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理:杜撰出来的“日琉同祖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656 次 更新时间:2023-12-29 10:02

进入专题: 日琉同祖论   琉球  

李理  

 

琉球古国在地理上大体位于今天的琉球群岛。根据学术界的研究,“琉球”之名最早见于《隋书》。中国与琉球明确藩属关系,起始于“三山时代”。根据《明实录》的记载,1372年中山王察度应明太祖之招谕,派遣其弟泰期进贡大明,正式奉明王朝为宗主国,此后琉球各王都定期向大明朝贡。琉球与日本的交往究竟从何时开始,并没有准确的记录。根据《中山世谱》的记载,在琉球成为中国的藩属国之时,已经有少量日本僧人在那里生活。而日本所谓“琉球自上古以来称作冲绳”之说法不符合历史史实。1609年,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为了更好地控制琉球的政治经济,亲日的琉球执政者需要改变琉球人依存中国的思想认知,故杜撰出了“日琉同祖论”,以达到亲日远中之目的。

一、“日琉同祖论”的内容

所谓的“日琉同祖论”即是琉球及日本学者所主张的日本人种与琉球人种为同一祖先。如果从历史证据上分析,包括如下的两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不论日本人还是琉球人其原始祖都是天孙氏。

记载天孙氏是日本人种的创造神的,为《古事记》及《日本书纪》等。而记载琉球人为天孙氏的第一史籍为成书于1650年的《中山世鉴》。

根据琉球正史《中山世谱》的记述,琉球的历史皆起源于“天孙氏”这一美丽的传说:“天地未分之初,混混沌沌,无有阴阳清浊之辨。既而大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化,庶类繁颗。由是天地始为天地,人物始为人物。时我琉球,辟在福州正东偏南三里许,而分野与扬州吴越同属女牛。星纪之次,俱在丑宫。盖我国开辟之初,海浪泛滥,不足居处。时有一男一女生于大荒际。男名志仁礼久,女名阿摩弥姑。运土石,植草木,用防海浪,而岳森始矣。”①

“岳森既成,人物繁颗。然当时之俗,穴居野处。与物相友,无有价伤之心。历年既久,人民机智,物始为敌。于时复有一人,首出分郡类、定民居者,叫称天帝子。天帝子生三男二女。长男为天孙氏,国君始也;二男为按司始;三男为百姓始;长女为君君之始;次女为祝祝之始。而伦道始矣。”②

《中山世谱》的记载来自于《中山世鉴》。根据《中山世谱》的记载,自“天孙氏”之后,琉球国的首领共历二十五代,均属“天孙氏”系统,时间延续一万七千八百零二年。

第二,琉球国第一位王统开创者舜天王(1187年继位),其父亲为萨摩王室之祖日本人源为朝。

根据《中山世谱》的记载,“舜天王之父为朝公,生得身长七尺,眼如秋星,武勇出众,最善于射,乃日本人皇五十六世清和天皇后胤,六条判官为义公第八之子也。宋绍兴二十六年丙子,(和朝保元元年)日本神武天皇七十四世乌羽院与太子崇德院失和构怨,各招兵战。时为朝公住于鎭西,投崇德院,以助其战,寡不胜众,大败被擒。诸将受诛,公见流于伊豆大岛。宋干道元年乙酉,公驾舟以游,暴风遽起。舟人惊恐。公仰天曰:‘运命在天,余何忧焉!’不数日,飘至一处海岸,因名其地曰运天。即今山北运天江,乃公之所飘至也。公上岸,徧行国中而游。国人见其武勇,尊之慕之。”“公通于大里按司妹,而生一男。”③

