!”

  小明说:“我有五万块在克梅妈妈的村子钱光明那儿子那里,现在,钱光明这儿子人不见了,你给我想想,可有什么办法要回来?”

  阿大听了,认真地抽了一根烟。

  小明在那里走动个不停。阿大后来说:“你怎么把钱放给了他?他是逛妓院打白条的人。好多人给他骗过!现在,听说他在长江上搞大船。他的钱都是瞎搞搞来的,他手里还有许多干部的钱,都是他骗来的。干部都骗得了,别说你了!听说有人在沿江追杀他,要他的头。”

  小明说:“现在讲这些没卵子用了,关键是要把钱拿回来,当初说好五分息的,可他只给了三个月,还是二分五。”

  阿大说:“听说……他又转放了不少钱给别人,是利滚利。”

  小明发狠说:“老子要让克梅睡在他家里要!”

  阿大说:“这么多钱,就是拼命,也不能让它黄掉!”

  小明看着外面的雨说:“以后有钱,就吃就喝,就赌就嫖,留着没好处,用光吃光!”

  

  2

  

  晚上,为钱的事小明和克梅又吵了一晚,第二天克梅就回娘家去了。

  没想到第三天还在下雨。小明冒雨跑了一趟窑厂,给人家运了一趟砖。坝埂上的路不能走,小四轮停了,又在家歇着。正好卖肉的挑着担子到门前来了,小明把他叫住,但是又让他走了,他一个人在家,舍不得吃肉。

  下午,小明没事,看了看电视。下雨,信号不大好,江北这边的电视信号收不到,江南芜湖和铜陵的电台倒是收得到,可也有雪花点。

  后来,小明就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数,有几百块。他想去赌博,跑到附近赌场去看了看,今天是他带来的钱最多的一次。

  姑爷在桌上,跟他打招呼,说:“小明,你来钓小鱼了?”小明没钓,就走了。

  他算了一笔账,如今他已经丢掉几万块钱了,家里所有的钱都没了,再要输,日子都不好过了。

  那时,他看到小红打着一把绿伞在雨地里走。他晓得小红是做那个事的,可自己还从没做过。小明就和她开玩笑说:“小红,到我家去坐坐,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

  小红停下,转过头来看小明。

  小明朝她笑,小红不晓得小明是真要还是开玩笑,就在绿伞底下等。小明说:“不去就算了!”说完就走。

  没想到,小红跟后头来了。

  小明心里扑扑跳,他还没跟旁人做过这事。在雨中,他和小红进了门。小明把大门后门关上,就和她发生了事情。

  之后,小红还在那里睡着,小明把她弄醒,问她要多少钱。小明和她讨价还价,小红不答应。

  小明说:“干脆我再添你一点钱,你再睡一个。”

  小红看样子是答应了,她还在床上。小明就出门,跑到那边阿大那里,对阿大说:“你到我那里去一趟,克梅回家要债去了,小红在我那里睡着。你不要给她钱,等一会我跟她一道结账。”

  阿大站在那里呆住了,小明把白酒拿给阿大,说:“咕一口。阿妈到天津也有半年了。”

  阿大猛喝了一口,就走出门去。

  

  3

  

  克梅守在钱光明家门口守了七天,也没见钱光明的人影。这边小明在家里为钱的事,恼死了,生病了。小明病好一点之后,准备到长江上顺码头去找钱光明。

  克梅给小明找了一件冒牌的名牌衬衫穿上。早晨阳光从东边那头大堤上照过来,衬衫领子上就浅浅地落了一层荧白色的浮灰,像一层月光。克梅说:“小明,你头皮这么重!”

  吹一口,阳光中就布满了小明的头皮屑。

  外面又穿了一件体面的衣服,小明就走了。半小时后,小明又跑回来,说:“克梅,把我那把小刀子给我。”

  克梅看到小明走上了长江大堤,站在上面拦车子。克梅不放心,跑上堤去,对小明说:“动起手来你不一定打得过他。”

  小明发狠说:“天上有共产党罩着,他欠老子钱,我还怕他?”

  克梅说:“你看准了他再说话,说不定他已经发大财了。”

  克梅天天盼着小明回来。

  家里生意停了,大小伢爬上四轮车,开动了他爸爸的车子,在草地上走,但还不敢上路。

  有一天,一辆摩托车来了。来人告诉克梅,说小明从江苏镇江到了芜湖,正要赶到铜陵去。

  摩托车朝地上放了一股烟雾屁,就走了。

  克梅妈妈来了,来看女儿克梅。克梅那天煮了一锅饭,家里四个人吃,两个大的两个小的。老太婆很讲究卫生,吃饭前把自己的筷子拿起来,在一碗菜里插两下,算做饭前消毒,她还会打丑陋的哈欠。

  克梅看了就烦,因为她,自己才把钱放给钱光明的。

  克梅妈说:“钱光明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哥哥还在这里,我今天来给你透露一个消息,钱光明这狗东西跟你家的姑爷是赌友,你姑爷一定能找得到他,小明找不到他。”

  过了一天,小明终于回家来。

  一进家门就大嗓门说:“他妈的,我跑了四个城市,一条长江跑了一小半,也没找到钱光明这个儿子!人家说他在长江轮渡上卖牙膏袜子,已经穷得叮当响了!我们这次被骗惨了!”