《中山世谱》的此种说法,来源于《中山世鉴》。《中山世鉴》记称:“大日本人王五十六代,清和天皇之孙六孙王八世孙为朝公,为镇西将军之日,挂千钧强弩于扶桑后逢保元之乱而客于豆州有年。当斯时,舟随潮流,始至此,因以更流求曰琉球也。国人从之,如草加风。于兹,为朝公通一女,生一男子、名尊敦。……其为人也,才德豪杰……是国人尊之礌添按司也。此时,天孙氏世衰政废,为逆臣所弑矣。尊敦起义兵讨逆臣,代之为中山王……是为崇元庙主舜天王。”④

源为朝(1139年-1170年),日本平安时代末期武将,通称“镇西八郎”,也是琉球王室之祖(大和族)。在日本历史上属于“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关于其生平,除了记载其在保元之乱中活跃的军记《保元物语》、侧面提及其勇武的镰仓时代前期官方史书《吾妻镜》外,别无其它相关史料。据《保元物语》所言,源为朝曾于1156年流放到伊豆大岛,并成为七岛之主,并号召伊豆诸岛对抗国司。1170年,朝廷勅许伊豆介狩野茂光率兵加以进剿,为朝连战连败,最后在八丈岛宇津木的坪泽切腹自杀,时年32岁。

上述两项不论是“天孙氏”还是“舜天王”为源为朝之子,都具有极强的神话色彩,似不足以作为历史凭证。但这就是现在流行于日本的“日琉同祖论”的基本内容。而这些“神话”都是来源于琉球历史上所谓的第一部史籍《中山世鉴》。因《中山世鉴》记载舜天王尊敦即为源为朝之子。“冲绳学之父”伊波普猷提出《中山世鉴》的作者向象贤是“提出琉球人祖先由日本渡来之说的最初之人”。⑤

向象贤所着的《中山世鉴》为什么将他记载为琉球国的始皇帝舜天之父,开创琉球王朝的“为朝传说”呢?

二、《中山世鉴》写作背景及内容

《琉球国中山世鉴》简称《中山世鉴》共六卷。该书是琉球国“三大国史”⑥之第一部,为琉球国按司向象贤所撰,成书于1650年。《中山世鉴》成书的年代,正值日本萨摩藩侵略控制琉球之后,三司官由日本人担任之时。

被掠至萨摩的琉球国王尚宁在接受了“掟十五条”⑦后才被获准归国。而自三司官郑迵⑧被杀﹑浦添被扣,琉球国内三司官出现空缺,由于三司官必须由萨摩藩来认定,此时便由名护良丰(主和亲日派)等继任,而国相(三司官,之前由王弟尚宏担任)则由日本的僧侣菊隐上任。而后琉球也要不时向萨摩派遣人质。此后的琉球,不仅内政外交都有岛津家在旁监视,而且朝中的重臣也由亲日派官吏担当。《中山世鉴》恰恰成书于此时,而编者向象贤是有名的“琉奸”。

向象贤(1617-1675),即羽地按司朝秀、羽地王子朝秀,字文英,号通外。1640年,继任羽地御殿家督,领有羽地间切之地,后赴萨摩藩留学。1650年,向象贤奉命修撰《中山世鉴》。在这种背景下写出的《中山世鉴》,将琉球民族发于天孙氏,更将开国的舜天王编成具有日本人皇后裔的大日本英雄镇西八郎源为朝的后代,政治目的不言自明。

由于地缘上琉球与日本接近,很早就有日本人到琉球,所以在琉球长期以来就存在着和汉两个思想的对立状态。日本思想的代表者是留学五山的僧侣们,中国思想的代表者是国子监留学的官生们。1609年日本入侵琉球之时,谢名亲方郑迵是因为官生的身份被破格提拔成为三司官。郑迵以身殉国之后日本控制琉球的政治和经济,三司官由日本和尚西来院菊隐来担任。西来院曾长期在萨摩居住,与桦山、平田家族一样都是望族。此后中国思想派的人遭到打击和压制。

在尚丰担任琉球王之时,萨摩指派在琉球在勤很久、与南浦关系密切的具志川王子担任国相。向象贤能担任羽地按司,就是由具志川王子来推荐的。向象贤24岁的时候就担任了羽地间切总地头,50岁的时候担任国相。他在担任国相之时进行了施政改革,即“羽地仕置”。此时的琉球社会异常的混乱,中国思想派的人物遭到严重打击;与中国的朝贡贸易不能恢复,也使琉球的经济陷入了困境。

振作人心,统一思想,成为向象贤担任国相之后的机务,为了改变琉球人依存中国的思想认知,必须阐释自国的历史,因此他著书立说,以“殷鉴不远”之意,取名为“世鉴”,其写作理念,即对于事变的责任者尚宁及郑迵等进行贬黜。以这样的理念出发,向象贤提出了“日琉同祖论”:“窃惟者、此国、人生初者、从日本渡来、无疑。”即是琉球的人种,琉球的五谷,都是从日本本土传来的。

“世鉴”成书之时,共有五卷,第一卷琉球开辟之事舜天纪;第二卷英祖纪;第三卷尚巴志纪;第四卷上圆纪 尚圆—尚真;第五卷同上 尚清一代。其卷头为“琉球国中山王舜天以来世鉴图”、“先国王尚圆以来世系图”及着者的自序。其特征是全书以日语写成;废除中国国号,使用“国司号”;改变原来的惯例,使用日本年号来叙述历史事件。

根据向象贤所着的“序言”,可以看出著述的动机是奉当时的国王尚质之命,由摄政的三司官召集知识渊博、博古通今的旧僚共同讨论,最后形成了自古以来没有的“世系图”。这里所说的知识渊博、博古通今的旧时幕僚,是指71岁的前三司官今归仁亲方及74岁的同胜连亲方,另外还有当时的摄政金武王子朝真。朝真在当时被誉为有名的萨摩通,曾多次到萨摩,是德川家久及德川光久的知遇之人。

《中山世鉴》后被称为琉球的三大国史之一,但当时并不是琉球的官方正史,仅是向象贤的个人作品。《中山传信录》中记载:“臣按前使汪楫譔‘中山沿革志’,皆采前明‘实录’。时汪与修‘明史’,采录颇称详备。然皆就其封贡往来中朝者言之,故一一明悉;至本国承袭先后之间,或多昧焉。时据所称‘世缵图’所载,互订一二而已。臣今至国遍访所谓‘世缵图’者,不独民间无其书,即国库中亦无其图;惟抄撮尚宣威以前事,名‘中山世鉴’;事与‘中山沿革志’所载,颇有不合者。后细询本国,此书乃尚质从弟向象贤(字文英)者为之。汪使封尚贞王时,此书尚未成也。中山开辟以来,至舜天始有国字;至向象贤始穷搜博采,集成此书。本国称其聪明才俊,佐其侄尚贞有功于国,其书必详尽事理;惜未及见其全书。”⑨根据此记载可以看出,“世鉴”一书没有进入国库,甚至民间也难以寻找,可见其书在当时可能仅作为向象贤的个人之作,并没有作为琉球官方认可之史籍。

《中山世鉴》的记载对后世影响很大,后来琉球官方编撰的正史《中山世谱》从之,不明真相的清代使者徐葆光和周煌在其使录中也皆予以转录。于是,有所谓琉球国主乃日本人皇后裔之传说。对此,日本“冲绳学”⑩的开拓者伊波普猷提出:“即令这只是传说,不能成为历史家的材料,但对于民间传说的研究者来说,则不失为好资料。”[11]

三、日本为“伹其国”而让《中山世鉴》流传下来

对于“世鉴”中记载的舜天王为源为朝之子之说法,无从考证,又极具神话色彩,因此有些冲绳学者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认为《保元物语》中并没有源为朝渡琉的记载,源为朝也没有漂至琉球的经历,因此舜天王为源为朝之子系后世附会。甚至有学者认为舜天王本人就是一个杜撰的人物,琉球第一个国王不是舜天,而是英祖。中根淑在《琉球立国始末》中,对日本为琉球人祖先的说法提出异议:

上古天孙氏传世二十五纪,为权臣利勇所灭。先是,源为朝航海至此地,娶大里按司之妹,生一子,称尊敦。至是,尊敦举义兵讨利勇,诛之;即位,是云舜天王(案日本人叶宝时长《保元物语》云:“源为朝流于伊豆大岛,侵至鬼岛,掠一人而还”;本无琉球之说。《续宏简录》引琉球人所着《世赞图》云:“舜天为朝公之男子”;未言是源姓。惟徐澄斋《中山传信录》,有“舜天,日本人皇后裔”之文。源光口(八方)据以作《日本史》,因指鬼岛为琉球;然实无他书可证。琉球书有曰《中山世谱》者,成于《传信录》之后,遂亦沿澄斋之讹。盖澄斋采缀传闻,出于好奇之过,而两国史书皆引为典要;故知中朝人载笔,不可不加慎也)。……初,天孙氏之时,国人屡来朝我国,后渐绝(案天孙氏朝日本云云,琉、日古书皆其事;想是因《续日本纪》有“大宝、和铜间,南岛诸夷多内附”之文,遂附会而为此说。

然日本大宝、和铜当唐中宗、睿宗时,其时日本僧空海在唐;文曰:“北气夕发,失胆留求之虎性”。又日本国中皆称琉球为啖人之国,其未通往来可知。《续日本纪》备载南岛诸夷,但有奄美、夜久、度感、信觉、球美等名目,并无琉球也。《日本史》云:“至长宽、承安际,其不属者鬼界以南”。鬼界在琉球岛之北,相隔十余岛;此亦琉、日未通之一证。长宽、承安,当宋孝宗时);尚巴志之时,尝献方物于将军义持。嘉吉中,将军义教命以其国为萨摩守护岛津氏之附庸;自是,国王通使聘于岛津氏无虚岁。及丰臣秀吉征朝鲜,令尚宁供军粮;尚宁输其半,又借金于岛津氏以偿其不足而不还。及德川家康定天下,岛津家久奉其意招之,不来;乃遣桦山久高将而伐之,先取大岛、德之岛;进兵至运天港,海陆并进,诸城皆溃,尚宁降;久高虏之至,家久乃引尚宁谒德川氏;德川氏礼尚宁归国,永隶岛津氏。[12]

另外,日本学者重野安绎在《冲绳志后序》中否定了琉球人祖为日本的说法:

琉球邻近日本,然自古不相往来。唐时,日本僧圆珍航海,遭飓风飘至琉球;舟人大号曰:“我等将为琉球所噬,若何”!又,日本尝呼琉球为“啖人之国”:此皆见于源氏“大日本史”。其后至尚巴志王时,始裴日本通聘问;尚宁王时,始服属于日本:盖在明中叶以后矣。近时日人好事者穿凿傅会,以为南岛朝贡,古初简策已有之;又谓舜天王是其皇族源为朝之子,甚至疑开国祖天孙氏亦为其裔,多方牵合,思掩其灭琉之罪。不知南岛指萨南诸岛而言,非即琉球;服天游重刊“中山传信录序”已自辨之。源为朝流于鬼岛,因琉球有鬼界岛而相溷;源氏史虽载以事,而等诸存疑:以其无确证故也。若天孙氏之称本于“中山世鉴”,固已言“姓氏不可考”矣。何由知是日本皇裔?尤为凿空无稽!凡此诸说,皆不见于日本古书;即问之琉人,亦茫无知者:其不足取信于天下万国也,明矣。夫宽文中作“日本通鉴”,不尝自称为吴太伯后乎!而“善邻国宝记”及“通鉴提要”等书皆云“垂仁天皇时,遣使大夫聘汉,汉帝赐以印绶”;然则我以一旅之师灭日本而县之,告于万国曰:“日本,为我中华吴太伯之裔;且自汉以来,聘贡于我。今改建郡县,诸国不劳过问”。试问日本臣庶之心服乎、否乎?今之琉球,何以异是!至于文为、制度,琉、日间有相同,乃皆是沿袭中华古制;此尤不足置辨者矣。予译“琉球小志”既成,附录彼中人士论著,而析其诞妄如右。[13]