  克梅把小明衣服口袋里的刀子拿出来。

  就在那时,小明的裤带掉了。

  克梅说:“小明,你胆子也太小了!你在江边躲了八天,连个人都不敢找!家也不回,生意也不做!你这样的人,整个缩头乌龟!你还是给我跑你的小四轮吧!”

  小明不做声了,克梅又骂:“小明,我问你,听说你鸡巴上装了个三通,同时搞两个女人,是不是的?小红那个鸡已经给老娘扑走了。我还是不是你老婆?你说!”

  小明跑去把小四轮开走了,他开得非常熟练。

  从门前路上走出时,小四轮差不多是蹦着开走的。

  突突突突突突。

  

  4

  

  这天,姑爷这个人到克梅家来了,克梅要请他吃饭。

  小明跑去把阿大也请来了,小明就行酒。

  姑爷说:“钱既然在钱光明那个儿子那里,我就有办法。”

  小明笑着说:“姑爷,你黑道上熟,你帮我把五万块钱要回来,我不会亏待你的。今年我的命不好,我的头朝下了,我被我家阿五骗了两万,被钱光明骗了五万。”

  克梅在旁边听了,对小明说:“姑爷也不是外人,他哪稀罕你什么好处费。”

  姑爷拿杯子跟阿大碰了一下,喝干了,说:“钱光明跟我关系还是不错的。前一年,钱光明开了一个地下澡堂子,我给他帮过一段时间的忙。上一次,他家的老头子生病了,他的兄弟也不管他,还是我在中间周转,找人把他送到医院去的。”

  小明说:“那我就拜托你了,姑爷,敬你双杯!”

  姑爷继续说:“吃一次亏,就长一岁。吃两次亏,就长两岁。小明,你太顺了。钱,哪里那么好赚的?钱光明不久就要回来,到时候我直接去找他。”

  小明又说:“那就拜托了。”

  姑爷又对阿大说:“说实在的,我现在也不想赌博了,也不想打你家阿姥了,我现在想承包一条圩埂,种芦柴和养鱼。”

  阿大听了,有点看不起姑爷,虚说了一句:“农村就剩我们这些老弱病残了,年轻人都在城市打工,圩里的藕都烂掉,也没人起!你还包什么圩?”

  姑爷说:“你错了,藕那东西没人稀罕,芦柴可就不同了,可以做纸张,鱼,拿到芜湖南京铜陵都是好价钱。”

  他们两个说着话,没有理睬小明。

  小明在旁边突然高兴起来,站起身来说:“姑爷,来,我跟你干三杯。”姑爷发呆了,说:“干吗要跟我干三杯?”阿大在旁边托着,说:“小明既然要敬你,你就把他五万块钱的事当个事,不要推辞。”

  姑爷是个酒鬼,自然喝了。小明又要跟姑爷喝五个满杯。克梅在旁边叫:“小明,你猪头疯发了?”要夺小明手上的酒杯,夺不下。

  克梅把小明上衣口袋里的钱都拿走了,可就是拿不走他手上的酒瓶。

  克梅说:“小明醉了。”姑爷对克梅说:“你随他去。”

  姑爷又对阿大说:“你种的棉花一年还能搞几个钱?我家棉花地,明年也让给你种去,你要不要?我现在一心一意就想承包小新圩,前几天我在想这事,我想我这一生也要做点正经事了。要不,侄儿侄女都瞧不起我了。”

  阿大说:“你这个想法好,我家阿姥要是没有摔坏,头脑还明白,也会高兴的。”

  小明酒喝多了,在那里笑,一个劲地笑。他放下酒瓶,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两个儿子也来笑,他撵出去要打他们,但跑不到二十米就定住了,又翻跟头翻回来。

  翻回来时,小明就哭,眼泪止不住地哭。

  他哭着说:“我五万块钱都是一筷子一筷子从碗里省下来的,天地良心,都是我突突突突地干小四轮干来的啊,姑爷,我家的钱没有一分是黑心钱啊!”

  姑爷拿起酒杯,说:“小明,再喝一杯吧。”

  小明说:“就是一口把这一瓶喝了,我也干!”

  姑爷说:“我只要你喝一小杯。”

  小明说:“要不,你喝一瓶,我喝一杯。”

  阿大拿起一只空瓶子,说:“这个瓶子是满的。”递给小明。小明一下就把瓶子砸碎在后门口水泥门墩上,把孩子吓坏了。他晓得那是水。克梅来拖小明去床上睡觉,小明到了里面还一直哼哼。

  

  5

  

  姑爷还真是包了一片水面。阿大有时就去帮忙。早上,柴禾炉子上,一锅稀饭在沸腾。两个老人在天光云影里。

  棚屋里,床搭在空中。

  边上有一条长苇塘,水里有船、鸭子。

  水里有快乐的鱼,在嬉戏,有些鱼把红色的嘴伸到水面上来吃天,一群一群的。

  阿大和姑爷两个人,像两个世外高人,坐在那里。已经谈半小时了。

  空气中散发出米的香味。生姜,臭干子,腌萝卜,分三碟摆在一张竹床上。竹床放在棚边。

  远处,小明来了。

  他老远就咋唬开,越走越近,说:“姑爷,你这里好风光啊!你马上也是个鱼老板了!我就晓得我阿大在这地方。你们两个在这里养老,也是前一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姑爷,我专门跑来问你,钱光明那儿子你帮我找到了没有?这一下又过去几个月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湖》2008年第10期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合作杂志和集刊 > 西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5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