根据笔者查阅到的日本档案,源为朝为舜天王之父的记载之所以能够流传下来,也是日本史家的有意所为。根据日本天保(1830-1844)年间史官源直温的记载,《中山传信录》《琉球国志略》都提出“朝公未足”,即源为朝并没有到达琉球。“直温曾闻琉球国舜天王之父朝公者我为朝也,然而中山传信录琉球国志略共曰朝公未足,决其果为朝也否,伹其国可撰中山世谱载为朝公云。”[14]这份资料显示,作为史官的源直温也是“听说”源为朝为舜天王之父,更知道中国的史籍中否认了这个传说,也认为其父并不是源为朝,但“伹其国”,可将源为朝记载为舜天王之父。

以上资料证明,《中山世鉴》中将源为朝记载为舜天王之父,根本没有历史根据,更不是历史史实。这个“传说”或“神话”,在萨摩入侵琉球之后,因为摆脱对中国的依赖而被向象贤用“番字”记出,后因“伹其国”的目的,而被流传下来。

根据日本档案记载:“尚质王命按司向象贤用番字所着,尚贞王时期又命总宗正尚弘德等改为汉字重修中山世鉴曰中山世谱。雍正三年命紫金大夫加受法司品衔现任国师臣蔡温参考诸书正误补缺焉。其书首载琉球舆地名号会纪并舆图及历代国山世统总图等,卷一历代总纪历代总论、卷二中山万世总论兼此系谱等。”[15]

上述档案也证明,《中山世鉴》在成书之时并不是汉字的,在尚贞王时期被修改为汉字版,1725年时蔡温又重修此书。也就是说,现在流传的、能够读到的《中山世鉴》,并不是向象贤最初用“番字”写出的原版。

综上所述,《中山世鉴》虽被后世称为琉球三大国史之一,但就其原始版本,只是向象贤个人的著作,并不是琉球官方史论。“世鉴”中所记载的源为朝为舜天王之父,是捏造出来的“传说”,根本没有历史根据。向象贤之所以捏造杜撰的出来这些,其真实的意图是要改变琉球人对中国的依存,在史观上达成琉球与日本的“同文同种”。这种捏造出来的“日琉同祖论”,本是讨好主子的“神话”,却因“伹其国”的目的,而被日本广泛流传下来。

 

注释:

①《中山世谱》卷一历代总记。

②《中山世谱》卷一历代总记。

③《中山世谱》卷三。

④伊波普猷:《琉球史料从书》第五,第8页、第16页。

⑤伊波普猷:《琉球人の解放》,《伊波普猷全集》第一巻,平凡社1980年印刷,第491页。

⑥琉球的三大国史为《中山世鉴》《中山世谱》《球阳》。

⑦法章十五条:一、没有萨摩之命,不得购买中国物品。二、不堪使用之人,虽故旧不可与之禄。三、婢妾不可与之禄。四、不可私约主从。五、不可多设寺院。六、商人除带萨州印契外,不可许开市。七、不可掠卖琉球人送到内地。八、年税及其他公物,必须遵萨摩守官史所定,据法收纳。九、由萨摩指定三司官的任用人行选。十、禁止强买强卖。十一、禁争斗。十二、发现有于农商定税之外非理征敛者,可至萨摩府告发。十三、不可由琉球发商船于他国。十四、斗升用京量不可用其他物。十五、禁止为博弈匪僻之事。有违反以上之人,可尽处严科,为此宣令。庆长十六年九月十九日。

⑧郑迵是福建长乐移民郑肇祚的后裔。1540年出生于琉球国久米村的郑氏湖城殿内家族里,其父郑禄任通事一职。16岁作为官生前往明朝,入学国子监达六年之久,归国后任职于琉球国朝廷,负责管理向明朝朝贡的事务,领浦添间切谢名村地头。1579年随马良弼赴明朝朝贡。亲明派官生出身的郑迵,在思想上与精通日本文化的三司官翁寄松(城间亲方盛久)互相对立。1605年,翁寄松因为郑迵的谗言被贬为地头职。翌年,57岁的郑迵被任命为新的三司官,成为琉球历史上第一位拥有中国血统的三司官。1591年,萨摩藩岛津义弘致书尚宁王,指出丰臣秀吉欲出兵朝鲜,命令琉球在明年二月前,将7500人十个月的粮食运至萨摩藩的坊津,然后设法运往朝鲜。郑迵认为这是十分无理的要求,主张强硬地拒绝这一要求;并且遣使向明朝报告,称日本欲从朝鲜入侵中国。1598年,琉球的进贡船遇风漂至日本仙台,德川家康遣返了船只,要求琉球遣使向日本谢恩,又遭郑迵拒绝并厉声斥责。1609年,萨摩藩遣桦山久高入侵琉球。萨军进犯那霸港时,郑迵与毛继祖(丰见城亲方盛续)奉命防御,分别据守那霸港附近的三重城和屋良座森城奋力抵抗,但最终那霸港被攻陷,郑迵被俘。首里城被攻破后,郑迵同尚宁王等贵族被虏至鹿儿岛。此后郑迵被囚禁。岛津忠恒遣人劝降郑迵,但他拒不投降。1611年,岛津忠恒企图强迫尚宁王等人签署《掟十五条》(掟十五ヶ条),臣服于江户幕府并接受萨摩藩的支配,遭郑迵的严词拒绝和厉声斥骂。愤怒的岛津忠恒下令杀死郑迵。

⑨《重刻中山传信录三》,中山世系图。

⑩冲绳学是一门专门研究与冲绳(琉球)相关的学问。其研究范围广泛,涉及历史学、语言学、人种学、人类学、考古学、宗教学、神话学、文化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文学,后来发展到也研究冲绳政治、经济、法律、自然环境等学问。冲绳民俗学家伊波普猷研究古代琉歌大集《おもろさうし》,并于1911年出版了一部名为《古琉球》的著作。这被后世认为是冲绳学研究的开始,因此伊波普猷被称为“冲绳学之父”。“冲绳学”的代表人物有:伊波普猷(冲绳学之父) ;东恩纳宽惇(冲绳学先驱者,“大交易时代”的构想者);真境名安兴(冲绳学先驱);宫城文(《八重山生活志》的作者);佐喜真兴英(法学史、法思想史);新垣美登子(冲绳县女性作家之代表人物);金城朝永(语言学者); 金城芳子(记者、冲绳女性史);宫良当壮(语言学者);山之口貘(冲绳县代表诗人); 仲宗根政善(琉球方言学之父);比嘉春潮(历史学者);仲原善忠(冲绳研究者);服部四郎 (语言学者);外间守善(冲绳学研究所所长);中本正智(语言学者);名嘉真三成(语言学者);高良仓吉(琉球大学教授,冲绳县立博物馆主查)。

[11](日)伊波普猷:《琉球古今谈》,刀江书房,1925年,第281页。

[12]《琉球立国始末(译日本人中根淑稿)》《清代琉球纪录续辑》(台湾文献丛刊 第二九九种),第207—209页。

[13]《清代琉球纪录续辑》(台湾文献丛刊 第二九九种),第214页。

[14](日)《2.中山略品位官职》,JCAHR:B03041128300。

[15](日)《2.中山略品位官职》,JCAHR:B03041128300。

    进入专题: 日琉同祖论   琉球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专题研究 > 琉球研究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291.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评论》月刊2023年10月号,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